钱人阁 > 鬼道 > 第一百一十章 勾心斗角


    金无双见陆三元赶到,像是见到了救星,趁机放下了无比尴尬的右手,抢步向陆三元迎去:“大哥你来了,你来评评理,三弟有遗书,我没权力看他反有权力看?”

    陆三元扫视大厅里面一眼,眯了眯眼睛:“都是自家人,有话好好说,拿刀拿枪干什么?还不给我收起来!”

    金无双的属下趁机下台,纷纷收了武器,大大松了一口气。

    坐在我对面的周雄挪了挪屁股,说到自家人,这里只有他不是,所以觉得不自在。陆三元偏就盯上了他:“咦,这不是周经理吗?我们兄弟有些话要说,你可以回避一下吗?”

    周雄望向我,我说:“周经理是我的客人,好像我今天只请了一位客人。你们不请自来,气势汹汹,咄咄逼人,喧宾夺主,想要干什么?”

    陆三元正色道:“我三弟突然暴毙,你也是他的好兄弟,不戴孝哭丧,不设灵堂祭拜,反而大摆宴席请客,这是什么道理?”

    我点点头:“说得好!我大哥有两个同盟义兄和数以万计的兄弟,被人害死了却没有一个人想要调查真相,给他报仇,而是想着抢他的财产和地盘,他死不瞑目啊!我势孤力单,孤掌难鸣,只能寻求外人帮忙。只要能为我大哥报仇,付出再大的代价也在所不惜,一桌酒菜又算什么?”

    陆三元皱起眉头狠狠瞪了周雄一眼,周雄这时才明白我留着他的作用,欲言又止,想要苦笑却又不便笑出来。表面看来,像是我正在跟周雄商谈合作,借用四海堂的人马给常志豪报仇或者其他大动作,陆三元和金无双怎能不紧张?

    陆三元道:“我三弟英年早逝,众所周知是意外,并非被谋害,你不要找借口生事,节外生枝。”

    我说:“清者自清,浊者自浊,两位副帮主要是没有做过对不起他的事,自然不怕别人质疑。我刚回来就听到很多人说,前不久两位副帮主都扬言要杀他,结果他就死了,死因离奇,也许有必要澄清一下。”

    陆三元和金无双都很气愤,也有些难堪,他们喝尿的事不能说出来,扬言要杀常志豪的事也是有的,现在不解释不行,解释就把脸丢到家了。

    金无双道:“那是我们兄弟之间闹着玩的,我可以对天发誓,要是我害了他,吃饭噎死,喝水呛死,出门被雷劈死!”

    陆三元道:“我们情义帮最重情义,我身为副帮主,再不肖也不至于手足相残,谋害义弟。牙齿还会咬到舌头,兄弟间开开玩笑,斗斗意气是有的,背后捅刀子的事绝对不会干!”

    我摊了摊手:“我当然相信,但问题是天下悠悠之口,却不是谁能捂得住的,外面的人不知道以讹传讹,时间久了就会败坏了两位副帮主的名声。所以无论于公于私,于情于理两位副帮主都有必要查清常副帮主的死因,还自己一个清白,给本帮兄弟一个交代。”

    陆三元与金无双脸色很难看,相视无语,他们带来的人虽然都是他们的亲信,这时也有些动摇了,互相看来看去。天下之事大不过一个理字,现在我就站在理字这边,金无又和陆三元带了许多人来,这时不仅壮不了他们的声势,反而让他们下不了台。

    陆三元道:“听说你明天要开记者招待会,公开我三弟的遗书,这是怎么回事?”

    “那是他交代我做的,如果他意外身亡,就把一封信公开,没有拆阅之前我也不知道里面写的是什么,明天当众拆阅大家自然知道了。现在我们不说遗书的事,说说我大哥的死因,如果不是你们两个害的,那是谁害的,谁有条件和动机害他?”

    我这是在提醒他们,给他们台阶下,金无双还没反应过来,陆三元已经抢先说:“一定是莫鲲!现在三弟的人马基本都被他收拢过去了,他是最大的获益者,古往今来无论什么样的阴谋诡计都逃不过一条铁律,谁是最终利益的获得者,谁就是真凶!”

    金无双作猛然惊醒状:“对,对,他一直在三弟旁边,最有条件谋杀,而且他是威力帮的老二,刚投过来不久,绝对就是他干的!”

    陆三元继续表演:“唉呀,糟糕!说不定他是假装投降,害死了三弟再接管三弟的一切,这样一来我们情义帮就被他兵不刃血吞食了超过三分之一,好毒的手段!”

    金无双愤然道:“原来真是这条老狗干的,操tmd,我们马上去灭了他!”

    两人带来的人鼓噪起来,一个个作恍然大悟状,群情激愤。

    我冷眼旁观,我就不信以他们的老谋深算,真的会到现在才想到这一点。不管他们是不是在演戏,只要他们肯去找莫鲲算帐,我的目的就达到了。

    我早已料定了他们会走这一步,第一,不论两人有没有参与谋杀常志豪,看到莫鲲坐大,得到最大利益都不甘心,只要有借口一定会灭了莫鲲;第二,我刚才说的话让他们变成了谋杀常志豪的嫌疑人,他们必须找一个目标来转移大众的注意力,这只替罪羊非莫鲲莫属;第三,周雄坐在这儿,让他们怀疑我要与四海堂合作,如果他们不及时采取行动,就有可能被我先动手杀了莫鲲,甚至杀了他们。有了这三点,他们不可能不杀莫鲲。

    我故意说:“莫鲲确实最可疑,但你们也摆脱不了嫌疑,要弄清这件事必须去找他对质一下。但如果真是他干的,发觉不妙就会不让我们进去,以他现在的实力,只怕你们也奈何不了他。”

    金无双大怒:“他算甚么鸟,我会奈何不了他?现在我就去把他的卵蛋捏碎了!”

    陆三元道:“是该去找他对质一下,我们一起去,正好请周先生做个见证。莫鲲此人老谋深算,心狠手辣,要是突然发难,我们反变成了自投虎口,所以要调一些人马到附近接应,以防万一。”

    我点头同意,两人立即开始调兵遣将。半个小时后我们出发,我带了十个护卫,陆三元和金无双各带二十人,加上周雄总共是五十四个。至于暗中调动的人马,数量我就不知道了,我敢肯定陆三元说的“一些”人马不是一些,而是很多。如果莫鲲拒不见我们,就有理由强攻进去,里面有不少是情义帮的人,师出有名就会支持我们,攻破金辉大厦不难。如果莫鲲让我们进去了,陆三元必定找借口动手,击杀莫鲲。不论怎样,陆三元和金无双为了自己的清白和利益,必须弄死莫鲲,现在我们的目标一致了。

    我与陆三元、金无双同乘一辆车,车至半路,陆三元手机响起,他开了免提,有人向他汇报莫鲲在调动大量人马准备迎战。

    陆三元下令车队停止前进,对我说:“我三弟必定是莫鲲老贼害的,知道我们去找他质问就心慌了,已经在调动人马想要负隅顽抗。这要是打起来,死伤的大半是我们自家兄弟啊,所以我们得想个办法,避免全面开战。”

    我两眼往上翻了翻,不说话,陆三元问:“铭志老弟,你有什么好主意吗?”

    “有两位副帮主在这里,哪能轮到我开口?两位副帮主说怎么做,我就怎么做。”

    陆三元有些尴尬,扫了金无双一眼,见他没什么表示,只好说:“话不能这样讲,你是三弟最器重和信任的人,连遗书都交给了你,现在三弟不在了,你应该挺身而出,主持大局为他报仇。刚才你好像也是这个意思吧?”

    我说:“不是我不想挺身而出,是怕人家说闲话,以为我另有所图。”

    陆三元道:“为兄弟报仇名正言顺,有什么好说闲话的?以你的才智武功和威望,只要我和二弟支持你,当个副帮主不在话下,你主持大局给三弟报了仇,你和二弟就向老大推荐由你接三弟的位子。”

    我不动声色地问:“需要我做什么?”

    “这……也许三弟已经料到了莫坤居心不良,在遗书里叫我们给他报仇,你打开遗书看看,公开莫鲲的阴谋。然后我们高举给三弟报仇的大旗杀过去,所有忠于三弟弟的人必定反过来助我们,金辉大厦不攻自破。”

    说了半天就是想骗出我的遗书,我才不信他的鬼话,别说我手里没有,就是有我也不会这么容易就被他骗走。我说:“我大哥有没有在遗书里说这件事不重要,重要的是莫鲲做贼心虚,已经现形了,我们现在就可以对外公布,是按我大哥的遗言去找莫鲲算账。”

    陆三元道:“要是有遗书会更有说服力一些。”

    我说:“遗书我不可能随身带着啊,现在回去又耽误了时间,两位副帮主就是本帮的代表,你们说是按照我大哥的遗言,那就是按我大哥的遗言,谁敢怀疑?谁敢叫你们拿出遗书来看看?既然已经确定了莫鲲是真凶,又何必在意这些细节呢?”

    陆三元还想说什么,金无双已经有些不奈烦了:“行了,行了,不就是一个莫鲲嘛,用得着这么挖空心思吗?就这样杀过去了,最受不了你们这些花花肠子!”

Ps:书友们,我是四不相,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