钱人阁 > 鬼道 > 第九十二章 貔貅之师


    矿场在一个大山谷中,像是个小盆地,四周都是高山不容易攀爬,骑马更不能通过,只有出口一条路。飞虎队和飞狐队从各处矿洞中杀出,丙寅侯的兵马完全失去了斗志,有的往城内跑,有的往出口方向逃,几万人堆在一起短时间内哪能逃走?

    我骑着魔兽飞在空中,专往敌人密集的地方喷火,每一次喷出都是数以百计的人被烧死。红蛇离开了我的手,扇动着短翅在敌人之中穿梭,或吸人魂魄,或喷吐毒火,或以巨大的身体把大片敌人扫飞,杀伤力也极为惊人。

    外围的一些敌兵丢盔弃甲,徒步往山上逃,但大部分敌人都被矿洞中钻出来的我方兵马截住了,变成了待宰的羔羊。

    这完全是一面倒的屠杀,杀光他们好像也没什么意义,我善良的一面有些心软了,大吼一声:“立即投降,缴械不杀!”

    这句话一喊出,下方立即有一大片人丢了武器,翻身下马跪在地上。较远的人没听到我的声音,但有样学样,纷纷丢了武器跪下,就像是瘟疫散播一样,扩散速度以几何级数增长,不过两三分钟时间,整个战场所有敌人都趴下了。包括一些已经冲出我军包围的敌人,竟然停下了脚步,转身面对这边跪下了。

    我很吃惊,真没想到敌兵会全体投降了,这句话的威力比魔兽的火焰还厉害啊!我方人马也有些发愣,眼前这一切太让人震憾了,敌人数量比我们多,装备比我们好,素质比我们高,前几天表现出来的战斗力是何等惊人,现在居然全体投降!

    投降的敌人大气不敢出,我方的人员也在等着我做决定,数万人的战场安静得出奇,只有红蛇在我旁边拍打翅膀发出霍霍之声。我大声吼:“丙寅侯已经死了,他的所有地盘,所有资产,所有军队都归我所有,有谁不服?”

    全场寂静,没一个人吭声,就连那些战马在魔兽的威压之下都低着头夹着尾不敢嘶鸣。

    我以前不收俘虏,那是因为丙寅侯很强大,我很弱小,投降的人不可能真心跟我。现在不一样了,丙寅侯已死,他们没有了效忠目标,而我显示的能力比丙寅侯更强,他们只能拥护我、效忠我、敬畏我。

    “你们的双手沾满血腥,每一个都该死,今天我大发慈悲饶了你们。从现在开始,你们的命都是我的,你们就是我的兵,必须服从我的命令。一个士兵反叛,整个小队连诛;一个小队长反叛,整个中队连诛,以此类推,祸及直辖上级和全体人员!”

    还是没人敢吭声,我继续说:“所有人拿回自己的武器装备,各归各队,在城外排列整齐待命,不许喧哗鼓噪,不许私自走动。”

    “是!”这一次有许多人同时回应,声振山谷。

    “大总管威武!”突然有一个人振臂高呼,接着许多人整齐高呼:“大总管威武

    !”

    带头叫的人是胖子,他接着又叫:“大总管万岁……,不,十万岁,也不对……大总管万寿无疆!”

    飞虎队和飞狐队愣住了,没人跟着同叫,胖子怒吼:“都哑巴了?快叫大总管万寿无疆!”

    “大总管万寿无疆!”飞虎队和飞狐队齐声大叫。

    “大总管万寿无疆!”降兵也跟着叫喊,叫得惊天动地。

    我哭笑不得,宋玉瓷和萌萌被丙寅侯打成万点火星,复活的可能性非常渺茫,心情恶劣到极点,哪里还有心情听他们歌功颂德?如果玉瓷不能复活,这就不叫胜利,而是彻底失败!

    我变回正常身体,骑着魔兽飞到胖子面前落下,还没来得及开口,胖子已经怪叫:“老大,你从哪里弄来这么霸气的神兽。”

    “从石碑阵下面出来的,你说它是神兽?”

    胖子打量着我的坐骑,绕到了后面盯着尾巴下面看:“嗯嗯,没有菊花,果然与传说的一样。”

    “你是说它是貔貅?”

    “对,龙头虎尾狮身麟脚,头生独角,大嘴无肛,只进不出,百分百是貔貅!”

    我有些疑惑:“貔貅不是招财进宝的瑞兽吗?身上也没有火啊。”

    胖子道:“这你就不懂了,招财进宝是近代才有的说法,是闲得蛋疼的文人捏造的,在古书记载中貔貅是吞噬一切、摧毁一切的凶兽、猛兽。为什么古人把凶猛无敌的军队称为貔貅之师?就是因为它威猛霸气,势不可挡,能扫清一切障碍。至于身上有没有火,没人真见过啊,我觉得它就是火属性的,所以金银财宝神兵利器之类吞进去才能消化。其实姜子牙的坐骑不是四不像,更不是麋鹿,就是貔貅,不要相信《封神演义》里面写的,那是小说……”

    我现在真没心思讨论这个:“先不说它了,玉瓷和萌萌被丙寅侯打成了碎片,还不知道能不能复活,你指挥一下这里,我下去看看。”

    “什么,打成碎片?”胖子大惊,“那我老婆呢?”

    “她应该没事。”我说着两腿一夹,貔貅便向前冲出,不管它是不是真的貔貅,就叫它貔貅了,总比叫魔兽好听。

    矿洞里有些我们的人往外跑,看到我和貔貅露出惊恐表情,纷纷躲避。我拍了拍貔貅的脖子:“你能把火收起来么?”

    貔貅能听懂我的话,抖了抖身体,火焰全消失了,变成完全实体的身躯。头和背部的皮肤颜色红中带褐,鬃毛火一样红,胸、腹和四足的鳞甲红中透黄有光泽,头上的独角白玉一样温润光洁。

    貔貅刚出现时,是以火焰形成的身体,似实还虚,我骑着它追赶丙寅侯时还感觉有点虚,直到吞进丙寅侯的剑轮火旋后,身体才渐渐硬化坚固,现在完全定型。

    我向一个中队长要了一件披风遮遮羞,继续往下跑,不一会儿来到地下城玉瓷被打碎的地方。因为貔貅出现地面震裂、震塌,顶上许多碎石掉下来,后来又有许多人走过,现在已经看不出火星散落的痕迹,什么都没留下。我的心又一阵阵冰冷,什么都找不到了,还怎么复活?

    唯一的希望,就是她们像冯文轩一样在断头谷复活

    。但冯文轩是被普通火烧死,燃烧时出现异状,实际上他并没有真正烧死,所以能在断头谷复活。宋玉瓷和萌萌被击碎时并没有出现特殊现像,丙寅侯的掌力极度可怕,完全摧毁变成火星,可能比用火精剑杀死还彻底,她们有可能在断头谷复活吗?

    有许多人围了过来,包括柳盈香和一些女兵,但杜平、赵日天、吴开山等跟了我许久的亲兵团一个都没看到。柳盈香问我外面情况怎么样,我简单说了一遍,接着她也把之前发生的事说了一遍。

    其实经过很简单,几十个潜伏的敌人突然发难,乱杀人并造谣,初时一团混乱,弄不清有多少敌人。杜平等人见场面失控形势危急,急忙护着宋玉瓷往矿洞那边撤退,且战且走。跑到石碑阵附近被敌人截住了,敌人身手超强,亲兵团没一个是他们的对手,但每一个都奋不顾身与敌人拼命,杀死了少量敌人,最后全部阵亡,宋玉瓷被敌人抓住。

    我很懊恼,如果我多留一些高手在地下城,也许事情就不会这么糟,这是我的失策。

    柳盈香见我失魂落魄的样子,柔声道:“你不要难过,萌萌和玉瓷在人间时都有颇深的修为,都是有基础的人,不会那么容易魂飞魄散,可能她们会在断头谷复活。潜伏的敌人中只有几个是使用特殊武器,亲兵团一些人还是可以复活的,杜平没事。”

    听说杜平可以复活,我心情好了一点儿,对柳盈香说:“这里的事情你照看一下,上面的情况稳住后,我就要去断头谷找玉瓷和萌萌。”

    柳盈香点点头:“你放心去吧,吉人天相,她们两个一定没事。”

    我换了一套像样的衣服跑回地面,降兵已经基本列队整齐,飞虎队也统计出伤亡数字了。负责防守主通道的两个大队阵亡超过九成,包括两个大队长也阵亡,几乎都不能复活,其他队伍损失很少。

    飞虎队要进行重新整编,降兵也要进行整编。我下令飞虎队所有大队长、降兵大队长以上的官将,和禁制院五星以上的杀手到城内开会。在开会之前我找来胖子,叫他主持大局,军队整编之后我就要去断头谷找宋玉瓷和萌萌。

    “你不能去!”胖子非常肯定地说,“敌兵投降,那是被你震慑的,你要是走了,他们哪会把我放在眼里?肯定哗变或整队逃跑。再说我们现在有了这么多精兵强将,没人是你的对手,应该以最快的速度杀向火炉城,完全控制丙寅侯的所有地盘。等到消息传开,不是人跑了就是东西被抢了,其他诸侯也会开始抢地盘,我们不是白忙一场?”

    我大皱眉头:“玉瓷生死不知,我六神无主,没办法静下心来,必须要先去找她,很快就回来。”

    “你怎么没了老婆就像没了娘一样呢!”胖子有些怒了,“断头谷是我们的盟友,她复活了又不会被人抢走,迟几天去接她又有什么关系?而且你不知道断头谷在哪里,也许找十天半个月都找不到,还不如杀向火炉城,找到金不沉让他去断头谷打听消息,这样两边都不误,稳稳当当。”

    这话更有道理,是我失去分寸了。

    胖子一副语重心长的样子:“男子汉大丈夫,就应该趁乱世雄起,威霸天下。所谓机不可失,失不再来,错过了这个时机你又一无所有,就是找到了你的亲亲玉瓷,能抱得安稳吗?”

    我已经清醒过来了,但嘴上可不服:“去你的,换了是你老婆被打碎了,看你还会不会说风凉话!”

    一个谍报队员跑进来:“报,刚接到消息,戊辰侯开始攻打云林峡城了!”

    

Ps:书友们,我是四不相,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