钱人阁 > 鬼道 > 第二十二章 五胜免罪


    我早就听说过被一些特殊的武器和宝物杀死,就会彻底死亡,不能再复活,却没想到矿场里就有这样的宝刀。这个守卫我以前没见过或者没有注意到,他的外貌太普通了,但他能拥有这样的宝刀,绝对不是平凡之辈,我获胜的可能性很渺茫。更糟糕的是我如果被他杀死,就永远消失了,还谈什么逃回人间?

    这是一场硬战,一场真正的生死之战!

    “我要求换武器!”我大声说。

    安静了两秒钟,守卫们轰然大笑,这不是公平比武,这是在处决“犯上作乱”的奴隶,怎能要求换武器?

    双刀守卫没有笑,等四周的笑声落下去了才问:“你要什么武器?”

    我想要的当然是灭魂剑,要是灭魂剑在手,我怕他什么残阳残月?可惜我拿不出来,那么最理想的就是要一柄品质较好的剑了。我说:“我要一柄不会被砍断的剑。”

    双刀守卫转头望向山坡上的凉棚,诸傲游略一迟疑,从一个守卫身上拔出了一柄剑,往前一投。剑光有如流星奔月疾射而来,看着像是要一剑把我射杀,但是剑光快接近我时却往下降了,直立插在我脚前不足一尺的地方,剑身还在震颤,嗡嗡作响。

    我吃了一惊,这一手掷剑的功夫看似简单,其实非常高明,角度、力道都控制得非常好,即使我在阴阳界全盛时期也未必能做到。那么诸傲游就比我预料的还要厉害,李总管只是个草包、傀儡,诸傲游才是这个矿场的支柱!

    这柄剑刃长有两尺左右,剑柄做工考究,剑刃上没有一个缺口,寒光亮亮。比起残阳刀虽然低了一个档次,在这地方也算是好剑了。我丢了腰刀,俯身握住剑柄拔起,拈了拈,感觉还算顺手。

    人家给我趁手的武器,这是一种尊重,这场决斗变得像是比武竞技,我抱剑拱手:“看你不是无名之辈,不知怎么称呼?”

    “孙二。”双刀守卫毫无表情地吐出两个字,双刀外扬,快速向我走来。

    我听到了周围传来议论声,很多矿场守卫都不认识孙二,看样子他是新来的,这个名字也未必是真的。

    我急忙打起精神,排除杂念,错步往侧面移动,眼睛紧盯着孙二。孙二左刀斜斩,我刚用剑挡住,他右刀已刺向我胸口,我急忙回剑去挡,同时侧身,惊险地避过了。不料小腿一痛,却是被他扫了一脚,站立不稳向后跌去。

    孙二左刀立即又攻到,百忙之中我用剑挡了一下,虽然挡住了,却重重摔倒在地。孙二双刀连砍,刹那间砍了五六刀,我连连翻滚和挡格,头发被削了一绺,差一点点耳朵就没了。

    守卫们开始疯狂叫好,只要不是瞎子都看得出来,孙二的实力远胜于之前入场的任何人,刀法之狠辣迅猛让人惊心动魄,占了绝对优势。

    我竭尽全力也只有防守和逃避的份,连喘息的机会都没有。此时此刻我没有特别好的状态,但所有技巧、力量、精神都被迫发挥出来了。如果没有这段时间灭魂剑吸收能量改变了我的体质,让我比一般人更强壮快速;如果没有前几场战斗让我适应现在的身体状况和环境;如果没有刚才对剑法的顿悟,并阴阳调和得到一些灵气,不出三刀我已经身首异处。

    孙二的刀即快且重,几乎每一刀我都是发挥到了极限才能勉强挡住或避过,但是下一刀我还是档住或避开,只是被逼得不停地后退。孙二步步紧逼,一刀比一刀狠厉,刀光如乱花碎雪,刀剑交击丁丁当当之声像是狂风暴雨。

    这是最精彩好看,也是最惊险致命的一场决斗,生死只在瞬间,我的紧张不必多说,就连所有观众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

    转眼之间我就挡了他几十刀,我的剑上出现了许多小缺口,随时都有可能折断。而且他刀上传来的冲击力极强,我的手臂开始发麻,丹田内的一点灵气也消耗光了。即使我手中有灭魂剑,处于最佳状态,单凭剑法我也不是他的对手,这是一个真正的用刀行家。

    被逼到这个程度,我连自己姓什么叫什么都不知道了,忘了自己身在何处,忘了手上拿的是什么剑,所有一切的一切,就是为了挡住他攻过来的刀。说来也怪,这样浑然忘我之后,我发挥得更好了,挡格得更顺畅,孙二刀上传来的冲击力好像也变轻了。

    这一定是灭魂剑的能量得到了一些发挥,让我变强了,为什么总是在自我意识变弱时,灭魂剑的能量就能显现?刚才一直想不通的问题,突然之间我有了答案:灭魂剑就在我体内,灭魂剑的能量就是我的能量,那么不论我手里拿的是什么东西,我当它是灭魂剑,它就是灭魂剑!

    心中闪过这个念头之后,我精神大震,信心和勇气空前暴涨,坚信自己手里拿的就是灭魂剑,能够摧毁一切,无视孙二的攻击一剑砍出。

    剑身猛地闪现冷艳青光,寒气逼人,有无坚不摧之势,似乎瞬间从普通钢剑变成了神兵利器。孙二感应到了剑气,大吃一惊,顾不上攻击我双刀一架。

    “当”的一声响亮,孙二被震退了两步,脸上露出了惊讶的表情。

    我立即一剑刺出,剑光更亮,并有一股亮光从剑尖处射出,孙二虽然以刀挡开了我的剑,左肩头的衣服却被割破了。

    剑芒,我能用普通的剑逼出实质的剑芒了!所谓剑芒,就是一股锋利之气,透剑而出,有形无质,但却可以造成极大的破坏效果,甚至有可能透过铠甲伤人。当一柄剑能发出剑芒时,剑刃的破坏力当然更加惊人,堪称绝世利器。

    我得势不饶人,连刺三剑,逼得孙二连退好几步,再一剑挥砍,他用刀架住了,但又被震退。突然之间形势逆转过来了,我杀得他连连后退,只有招架之功,没有反击之力。加上剑芒,我的武器比他长,而且剑芒还能越过他的双刀防守伤害到他的身体,在挡格的同时他还要躲避。

    我越战越勇,一柄剑在手中使得得心应手,妙招迭出。而孙二越挡越吃力,动作渐渐变慢,身上散发出腾腾热气。原来我发出的剑气中带有极强的阴气,他被剑气侵入体内,身体冰冷以及其他不适,不在状态了。

    “杀!”我大吼一声,震开了他的双刀,一剑斜劈破开了他的胸膛,几乎把他砍成两截。孙二踉跄后退了几步,双刀脱手掉下,人也接着倒下。他一直在看着我,眼中并无痛恨或绝望,反而有一种解脱了的轻松——也许他已经活腻了。

    虽然杀了孙二,我心中还有一股莫名的烦躁和杀戮*,冲过去捡起一柄残阳刀,一刀把孙二的头砍下来了,他彻底死了。

    四周的守卫惊叫声怒骂,非常气愤的我行为。我横刀怒目扫视四周,挑衅的意思很明显,谁不服就来单挑!

    本来我不是这样的人,因为使用了灭魂剑吸来的阴邪能量,让我变得暴戾和冲动了,此时此刻,便是天王老子触怒了我,我也敢把他一刀砍了!

    低头之际,我看到了孙二左手臂衣服被我划破的地方,皮肤上有四个星状纹身,看着像是某种标志或象征。他究竟从哪里来,是什么样的身份,能拥有这样一对宝刀?

    在杂吵纷乱的声音中,有一个特别大的嗓门在吼:“五胜免罪!五胜免罪!五胜免罪……”

    我往那边看去,吼叫的人在矿工之中,感觉很像杜平,但是长头发遮住了半截脸,看着也比杜平瘦一些。应该不是杜平,不会那么巧他也被打入恶鬼界,刚好又在这个矿场。

    很多矿工在互相询问或传递什么信息,越来越多人跟着举臂高呼:“五胜免罪!五胜免罪!”

    这是什么意思呢?从字面意思来看,好像是胜了五次可以免罪,我正好胜了五场,难道是他们要集体为我请命?

    越来越多矿工加入呼喊,几乎全体矿工都在叫了,声音有如海嘲澎湃,山谷回应。我望

    向李总管,他的胖脸涨得通红,不停地抹脸上的汗水,接着与诸傲游商量着什么。守卫们脸色都很不好看,惊骇不安,他们镇不住矿工,场面即将失控。

    “五胜免罪!五胜免罪……”矿工们继续呼喊,人头涌动,情绪激动,哪里还像是长期没水喝的人?

    李总管高举双手,嘴里说着什么,但被矿工们的声音淹没,没人能听到。直到铜锣声“哐哐哐”响起,矿工们的声音才渐渐平息下去。

    李总管粗着脖子嘶吼:“根据无量国国法,任何犯罪之人,接受执法者挑战连胜五次,可以免去罪名,只要保证以后不犯同样的罪……赵铭志已经连胜五场,按国法免去一切罪名……”

    “耶……”

    “好……”

    矿工们又暴发出惊天动地的声音,我作为当事人却傻了。居然还有这样的国法,简直就是在鼓励和支持强者去犯法。不过这里是恶鬼界,是强者为尊,以暴力治国的地方,有这样匪疑所思的法律好像也不奇怪。难怪诸傲游要派出孙二这样的高手来杀我,就是怕我会连胜五场,没想到我还是胜了。

    李总管继续吼:“赵铭志武艺高强,是个杰出的人才,本总管提升他当守卫,加入总卫队,听命于诸总队长。偷水事件,首恶已罚,从犯不究,审判大会到此结束,各回各洞去吧。”

    

Ps:书友们,我是四不相,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