钱人阁 > 鬼道 > 第一百三十一章 牛头马面


    我相信了因不会为难玉瓷,如果玉瓷出了什么事,那一定是刘一鸣干的!想到刘一鸣,我不由得一阵怒火升腾,屡次想杀他都受到了阻扰,或差一点点没能要他的命,现在我的能力比以前强多了,还有萌萌相助,必定能杀他。了因不可能这么久还待在他家里吧?这就去杀他,顺带逼问他玉瓷到哪儿去了,一举两得。

    在前往刘一鸣家的路上,我问萌萌:“你会帮我杀刘一鸣吗?”

    萌萌有些犹豫:“论我们的交情,我应该赴汤蹈火帮你的忙。但说实话我不想杀人,所以看情况吧,如果你能杀得了他,我就不出手了,如果再有像灵通道长、了因这样的人干涉,我就帮你。”

    我很满意她的回答,她重视我们的友谊,又足够理智,这样做合情合理。我相信这一次不会再有人干涉,凭我的能力杀刘一鸣绰绰有余,这回他死定了!

    萌萌问:“杀了刘一鸣之后,你有什么打算呢?”

    “当然是继续寻找复活的方法。”

    “那么复活以后呢?人的寿命有限,你不可能活很久,最终还是要死的。死了还是要变成鬼,你又回到了原点,那么你的努力不是白费了吗?”

    “……”

    我有些迷惘,经历了这么多事情后,我的世界观已经有了些改变。人的一生很短暂,有很多烦恼和痛苦,死亡并不是终点,所以肉体并没有那么重要,有意义的是灵魂。如果玉瓷也变成鬼,我们能永远在一起,不是比做人更强吗?但做鬼的难处我也很清楚,到处受欺负,鬼的生涯也不是终点,那么什么是终点,存在的意义是什么?

    萌萌虽然不能直接知道我的想法,却能看出我的迷惘,说道:“我的意思是放下人间的恩怨和执着,放弃短暂的人生,带上宋玉瓷,找一个安静的地方修炼,寻求更高层次的生活方式,简单地说就是修道成仙。”

    我苦笑:“你忘了你经历的事情么?付出无数努力,天劫一来前功尽弃,要不是刚好我经过那儿,你已经灰飞烟灭了,何谈成仙?”

    萌萌黯然无语,理想是美好的,现实是残酷的,修仙这种事不是付出努力就能够实现的。过了一会儿萌萌说:“现在想来,那一把火有些可疑,早不来晚不来,就在我拒绝冯起站后发生,而且不是从天而降的雷、火,也许是冯起站做的手脚。”

    我点了点头,没有证据之前这件事我不便多说,等我们安定下来了,必定是要查一查的。

    奔跑了一会儿,萌萌突然停下来:“那边两个小鬼不是你的朋友么?”

    我停步往她指点的方向看去,几百米外一座小木桥下面有两个灵体的人对坐争吵,竟然是向小强和杜平,自从我去阴阳界之后,就再也没有见过他们了。

    我大喜过望,飞快往那边跑去:“你们两个在吵什么呢?”

    两人发现了是我,从地面跳起飞奔迎来,杜平大叫:“大哥,终于找到你了!”向小强也怪叫:“兄弟啊,想死我了!”

    “哈哈……”我分别与他们拥抱,久别重逢,当然很激动和高兴。

    杜平问:“你什么时候回来的?”

    “刚回来,没想到在这里遇到了你们,你们在争论什么呢?”

    杜平道:“他输了钱赖账,大哥回来我高兴,就不跟他一般见识了。”

    向小强脸红脖子粗:“明明是你出老千,本来是应该我赢的,我还没说你呢!”

    杜平大怒:“每次都是这样,输了不认账,又死皮赖脸总是要跟我赌,太没人品了!”

    “你敢说我没人品!”向小强挥拳就打,我急忙扯住他,这家伙的德性我最清楚,好赌又赖皮,绝对是他耍赖。

    “都别吵了,你们知道宋玉瓷去哪儿了吗?”

    两人立即露出尴尬之色,杜平说:“你走后,我们觉得要暗中保护她,一直在附近转悠,但是……有一段时间没看到她了,都怪这冒失鬼,总是跟我赌,大嫂什么时候丢了也不知道。”

    向小强跳脚大叫:“怎么又怪我了,我说不能走远,是你说她一个大活人不会丢,没有必要整天盯着……”

    眼看两人又要大吵特吵,我双手分开两人:“都别吵了,这事不怪你们,你们帮我暗中照看她,我已经很感激。”

    向小强道:“我们现在就去找,找到为止。”

    杜平立即附和:“对,对,我们一起去找。大哥你还要去阴阳界吗?”

    “暂时不回去了,就是有去也不会停留太长时间。走,我们一边走一边说。”

    萌萌从树林中飘了过来,向小强和杜平眼珠子都差点掉出来了,惊叫:“仙女?!”

    萌萌呵呵笑道:“仙女不敢当,叫我曾姥姥倒可以了。”

    两人傻愣愣的,好半晌眼光才从萌萌身上转移到我身上,杜平问:“她是谁?”向小强同时问:“她的名字听起来好像很老?”

    我差点笑喷了:“她是我朋友,姓桂,小名萌萌,大名未定,你们多亲近亲近。”

    这下连杜平也迷糊了:“到底怎么称呼?”

    “叫萌萌。”我强忍着笑先往前走。

    “叫曾姥姥。”萌萌一本正经地说。

    向小强猛抓头皮:“呃……太复杂了,我还是叫她仙女好了。”

    杜平琢磨了好一会儿才醒悟过来:“原来是玩我啊,我叫你姑奶奶得了。”

    “哈哈……”我和萌萌大笑。

    一路上边走边说,我把分别以后的事简略向他们说了一遍,杜平和向小强都非常向往,恨不得立即去阴阳界风光一把。可惜我对阴阳界已经失望透顶了,否则真可以带他们去阴阳界加入情义帮,他们会成为我的得力助手,只能怪他们生不逢时了。

    杜平和向小强也向我说了一些分别后的事情,但说来说去都没什么内容,无非打架、赌钱、整蛊人。

    到达刘一鸣家所在那个小区已经是下半夜,我们收敛气息悄然进了刘一鸣的家。客厅里挂着刘一鸣母亲的遗像,老太婆也死了,但没有挂许静的遗像。刘一鸣睡在主卧室里,他儿子睡在另一间,没有别人了,这个家看起来比以前冷清阴暗了许多。

    刘一鸣穿着睡袍,被子盖到胸口,嘴巴有一点歪斜,两鬓略有白丝,明显的鱼尾纹也出来了,带着一点苍桑和憔悴,看样子他最近活得没那么滋润了。

    我走近他,受到阴气的刺激,放在床边的一尊佛像和他手腕上的佛珠开始散发出灵力,但这只能吓跑弱小的鬼,对我的威胁不大。我很容易就侵入他的梦中,他看到我很害怕,拼命跑。这只是他潜意识的行为,我在他的梦境里,无论怎么跑我总在他眼前。

    “宋玉瓷哪里去了,你把她怎么样了?”我恶狠狠地问。

    “我不知道,我不知道……”刘一鸣狂乱地回答。

    我知道他说的是实话,但我不会这样罢休,双手掐住了他的喉咙:“你为什么要害我,为什么要害死许静,你这个畜生,连自己老婆都不放过,我要掐死你!”

    刘一鸣奋力挣扎着,现实中的身体也在扭动、抽搐。他挣不开我,陷入极度恐惧中,他的思想已经被我完全控制,会因为窒息感自己憋住呼吸而死去。

    突然刘一鸣爆发出了强大的抵抗力量,硬生生把我推出了梦境,并且清醒了,猛地坐了起来,急促喘息,探手抓住了床头柜上的小佛像抱在怀里。就像那一次我在桑拿房里没能杀死他一样,他的命光和运光突然变得非常强,强到了不可思议的程度,杜平和向小强都被吓得连连后退。

    今天就是天皇老子来了,也阻止不了我杀他,我全力一剑刺向他胸口,因为他头顶上光焰很强所以刺他心脏。灭魂剑没有丝毫损伤他的衣服,从透入肌肤开始却切断了所有毛细血管和神经,透入胸腔,刺入了他的跳动的心脏。心脏组织破裂,连一些较大的血管也破裂了,无法向动脉供血,他很快开始失去力量,捂着胸口靠在床头,大口喘气,表情凶狠狰狞:“我不怕你,我……不怕你,死了我也会变成鬼,变成鬼我……我也比你强……”

    刘一鸣的话提醒了我,我不能给他变成猛鬼找我报仇的机会,于是收回了剑,再刺入他的咽喉,他只能发出“咯咯”声,不能说话了。

    这时刘一鸣身上的红光和黑光急速向体内收敛,不那么可怕了,手里的佛像也滚落床下。杜平和向小强扑了上去,往他身上拳打脚踢:“打死你这个王八蛋,竟敢威胁我大哥!”

    我再次出剑,刺入刘一鸣的脑袋,刘一鸣瘫软在床头,只有手脚还会颤抖,已经做不了别的事。杜平和向小强还在暴打,这样打对刘一鸣已经没有什么影响,主要是泄愤。

    刘一鸣断气了,但我还是持剑紧张注视着他的尸体,等到他的魂魄出来,我立即给予重击,把他的魂魄打散。这时我感应到了冰冷和黑暗的气息降临,这种冰冷和黑暗的气息我不止一次见到过,这是黑暗一方的“接引使者”来了。

    刘一鸣作恶太多,死后要下地狱,看来不需要我多此一举消灭他的魂魄了。

    心里刚闪过这个念头,一条粗大的锁链突然扣住了我的脖子,猛地向后扯去。我想要用剑去砍锁链,却发现灭魂剑不见了,全身都使上不力气。我只能看到,一个头牛的黑影和一个马头的黑影,分别扯着锁链的两头,拖着我急速而去,进入无边黑暗……

    第一卷完

    提供无弹窗全文字在线阅读,更新速度更快文章质量更好,如果您觉得网不错就多多分享本站!谢谢各位读者的支持!

    高速首发鬼道最新章节,本章节是地址为如果你觉的本章节还不错的话请不要忘记向您QQ群和微博里的朋友推荐哦!

Ps:书友们,我是四不相,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