钱人阁 > 鬼道 > 第五十二章 气剑
我立即明白了是怎么一回事,肯定是狐妖在暗中盯着灵通道长,发现神偷偷了玄武墨玉牌,一路追踪,到了这儿弄翻了车子。假如我迟来几分钟,不仅玄武墨玉牌会被它们抢走,杜平和向小强也鬼命难保了。

    这三个灵体的狐妖我以前没见过,都比胡不言更强,以我现在的状况单挑一个都没有胜算。杜平和向小强当然也不是另两个狐妖的对手,向小强上次被流氓暴打还没有复原,此时还很虚弱。

    我还没到达,三只狐妖已经展开了攻击,一个释放妖雾形成围困压力,一个幻化出长鞭抽打,一个使用灵力球轰击。杜平和向小强可能是为了守护着车子内的玄武墨玉牌不肯离开原地,立即陷入挨打局面,几乎没有反击之力。

    我毫不犹豫往前冲,突然手臂一紧,被车追命扯住了。我回头望向他,他微微摇了摇头:“你不是它们的对手。”

    “打不过就看着我兄弟被打死吗?”我怒瞪了他一眼,“你帮我杀了它们,什么条件我都答应你!”

    “我不能出手。”

    我就知道是这样的结果,百渡不愿得罪青丘门,也就不能与阴山胡氏一族直接冲突,车追命不会为了我出手的。我用力一挣:“放开!”

    车追命的手就像铁钳一样,不仅是箍住了我的手臂,还影响到我全身,我挣不动。他说:“你不能与它们冲突,否则协议取消。”

    杜平和向小强危如累卵,我焦急万分,顾不上他是车追命还是马追命了,怒吼道:“你TMD还有没有人性,兄弟为我两肋插刀,我眼睁睁看着兄弟被杀吗?要是玉牌被它们抢走了,我付不起钱也是要被你杀的,左右都是死,还不如跟它们拼了!”

    车追命又皱起了眉头,眼光第一次变得犹豫和闪烁了。他也面临艰难的抉择,他是来保护我的,如果我死了他就是失职,百渡集团也失去一笔买卖,甚至影响声誉;如果他帮我,就会得罪了阴山胡氏一族,进而百渡集团与青丘门起冲突,这是要世界大战的节奏。

    杜平和向小强根本不是三个狐妖的对手,却有一股视死如归的悍勇,宁死也不肯逃走,眼看就要被杀。我急得头上都要冒烟了,奋力一挣,刚好这时车追命心中动摇抓得不是那么紧,被我挣开了。

    我以最快的速度冲向一个狐妖,贴身疯狂乱打,拼命的时候哪里还有什么章法可言?全凭一股怒火。那个妖狐被我打了个措手不及,连连退避,着实挨了几下。但另两个妖狐反应过来了,远程对着我攻击,并且大叫:“就是他,杀了他!”“正愁没地方找你呢!”

    三个妖狐都扑向我,近身狂攻,它们每一个都比我强,三妖围攻我根本挡不住,“血肉”被一块块扯落,灵体被打得不成人形。杜平和向小强冲过来帮忙,但此时他们已经是强弩之末,几乎完全打不动三妖,起不了什么作用。

    向小强被一个妖狐一脚踢飞,跌出好远,正好看到车追命站在远方,大吼一声:“你妈的,看着我们被打也不帮忙,太没义气了!”

    车追命还是站在那儿一动不动,向小强咒骂了一声,回头又冲向我这边,奋不顾身扑向一个妖狐。可惜他还没打到狐妖,又被狐妖甩手一鞭抽飞了。

    三个妖狐不仅是灵体强悍,还能变出武器,幻化身体,攻守之间很有法度。而我从来没有受过专业的武术或格斗训练,杜平和向小强只是地痞之流,也没有什么真功夫。我们打架都是凭着力量和勇气,即使灵体的实力一样也打不过人家,更何况人家修为比我们高得多,这不叫打架,这叫架着打。

    再这样坚持下去,不到一分钟我就要完蛋,其实我现在还是有可能用“散身法”逃走的,但杜平和向小强肯定要完了。我要逃吗?狂乱之中我突然闪过一个念头,换了是以前的我,肯定会选择逃走,以前我从来不相信什么江湖义气,兄弟情深。但现在我却觉得不能逃,宁可与朋友一起战死也不逃,我没有高人一等,我跟街头巷尾好狠斗勇的小流氓没什么两样,只不过以前我没有处于这样的环境。我敢说只要有一点血性的人,此时此刻都不会丢下杜平和向小强跑了。

    我现在也是个亡命之徒,或者玩命之徒!

    三个狐妖主要是针对我,所以很快我就支撑不住了,灵体濒临破散。这回真的要死了,兄弟们我先走一步了……

    突然之间一道人影电射而来,一掌拍在一个妖狐背上,那个妖狐惨叫一声,失去人形变成一只狐狸状灵体滚出好远。

    是车追命,他终于出手了!

    车追命身形未停又扑向另一个妖狐,那妖狐手上闪现一柄长剑,抖起一大片剑花迎向车追命,我根本看不清它刺出多少剑。车追命直接撞入剑光之中,剑光似乎落到了车追命手里,我没看清是怎么回事,狐妖的身体就断成了两截,车追命连续几掌打在已经变成两段的妖狐身上,两截身体都被完全震散,变成少许烟雾飞散。

    第三个妖狐见势不妙,转身急逃,灵体化为一股黑气快如离弦之箭。车追命扬手一道白光射出,比黑气更快,没入黑气之中,黑气中传来惨叫,一只狐狸状灵体跌落地面,连滚带蹿钻入草丛。车追命紧跟着追去,不过几十米就赶上,“呯呯”两掌把狐妖击毙,然后又快如幻影般掠向另一个方向,追赶最早被他重创的那只狐妖。

    前后不过十秒钟,我和杜平、向小强还在一愣一愣的,车追命已经回来了,面无表情站在我们面前,不必多说最后一只狐妖也被他杀了。当真是快如闪电,势如雷霆,别说叫车追命了,就是叫“火箭追命”也是名至实归。

    “今天的事不许对任何人提起,否则……”车追命眼中闪现凜凛杀机,他本来就已经让人望而生畏,这时的样子更是让我们心惊胆战。

    以车追命的作风,应该杀了杜平和向小强,然后把我送到阴阳界再也回不来,就永远没有人知道他杀了三个狐妖。现在他说出了这句话,就代表他不会这样做了,我当然很感激和感动,急忙对杜平和向小强说:“我们的命是他救的,以后就是死,也不能说出今天发生的事。”

    杜平和向小强虽然不知道杀了三个狐妖有多严重,见车追命这么严厉,我也说得这么慎重,都诅咒发誓绝不外传,否则天打雷劈。

    “拿去防身用吧。”车追命说着朝向我伸出手,掌心向上,手掌上突然“长出”一柄灵体的剑来,长约一米,白光闪闪,金属的气息和锋锐的感觉扑面而来。

    我愣了一秒钟就明白了他的意思:这柄剑是刚才他从一个狐妖手里抢到的,剑在我手里,所有人都会认定三个狐妖是我杀的,就不会怀疑到他头上。他这样做真不能算高尚和伟大,但我们三个的命是他救的,他冒着极大的风险帮我杀人,由我来背黑锅也是应该的。

    我伸手去接,碰到剑身时那种锐利的金属特性更加明显,直透到我心里去了。车追命收回了手,那柄剑在我手里开始变得不稳定,样子变了,像是在挣扎着要离开的我手。

    车追命道:“这是以五行金气聚成的气剑,似气非气,似剑非剑,可随心意变化外形,不用时收入体内,以心力为火淬之,以神念为锤锻之,本身修为越高威力越强,久后成神兵利器,心念一动,百步杀人。”

    什么心力为火,神念为锤,我似懂非懂其实不懂,但其他话听明白了。这是一种带着金属特性的高纯度能量,可以变成剑的样子用来砍断灵体的东西,并且它是可以培养和成长的,练好了还能用意念控制杀人,像小说中的剑仙一样千里之外取人首级。

    之前三个狐妖以为稳操胜券,并没有拿出这柄剑对付我,对上车追剑只一个照面就被车追命夺走反过来一剑斩断了它。由此可见刀剑虽利,还需要在会用的人手里才能发挥威力,否则反伤其主,落在我手里,只怕杀猪都杀不死……

    “那妖狐得到此剑不久,还没有人剑合一,此剑还没有灵性,你用几天就顺手了。”车追命毫无表情地说了一句,往翻倒的车那边飘去。

    向小强和杜平很好奇我手里的东西,站在旁边看稀奇,这时才想到车里面的人,急忙跟了过去。

    车里只有一个人坐在驾驶座上,脸上和胸前都是血,已经死了,玄武墨玉牌在他的口袋里。向小强有些懊恼:“怎么这么容易就死了,唉呀,是我害了你,我对不住你啊兄弟!”

    我的心情也很沉重,他是为了我才死的,是我对不起他。刚才很混乱,没看到他的灵魂出现,也不知飘到哪里去了。

    车追命的手从破碎的窗口伸进去,从神偷的口袋内拿出玄武墨玉牌,我正惊讶他可以像活人一样随意拿实体的东西,玄武墨玉牌在他手里突然不见了,也不知他藏到了哪儿。

    “有人靠近,快走!”车追命低喝一声,领先往东方跑去。

    我们急忙跟着他跑,没跑多远,后面就传来了一种像狼嚎,但比狼嚎更尖锐的声音:“嗷……”

Ps:书友们,我是四不相,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