钱人阁 > 鬼道 > 第九十四章 置之死地而后生


    在杀手转头之际,我看到了他的脸,非常年轻只有二十来岁的样子,眉目之间有点像以前被我害死的胡不言。毫无疑问他是狐妖,真的通过传送门追到阴阳界并找到我了!

    我冲到悬崖边,灭魂剑向急速下坠的狐妖投射过去,灭魂剑比他下坠的速度要快得多,一闪即至。他感应到袭击,身体扭动一下,但在空中无法借力,又失去了一条手臂不容易保持平衡,扭动的幅度不大,灭魂剑穿透了他腰部。我来不及再发动攻击,也没确定他死亡,他已经坠入黑暗中不见了。

    在这附近不远就有应急用的速降绳,我跑过去从草丛中扯出来,往腰间一扣,快速往悬崖下滑落。悬崖的高度约两百米,落到谷底,我在坠落地点找到了狐妖的尸体,已经摔得惨不忍睹,但还是人形的。可能狐妖也只能以灵体进入阴阳界,在阴阳界与普通人的身体是一样的,但此人能攀上这么高的悬崖,鼻子像狗一样灵,受了重创还能跑得那么快,在能力上远超常人,今天要不是提早发现,后果不堪设想。

    我在尸体上翻了一下,找到了钱袋、手机、香烟等东西。钱袋有两个,其中一个看起来有点眼熟,打开一看,我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这个钱袋就是我被大醋缸追杀时弄丢的,里面的钱没少一个铜板,而且保命金钱也在里面!

    其实这很正常,大醋缸得到这两件东西后,交给了一个特别擅长追踪的狐妖,利用上面的气息来追踪我。这个狐妖为了气息不会混杂,或者不屑于使用我的东西,把保命金钱放在钱袋里,结果完璧归赵送回我手里了。

    刑龙等三四个守卫很快也下来了,问我有没受伤,并查看尸体的情况。他们都有些惶恐,出现了刺客,而他们都躲在屋里取暖没有发现,这事要是被常志豪知道了,不砍了他们的头才怪。

    我担心还有其他狐妖从其他方向上山,危及上面的苏紫衿,于是下令立即回去,尸体不用管了,到了天亮会自动消失。

    上面的人接到信号,转动绞盘很快把我们吊了上去,所有人集中查点,只有一个守卫被狐妖刺伤了胸口,其他人都没事。当时狐妖为了挡我的剑及时撤回攻击,那个守卫被刺伤并不是太深,包扎之后还能正常行动。

    我扫视众人几眼,严肃地说:“你们是来这儿保护我的,结果都躲在屋里,杀手来了还不知道,反倒是我提醒你们。这事要是常副帮主知道了,恐怕要怪你们玩忽职守,会有严厉处罚……”

    众人面面相觑,忐忑不安,我话锋一转:“但这事也不能全怪你们,是我坚持要待在外面练功,你们不方便防御。你们到这里来保护我辛苦了,我很感激,好在大家都没事,这件事就不必对常副帮主详细汇报了。要汇报的话,就说是你们及时发现刺客,大家合力击杀。不过以后得注意一点,加强防守,以免再出意外。”

    众人立即大大松了一口气,纷纷表示感谢,刑龙道:“兄弟们,我们奉命保护赵先生,这条命就是赵先生的了。今天是他救了我们的命,还让我们免受惩罚,所以我们欠他两条命,以后谁要是不拼了命保护他,那就是猪狗不如!”

    “对,我这条命就交给赵先生了!”

    “赵先生不仅神剑无敌,更讲义气,在下非常敬佩!”

    “……”

    守卫们纷纷表示感谢和宣誓效忠,滑头一点的还趁机拍拍马屁,只有那个叫刘芳的女人没有一点表态。不过她是负责煮饭洗衣服的,守卫不力跟她没什么关系。

    我挥了挥手:“大家散了吧,该做什么的做什么去。”

    众人并没有走远,我往屋里走时,听到刑龙在后面指派他们天亮后去查清楚刺客是从什么地方爬上来,如何加强防守等。

    苏紫衿跟着进了屋,关了门,低声说:“幸好你没事,以后还是不要跑到外面练功了。”

    “没事,在练功时我能发现靠近的人,没人能偷袭我的。”

    苏紫衿欲言又止,迟疑了好一会儿才说:“你要注意刘芳,虽然我不知道她的来历,但她肯定是常先生派来盯着你的。你刚才那样说话,收买人心的痕迹太明显,偶然一两次没事,要是次数多了,怕常先生要猜忌你。”

    我不由吃了一惊,我确实有恩威并施拉拢这些人的想法,却没有想到这样会让常志豪猜忌,还是苏紫衿心细。我点了点头:“我知道了。这里已经不安全,最好换一个地方,其实我更想一个人独处,这样不容易被找到。”

    “还有人会来吗?”苏紫衿一脸忧色。

    我很清楚这个狐妖只是开路的卒子,很快就会有高手接二连三杀过来,但我怕吓着了苏紫衿,所以笑了笑:“有备无患嘛。”

    这时萌萌在我心里说:“我不建议换地方。”

    我有些意外:“为什么?”

    “你在这里狐妖能找到,躲到其他地方他们也能找到,只是时间早晚而己。这里地形特殊,灵气充足有利于你练功;易守难攻,还有许多人保护你,可谓得天独厚,换地方未必能比这里更好。”

    我不以为然:“真正的高手来时,他们几乎不起作用。”

    萌萌道:“问题的根源不是这个,而是你在选择逃避。你有没有发现,你经常没有交手就先想到逃跑,经常在心里希望事情能自己变得更好,其实这是一种逃避,是弱者的表现。”

    我有些着恼:“敌人比我强很多,避开是明智的选择,怎么能说是逃避?”

    “那你准备逃到什么时候,一辈子都在逃亡么?你应该勇敢地面对,有压力才有动力,打败了比你更强的敌人,你才能进步,要是你连这点勇气和觉悟都没有,我也不想教你练功了。”

    我像是被当头一棒,内心波澜起伏。萌萌说中了我的要害,其实在生前我就有些懦弱,否则也不会被刘一鸣操控了。直到现在我这种天生懦弱还是存在,只是我自己没有发觉,如果我总是逃,不敢面对高手,怎能逼出我的潜力来?人都是被逼出来的!

    “置之死地而后生!”萌萌一字一句地说。

    我一阵热血沸腾,要是我连这点勇气和见识都没有,还谈什么理想,还充什么英雄?我必须面对挑战,战胜困难!

    萌萌道:“勇敢与愚蠢只有一步之差,留下来是勇敢,不做充分的准备那就是愚蠢了。除了练功提高能力外,我可以教你设置一些机关陷阱,你也可以自己想一些埋伏,让敌人来送死。”

    我突然明白了许多设置机关陷阱的技巧,尖刺陷坑、绊索伏弩、连射箭筒、连环翻板之类。还有一些是简单的阵法运用,聚集大自然的灵力,在特定条件下爆发伤害或影响敌人。萌萌以前是“树神”,矗立于闹市能感应到附近走过的人的想法,还有许多对她膜拜的人,想法和经历自动储存到她的记忆中。这种知识的吸收,在萌萌附到大桂树上,还没有清晰的意识之时就开始了,至今少说也有六七百年,真的是海量的知识。现在需要用到了,就像用电脑搜索一样,立即找到了许多有用的东西。

    苏紫衿突然说:“我也想练武功,你可以教我吗?”

    我愣了一下:“什么?”

    苏紫衿道:“以前我也练过一些防身的擒拿格斗,打倒两三个普通人没问题,但遇到高手就没用了。我想要像你一样练内功、练剑法,这样有敌人来时我就能自保,说不定还能帮你呢。”

    我还没回答,萌萌已经在我心里说了:“可以教她,我有适用于她的练功方法。”说着一些内练功法和剑招套路就注入我记忆中。

    我很惊讶:“萌萌,原来你懂剑法,怎么不教我练,只叫我练内功?”

    萌萌道:“叫你专心练内功,一方面是为了我能尽快脱离封印,另一方面是为了让你打下良好的基础。你的灭魂剑不同于一般的剑,练一般的剑招套路很难提升威力,练好内功才能直接提升威力。遇到不是很强的对手,你随便一剑就砍翻了他,用不着花巧的剑招;遇到真正的高手,花拳绣腿根本不起作用,全看修为,我还以为你明白这个道理了。”

    好像有一些道理,但我还是不服气,精妙的剑法绝对有助于战斗。萌萌接着说:“你闭门造车自悟自练出来的灭魂剑,非常类似于道门的飞剑,也称为御剑术、剑诀、剑仙法门,这是道门的不传之秘,我并不懂,所以我没办法教你,教错了就是误了你。但我教你练内功打好基础是可以直接提升灭魂剑威力的,不会有什么冲突,将来要是你有机会学到真正的剑诀,立即就能运用起来。”

    原来是这样,她还真是为了我好。我问:“哪里能找到会御剑术的人?”

    “我不知道,现在人间几乎见不到会御剑术的人了,而且他们绝对不会传给非人类的,你就不要指望了。倒是这个世界,我怀疑猎头人会御剑术,可能是某个剑派的叛徒,所以在这个世界还是有希望遇到名师的。”

    我有些气恼:“你怎么不早说,早说了我好去寻访啊!”

    萌萌呵呵笑道:“别说你找不到,就是找到了也没有用,这种门派都有一个臭规矩,只能师父找徒弟,不能徒弟找师父。”

    居然还有这么古怪的规矩,难怪传人越来越少了。

Ps:书友们,我是四不相,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