钱人阁 > 鬼道 > 第一百一十九章 奇葩


    我有些奇怪,那个猎人又跑回来做什么,为什么那么慌张?

    早春节气本来少有雷暴,此时有些反常,电闪雷鸣,不时有电光在上空闪现。每一声炸响,猎人都吓得一个哆嗦,甚至用手抱头,踉跄疾奔。

    猎人跑到了旧坟穴前,用手电光往里面照,看不到里面的情况,于是钻了里去,爬行了一段才看到血衣和断脚。他用方言咒骂了一声,急急忙忙又退了出来,转头四顾,惊慌失措。

    看样子他是回来救婴儿的,是什么让他天良发现,回头来救小孩呢?

    “轰!”

    一声天崩地裂似的炸响,强烈的紫光闪现,比白天还要亮,一道闪电就落在我附近。我被震得身不由己飘出好远,心神俱颤,半晌都无法动弹。猎人也被吓坏了,抱头狂奔,脚下一绊摔倒,立即又跳起往刚才来的方向跑去。

    我明白了,是雷电吓破了他的胆,以为老天爷因为他的行为发怒,所以跑回来找婴儿。据我所知,“老天爷”并不管这样的闲事,这应该是个巧合,刚好天气突变而己。

    猎人很快跑出了五六十米,轰的一声炸响,又有一道闪电落下。这一次我受到的冲击波很小,猎人却又跌了一跤,闪电还是落在他头顶上方。猎人继续狂奔,说来也奇怪,接着三四次闪电都是落在猎人附近,就好像闪电是冲着他来的,却多年没有练习,每一次都打偏了。

    我很震惊,莫非老天爷真的开眼了,故意要吓一吓这样的恶人?

    “轰!”

    又是一声炸响,比之前任何一次都更亮,闪电直接命中了猎人,他向前扑倒就完全不动了。我远远看着不敢靠近,等了有两三分钟,没有闪电再落下,这才跑过去看。

    猎人早已断气,全身焦黑,连衣服都有些炭化了,只有口袋里露出一截叠在一起的钞票光新依旧,分毫无损。

    这……这要说是巧合,实在有些牵强,要说是老天爷发怒轰死了他,又太让人惊悚,谁说举头三尺没有神明?我愣在那儿,心中惶惶,要是刚才我心生恶念,附体到婴儿身上避难,只怕天雷轰的就是我了。看来老天爷不是没有眼睛,而是没有真的生气,真要是生起气来比什么都可怕!

    愣了一会儿我回过神来,刚才我突然没事了,应该是柳盈香突袭得手,中断了敌人施法。敌人很强大,她无异于摸老虎的屁股,现在还没回来,会不会是被抓住了?不行,我不能在这里干等,也许她现在急需我的帮助。

    萌萌道:“你不能去,现在去了就是送死,那么她就白死了!”

    我不服气:“我去了未必是送死,只要敌人没有使用邪法,我还是有一战之力的。而且她未必死了,也许她正在被敌人追杀,我去了就能救她!”

    “你现在最明智的选择是立即返回阴阳界,找周雄买一件防身的宝物!”

    “不要再说了,丢下伙伴的事我做不出来,况且她还是为了救我去冒险。”我不知道是一声声天雷让我的良心和正义感暴表了,明知此去九死一生,还是不顾萌萌的反对往刚才柳盈香离去的方向跑去。脚长在我身上,萌萌反对也没有用。

    直线前进了数里,我产生了一种不安的感觉,像是走进了一条狭窄的山谷,两侧是高达万仞的绝壁。可是放眼看去只是一片旷野,附近只有些坡度平缓的丘陵,怎会产生这种狭逼的感觉?

    我放慢了速度,仔细感应四周,还是有这种感觉,而且越往前这种感觉越明显。这让我很困惑,实际上我看到的东西也是感应到的,如果我的感觉没有错,为什么看不到有石壁?

    假如两侧真的有我看不到的石壁越来越窄,我再往前走就会进入死胡同,后面被人堵住……我心中暗惊,突然停步转身往回走。没走几步,前方长草丛中“咻”的一声飞出一件实体的东西来,我要是再往前就正好被打中,只能硬生生停下。

    那东西没打中我落在一棵小树上,再滚落地面,却是一根骨头,上面还带着没有啃干净的筋头和肉丝,但分不清是什么动物身上的骨头。

    我往骨头飞出来的地方看去,没看到活人或野兽,只听利齿咬骨头的“咯吱”声响个不停,像是有一只巨大的恶兽正在吃人。

    我心里发毛,转身欲走,一个又黑又胖的年轻人很突兀地从地面站起,伸着懒腰,双手在衣服上擦蹭着,嘴里嘟囔:“天空一声巨响,老子响亮登场,就算没有巨响,老子也摸黑登场!”

    有个大活人在这里,刚才我怎么会没看到?我着实吃惊,定神一看,这家伙体重没有三百斤也有二百五十斤,肥头大耳,在这张胖脸上一对眼睛就显得有点小了,显得有些奸诈和贪婪。他体内真气不是很明显,但绝对不是普通人,是一个修真者。

    我正惊讶,他指着我说:“看什么看,没见过我这么胖的帅哥吗?此路是我开,此树是我栽,要从此地过,留下买路钱!”

    我不由失笑:“居然有人打劫鬼,千年难得一遇,可惜我是个穷鬼,没什么值钱的东西。”

    胖子怪笑:“没钱?没钱就把菊花留下,胖爷我纵横三界六道数千年,阅遍菊花无数,人鬼神魔通吃,雁过拔毛,谷糠榨油,从来就没有人能免费过。”

    我就不信真有人打劫鬼这回事,这个胖子应该是冲着我来的,可是他又怎会知道我从这儿过?就连我自己都不知道会走到这里来。那么就是偶遇一个奇葩了,闲得蛋疼来打劫鬼,我实在不想多事,对他拱了拱手:“今天出门急了,真的没带钱,不如留个联系方式,不论你要冥币还是人民币,回头我给你送去。”

    胖子夸张地挥手:“没门,哪里有打劫赊账的道理?”

    “既然人可以打劫鬼,那么打劫也就可以赊账,我又不缺钱,舍一点钱交个朋友,何乐而不为。”

    胖子愣了一下,眯着眼睛上下打量着我:“你很有钱?那就更不能放你走了!好不容易逮住了个大肥羊,不把你祖宗十八代和儿孙十九代榨干净,胖爷我就不姓段!”

    我也有些火了:“菊花没有,臭屁倒是有一串,想要就来拿吧!”说着我猛地腾空而起,准备往刚才来的方向飞去,就算其他方向有埋伏,我来的方向总是安全的。

    冲起不过五六米高,我遇到了极强的阻力,就像是撞到了天花板,身不由己往下掉。更离谱的是落地已经不是刚才我站立的地方了,地面横七竖八牵着许多红绳,每一根红绳上都吊有一个铃铛。我的脚一碰到红绳,立即像触了电一样,无法再控制自己掉落地面,又被好几根红绳挂到,感觉我的身体被切割成好几块了。

    还好这只是错觉,我的灵体还是完整的,只是损失了许多阴气。现在我躺在地面,上方有好几根红绳挡住了我,就像是电网覆盖在我身上无法站起,强行站起的话必定又要吃苦头,还不一定能逃离。

    “哈哈……”胖子摇摇晃晃出现在我旁边,手里拿着一块黑糊糊的狗腿撕咬着,“胖爷我布的阵法,就是鬼王夜叉也逃不掉,更何况是你这样的小鬼,现在乖乖贡献你的菊花吧!”

    我又惊又怒,突然把自己的灵体散开了,变成了松散稀薄的气体往四周散逸开,没有碰触到红绳和铃铛。

    胖子嘴里咬着一块狗肉,瞪大了眼睛呆住了:“这,这……这怎么可能?”

    我保持着分散状态贴地飘移,没移出多远就遇到了阻力,正是之前感觉中的“石壁”,其实是一种能量墙,我在分散状态也不能通过。我只好改变方向往另一边移动,在这种状态下我的移动速度较慢,胖子从后面追来,嘴里哇哇怪叫,手上拿着一叠符箓乱贴。他现在已经看不到我了,只能感应到我的大略位置,那些符箓都没有对我造成影响。

    我飘出不远,又被一股能量墙挡住,我再改变方向,这时胖子拿出一个王老吉空罐头,对着我念念有词,大喝一声:“收!”

    在分散状态下我几乎没有反抗能力,所有能量都被一股不可抗拒的力量扯动,一下就被吸进了空罐头里面。胖子立即用一张符盖住了出口,于是我就被封堵在一个密封的空间里了。

    其实这个不是什么饮料罐头,而是玉质的一个圆柱形容器,外面装饰成空罐头而己。我擦,今天真的遇上一个奇葩了,这吃货到底收了王老吉多少广告费?

    胖子的声音居然还能传进来:“胖爷我昨晚夜观星相,掐指一算,算准你该落在我手里,这是天数,怎么可能让你逃了?嘿嘿,现在师父没话说了吧,他跟师兄合起来还弄不死你,我不费吹灰之力就活捉了,看他老脸往哪里放,以后还敢不敢骂我不成器!”

    什么,他跟害我的人是一伙的?我惊呆了。虽然我早已怀疑他是冲着我来的,却没想到他与害我的人是师徒关系,这下真的完蛋了。

    胖子还在得瑟:“有福之人不用忙,无福之人忙断肠,胖的人就是有福气,所以我应该继续吃,继续胖,哈哈……”

Ps:书友们,我是四不相,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