钱人阁 > 鬼道 > 第五十五章 火劫
三大高手剧斗,灵力撞击产生明显的空气震爆声,山洞里面“呯呯”响个不停,阴风与妖气呼啸激荡,加上吼叫声,整个山洞里面像一大锅水煮开了。

    过了约一分钟,里面打斗声还是没有停止的迹象,以车追命之前的风格,不应该拖这么久啊,难道他不是两个大妖的对手?

    “啊……”里面突然传来狐妖的惨叫,紧接着狼妖也发出了惨叫,看样子车追命终于发威了。

    我正想要走进去一点看看,一股妖气迎面激射而来,虽然看不清人形,但我能肯定这是狐妖。不能被它逃走了!我不及多想,本能地放出气剑,狠狠一剑往中间劈去。

    狐妖冲得急,我出剑的时机也刚好,迎面把那一股妖气劈成了两半。妖气猛地一收,变成人形落在我前面,果然是狐妖,身上的衣服已经被我完整切开了,灵体虽然是完整的,却非常虚弱,只能说是一息尚存。

    “杀!”杜平和向小强大吼着扑了上去,他们两个都是好斗的家伙,憋了一肚子气,怎肯放过这痛打落水狗的机会?两人一左一右扯住了狐妖暴打,我抡剑乱砍一气,这时也谈不上什么心法什么意志了,全凭愤怒。一腔怒火和仇恨,其实也是一种意志,气剑的威力不错,砍了十几剑之后,狐妖的灵体完全破碎了。

    我们三人停了手,才发现山洞里面很安静,里面的战斗也结束了。

    “车追命?”我叫了一声。

    没人回答,我们三人面面相觑,不会是车追命与狼妖同归于尽了吧?我们小心戒备,慢慢往里面走,只见车追命盘腿坐在石壁边,两眼闭着,头顶的有淡淡的白气冒出,看上去很狼狈很虚弱。看这样子,伤得还真不轻,不过还能打坐运功,应该也死不了。

    我走到他旁边,心里突然闪过一个邪恶的念头,现在只要我用力一剑劈下,就有很大可能把他杀了,玄武墨玉牌和里面的钱就还是我的!这块玉牌就相当于是我与玉瓷之间的联系,是我最舍不得的东西,只要有一点点可能,我都不想失去它。

    可是杀了他之后,我能逃得过灵通道长和狐妖的追捕吗?现在狐妖死了好几个,真正是捅了马蜂窝,它们一定会不惜一切代价报仇。不仅是灵通道长和狐妖、狼妖要杀我,如果我杀了车追命,百渡集团也绝对不会放过我,他们随便派出一个打手(车追命)就这么厉害,要是对我下了追杀令,我就是能上天入地也没地方逃……

    我打了个寒战,把这个有点疯狂的念头彻底抛开了,宁可得罪诸天神佛,也绝对不能得罪百渡!

    “呦呦,怎么被打成猪头了,我还以为偶像你打遍天下无敌手呢。”向小强有些幸灾乐祸。

    杜平道:“这叫双拳难敌四手,功夫再高也怕菜刀,所以打架要靠兄弟多,一个人是混不开的。刚才要不是我们帮忙,就被狐妖逃走了,它再叫来一大群帮手,你就要死翘翘了。所以是我们救了你的命,跟之前对抵了,谁也不欠谁的……”

    车追命突然睁开了眼睛,站了起来:“快走!”

    此地不宜久留,我们顾不上多说了,急忙跟着他往外走。到了外面,之前人形的狐妖和狼妖,现在都变成兽身了。车追命略一停留,扫视四周确定众妖都死透了,便继续往前走。

    前进了几分钟,车追命停下来:“你们两个该走了。”

    这话说得没头没脑,但我们都知道他指的是杜平和向小强。他们两个是不能跟我一起去阴阳界的,就算在人间他们也不能在我身边,否则会有杀身之祸。我拍了拍两人肩头:“兄弟保重,避过了风头之后,我会回来找你们的。”

    杜平长叹:“唉,怎么老是刚走到一起就要分别,真没意思。大哥是你把我带出来的,可不能半路把我丢了,要不我跟你一起去?”

    “不行!”我立即拒绝了,“你没事干可以到处走走,增加见识,结交新朋友,有很多事是值得做的。”

    杜平还是有些不舍,向小强道:“别婆婆妈妈的了,要走就快走,你要是不知道该去哪里,就跟我一起混,咱们也去出千骗别人的钱!”

    我想叫他别再干这些,但杜平却有些意动,于是不说了。江山易改,本性难移,我们这些做鬼的更难改变习性,到处赌钱,到处被打,这就是向小强的生活。

    向小强拉着杜平走了,嘴里又吼着:“大河向东流哇……”

    我有些惆怅,今日一别,不知何时才能再相见,也许永远不能再见了。还有玉瓷,我这一走,还能再回人间与她相见吗?

    车追命先往前走了,我追上去问:“走之前我可以去跟我爱人告别吗?”

    “你还能回来的。”车追命毫无表情地说,头也不回。

    我还能再回来就不需要告别吗?我气往上冲,这小子真TMD没人性!但是再想一想,我还是不要跟玉瓷告别的好,第一增加她的伤感,第二可能给她带来危险,第三我要把回来作为奋斗的目标,有了这个信念我才能无惧一切,勇往直前。

    话是这么说,但就这样走了,我心情也不好受,满怀惆怅和郁闷。

    走了一会儿,我突然发现山川地势很眼熟,定下神来细加分辨,前面不就是树精萌萌所在的那个乡镇吗?不知道百渡集团帮她解决了问题没有,她也算是我的朋友,马上就要走了,顺路去看望她一下也是应该的。

    “追命兄,我有个树妖朋友就在前面的小镇中,你在这里等一会儿,我去跟她说几句话就回来。”

    车追命微皱眉头:“有这个必要吗?”

    说实话没有这个必要,但是因为没能与玉瓷告别我心有不甘,能与其他朋友告别一下心里会好受一点,所以很认真地说:“有必要!”

    车追命没说话,我往小镇方向走去,他后面跟上来了。他应该还是很虚弱,但从容沉着,表面上看也不是太糟糕,不知道他伤得有多重。

    这时差不多是半夜时分,大部分人家已经关灯了,主要是几条大街的路灯亮着,整个小镇相对来说比较黑暗。我靠近了小镇边缘,突然小镇中部传来一声震响,紧接着浓烟和火焰冲天而起。

    我吃了一惊,半夜三更的,怎么会突然有爆炸声和火焰?而且那个位置就是树精所在的地方,难道是她出事了?我心里涌起强烈的不安感觉,以最快的速度往那边掠去,不一会儿就看到着火的地点,果然是树精那儿!

    环绕着大桂树建有一圈凉亭,主体是木质结构并且有了些年头,现在半个凉亭已经被火焰吞没。凉亭的屋顶几乎与茂密的枝叶连在一起,火舌往上冲,许多地方树叶已经开始燃烧。

    怎么会这样?我有些慌了手脚,火势这么猛,很快就会整棵树烧起来,萌萌呢,萌萌哪里去了?

    我跑到没有起火的那一侧,看到了木质的人形还在树内,木人是有灵力的,这证明萌萌没有离开!

    “萌萌,你在哪里?你怎么样了?”我大声呼叫,焦急万分。

    过了几秒钟我才感应到她的存在,她处于极度惊恐和绝望中,也很虚弱:“救我,救我……我怕,救我……”

    她生前是被火烧死的,现在虽然成了树精,还是对火有特别的恐惧,被熊熊大火包围烧灼,完全崩溃了。

    我当然想要救她,可是她的情况很特殊,灵识停留在树心的木人身上无法离开,除非把大树劈开,把木人搬走才有可能把她救走。我没办法做到这个,而且火势蔓延很快,再过片刻连这一侧凉亭也会被火焰吞没,这么猛烈的火焰我根本不敢靠近,叫这里的居民帮忙更来不及。

    我束手无策,车追命的声音在后面响起:“斩断她与大树的灵力连接,才可能离开。”

    “啊?”我愣了一下,她与大树连成一体,怎能斩断?况且她就相当于是婴儿在胎胞中,斩断灵力连接就等于切断脐带,还能存活吗?

    我急忙转头问车追命:“怎么斩,她会死吗?”

    车追命眉头皱在一起:“总比烧死了好。砍她脚下。”

    这话也对,砍断她与大树的连接,多少还有一点机会,任由她被大火烧,那是必死无疑的,而且我相信萌萌情愿任何一种死法,也不会选择被烧死。

    我的注意力集中到了木人脚下,本来木人完全包裹在大树中,全身都受到了大树提供的灵力滋养,很难分清哪儿是主要灵力通道。此时树枝、树叶被烧,四周温度极高,木人上方和周围的灵力供给受到了破坏。树根部分还是完好的,出于自救的本能从树根中抽取大量灵力保护木人,所以在木人脚下形成了明显的灵力通道。

    也许大火不会把整个树身烧毁,但是大树的生命力必定耗尽,萌萌也会跟着消失,现在她已经很虚弱,我再不出手就没有机会了。

    看来我得再当一回外科医生,做一回“剥腹产”了。

Ps:书友们,我是四不相,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