钱人阁 > 鬼道 > 第五十一章 一个好汉三个帮
沉默了一会儿,车追命又问:“你还有其他肝胆相照的兄弟吗?”

    “还有一个,名叫杜平,之前也在溪口村的庙里吸收香火,后来出事了我叫他躲起来,不知道他在哪里。”话说出口之后,我自己都觉得有些脸红,实际上我跟杜平交往还不是很深,还谈不上肝胆相照。而且杜平和向小强都是属于流氓地痞之流,我与他们成了肝胆兄弟,我不也变成流氓地痞了?

    呦,看来我真是堕落了!

    “在这里等我,不要出去。”车追命丢下一句话,“呼”的一声化为一阵阴风远去了。

    这种速度和气势,我是望尘莫及的,还有之前他轻描淡写就把六个恶鬼秒杀了,实力深不可测。同样是鬼,他怎么就能这么厉害呢?真的是鬼比鬼气死鬼啊!

    仔细感应附近,这儿是一个很深的山洞,深得我感应不到外面的情况。当然也有可能车追命设置了一些保护措施,隔绝了外界,这样灵通道长和狐妖才找不到我。现在我对车追命的能力已经信服,所以没有贸然往外走,这个地方阴气颇重,正好适合我休养,先养好精神再说。

    之前我被灵通道长和老狐狸夹击,被天雷震伤,找刘一鸣报仇又损失了大量能量,再被一群恶鬼暴打,真的是五劳七伤。这种损失不是三两天能补得回来的,没有特殊的条件甚至永远无法完全恢复。不过吸一些阴气,至少能让我强壮一点,遇到一般的鬼怪有自保能力。

    过了足有十几个小时,我吸收了大量阴气,应该有全盛时期五六成实力了,再吸普通的阴气已经无法变强。可能外面是白天不便行动,车追命还没有回来,我开始急躁了,往他离开的方向走去。

    没走多远,前面的阴气波动,接着车追命出现在我眼前,后面还跟着一个鬼,正是杜平!

    杜平看到我大喜过望,冲了过来:“大哥,可让我找到你了,我还以为这根冰棍骗我呢!”

    落难的时候见到朋友,当然心情特别激动,我拍了拍他的肩:“你这几天还好吧?”

    “还好,还好,就是担心你出事。我每隔一天就悄悄回去看看,一直没见到你,还以为你完了。今晚刚回到庙里,就遇到了这个古怪的家伙,说是你让他来找我的,死活要请我来……”

    我苦笑,只怕不是“请”来,而是抓来的。我把被灵通道长和妖狐追杀的事说了一遍,需要一大笔钱逃到阴阳界去,然后问他:“你身上有多少钱?”

    杜平一脸肉痛的样子:“你走了之后,开始几天还有人来上供,我把钱收走了,加上之前积攒的,折合起来可能有三百两金子,但没带在身上。”

    我一听就丧气了,才三百两,塞牙缝都不够。

    杜平看我的样子,急忙问:“还不够吗?”

    “连零头都不够。”

    杜平摊了摊手:“那我也没办法了。”

    我望向车追命,也许他早有主意了吧?车追命冷冷道:“把人找来已经是我能帮的最大忙了。”

    杜平问:“这家伙到底是什么来头,看着就不像是好路数。”

    “他负责收钱的。”我没有多说,因为车追命不愿暴露身份,杜平知道越多,以后被杀了灭口的可能性就越大。

    车追命走到一边盘腿坐下,闭上眼睛一动不动,用行动表明他不会再插手了。

    我问杜平:“你有没有土豪朋友?能随便拿出一万两金子的那种。”

    杜平吓了一跳:“一万两?你说一万两?我要是有这样的朋友还会去抢银行吗?鬼朋友就更没有了,连听都没有听说过谁这么有钱。有了这么多钱还能叫鬼吗?比神仙都富有了!”

    我无语,人和鬼都一样,富人有富人的圈子,穷人就连朋友也是穷的,即使有些富贵的亲戚也走不到一起去,借不到钱。

    “唉,我不是没钱,而是钱放在一个玉牌内,玉牌现在却在灵通道长的手里,我拿不到啊!”

    杜平也很无奈,以他的能力,是不可能去抢去偷的。车追命或许有这个能力,但他绝对不会做这种事。

    我们都沉默了,过了一会儿,山洞外面阴风又起,向小强飞奔而来:“大哥,大哥,我回来了!”

    我急忙迎过去问:“你去哪里了?”

    向小强有些得意:“我打听清楚了,那个玉牌还在老道士身上,你仇人的老婆看到了他从烧掉的房子里找回来!”

    原来他是去打听这个,但这个消息改变不了什么,灵通道长肯定把玄武墨玉牌带在身上,我们没有机会拿到。

    杜平一拍大腿:“我们可以偷出来!”

    我没好气道:“怎么偷,谁敢靠近他?”

    杜平道:“我活着的时候有一个过命的朋友,是个摸包儿(扒手),技术非常好,我们可以叫他去偷。只要老道在人多的地方出现,他就能很轻松摸过来!”

    我顿时精神一振,鬼不敢靠近灵通道长,人却可以,灵通道长绝对不会提防从身边走过的一个陌生人。但我还是有些不放心:“你那个朋友技术真的有你说的那么好吗?只有一次机会,要是失手就再也不可能偷到了。”

    杜平拍着自己的胸膛:“保证没有问题,只要不是跟他的肉连在一起的,我朋友都能偷到手!我现在就去给他托梦,明天就能偷到!”

    真没想到会出现这样的转机,我和向小强都很高兴,连车追命也睁开眼睛往这边看了一眼,这证明他也是赞同这个办法的。

    我与杜平商量了一些细节问题,比如到手之后在哪里会面,灵通道长可能在哪里,遇到意外时怎么应变等,然后杜平与向小强一起走了。我不能随意行动,只能由他们两个见机行事。

    我所能做的就是耐心等待,对朋友保持信心。这显然不容易,不到半天时间,我已经像热锅上的蚂蚁,坐也不是,站也不是。杜平和向小强也无法亲自动手,需要以托梦的方式请神偷代劳,这件事不可测因素太多,万一神偷失手了怎么办?或者杜平和向小强被灵通道长发现并抓住了,那就是我害了他们。

    向小强是一个冒失鬼,胆大无脑,到处闯祸;杜平虽然比他好一点,也是不太靠谱的,胆大心不细,抢银行这种事都干得出来,我把宝押在他们两个身上,真的是越想越不放心。

    车追命一直坐在那儿,眼睛都没有睁开过一下,他当然不急,不管成功还是失败他都没有损失,他只是在做一件工作而己。

    我走到他面前:“喂,你能不能去帮我打探一下情况怎么样了?”

    车追命一点反应都没有,我说:“你现在带我去找他们,并且保证我的安全,东西到手了,我给你一千两黄金!”

    车追命还是像石雕一样没有动静,我急了:“你倒是说句话啊!”

    “那不是我的职责。”

    “你……”我气得想狠狠踹他一脚,“你帮我一把,你的任务完成了,还能额外赚一笔钱,这多好啊。你要是不帮我,任务完不成,你的老板要怪你,你也丢去了一千两黄金,这多不合算啊。”

    车追命又闭上了眼睛,一个字都不肯多说了。

    我无可奈何,像他这种铁石心肠的杀手,只会按照他自己的原则和意愿去办事,说什么都不能打动他。已经过去一天多时间了,离最后时限只有不到两天,再等下去,如果杜平和向小强失手,我也没时间再想别的办法了。

    又等了很长一段时间,我有一种很强烈的预感,杜平他们可能出事了。我再也忍不住了,往山洞外面走去。

    车追面一闪挡在我前面:“不能出去!”

    我冷冷道:“要么你现在就杀了我,要么就让我出去,你是来保护我的安全的,不是来限制我行动的!假如是你处在我的位置,你的兄弟在外面冒死行动,你能躲在这里不动吗?”

    车追命眉头微微一皱,没有说话,也没有动。我从他身边拐过,继续往外走,没走多远,他追了上来:“跟着我走。”

    我心里暗笑,也许他并不是真正的冷血,只不过不肯把真正的自己表现出来,否则之前他就不会自做主张派向小强去打听消息,并把杜平找来。

    到了山洞外面,看天色应该是晚上八九点,四周都是荒野,我分不清是在哪个位置。车追命在前面带路,收敛气息贴着地面飘,东拐西弯尽可能避开村镇和道路

    一路上都很平静,约一两个小时,到达了我与杜平约定的会面地点,也就是我生前所住的那个城市附近。但是这儿没有人,杜平、向小强和神偷都不在。

    如果一切顺利,天黑之前神偷就应该拿到了东西,这个时候应该已经到达这儿等我了,难道是出了什么意外?

    事先我们不知道灵通道长会在什么场合出现,也就是说神偷出手的地点是不确定的,所以我不知道他在哪里,现在也无法与杜平和向小强联系。

    我望向车追命,他一副凝神倾听的样子,过了几秒钟就果断往左前方掠去,我急忙跟在后面。跑了约两三里路,前方有一辆车四轮朝天翻在路边的深沟里,杜平和向小强守在车边,三个灵体的狐妖包围住了他们。

Ps:书友们,我是四不相,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