钱人阁 > 鬼道 > 第七十九章 千年老树精


    我喝完鸡汤,走出屋外往四周一看,像是在一个孤立的高峰顶上,几栋木屋就建在断崖边,放眼望去尽是高山密林,无边无际。

    苏紫衿在我旁边说:“我们是在主城北面约两百公里的地方,这座山峰四面都是悬崖,普通人不可能爬上来,包括刑龙共有七个高手在这里守护着。屋后不远有一架直升机,万一有大量敌人来袭击,我们可以乘直升机离开。悬崖边有几个隐蔽地点设有速降绳,遇到紧急情况可以快速降落下去……这里的环境你满意吗?”

    我点了点头,这里地势高,空气好,纯天然原生态,应该符合萌萌的要求。安全方面常志豪肯定有周密的安排,我不用太担心,再说短时间内威力帮的人应该不会来袭击我,过一段时间我身体恢复了,来几个杀手也能应付得了。

    我叫苏紫衿不要跟着我,独自往前走到离木屋不远的树林中,在铺着落叶的松软泥地上盘腿坐好,全身心放松,感受着大自然的气息。

    以前祭炼灭魂剑时也需要放松和冥想,所以放松自己并不难,很快我就进入万虑皆空,抱神守一状态,第一步做到了。接着我开始想像全身毛孔都能透气,外面的清爽气息往里面钻,但这个就不容易做到了。平时我们是感觉不到毛孔的,只有突然遇到冷气起鸡皮疙瘩时才有些感觉,但那应该是毛孔缩紧而不是放开,所以我不可能采用这种方法。连毛孔都感觉不到,又怎能吸气?

    练了几个小时没有什么收获,我有些焦躁起来,干脆不练了,四处走走看看,然后吃饭睡觉。睡一觉起来精神不错,再接着继续练,全身放松完全忘掉,一点意念只感应着皮肤和毛孔。

    这么练了几天后,我开始能感觉到全身毛孔存在了,并且自然而然与呼吸结合起来,吸气时想像着外面的气息从全身毛孔吸入,呼气时想像着气息从毛孔排出。渐渐的我忘了口鼻间的呼吸,只感觉到毛孔在吸气和呼气,虽然口鼻中还是在进气和出气,但变得微弱而缓慢。

    有了进展我更加努力练功,平时一静下来就想着用毛孔呼吸,睡觉前也是保持这种状态,醒来时精神特别好。这样练了十来天,我的身体完全恢复了,感觉神清气爽,身体轻盈,精力无穷。

    练功的效果是明显的,但另一个问题也随之而来,随着精力变得旺盛,我开始变得特别容易“冲动”,有时一看到苏紫衿就会起明显的生理反应,并且很久不能平息下去。偏偏她在我面前很随意,有时没穿胸衣若隐若现,有时穿得太短太少露出大片冰肌雪肤,有时很自然地就挽我的手臂或靠在我身上。我看她一眼都会起反应,更何况是肌肤碰触?这让我很难堪。

    苏紫衿并没有故意诱惑我,而是觉得不需要对我设防所以很随意,我绝对不是对她邪念,这是本能的生理需求造成的,肯定是练功导致这样。这种情况越来越严重,苏紫衿没在我眼前时,我也会无法抑制地对她产生幻想,甚至连练功都很难静下心来了。

    我开始担忧甚至恐慌,萌萌是树精,我是人,她教我的方法可能适用于树不适用于我,再这样练下去,我会不会变成色魔?或者走火入魔?我希望能跟萌萌沟通,可是她没有一点动静,我完全感应不到她的存在。

    这一天晚上我正在心猿意马,坐立不安,苏紫衿进来了。她刚洗过澡,头发湿漉漉地披在后面,映衬着浑圆光滑雪白的肩头,可能是身上擦得不够干,轻薄的睡袍有些贴在身上,两座玉峰的轮廓很明显,两点突出……我抬眼一扫立即热血沸腾,小兄弟立即崩起来了。

    我急忙用手往下一遮,转过了身,苏紫衿问:“你怎么了?”

    “没事,没事。”我慌忙回答。

    苏紫衿向我走来:“我总觉得你最近有些怪怪的,到底怎么了。”

    我逃也不是,不逃也不是,苏紫衿很快绕到我前面来,并且发现了我身上的异常——下面顶得老高,用手又怎能挡得住?她的脸一下就红了,低下头羞答答地说:“原来你对我是有感觉的。”

    “不不,这不是我的意思,我不是故意的,这是本能的反应。”

    苏紫衿向我怀里靠过来:“我知道,正常人都有需求嘛。我……我愿意代替玉瓷姐姐,你在心里把我当成是她,也不算对不起她啊。”

    这话简直像是在火烧浇油,让我的防线濒临崩溃,再待下去我肯定会把持不住。我咬紧牙关推开了她,转身往门外冲去,一直跑到屋外的。刑龙从后面追来:“先生你要去哪里?”

    “我出去散散步,你不要跟来。”我头也不回继续往前跑,怕被刑龙看到我的样子,那就糗大了。

    “注意安全,不要跑远了。”刑龙在后面叫,没有跟来。

    此时已是秋末初冬,高山绝顶夜里寒冷,屋内都需要生壁炉了,室外近接结冰的温度。我只穿一件睡袍,很快冻得全身冰冷,但下面还是一柱擎天,火热怒胀。

    我暗暗叫苦,看来不能再练萌萌的“妖法”了,再练下去看见一只母猪都会忍不住。

    “呵呵……”

    一阵笑声在我脑海中响起,笑得很爽朗也很放肆,是萌萌的声音。

    我有些着恼:“你笑什么?”

    “我在笑有个人想母猪了!”

    “你……”我气得差点吐血,刚才一个偏激的想法居然被她知道了,真是丢死人,“你什么时候醒来的,怎么不告诉我,我都急死了,你教我的练功方法有问题啊!”

    萌萌笑呵呵道:“我刚醒来,不过你的情况我已经知道了,不用担心,有办法解决的。”

    我急忙问:“怎么解决?”

    “这个么……一阴一阳谓之道,孤阴不生,独阳不长,阴阳调和才能万物化生。你体内阳气过盛,不能阴阳调和,所以心生魔障,欲念丛生。解决的办法很简单,你是男的,我是女的,咱们阴阳调和,天地交泰,自然就平衡了。”

    我觉得有些不妙:“怎么样阴阳调和天地交泰?”

    “就是男欢女爱啊,古人称为房中术,现代人称为打炮或者xxoo。”

    我立即一头冷汗,苏紫衿长得很像玉瓷,我还不能接受,更何况是一个千年老树精……

    萌萌道:“莫非你觉得我不漂亮不乐意?”

    这时我脑海中显现一个人影,长得眉目如画,冰肌玉骨,体态容貌依稀是大桂树中的木人,但现在穿上了衣服有了头发,白衣飘飘,长发如瀑,娇滴滴羞怯怯,当真是花容月貌,疑似月宫嫦娥下凡尘。

    我又急又恼:“这不是漂亮不漂亮的问题,我已经有了心爱的人,有了婚约和夫妻之实,我不能对不起她。”

    萌萌道:“那我也没办法了,你只能等着精虫上脑,七窍喷血而死。”

    我像是被当头敲了一棒,萌萌叫我练功的时候可没有说过会有后遗症,现在才告诉我,还要我跟她合体,感觉着怎么像是在算计我呢?

    萌萌又说:“别整天玉瓷玉瓷了,宋玉瓷有什么好呢?论容貌她不如我,论学识她更不如我,就连苏紫衿这小姑娘都比她更体贴温柔。她能为你做什么呢,你落得现在的下场,全都是是宋玉瓷害的,不是她要花钱,你就不会跟刘一鸣去做犯法的事,也就不会被刘一鸣杀了。”

    我怒了:“你又不是人,你懂什么叫爱,你给我滚出去,我再也不想见到你了!”

    “哈哈……”萌萌又放肆地大笑起了,似乎笑得都喘不过气来了,“说你笨你还真笨,跟你开个玩笑都不知道!”

    我还是有些怒火:“不许开这样的玩笑,一点都不好笑!”

    萌萌娇嗔道:“你在心里也不知叫了我几次老树精、老妖婆,我小小捉弄你一下不应该么?”

    我无言以对,刚刚我还在想她是有上千岁的树精,确实是大大的不敬。

    萌萌道:“好吧,不开玩笑了。其实你的身体没有什么大问题,练功方法也没有问题,主要是你练功很努力,最近吸收了大量灵气,又吃了太多大补药材,却没有一点消耗,所以精力过盛阳火太旺,导致欲念丛生。以后你每天用一些时间来祭炼灭魂剑,把吸进体内的灵气转化为剑气,这种情况就会有所好转。本来我还有更好的练功方法,怕你把持不住,就不教你了。”

    我有些心动,也有些好奇:“你说说也无妨。”

    萌萌道:“我知道一种‘阴跷种阳’*,功法简单效果显著,但是前期有一段时间会有强烈的阳举现像,欲念很强,如果克制不会就会死得很惨,要有大毅力的人才能练。”

    谁愿意承认自己没有毅力?速成的念头也足够诱惑人,我心动了,但也有些担心:“这个阴跷种阳*不会是邪功吧?”

    “功法本来是没有正邪之分的,而要看怎么练、怎么用。这个功法初步小成就有很强的房事能力,所以有些邪道中人练了之后纵情声色,把自身先天元气耗得干干尽尽,结果肯定英年早逝。能把持得住的人努力练下去,采气养精,炼精化神,白日飞升也是有可能的。”

    我已经意动:“练这个功法,对我的灭魂剑有多大影响?”

    “野草与参天大树之别。”

Ps:书友们,我是四不相,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