钱人阁 > 鬼道 > 第一百一十六章 失魂落魄
    我对左阳非常感激,甚至有一种错觉,他就是宋玉瓷的父亲宋启阳,否则为什么对我这么好呢?如果没有他的关照和承诺,我付出十倍的努力,也未必有这么好的结果。(看最新章节┲﹊請丄﹏☆~ωǒ看書閣WWw.КAΝsΗUg.℃Oм)

    左阳轻轻挥了挥手,示意我出去,我虽然还有些疑问,也不敢多说,恭敬后退。到了门外关好门,我很疑惑,除了这个门没有别的出口了,左阳是怎么进去的,又要怎么离开?难道他真的是半神之体,可以随心所欲空间跳跃?

    柳盈香和如晶如莹还在客厅里说话,看到我出来才停下来,柳盈香问:“里面是谁?”

    我还没有回答,如莹抢着说:“没有人。”

    柳盈香笑道:“小妹子,要学会察颜观色,主人进去一会儿出来,表情和心情就完全不同了,里面怎么可能没有人?”

    如晶也不服气:“就是没有人,也许是打了个电话呢!”

    “呵呵,你没看到主人轻手轻脚关门,谨慎而恭敬,打电话要这样么?”

    我在心中暗赞,心细如发,观察入微,假以时日她一定会是我的得力助手。如晶和如莹不服气,跑过来要开门,被我拦住了:“里面确实有人。”

    两人很惊讶:“是谁?”“不可能啊,没有人进去过!”

    我耸了耸肩:“不要管这个了,去拿些早餐来,我饿了。”

    两人还是孩子心性,突然一起往前冲,猛地推开了门。里面的椅子上已经没有人,再进去看其他地方包括洗手间,哪里有一个人影?我惊诧不已,有一种精神错乱的感觉,莫非刚才里面真的没人,一切都是我的幻觉?

    如晶如莹开始有些得意,觉得自己赢了,接着又有些不高兴,认为我和柳盈香合伙骗她们。我说是开玩笑,于是就雨过天晴了,吃早餐去。

    我恨不得立即回人间把玉瓷接过来,但情义帮的事情不能丢下,这是我获得奖励的基础,要是出了大乱子,什么都别想了。人间一日,这里就是七天,我要是回去三五天,这里就全乱了。

    冷静下来之后,我想到了更多问题。老宋夫妇只有一个女儿,玉瓷“死了”,他们依靠谁去?想当初他们连把玉瓷嫁给我都很勉强,怎会同意让玉瓷去死?我也有父母即将老迈,无依无靠,我也不能丢下他们。这些问题是无法调和的,所以事情没有我原先想的那么简单,最多只能让玉瓷来阴阳界待几年,然后要回去探亲,然后再回来,这就是要一次又一次“杀”了她,好像很残忍。

    因为没有找到解决的办法,情义帮的事情也还没有完全理顺,我就没有急着走了。接下来一个星期左右,我几乎都在忙于管理情义帮的事情,人员组编,责任划分,修改完善帮规等等。另外还有正道的应筹,我现在可是顶着好几个董事长、总经理、荣誉主席之类的名头,每天签字都得花我好多时间。

    对此萌萌的意见很大,因为这样我练功的时间太少了,而且在城里采气的效率很低,她希望我能再回北郊去安心练功。但就现在看来,这个是不太可能的,这里的事情忙完了,我也得回去跟玉瓷商量一下,看她的意思怎么样,还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有空闲的时间。还好采气效率不高,我祭炼灭魂剑却从来没有停止过,没有练功的时候,丹田内阴阳二气也会绕着灭魂剑缓缓转动。

    又过了几天,帮会的事情处理得差不多了,我叫周雄安排我去一次人间,周雄爽快答应了,并且完全免费。我不能让大众知道我离开了这个世界,仅限于安然、刑龙等七八个人知道,帮会中的事情需要他们代我处理。

    本来我是想要让柳盈香帮我处理一些事情的,不料她知道我要回去,坚持要跟我走。她想回去看看肉身是否还在,如果还在就找机会逃离胡家,如果已经毁了也就完全死心了,顺便还可以打探一下胡家现在的情况。

    我觉得她的话也有道理,于是同意了,开始准备出发。照妖灯在人间也是实体的,我们两个都是灵体不方便携带,而且回到人间她是货正价实的狐妖,照妖灯会对她造成伤害,所以我决定不带,交由周雄暂时保管。

    出发的那天晚上,我感觉有些心神不宁,头晕耳鸣,似乎有人在很远的地方叫我的名字。我集中精神认真去听的时候,什么都没有,一放松下来精神就有些恍惚,脑海中有一种嗡嗡声像是在响,总感觉有在叫:赵铭志……赵铭志……赵铭志……

    难道是太忙碌,神经衰弱出现幻觉了?这不应该啊,我神气充足,百病不生,不可能神经衰弱,也没有发烧。莫非是玉瓷感应到我要回去了,是她在呼唤我?

    上了车后,头晕和疲困渴睡的感觉越来越严重,我有些昏昏沉沉的,连时间过了多久都不知道。我怀疑自己是要生病了,但马上要去人间,这个世界的病应该不会带到人间,麻烦周雄一次不容易,还是坚持一下。

    “主人,你不舒服吗?”柳盈香的声音传来,像是在耳边,又像是很遥远。

    “嗯……有些头晕和头痛,可能要感冒了。”

    有一只柔腻冰凉的手按到了我额头上:“哎呀,发烧了。”

    “没事,回到人间就没事。”

    柳盈香有些疑惑:“怎么会这样呢,你修为深厚,不可能感冒啊!还有哪里不舒服?”

    我觉得全身都不对劲,却又说不出是哪里不对劲,精神恍惚甚至忘了回答。柳盈香又问了一次,我才说:“好像有一个声音在叫我,心神不宁恍恍惚惚……”

    “奇怪,怎么感觉像是掉了魂啊?”

    我好像听到了柳盈香在念咒语,接着扣住了我左手脉门,并在我额头拍了一下,但并没有什么特别效果。她叫我不要回去,但我坚持不肯,回去的**特别强烈,就是死我也要回去。

    后来我还听到了柳盈香和周雄的声音,但他们说了什么我已经不知道,就像一个人发愣的时候,知道有东西从眼前闪过去,却分不清是什么东西。之前那种似有似无的叫唤声,现在开始变得非常清晰,而且是我唯一能辨识的东西,就像打雷一样惊心魂魄,以不可抗拒的吸引力把我拉扯过去。

    黑暗中我看到了一盏灯,无边黑暗中只有这一盏灯,感觉是那么的温暖和明亮。但我却感到了极度不安和恐惧,为什么会有这一盏灯?为什么会这么黑暗?也许这是陷阱的诱饵,我要是走过去就会被某种东西吞噬。

    这种本能的危机感,让我停止了直接跑过去的冲动,接着我看到了一个巨大的古幡,高有几百米,闪闪发光,上面写有我的名字。这是怎么回事,谁把我的名字写在这种古怪的东西上面?

    萌萌的声音不知从哪儿传来:“小心,有人在用邪法害你!”

    邪法?我心中一震,猛地清醒了一些,那一盏灯和古幡突然变小了,出现在我眼前的是一间古旧木屋的大堂,看起来像是旧祠堂。正堂中设有一个香案,灯笼和古幡都插在供桌上,其实灯笼很小,古幡还没半米高。有一个身穿长袍,披头散发的人一手持剑,一手摇着铜铃正在叫我的名字。左边有一个年轻人在敲着小锣,右边有一个断手的老婆婆……

    狐妖的姥姥!

    我大吃一惊,眼前的东西突然都消失了,出现在我眼前的是一片荒野,远近有几处坟头,有些坟头上还摆放着大量花圈,地上撒着纸钱。

    柳盈香的声音响起:“终于回到人间了!”

    我这才注意到自己是灵体之身,确实回到人间了,但分不清是在哪个位置。我还是感觉心神不宁,精神恍惚,感觉身体要不受控制地向一个方向飘去。

    萌萌很紧张地说:“可能老妖婆请了一个很厉害的人,强行拘你的魂魄,所以你变得昏昏沉沉的。幸好你有不错的修为,意志坚定,突然回到了人间情况也改变了,他的法术没有成功。但只要他发现你回到人间,改变方法,还是能把你强行抓去,理论上从人间召魂拘鬼比从阴间抓人更容易得多。”

    我有些慌了,居然有人可以远程直接要我的命,我的什么功夫都用不上了。现在我回去是不行的,无异于自寻死路;不回去也是不行的,敌人改变方法,更容易就能把我抓走。

    “必须立即找到敌人施法的地点,毁了法坛!”萌萌说。

    “可是我不知道他们的法坛设在哪里啊!”我的心完全乱了,刚才的印像只是一闪而过,没有任何地理位置特征。

    柳盈香又在问:“主人,你感觉好一些了吗?”

    “非常糟糕,胡家那个什么姥姥请了人用邪法害我,正在施法,必须立即找到他们施法的地点,中断他们施法,可是我不知道是在哪里。你曾是胡家的人,知道他们的老巢在哪里吗?”

    柳盈香也有些慌了:“胡家有好多处藏身点,一个一个找过去的话,要很多时间啊!刚才我就沉得奇怪,感觉你像丢了魂一样,没想到真是有人在害你。怎么办?怎么办?”

    萌萌也没有好主意,我还是受到邪法的影响,心慌意乱就更没有主意了。

Ps:书友们,我是四不相,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