钱人阁 > 鬼道 > 第三十四章 天不下雨


    如果被三人成三角形之势包围住,我会非常危险,所以发现他们联手对抗我之际,我第一时间往祭台边跑去。三人立即追来,但已经慢了那么一步,无法截住我了。

    跑到了祭台边,我沿着边缘继续向前跑,跑到两边夹角处才停下。祭台是方形的,我站在夹角处只要防守九十度范围,比防守三百六十度要容易多了,但问题是我无法后退和向旁边躲避。

    长臂猿是最快追到的,但还没有进入我的攻击距离就停步了,和尚和另一个人也先后停下。他们发现联手的优势已经失去,不可能三个人同时攻击我了,甚至两个人同时攻击我都比较局促,两人太靠近就有可能被“盟友”袭杀。在此情况下,他们谁都不愿面对我。

    和尚和长臂猿不约而同开始攻击已经受伤的那个人,在无法联手杀我的情况下,他们都想先杀掉最弱的,自己这一轮先胜出了再说。那人本来就已经受了重伤,如何能挡得住两个高手夹击?勉强挡了几下,右腿被长臂猿割了一剑,接着左肩被和尚打中,眼看就要报销。

    我突然出手了,一剑向长臂猿投射过去。这一招投射可以说是我最熟练的杀手锏,此时使出来几乎与灭魂剑投射效果一样,剑光有如白虹贯日,流星袭月,快如闪电,势若雷霆。

    长臂猿距离我不过七八米,正背对着我跃起一剑刺向那个倒霉鬼。惊觉不妙时我的剑已经到了,而他的剑向前刺出来不及回挡,身在空中难以借力,想要躲避和挡格都不可能,只是身体略扭了一下。我的剑从他背部右侧靠近肩头处刺入,直没至柄,剑尖透前胸出来。

    长臂猿向前飞出几米远摔落地面,滚了两圈停下,起身半跪着,用自己的剑撑在地上想要站起来,可是全身颤抖,哪里还能站得起来?我这一剑不仅是刺穿了他的身体,强烈的冲击力震伤了他的内腑,还有剑中蕴含的阴煞冰冷能量已经侵入了他全身,他必死无疑,只是时间长短而己。

    我往侧面飞奔几步,捡起地上一柄剑,毫不停留立即冲向和尚,一剑刺向他腰部。和尚眼看就要击杀对手,只能放弃回剑来挡,我这一剑却不是实招,脚步在继续奔走,又一剑刺出。

    和尚的剑法并不是很好,凭的是一身硬功和铁掌,之前我好几次看到他运功硬挡对手的砍刺,毫发无伤。但他未必能挡得住我的剑气,金钟罩也好铁布衫也好,都打了七八折。他知道不是我的对手,这时已经心怯,更加缚手缚脚,只有防守和后退的份。

    “好……”

    观众们发出了山崩海啸般的叫好声,为我刚才投射那一剑喝彩,他们的反应有点慢,但这一次却是出自真心的喝彩。没人知道我能飞剑伤人,甚至没人会想到把好不容易抢到手的剑投射出去,而且是漂亮的一击致命。

    和尚挡不住我的攻击,手忙脚乱连连后退,他擅长用力不擅长用巧,每一剑都是直接硬挡。此时灭魂剑的剑气已经很强,他如何能挡得住?每挡一剑他就打个寒战,剑刃上出现一个小缺口。

    我快攻了十几剑,杀得性起,大吼一声,全力一剑斜劈。和尚以剑来挡,“当”的一声响亮,剑身断成两截。他被震退了几步,摇摇晃晃,身上冒着热气并有些僵硬,我立即追上,一剑刺向他胸口。

    和尚突然丢了半截断剑,双掌往中间一合,我的剑尖还没有抵达他胸口就被他夹住了。他这一招相当厉害,以他的硬功别人很难刺伤他,再被他的铁掌夹住一扭就会把剑夺走,成功逆袭。

    可惜他能夹得住剑身,却夹不住剑芒和剑气,剑芒透体而入,凶戾冰冷的剑气一丝不漏注入他体内。他就像是一个气球被扎破了,双手也没了力气,我的剑仅是略一停,还是刺进了他胸口。

    此时受了重伤的倒霉鬼正踉跄着走向还在强撑的长臂猿,他连站都站不稳了,居然还想杀掉别人获胜。长臂猿只能保持着不倒下,无法再动了,眼睁睁看着倒霉鬼举起了剑,要说有多不甘就有多不甘。他是最机灵最狡滑的一个,却没有躲避的机会就被击中,落到了任人宰杀的地步。

    倒霉鬼的头突然离开了脖子飞了起来,鲜血喷溅了长臂猿一身,然后我出现在他面前,同样一剑砍了他的头,结束了他的怨念。另一边和尚差不多也在这时直挺挺倒下,连颤抖都不会了。

    全场欢呼雷动,普通观众席上几乎所有人都站了起来,疯狂呼叫,有的蹦跳,有的挥手。以一敌三,几乎同时击杀,完美获胜,太漂亮了。

    欢呼声渐渐汇集成了一种声音,整齐而雄壮:“巴大怀!巴大怀!巴大怀……”

    灰眼珠和另一个倒霉鬼还没有分出胜负,发令官还没有说话,巴大怀已经站了起来,笑得一脸是牙向观众挥手,此刻他变成了最耀眼的人。

    灰眼珠攻势突然变快,映着烈日剑身变得异常明亮,每一剑发出都带有嘶嘶剑啸声。剑光突敛,他持剑站立不动,对手的咽喉、心脏、腹部却同时喷血,往后倒下。

    我心中暗惊,这家伙果然是个深藏不露的高手,现在只剩下我和他,他不需要再装了。

    四周的看台上又爆发出一阵叫好声,但远没有刚才热烈。

    巨鼓再次敲响,把观众们的声音压了下去,巴大怀也坐下了。等到全场寂静,发令官没有像之前一样宣布胜利,而是向丙寅侯拱手弯腰行礼:“启禀君侯,巴大怀的祭品获胜之后又杀二人,不遵守规矩,扰乱秩序,该如何处置还请示下。”

    丙寅侯微皱眉头,转头看向巴大怀。巴大怀吓得面无人色,急忙站起,小步快走来到丙寅侯正前方跪下:“启,启禀君侯,刚才是另三个祭品联手攻击我的祭品,他理当反击,并不是故意扰乱秩序。”

    贵宾席中有一个官员抢步出来:“启禀君侯,巴大怀的祭品击杀一人就已经获胜,我的祭品当时没有攻击他的祭品,这明显就是违反了规定,是在渺视您啊!”

    巴大怀怒道:“罗司,你的祭品三个还打不过一个,败了就是败了,找什么借口都没有用。你舍不得花钱,没有挑出最好的祭品,这才是在渺视侯爷!”

    坐席中又有一个人跳出来:“启禀君侯,巴大怀一向强词夺理,仗势欺人,就连他进献的祭品也跟他一样目无法纪啊!”

    又有一个人跳了出来,但还没来得及开口,丙寅侯已经重重一拍桌子,怒喝道:“都给我闭嘴!这里是祈雨会场,不是众议院,是尔等逞口舌之利场所么?”

    众官员吓得一哆嗦,弯腰低头灰溜溜退了回去,坐下之后不停地抹冷汗。

    丙寅侯抬头扫视天空一眼,挥了挥手:“继续。”

    他看天空做什么?我也抬头扫视了一圈,天空万里无云,除了更加刺眼和毒辣的太阳外,什么都没有。祈雨会场在火炉山南侧山脚下,阳光直射无遮无挡,所有人都暴露在太阳底下,随时太阳升高苦不堪言。难道丙寅侯也怕晒太阳,想要早点结束回去洗泡泡浴吃冰镇西瓜?

    “第四轮献祭,现在开始!”传令官大叫。这次没有说规矩,也不需要说了,反正杀死对手就可以。计时用的香火比上一次又粗了一些长了一些,估计可以燃烧半个小时。

    终于到最后一关了,最后获胜者是死是活即将揭晓,我盯着灰眼珠一步一步走过去,他也死盯着我一步步走过来。这时四周观众们又在山呼海啸般呼叫:“杀了他,杀了他……”

    距离六米左右,灰眼珠开始向右侧横移,我也跟着横向移动,寻找最佳出手机会。灰眼珠转到了背朝贵宾台那边,突然开口说话:“只有下雨了才会停止献祭。”

    我愣了一下,这是真的还是假的?献祭的目的是为了下雨,如果下雨了当然不用再献祭,这从道理上是可以说得通的。丙寅侯刚才看了天上一眼,可能就是看天空有没有起云。

    附近没有别人,灰眼珠的话只有我能听到:“如果没下雨,最后胜利者也要被献祭,我们可以等到信香快烧完时再拼命,能拖一刻是一刻。”

    灰眼珠的话可信度很高,祭品还是有存活的机会,但不是最后的胜利者,而是开始下雨为止。可是现在艳阳高照,万里无云,这样的天气已经持续了好几年没下过一滴雨,不要说再等半个小时,就是再等一年都不会下雨,拖时间有个屁用?而且我还怀疑这干旱是丙寅侯有意或无意造成的,恐怕有史以来的祈雨仪式都没有下过雨。

    我问:“你能呼风唤雨吗?”

    这回轮到灰眼珠愣了一下,我冷笑一声:“不会呼风唤雨就早点去死,早死早投胎。”

    灰眼珠本来以为告诉了我这个秘密,我会感激他,至少会配合他拖时间,没想到会是这样的结果,气得鼻子都歪了,怒吼一声向我冲来。

    

Ps:书友们,我是四不相,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