钱人阁 > 鬼道 > 第七十四章 地道战


    敌人很快找到了密道,一队轻甲贪狼兵进入密道。迎接他们的是很长一段通道整体坍塌,把他们埋葬。

    大半个小时后,敌人挖开了坍塌的通道,找到了洞口,派出少量侦察兵进入,全部被我们埋伏的人用弓箭射杀。接着重甲兵出现了,以大盾挡住前方和两侧往前推进,我们倒了几桶油,点火关上防烟门后退,坐听惊叫声和惨叫声交响曲。

    敌人主将调动大量兵力,对整片区域进行挖掘,人多力量大,不过几个小时就把整条密道挖出来了。但这条密道只是我们用来通往矿洞临时修建的,我们的真正防御工事在矿洞里面。矿洞在大山底下,除非敌人把整座山移走,否则都不可能用同样的方法把我们挖出来。

    很多敌人涌进了矿洞,却不知该往哪里走。矿洞四通八达,洞洞相连,分岔之后还有分岔,就连矿工不看标记都会走错迷路,更不要说这些从来没有进过矿洞的士兵了。他们根本不知道我们的主力在哪里,只能见到岔路就分兵,反正后面还有很多人。但矿洞可不是那么好走的,走着走着,突然“轰隆”一声整片石壁倒下来了,或是地面突然塌陷了,人往下掉挂在尖刺之中。每一个黑暗角落都有可能飞出箭矢,或是墙壁里突然刺出长矛,防不胜防。

    我们已经不挖矿了,这里不再是矿洞,而是我们的战场!

    敌人虽然没有矿洞战的经验,却也不算太笨,不久就明白了我们主力是在有铁轨的矿洞内,沿着铁轨找来,正面进攻的敌人多了起来,并有将领在后面督战。我们早已拐弯抹角的地方构筑防御工事,他们的箭射不到我们,我们却可以轻易射中他们。他们在石壁上找不到任何入口,石壁后的小洞却会捅出长矛,等他们费了很大代价砸破石壁,里面一个人都没有了,只有通往不知什么地方的黑洞。

    我们并不是被动防守,有五百飞虎兵分成若干小队,在各处矿洞神出鬼没,杀伤和骚扰敌人。

    经过几个小时战斗,我们的主通道只失守了不到两百米,伤亡的人曲指可数。对于长达十几里的矿洞来说,这点损失可以忽略不计,而敌人每一步都付出了惨重代价,有时伤亡了上百人连一步都前进不了。

    矿洞里面有巨大的空间,很多时候冷气往外冒,而且我们沿途设有多处密封的门,可以防止烟火和毒气反蹿,不怕敌人用火攻。除非敌人能引来长江大河之水灌进洞内,才会对我们造成威胁,但这是绝对不可能办到的,这里最缺的就是水。

    敌人停止了进攻,足足过了半天才再次出现,结果还是伤亡惨重,每一步都要付出血的代价。几次突击没有明显进展,他们又缩回去了,很长时间没有动静。

    我们不需要太多人防守,六百飞虎队轮流休息和防守就足够了,五百飞虎队在游击战,其他兵力和矿工沿途继续修筑防御工事,还有一些人在地下空间挖掘地道。这条通道将会通往大山的另一侧峡谷中,方向肯定不会错,距离则不好估计,因为矿洞在地下延伸太长了。

    我们进入地下的第二天中午,敌人又发动了进攻。这一次他们全部使用小圆盾和短兵器,只穿护胸甲,个个身手惊人,能有效挡格飞箭,躲避长矛,有的甚至触发陷阱后还能避开。

    飞虎队奋勇迎击,却顶不住他们玩命冲锋,接连失守两处防御点。我接到报告,赶到上面时又失去了两个防御点,敌人已经推进了超过百米。

    我一眼就看出来了,这些人手里的刀剑都是残阳刀那种材质,格斗能力之强远胜贪狼兵、怒狮兵和痴象兵,一定是禁制院的杀手,是丙寅侯派来的监军、执法队。

    被他们杀死的飞虎队是不能复活的,我肉痛了,暴怒了,立即拔出火精剑冲了过去,一剑把最先冲到的敌兵连刀带人砍成两断。此处的矿洞宽度还不到三米,我一人足以挡住,敌人最多只能两个人同时冲过来。接着冲过来的几波敌兵没有一个能挡得住火精剑,被我砍瓜切菜似的杀了。

    后面的敌人停步了,然后退缩,眼光闪动,露出惊惧之色。他们怕的不仅是我,还有火精剑。火精剑浸染了敌人的鲜血之后,变得通体血红,冒出火焰状的光焰,耀眼的红光照亮了整条山洞。我握着剑没有动,但剑身却在不停地震颤,嗡嗡震响。耀眼的红光随着剑身震颤而波动,更像是火焰在舞动。同时它还在散发出暴戾、凶残、血腥、妖异的气息,像是一只可怕的妖兽苏醒,想要挣脱束缚吞噬一切生命。

    我心中的杀机与愤怒,和火精剑的噬血*是一致的,所以我不需要压制它、束缚它,挥剑向前冲杀,尽情挥舞。敌人的兵器和圆盾根本挡不住火精剑和剑芒,一个接一个被我砍倒,再勇敢的人面对这种情况也会失去勇气,争先恐后往后跑。

    “不许后退!”敌兵后方传来威严的怒喝声,敌将在后而堵住了他们的退路。敌兵只能又调头向我冲来,有如飞蛾扑火,自寻死路。

    我一步不停,踏着敌人的鲜血和尸体前进,杀了大约百人,前面再无敌兵,只有一个手拿双刀的敌将站在那儿,旁边躺着五六具尸体,后退的敌兵被他杀了!

    此人手中双刀的样式、长短都与孙二的残阳刀一样,但材质更好。还有他拿武器的姿势、眼神也很像孙二,气势却比孙二更强。孙二是四星杀手,那么此人至少是五星杀手,可能还更高。

    据说诸侯禁制院杀手最高是七星,平时执行任务的一般是一星、二星,三四星杀手就可以横着走了,四星以上是很少出现的。那么眼前这个很可能是负责督战、执法的监军最高军官。

    杀手一声不吭就冲了过来,双刀急攻,刀芒隐现。这儿矿洞稍宽了一些,足够挥动双刀,但也没有多少躲避的空间了。我没想要躲避,没等他的刀攻到就狠狠一剑劈了过去。

    “当”的一声,火星迸射,他的刀出现了一个缺口。同时他的面具裂开掉落,从前额到左嘴角出现长长的伤口。他挡住了我的剑,却挡不住剑气,差一点被劈开了脑袋。

    杀手就像不知道自己受伤,一刀接一刀攻来,全是同归于尽的打法。我还不想跟他同归于尽,只能先挡住他的刀。双武器本来就有些优势,这样舍命狂攻,双刀急如狂风暴雨更是难挡,我被他压制着火精剑有些施展不开,一步步往后退。

    此人刀法之精妙远胜孙二,身法诡异,幸好这儿地形狭窄,他的身法优势发挥不出来。俗话说“双刀就看走”,无法灵活移动,也严重影响了他出刀,而我的武器优势却可以完全发挥出来,只要简单横劈竖砍就能对他造成极大威胁。

    几十招后,他的右手刀突然断了,微一愣神之际,我以剑绞住他的左刀拨开,一剑刺向他胸口。杀手竟然无视我的攻击,右手断刀向我砍来,又是要跟我同归于尽。我顾不上伤他,急忙侧身后仰躲避,还好他的刀变短了,前端擦着我的胸口落下,而我的剑偏斜,把他的右手臂切断了。

    我精神大振,挥剑狂砍,几道剑光之后,他的身体裂成了好几块掉落地面,死得不能再死了。后面远远观战的普通敌兵吓破了胆,转身狂奔,眨眼逃得不见踪影。

    精神松懈下来之后,我感到有些虚弱,战斗时间并不长,不该如此疲惫,可能是火精剑吸走了我的精神和体力。它真的变成了一柄妖剑,锐不可挡,威力惊人,但对我的损害也是明显的。

    我对跑过来的飞虎队员说:“收集所有带红色的兵器,断刀断剑安个手柄,用它们可以把敌人彻底杀死,杀一个敌人就少一个。”

    飞虎队员立即照办,打扫战场。我在原地休息了一会儿,精神和体力基本恢复,没什么大碍。火精剑这时不发红光了,与以前差不多,但是映照着火光,剑身上面似乎有了些颜色更红的纹理。

    我以为是有血水凝固在上面,在衣服上擦了擦,却没有擦掉,再对着火光细看,那是从里面透出来的暗纹,排列整齐严密,像是蛇身上的鳞甲一样。

    我有些惊讶,胖子只说有可能培养出器灵,没说剑也会变样,现在没看到什么器灵,剑却先开始变异,居然长出鳞片来了!

    敌人没有再发动进攻,也许他们已经完全死心了,束手无策了。

    进入地下的第三天,挖掘队挖到了一个天然山洞,沿着山洞出去,果然是在山的另一侧峡谷中。此时正值深夜,我亲自带了一支侦察队爬向山顶,观察敌人的动向。

    一路上都没有发现敌人,这让我有些意外,难道敌人没有想到我们会掘洞出来,一点防备都没有?

    到了山梁上往矿场那边看去,城内城外的帐篷没有我预料的多,倒是五十里外敌人最早扎营的地方,到处都有星星点点移动的火光,那是逻巡队。看来敌人的主营还是在那边,只有不到一万人驻扎在矿场。

    有一队人马离开了敌人主营,沿着大路往冶炼场方向走去,队伍很长,少说也有几千人。难道敌人没饭吃没水喝,到了半夜也要派兵去运粮、运水的程度?

    敌人主营中央处,突然亮起了一团明亮火光,火光急速变大,烈焰烛天。附近火头一个接一个冒起,不过一眨眼时间就有七八处大火,滚滚烟火冲天而起,把半边天空都照亮了。

    

Ps:书友们,我是四不相,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