钱人阁 > 鬼道 > 第九十三章 又见刺客


    怀抱美好理想的我受到了沉重打击,有很多事情并不是我想的那么容易,周雄被抓,我连回人间的路都暂时没有了,而且可能已经有狐妖的高手到阴阳界来追杀我了。

    焦急等待了几个小时,官方没有发表任何相关信息,情义帮也打听不到有用的情报,只知道周雄是与一桩偷渡案有关被带走了。不过到现在还没人来抓我,我应该是没事了。

    萌萌又劝说我躲到城外去练功,能力提升了才是根本,在这里急死了也于事无补。我也觉得是这个道理,于是去向常志豪告别。常志豪很意外:“你刚回来又要走?不是说好我们要给威力帮一个好看吗?”

    “呃,呃,主要是练功方面出了一点小问题,现在必须要闭关练功,等我神功大成,直接把他们完全灭掉。”

    常志豪有些不高兴:“你还当不当我是兄弟?”

    “当然是好兄弟。”

    “那你觉得我是不是傻瓜?”

    我知道事情严重了,苦笑:“大哥你是英雄豪杰,统率千军万马,名震天下,怎么可能是傻瓜呢?”

    常志豪还是板着脸:“你花高价向周雄买了一颗假宝石,暗中跟他见面后就消失了七天,回来又是迫不急待跟他见面,然后他就被抓了,你敢说跟他没有一些特殊关系?要不是真心把你当兄弟,我根本不会跟你说这些,直接把你放倒了。”

    我心里一咯噔,如果常志豪要对我不利,安排人手突袭,或者在饭菜中下毒,杀我易如反掌。他年纪轻轻就能当上情义帮三大副帮主之一,能力肯定不会差到哪里去,他安排苏紫衿在我身边,假装受重伤躲避猎头人的威协,都可以看出他的心机。这是一个心狠手辣,深沉狡猾的黑道枭雄,我居然小看了他,简直是老寿星吃砒霜活得不耐烦了。

    我吓出一身冷汗来,急忙说:“大哥误会了,我没有跟四海堂勾结的可能,上次买宝石的钱,其实是向他买了一件护身的宝物。消失几天是找周雄安排去人间看看我的亲人,回来时出了一点意外,害他被捕了。”

    常志豪笑了起来,拍了拍我的肩头:“你我兄弟,我本来不该怀疑你,但你也不该信任外人反而不相信大哥是不是?有什么需要和困难应该先对我说,钱不是问题。”

    “是,是,多谢大哥了。不过我还是要闭关练功,可能有我的仇人来追杀我了,我必须有所突破才能应付,靠人多是没有用的。”

    常志豪略一犹豫:“行,那还是去北郊的避暑山庄住吧,我多派几个可靠的人去保护你,有什么需要随时给我打电话。”

    我只能同意,现在不能有太多过分要求。常志豪很快就安排了人手送我出发,包括了刑龙和苏紫衿,我本来是不准备带苏紫衿同去的,但现在不带她去更会让常志豪起疑,只能让她同去了。

    到了避暑山庄,我才发现守卫多了好几个,包括刑龙总共十二个。另外还多了一个三十来岁的女人,长得还算可以,颇有阳刚之气,自称叫刘芳,是负责给大家煮饭洗衣服的。我看她根本不像是佣人,更像是军人或者某个培训机构的女教官,应该也是常志豪派来“保护”我的人。

    多些守卫也是好事,我也不计较,开始定下心来练功。苏紫衿已经知道了我因为练功体质异常,跟我也有一点小尴尬,所以当着外人的面时也不会跟我靠得太近,没人时候基本不在我眼前出现,倒也没对我造成太大影响。

    练阴跷种阳*初期阶段确实会在生理上和心理上产生巨大影响,对于有淫心的人来说,*会越来越强,变得无法忍受,不是坚持不住前功尽弃就是走火入魔。对于意志坚定没有起色心的人,星星之火未成燎原之势就已扑灭,完全是可以控制的。我对玉瓷的专一,起到了很好的灭火作用,我心里只有她,坚决不碰别人,而她不在这个世界,我有什么好想的?

    萌萌能帮我快速吸收草木灵气,练功的时候方圆几千米内的木性灵气都会受到吸引,从我的毛孔钻入,如百川汇海集中到我体内,所以效率很高,每一天我都能感觉到明显的进步。实际上开始练阴跷种阳*不久,我的视觉、听觉、感应能力、力量和反应速度就开始提高,耐寒耐热能力也强了很多,体质明显强化。

    不知不觉就过了五六天,还是没有周雄的确切消失,也没有百渡或狐妖的人出现,就像是什么都没发生过。按阴阳界的常规,被逮捕的人不需要经过法官审判直接处理了,大部分都是永远消失,周雄九成九都不会再出现,所以我也不再想念他了。

    这一天我如往常一样,半夜还坐在树林里练功,树叶上已经结了一层白霜,我并没觉得怎么冷。守卫们耐不住赛冷,也不认为我有危险,都躲在屋里,只是偶然有人出屋站在远处看我一眼,没人在我身边。

    萌萌突然“咦”了一声:“好像有人过来了。”

    在她说话的同时,我也感应到了左侧约四五十米外有一个人,但这种感应只是一闪即逝,没看清那人的样子,甚至不能确定是不是真的有人。其实我还不能感知四五十米外的细微情况,刚才是在吸收灵气,因为灵气波动才产生感应。

    我停止了练功,凝神感应,还是没有明显感觉:“应该是错觉,他们都在屋里呢。”

    萌萌道:“肯定是一个人,而且有杀气,我要借助你练功状态才能感应到,你再吸气试试。”

    我再试着进入练功状态,很快就感应到了有一个男人,借着大树躲躲闪闪前进,动作轻快敏捷,已经潜近到了三十米左右。我立即警觉起来,这人肯定不是我的守卫,半夜三更悄然靠近,绝对不是好路数。

    我起身闪到一棵大树后面,贴树站着,闭住呼吸和全身毛孔。如果那人是直奔着我来的,我就突然出手杀他个措手不及,如果他不知道我在外面,奔着屋里去那就更好了,我正好与守卫们前后夹击。

    很快就有一个人影在我不远处出现,脚步无声,轻快灵巧如灵猫,借着一点星光可以看到他手里有一柄连鞘的剑。他走到我之前打坐的地方,低伏下身体轻嗅着,转了一圈朝向我这边走来。

    我有些震惊,这人居然能凭着一点残留的气息确定我走过的地方,这是什么样的鼻子?我蓄势以待,准备给他迎头一击,不料他走了两三步突然停下,望向木屋那边,接着向木屋那边走去。

    原来我闭住了呼吸和毛孔,体气没有外泄,又是处在下风方向,他没有发现我躲在树后,以为我在屋里。

    杀手悄悄向木屋靠近,行动更加小心了,此时他在高度戒备状态,我出手有可能被他躲开或挡住,所以我还是紧贴在树后不动。这时我想到了一个问题,刑龙他们不够警惕,恐怕不能及时发现杀手靠近,那么前后夹击的可能性也就不存在了。

    我下意识地摸了一下口袋,摸到了手机,这几天因为在等周雄的消息所以手机都带在身上。等到杀手离远了一些,我打开手机,来不及打字,只发了一个感叹号,发送给刑龙。

    杀手掠过门前一片空旷地带,正要靠到门侧,大门猛地拉开了,两个人同时冲出来,一个跃起用刀砍向他头部,另一个伏地翻身,连环踢击杀手下半身。只见剑光一闪,金铁交击之声伴随着火星闪现,杀手奇快无比地出剑挡住了短刀。我甚至没看清他做了什么动作,用腿部踢他的守卫已经跌退出去。

    此时杀手的注意力完全在两个守卫身上,我果断出手了,全力一剑向他投射过去,精神牢牢锁定了他。几乎在同一时间,拿刀的守卫胸口已经被他刺中,两个百里挑一的精锐高手联手,在他面前竟然不堪一击。

    杀手感应到了后面的袭击,闪身的同时回剑去挡,“当”的一声轻响,他的剑挡不住灭魂剑的锋芒断了。灭魂剑被他一击也产生了偏转,从他右肩头掠过,把他整条手臂切了下来。

    刑龙在大门口闪现,扬手投掷出一柄匕首,正中杀手后背。杀手头也不回,左手按着断臂踉跄向前跑,被他甩出去的守卫并没有受伤,跳起立即奋力追赶,竟然还没他快。

    我想要再出剑,他已经冲进树林里,看不到他了,于是向他追去。刑龙大吼大叫,众守卫都被惊动,后面一大串追了上来。

    杀手没办法止住血,跑得越快失血就越多,所以越来越慢,但跑在最前面的守卫还是追上不上他,倒是我越追越近了,超过了守卫追得最近。我心中骇然,他受了这样的重伤还能跑得这么快,要不是刚才偷袭得手,有可能我们全要死在他手里。

    山顶的面积不是很大,不一会就到了悬崖边,我距离杀手只有不到十米,他已经无路可逃,所以我没有急着出手。杀手在悬崖边停下,回头看了我一眼,眼光充满了怨毒和绝望,纵身跳了下去。

Ps:书友们,我是四不相,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