钱人阁 > 鬼道 > 第八十四章 真爱无猜


    凌晨时分我接近了我的老家溪口村,看样子玉瓷还住在我家里。

    看到熟悉的村庄,我心里有一股抑制不住的激动,真有一种再世为人的感觉。对家乡的倦恋,不论是人还是鬼,不论过了多少年都不会减少。

    远远我就看到了玉瓷站在房间里,面向着我这边,为什么这么晚了她还没睡,难道她知道我来了?

    果然,我还没有进入我家,就感应到了玉瓷的问候,表达了一个很清晰的意思:“是不是你来了?”

    我兴奋地跑到她面前:“玉瓷,真的是我来了!”

    玉瓷又惊又喜:“你怎么没穿衣服,就这样光着身体到处跑?”

    我有点尴尬,紧接着是惊喜:“你能看到我?”

    玉瓷转来转去寻找,却看不到眼前的我,以意念回答:“刚才好像看到了你跑过来,现在又看不到了,就是一个印像,恍恍惚惚的,我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

    我能看得出来,她的灵识变强了,身上也带着微弱的灵力,气色比我离开时好得多了,没有一点儿变老的迹像。这让我大大地松了一口气,心情变得非常好:“你的能力在变强,以后一定能直接看到我的。”

    玉瓷有些急切地问:“你怎么突然回来了,现在没有危险了吗?”

    “我……我很担心你,所以溜回来看看。”我本来想说些甜言蜜语,想到萌萌能听到我的肉麻话,只好不说了,“对了,我离开之后,有没有人找过你的麻烦?”

    “没有。”玉瓷回答之后露出思索的样子,“不过发生过一件有些不正常的事,有一天晚上风特别大,气氛不对头,村里的狗吠个不停。突然所有狗都不叫了,远处有许多奇怪的声音,像是狼在长啸,村里很多人都听到了。怪叫声持续了几分钟,突然又变得安静了,什么事都没发生。”

    我心里“咯噔”了一下,十有*是阴山胡氏一族连同狼妖想报复我,找不到我就盯上了玉瓷,可是为什么又突然离开了呢?感觉着像是有高人在暗中帮了玉瓷,那么会不会是灵通道长呢?

    我问:“灵通道长那边有什么动静?”

    “你走了没几天,他打电话给我,说他已经厌倦了人间纷扰之事,要远离红尘找一个没有人的地方安心修炼。还要我见到你时劝一劝你,人间不是久留之地,该放下就要放下,害人最终害己之类。听他的语气很箫索,心灰意冷的样子,应该是真的归隐了。”

    这么说暗中救玉瓷的就不是他了,那会是谁呢?不管他是谁,肯定是个高人,已经震慑了狐妖和狼妖,应该不会再来了。

    宋玉瓷说:“我时刻都在担心着你,不知道你去了哪里,过得好不好,要多久才会回来,还好你这么快就回来了。”

    “这么快?”我有些惊讶,“人间过了多久了?”

    “十二天。”

    我几乎不敢相信我的耳朵了,到了阴阳界,我在温仲仁家养伤都不止十二天,后来练功的时间少说也有两个月,怎么人间才过了十二天?看样子两界时间是不一样的,大略估算一下,人间一天阴阳界是七天左右。要是这样,我跟常志豪、周雄约好了七天回去,实际上只能在人间待一天。

    萌萌在我心里嘀咕了一句:“阴阳界时间过得快,更适合练功,早点回去也好。”

    玉瓷问:“现在灵通道长不会再抓你了,不用再走了吧?”

    是啊,灵通道长不会抓我了,狐妖和狼妖不知道我回来,也不会找玉瓷麻烦了,我何必急着走?就算要回去,我也得多待几天。

    “我还是要走的,但会待一段时间再走,以后每隔十天半个月我就会回来看望你。我再那边过得很好,现在已经是万人崇拜的无敌英雄……”我开始告诉玉瓷我在阴阳界的经历,当然我吃苦头的地方、遇到的危机轻描淡写一语带过。说到苏紫衿时我犹豫了,是完全照实说呢,还是简略说一下,或者干脆不提?

    这时萌萌又开口了:“我还以为你们之间无话不说呢,原来也有许多隐瞒和欺骗。”

    我怒了:“你给我闭嘴,我只是不想她更多担忧和牵挂,怎能说是隐瞒和欺骗?”

    “那苏紫衿呢?是不是说了也会让她担忧?”

    这话让我无言以对,也许我真不该避重就轻,长此以往我和玉瓷之间就会有越来越多话不能说。我咬了咬牙,把我和苏紫衿之间发生过的所有事情直接展示给玉瓷,就像她以我的角度亲身经历一样。

    玉瓷很惊讶也很感动:“真没想到那边会有一个人长得这么像我,而且对你这么好。其实你不要太迂腐啊,只要你对我的心没有变,顺水推舟了又有什么关系?我不但不会怪你和她,还要感谢她呢!”

    玉瓷的反应大出我的预料,大脑都有些反应不过来了:“为什么你要感谢她?”

    “你在那个世界危机四伏,我什么忙都帮不上,她帮了你大忙,细心照顾你,我不该感谢她吗?而且就像她说的,你在那边是活生生的人,是有生理需求的,就算回来了你也碰不到我,总不能一直让你憋着吧?那么有一个长得像我的人,愿意代替我让你得到满足,我应该高兴和感激。换了是我都没办法像她那样,明知道你不爱她还愿意代替我向你献身,由此可见她很伟大,比我更爱你。”

    我的思想有些混乱了,这都什么跟什么啊,难道我的坚持不应该?“这不对啊,你应该称赞我的忠贞,或者担忧我会被她抢走了才合理啊!”

    玉瓷又笑了:“这要看是什么情况,如果你还活着,我们还像以前一样在一起,你盯着美女多看几眼我都要心里不高兴。现在我们的心虽然在一起,身体却不能在一起了,我不能让你受苦啊,而且是在另一个世界,就像是你的前世一样遥远,我要是吃醋吃到另一个世界,岂不是成了全宇宙第一大醋坛子?”

    “那要是以后我活过来了,有身体了,你还能不介意我曾经跟别的女人发生过关系?”

    玉瓷想了想:“可能会有一点介意吧,但只要想一想你是把别人当成我,我就可以释怀了。连这样的考验你都挺过来了,还有什么会让你变心?只要你没变心,做什么我都不应该介意。”

    我觉得玉瓷不是真的不介意,而是她爱我,不愿我受苦。况且我对她忠诚是我从自己良心出发觉得应该这么做,与她介意不介意没有关系,就算她同意了,我还是不能跟苏紫衿发生关系——但是有了她的许可,我的防御能力起码下降了一半,以后面对苏紫衿时还能坚持得住吗?

    萌萌在我心里幽幽叹了一口气:“好感人,原来我是真的不懂人间情爱,以前错怪你和她了。真羡慕你们,难怪连玉帝的妹子、女儿都要忍不住偷偷跑到人间找男人,看来爱情才是人性中最珍贵、最伟大的东西。”

    我顶了她一句:“知道就好,用不着羡慕,等你有身体了,也可以去勾搭一个牛郎或者书生,成就一段佳话。”

    萌萌咯咯笑道:“眼前就有一个现成的,不如我们私奔吧?呵呵……”

    我一头黑线,玉瓷说:“那个苏紫衿姑娘很伟大也很可怜,你要对她好一点。”

    “嗯,嗯,我自有分寸。”我含糊答应,感觉有一件很重要的事情要做,让我觉得烦躁不安。周雄说到了人间会有人联系我,可是*里面没人跟我接头,一天时间很快过去,我到哪里去找联系人?不对,让我觉得烦躁不安的不是这件事,那是……刘一鸣!

    霎时我对刘一鸣的所有仇恨一齐涌上心头,有如烈火在胸腔内燃烧。灵通道长归隐了,没有人罩着刘一鸣了,而我实力大增,还有灭魂剑在手,杀他轻而易举,此仇不报更待何时!

    萌萌道:“你现在最应该做的,就是回到阴阳界练功,不要再惹出事端来,君子报仇十年不晚,况且你用不着等十年。”

    “不行,我一分钟都不能等,这一次我绝对能杀了他!”我几乎是在咆哮。虽然经历了许多事,有了许多改变,我的本质还是没有变,我还是一个怨鬼,复仇的*超过了一切,一想起杀身之仇就会不可抑制地冲动和暴躁,近乎失去理智。更重要的是我现在有了报仇的能力,没有了报仇的阻碍,如何还能忍得住?

    “我要去办一件事,很快就回来。”我甚至无法平静下来跟玉瓷说清楚,丢下一句话就跑。

    “你还没穿衣服呢!”好像是玉瓷在对我说话,距离远了已经变得微弱。报仇用的是剑,穿不穿衣服无所谓,我不会因为这个回头。

    刘一鸣的位置我能很清晰感应到,我心急跑得快,天蒙蒙亮时已经到了他住的小区。现在我对光线已经不是那么畏惧,只要没有直接出现在阳光下就没事,虽然天亮了会削弱我的能力,我还是有信心杀死刘一鸣的。

    到了刘一鸣家门口,大门居然是开着的,里面设着灵堂,并且这么一大早就有和尚在念经了,木鱼声伴着经唱,让我有些心惊肉跳。

Ps:书友们,我是四不相,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