钱人阁 > 鬼道 > 第三十三章 挣扎求存


    计时的香火还差一点儿没有烧完,祭台上只剩下了十二个人,又是一通鼓响,全场寂静。发令官喊道:“第一轮获胜祭品的主人请站起,接受民众的欢呼,感谢你们做出的贡献!”

    全场暴发出山呼海啸般的欢呼声和鼓掌声,贵宾席上开始有人站起,高举双手向各方致意,欢呼声更响亮了。最后站起来的人共十二个,巴大怀当然也在内,一张脸上带着矜持的微笑和得意。

    我在心里暗骂,操他奶奶的,我们在这里拼命,功劳和荣誉却是属于他们。他们才是真正的罪大恶极,上天若是有眼,就继续干旱十万年,把他们全都渴死!

    这时太阳已经升上半空,万里无云,碧蓝如洗,由于高温,远处的东西看起来好像都有些扭曲了。今天不仅晴朗,好像比平时更热、更闷,官老爷们旁边有侍女打扇,还是不停地擦汗,唯有一个人例外——丙寅侯,他端坐不动,好像一点都不怕热。

    我又偷瞄了丙寅侯一眼,他木然无表情,似乎对祭台上的杀戮不感兴趣,对祈雨也没抱希望,只是出来坐一坐应个景。

    我突然冒出一个古怪的想法,也许这么干旱不是贱鬼惹的祸,而是丙寅侯和大恶毒鬼王故意弄出来折磨我们这些贱鬼的。我这样怀疑是有理由的,看丙寅侯的样子,近乎神人的级别,呼风唤雨对他来说应该不难,大恶毒鬼王比他更强,还不是想下雨就下雨?而且丙寅侯容貌和气场古怪,若不是练有可怕的火属性功法,就是天赋异禀,像传说中的旱魃一样,出现之处赤地千里,纵然不是他故意的,也有可能是受他的影响才大旱。他比谁都清楚献祭祈雨没有用,所以漠不关心,不抱一点希望。

    观众们闹腾了一会儿安静下来,发令官宣布进行第二轮献祭,每个人只要击杀一个对手就算胜出,还是计时一支香。这次点的香相对长一点粗一点,估计可以烧十五分钟。

    开始的命令一发出,我立即冲向了一个大块头。此人比普通人要高大得多,但比起巨灵神和诸傲游要差一些,而且从刚才他的表现来看,能力也不如巨灵神和诸傲游,貌似强大而己。不料“长臂猿”也挑上了大块头,从另一个方向冲过来,差不多跟我同时到达。

    我已经挑好的对手,怎肯让给别人?全力攻击,要尽快把大块头击杀。长臂猿可能也是抱着跟我一样的想法,不肯放弃大块头,蹦跳着抢攻。大块头顾得了前面顾不了后面,左遮右挡,不过三五招身上就好几个地方受伤。但他比我预料的要稍强一些,躲避和挡格及时,受到的创伤都不是致命的,脚下不停地移动和后退。旁边还有其他人在战斗,长臂猿怕撞上了别的战团,只能换位,于是从前后夹击之势变成了三足鼎立阵形。

    大块头虽然免去了后顾之忧,还是挡不住我们两人联手,我格开他的剑,长臂猿立即在他身上刺了一下。大块头踉跄后退挡住了长臂猿下一剑,却被我的剑芒划过,一条伤口从右肩直达左肋下,深可见骨。

    最多只要再两招,他必死无疑。当我再次攻向大块头时,长臂猿没有趁机下手,反而突然一剑刺向我。我早已在防着他了,侧身后仰,顺势一剑划过,剑芒扫向他胸口。长臂猿大吃一惊,向后一个后空翻,落地站稳时左胸处已经被剥掉了一片皮肉。

    大块头这时已经红了眼,挥剑向我狂砍,完全是同归于尽的打法。一人拼命,万夫难当,就是一个普通人暴走了都有些吓人,更何况是万里挑一出来的高手。我只能先采取守势,他已经伤得很重,凶悍不了多久的。

    长臂猿见有机可趁,奔袭我后方,跳过来砍两剑,跳过去又刺一剑,像是跳蚤一样不停地跳。这下变成了我被夹击,有些手忙脚乱,但这也更加激发了我的战意和杀机,发出的剑光和寒气更盛。

    之前我的剑尖处虽然有剑芒闪现,一般是在全力砍出或刺出力达剑尖时,剑芒才会变得较长具有杀伤力。现在进一步激发,剑势没有达到极点也开始剑芒吞吐,就像是手里拿着一柄光剑,非常耀眼。

    几招过后,大块头动作明显变慢,身上热气腾腾,受到灭魂剑能量影响了。他全凭一股悍勇之气,气势一过就有些支持不住,再被寒气和邪气侵入,更是强弩之末,被我一剑拦腰砍断。

    我正要回过身来全力对付长臂猿时,他已经往侧面一个翻滚,蹿起疾奔,冲向一另组三人战团。这个战团是和尚和猎户联手夹击一个长头发的高个子,高个子已经受了致命重伤,只是垂死挣扎,没提防长臂猿突然杀过来,被他飞跃而起一剑砍了脑袋。

    和尚和猎户战果被人抢了,气得肺都炸了,一起冲向长臂猿。长臂猿得手之后一步都没有停,立即逃蹿,绕着其他人拐来拐去。和尚和猎户追不上,突然两人动手打起来,和尚明显占上风。

    追这小猴子是白费力气,我极力压制着心中的愤怒,没有去追,反正我已经杀了一个,算是胜出了。

    祭台上还有三组人在搏斗,除了我和长臂猿外,还有一个人已经胜出,我看向他的时候,他也在看着我。四目相对之际,我看到了他眼中有异样的白光一闪,尖锐得像是剑光,但仅是那么一瞬间就消失了。

    这个人颧骨很高,长条脸,一双眼睛深陷,眼珠子灰濛濛的像是蒙上了一层半透明的白膜。我记得小时候见过一个瞎子,眼睛就是这样的,此人绝对不是瞎子,眼睛怎会这样?之前我没有怎么注意这个人,因为除了眼睛有些异样外,他其他地方都很普通,我也没有见到他使出过什么雷霆手段。

    江湖上有一句话,叫做生具古怪相,必有古怪能。因为练奇功,内在的改变会导至外貌异常,或者体内五行之气不平衡导致了长相异于常人,这类人可能会在某一些方面尤其擅长,比如说有异能。

    这个人可能是深藏不露的高手,不露痕迹就把对手杀了,所以很少人注意到他,恐怕这个才是我最大的威胁。

    灰眼珠的人避开了我的眼光,看向了别的地方,我感觉到了来自另一个方向的压迫感,缓缓转头往那边看去,却是丙寅侯在看着我。他没有什么特别的表情,无喜无怒,只是很平淡地看着我。虽然他没表示什么,但我敢肯定我的剑气已经引起了他的注意和一点兴趣,也不知这是福还是祸。

    不一会儿猎户被和尚杀了,另两对势均力敌,打了许久,直到香火即将燃尽才勉强分出胜负,胜出的两个已经受了较重的伤,对其他人不构成威胁了。

    发令官宣布本轮结束,获胜的六个祭品的主人再次站起,接受民众的欢呼,失败的人则一脸懊恼和沮丧。恐怕获胜的人不仅是得到名声,可能还有赌注或者得到丙寅侯的奖励、重用等等。

    照这么下去,最后肯定会剩下一个人,这个人到底能不能活着离开?我与祭台上的另五个人互相望来望去,都在想这个问题。他们一定也得到了主人的承诺,最后胜利者可以活着并且得到极高的荣誉和诱人的奖励,所以每一个人都竭尽全力要活到最后。但眼前的情形,不像是会让人活着离开,他们都不是笨蛋,都起疑心了。可能我们挣扎到最后都要死,我们不是人,连鬼都不是,我们是供桌上的祭品!

    如果不是深不可测,令人望而生畏的丙寅侯坐在那儿,我会揭破谎言,鼓动其他人一起冲杀出去。凭我们的身手,下面的军队是拦不住的,骚乱一起,民众惊惶乱跑,我们逃走的可能性很高。但现在我不敢有丝毫妄动,丙寅侯在此,我们没有任何机会,我甚至不怀疑他能从掌心发出一道闪电,远程把我秒杀。

    第三轮献祭开始了,规矩与上一轮一样,只要杀死一个对手就算胜出。我们是自由的,可以自由挑选对手,还可以跟别人联手,但必定有三个人要死。

    这一次六个人都没有急着动手,而是保持警惕互相看来看去。现在只有六个人,只有三个能活着,下一轮可能就是最后一轮了,如何选择对手,关系到了自己是否能活到最后。假如这一轮与别人联手杀了最强的祭品,下一轮自己胜出的机会就更大,直接影响最后的生存。

    前两轮我表现得太耀眼了,五个人的眼光都时不时落在我身上,已经在打联手的主意。我也不想太早暴露实力,可是没办法,灭魂剑就像是压抑了太久想要出风头,我不想显示威力都不行。

    看归看,却没人敢轻易动手,如果他们对我的能力估计错误,挑上我就是找死,连进入下一轮的机会都没有了。

    灰眼珠突然冲向了一个受伤的人,长臂猿、和尚和另一个受伤的人同时向我冲过来。

    

Ps:书友们,我是四不相,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