钱人阁 > 鬼道 > 第七十六章 决斗


    完了!

    我心里的震惊难以形容,对方用的也是剑气,才有可能把灭魂剑弹回来。而且他的修为要比我高得多,我全力一击没有伤他分毫,他若出手我绝对挡不住。

    我收回了灭魂剑,对方并没有立即攻击,手里拿着一柄通体红色的剑,长不过两尺,剑尖红光外射约有半尺,吞吐不定。

    这时我才注意到他身穿黑布袍,头上戴着帽子并且用黑布蒙着脸,只有一双精光闪烁的眼睛特别明显,难怪距离远了看不清他的样子。虽然看不到他的脸和表情,我却能感觉到他正在露出不屑的冷笑,身上似乎在散发出炽热又邪异的气息。

    我深吸了一口气,定了定神:“猎头人?”

    猎头人眼睛微眯:“就这点水平也敢称神剑,你从哪里偷学来的剑诀?”

    从声音可以判断出他很年轻,最多不会超过三十岁,并且是个心高气傲之人。我说:“我从来没有自称过什么神剑,别人要怎么叫是别人的事,就像你未必以猎头为业,别人却叫你猎头人。”

    猎头人道:“我再问一遍,你的剑诀是从哪里偷学来的。”

    我反问:“何以见得是偷学的?”

    “哼哼,剑诀乃是不传之秘,没有师父传授不可能练成,若是正式拜师又怎会练成这样似是而非,画虎类犬?”

    我心里暗惊,他实力很强,说的话也很专业,那么他应该是得到了真传。可是他身上带着某种邪性,又如此气焰嚣张,实在不像是名门正派的弟子。

    “我的剑是自己练出来的。”我虽然已经心怯,这句话却底气十足。

    “哦,这么说我就不用手下留情了。”猎头人说着开始往前走,手中的剑温度急剧上升,红光吞吐足有一米多长。

    为什么我是自己练的他就不用手下留情?对了,我没有师父和师兄弟,所以他不用忌惮。我的剑是金气所化,五行属金,他的剑不知是怎么炼成的,竟然是火属性,五行火克金,即使实力相当他也克制着我,更何况他比我强得多,只怕我一招都挡不住。

    猎头人完全不把我放在眼里,大刺刺往前走,很随意地一剑刺出。他出手之时只是一个简单的动作,并且距离我还远,等到剑刺出时却到了我面前,并且变成了七八点红色剑芒,笼罩我全身要害。

    我根本分不清哪道剑光是虚,哪道剑光是实,慌乱之中挥剑上撩,同时往后退。其实他这一招是虚的,我挡空了,但也不完全是虚的,他的剑气已经侵入我体内,我身上好几个地方像被火烧了一样痛,深入血肉,似乎肌肉、血管、经脉都被一把烧红的刀切断了。

    猎头人不屑地冷笑一声,再次出剑,这次却是简简单单直刺我胸口。这一剑看似简单,却让我产生无从躲避的感觉,无论我往哪边闪都会被他追踪刺中,我只能硬着头皮再以剑去挡。

    “嗡”的一声,我就像是一剑砍在弹簧上,巨大的反震力把我向后震跌。同时一股可怕的炽热气息沿着灭魂剑传到我的手臂,再扩散到全身,刹时像是在我身体里注入了岩浆,全身从内到外都烧焦了。

    我退了五六步才站稳,侵入体内的气息不仅是热得难受,还有一种让人狂躁的邪性。我还没有缓过气来,猎头人又攻到了,轻描淡写一剑把我震飞。

    我敢肯定他能一剑就杀了我,却故意不杀,想要逼出我的真正能力,到现在为止他还是不相信我是自学的剑法。

    我完全没有攻击的机会,挡接了五六剑,连滚带爬狼狈不堪,全身像在烈火中焚烧,热血往脑门冲,血管像是要爆炸开了,每喘一口气,心脏都像是要爆裂开。不需要他用剑杀我,这样下去再挡他几招,我也要完蛋了。

    “就这么点水平么?真没意思,不陪你玩了,你的头我要了。”猎头人说着挽了一个剑花,挥剑横削我脖子。这一次与前几招都不同,热浪逼人,剑光耀眼如匹练横空而过,我向后躲是躲不开的,矮身低头则有可能被削了天灵盖。危急时刻根本没有多想的机会,我只能再以灭魂剑去挡。

    这段时间的练习没有白费,我近身格斗的能力比以前强了很多,生死关头反应当然也快,竟然挡住了猎头人的剑。但是他的剑离我的脖子只有两三寸,剑身发出的炽热都快要让我的皮肤起水泡了。

    猎头人见我挡住了他的剑,眉头一挑,加大了力量,我拼尽了全力还是挡不住,他的剑刃还是慢慢向我的脖子压来。更可怕的还是他剑上的邪异热量,有如长江大河贯入我体内,挡也挡不住,从某种角度来说,他的剑已经不在手在,已经在往我身体里面刺了。

    可怕的高温和压力让我无法喘气,头昏脑胀,眼前发黑,但是一个坚定的信念在支撑着我:我不能输,我不能死,玉瓷还在等我回去!

    时间似乎失去了意义,我不知道自己挡住了多长时间,好像身体和力量也变得遥远了,唯有信念在支持着,纵然我被烧死了,被砍了头,依然不会失去这个信念。

    我的意识渐渐混乱,恍惚中像是置身于火海,全身都在燃烧。突然我感应到了某种声音或者某种波动,很难形容,就像是鸡蛋突然破裂,或者突然打开了天窗瞬间变得明亮。接着我胸口处一股清爽气息涌现,瞬间传遍全身,我猛地清醒过来并且感觉全身充满了力量,不把这种力量发泄出来整个人都会被胀破。

    我近乎本能地把全部力量转移向灭魂剑,猛地往外推,荡开了猎头人的剑,顺势横斩过去。猎头人完全没想到我会突然爆发出这么强大的力量,措不及防被我砍中了,一颗斗大的人头飞起,飞在空中的人头依然瞪大了眼睛,带着极度的惊讶和不信。

    看着无头尸身喷泉般喷涌着鲜血,我也呆住了,我居然把他杀了?这个结果太让我意外了,而且刚才那一剑就像不是我使出的。

    我身体里面那股力量已经消失了,但胸口处依然有一种异样的感觉。我扯开胸前的衣服低头一看,上面有一个奇古的符文图案,看起来像是纹身一样。这是来阴阳界之前,车追命叫神秘老巫婆印在我胸口的符文,也就是封印了树精萌萌灵气的符文。

    我明白了,萌萌是最怕火的,刚才我像是被火烧,她虽然在休眠中可能也可以感应到,因此意识觉醒了,用她的力量帮了我一把。

    “萌萌,萌萌……”我在心里呼唤,但没有人回应,胸口的符文图案也很快消失不见了。

    猎头人的尸身竟然一直站着不倒,看着实在吓人,我正想给他补一剑,他手中的剑突然缩进了身体里面。紧接着他全身冒烟,皮肉变黑,衣服着火燃烧起来。

    我不由得后退了几步,两边的人马在远处,这时才爆发出惊叫声和怪叫声,很快情义帮那边发出了整齐的口号:“胜利!胜利!兄弟同心,所向无敌!兄弟同心,所向无敌……”

    猎头人的尸体倒下了,依旧在燃烧,但被砍下来的头没有着火,帽子和蒙面巾都脱开了,居然是长头发的。我走过去用脚把他的脸拨过来,这是一张很年轻的脸,双眼圆瞪死不瞑目,眉尾昂扬,鼻梁露骨,薄嘴唇,此刻看上去依然有一种自负偏激的样子。

    我开始往情义帮那边走去,心里继续试着与萌萌勾通,但还是没有反应。

    苏紫衿向我跑来,扑进了我怀里,紧紧地抱着我,她在笑,脸蛋上却挂着泪珠。其他人也涌过来了,围着我各种祝贺和恭维,吵成一片。

    我没有太大的喜悦,什么兄弟同心,狗屁,这里除了苏紫衿对我是真心的,还有谁真的是我的兄弟?胜利是属于萌萌的,如果不是她帮我,现在我已经身首异处了。

    我救了萌萌一命,她现在也救了我一命,猎头人总是砍别人的头,现在却被我砍了头,莫非冥冥中真有因果报应?

    我在众人拥护下凯旋而归,回到聚贤大厦已经是下半夜,金无双等人很兴奋,要立即举办庆功宴,我推说很疲劳要休息拒绝了他们。实际上我真的很累很虚弱,与猎头人较劲的短短时间,耗尽了我的精神和体力,一路上我几乎都在闭目养神,直到现在走路还感觉像踩在棉花上。

    回到住处我立即倒在床上,陷入半迷糊状态,苏紫衿倒了茶水问我要不要,我睁不开眼说不出话。她以为我睡着了,轻手轻脚出去了。

    迷糊中我还在想着不知道萌萌的情况怎么样了,要是有可能,我得帮帮她。这时我突然听到了萌萌的声音:“我已经醒了,但是很虚弱,不能在你清醒的状态下跟你沟通。”

    我不由大喜:“你在哪里?”

    “我就在你胸口,也可以说在你全身,我们的气脉是相通的。你已经元气大伤,如果不及时调养,会大病一场,甚至留下永久的损伤。”

Ps:书友们,我是四不相,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