钱人阁 > 鬼道 > 第六十四章 困兽之斗
“住手,那柄剑在我身体里面,我可以交给你们!”我彻底放弃了,反正都是要死的,死也要让温夫人死得有尊严,不能让她在这些人面前受辱。

    黑衣美女停止了手中的匕首:“拿出来!”

    我很无奈:“这把剑我也无法控制,时灵时不灵,想放出来时偏就放不出来,你要给我一点时间试试。”

    黑衣美女迟疑了一两秒钟,又开始切割温夫人的衣服,大半个胸部都露出来了。温夫人用力挣扎,被匕首割伤了,血流了出来,雪白的皮肤上沾了艳红的鲜血,更是触目惊心。

    “住手,住手……”我肝胆欲裂,大声嘶吼,“我真的拿不出来,你要是不信就把我切碎了找,也许能找到,求你放过她,她是无辜的!”

    黑衣美女还是不相信我的话,匕首继续往下割,我气得胸膛都要炸开了,再也控制不住破口大骂:“X你妈的,你这个臭婊子,千人骑万人压的贱货,你TMD不得好死……”

    众男人都变了脸色,纷纷叱喝,黑衣美女却不动声色,冷冷道:“把她的衣服扒光了,给他们两个都打一针催情剂然后松绑,一起关在里面。”

    我几乎当场晕倒,居然有如此邪恶的女人,当真是面如桃李,心若蛇蝎!要是被他们打了催情针,我神智不清与温夫人发生了苟且之事,那真的是比杀了我还痛苦千百倍,我的信念和意志也会被彻底击垮。如果我能把灭魂剑放出来,面对这样的威胁我绝对会双手奉上,死都认了,更何况是一柄剑?可是我真的拿不出来啊!

    铁栅栏外的男人们听到黑衣美女的话,全都很兴奋,一边淫邪怪笑一边扯温夫人的衣服。她的衣服本来就已经被割开了一大半,再一扯上半身就完全露出来了。

    我闭上了眼睛,什么都不想说了,无论我说什么都没有用。现在我只想放出灭魂剑,杀了他们,杀了这个世界所有邪恶的人!

    为什么灭魂剑不受我控制?要说愤怒,我现在比温仲仁被杀时更甚,却感应不到体内的剑气,可见灭魂剑不是用愤怒来控制的,那么究竟要如何控制?

    温夫人含糊不清的惊叫声,恶棍们淫邪的怪笑声,有如一把把尖刀刺向我胸口。铁门被打开了,有人走进来靠近了我,我手脚都被粗大的铁链锁着拉紧,根本无法挣扎,挣扎也没有意义,所以我连动都没有动一下。

    灭魂剑,灭魂剑,你究竟藏在哪里,为什么不听我的使唤?

    手臂上微有些疼痛,不用看我也知道是有人把针头扎进去了,药剂被推入我体内。接着有人松开了我双腿的铁链,并把我从悬吊的地方放了下来,但他们没有松开锁着我双手的铁链,由两个人扯紧了铁链,以防止我暴起伤人。

    注入我身体的催情药发作得很快,我开始感觉到了心跳加速,身体发热,身体的一些地方开始产生变化。不过我相信我不会很快就失去理智的,而他们出去之后必定会松开我,到时我一头撞到水泥墙上,死了就解脱了。

    决定了自杀,我心中反而平静下来,众生大苦,做鬼更苦,如果死了能一切了结,还是死了好。人死了变成鬼,鬼死了应该不能变成人,那就是彻底消失了,如果我已经不存在,无知无觉,那也就没有负罪和愧疚可言了。恩也好,仇也好,爱也罢,恨也罢,一切都要结束了。

    突然间我心里面变得空荡了,自从我被刘一鸣骗去非法割肾开始,我的心灵就没有像现在这么平静过。思想上的所有负担都消失了,整个人也像是变空了,在这种状态下我的心跳和呼吸反而变得明显,似乎血液在血管内涌动,气息在体内运行都可以感应到,就像我在人间还是灵体时看到的别人一样。

    在这似空非空,若有若无之际,我突然感应到了灭魂剑的气息。它的总枢纽在肺部,千丝万缕分散于我的全身,就像心脏向全身供血一样扩散开,只不过血管是有形的,它是无形的。如果不是在这么空灵的状态下,我根本不可能感觉到,它已经不再是一股外来的能量,已经与我的气息血脉融合在一起,所以平时找不到它,使用它时很消耗精神和体力。

    我只是微一动念,甚至没有用力,剑气瞬间聚集于胸口,然后沿着手臂到了右手掌,灭魂剑闪现了!我同时睁开了眼睛,双臂猛地往中间收,两个扯着铁链的打手一直没有遇到抵抗,已经放松了警惕没用太用力拉着,我扯动了他们,双臂收拢身体一转,一剑砍在左边的铁链上,铁链立即被切断。

    左边的打手正用力往回拉,突然脱力立即跌倒,我左手扯住了右边的铁链,让右手能够行动,再一剑把右边铁链也砍断了。

    “快抓住他!”黑衣美女惊叫,脸上露出了惊惧之色。

    囚室内还有两个打手,丢下了温夫人向我扑来,我挥剑砍倒了一个,却被后面的打手扣住了双臂和身体。我用力甩了几下甩不开他,心念一动,灭魂剑收入体内,再次出现变成反握状态,剑尖伸长自然刺入了他的大腿,再经过我挣扎扭动,他的大腿几乎被完全割断了。打手经不起这样的剧痛,松手想要逃走,我转身一剑把他劈成了两半。

    “哐啷”一声,黑衣美女把铁门推上了。

    不杀了这个贱货,怎消我心头之恨!我挥手把灭魂剑投射出去。她反应很快,一见我抬手做出投射状态,立即退避并扯过身边的中年男人挡在身前。灭魂剑的飞行轨迹,其实是以我的意念为主导的,虽然我这时还不太清楚也不能控制它,但因为我的全部注意力都在黑衣美女身上,灭魂剑在中途还是自动产生了微略偏转,追踪向她射去。

    剑光从中年男人的脸刺了进去,后脑勺透了出来,躲在他后面的黑衣美女飘起的头发被切断了一蓬,漫空飞扬,脸上有鲜血飞溅。

    这点伤应该死不了,我以意念收回了剑,想要再投射,另一个中年男人已经用麻醉枪对准了我。我大吃一惊,立即改向他投射过去,剑光有如流星奔月,直没入他胸膛。

    “呯!”

    枪响了,但枪口已经歪斜,没有打中我。黑衣美女转身狂奔,我急忙收回灭魂剑向她射出,投出的瞬间我感到眼前发黑,一阵眩晕,没有射中她。我收回剑再次投射,她的身影已经在拐弯处消失了。

    说来话长,其实从我放出灭魂剑到现在不过两三秒钟,间不容发,惊心动魄。我本来就已经很虚弱,经过这番剧烈战斗,消耗严重,所以头晕眼花。随着精神和体力的衰弱,催情剂的效果变得明显,我感到了全身燥热,似乎全身每一根血管都在突突暴跳,双腿间一柱擎天,更是鼓胀得像要爆炸了。

    回头一看,温夫人双手拢在胸前,蜷缩在墙角瑟瑟发抖,身上已经没有任何衣物,露出来的半边脸上像是喝醉了一样红。她比我更早被注射入催情剂,情况一定比我更糟糕……虽然我对她没有半点邪念,但是在猛烈催情剂的作用下,看到她我还是像火上烧油了一样,心中的燥热和渴望更加强烈。

    也许那个贱人身上有解药,我必须追上她拿到解药才能再回来求温夫人!我冲到铁栅栏边,奋力劈砍,砍断了两根铁条,钻了出去,咬紧牙关奔跑。

    拐弯之后是一条通道,再往前不远就是向上的阶梯,我跑到阶梯尽头,一扇铁门挡住了去路。这扇铁门很厚实,是那种内镶的锁,只能用钥匙打开,无法直接用手拉开。我双手握剑,狠狠向铁门砍去,这时我又感到了头晕眼花,甚至是天旋地转。剑砍到了铁门上,没有留下一点痕迹,并且灭魂剑消失了,变成剑气自动进入我身体里面。

    不是铁门太牢固,是我太虚弱了,我靠在铁门上,想要休息一会儿恢复体力,但是一静下来,可怕的欲望就席卷而来,身体的难受无法形容。我明明知道不该乱想,却总是情不自禁想到里面有一个没有穿衣服的女人……再这样下去我不能恢复精神和体力破门而出,反而会疯狂,变成一头野兽,怎么办?怎么办?

    对了,刚才给我注射的是几个打手,也许他们身上会有解药——作为一个曾经的医生,我知道催情药是没有解药的,不是因为它无法解除,而是不需要解除,发明它、生产它就是为了使用它的效果,药效越强烈越好,谁还会研发它的解药?但我现在只能相信它是有解药的,否则我现在就会崩溃。

    我扶着墙踉踉跄跄往里面走,走到里面我低垂着眼光不敢看向温夫人那边,在几具尸体上翻找,一具具找过去。他们身上东西不少,其他东西都能肯定不是解药,只有一支便携式的针剂和两小包粉末不能确定。虽然我没什么经验,也能猜到装在小塑料袋里面的粉末是某种毒品,而针剂与地上用过的那一支是一模一样的,这说明它是催情剂,不是解药。

    真的没有解药!

Ps:书友们,我是四不相,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