钱人阁 > 鬼道 > 第一百一十四章 黄袍加身
手机阅读

    论个人实力,大恶毒鬼王占绝对优势,到现在为止六铢衣都不敢离开断头谷;论军队实力,六铢衣占绝对优势,还会越来越强。就目前形势,我无法看出谁最后胜利的机会更大,那么我只能从另一个角度来考虑,谁对宋玉瓷的威胁更大一点。

    六铢衣已经明确传达了她的意思,如果我背叛她,她就会杀了宋玉瓷,她是邪恶的化身,暴怒之下什么事都会做出来。而大恶毒鬼王从来没有说过宋玉瓷在他手里,他作为一国之主,天下至尊,应该不会公开用宋玉瓷来威胁我。而且六铢衣说过他是一个骄傲自大的人,那么他虽然囚禁着宋玉瓷,不到穷途末路也不会用来威胁我,还有些回旋的时间……这么说来我只能站在六铢衣一边了。

    我很纠结,大恶毒鬼王虽然也不是什么好东西,但他代表了正统与稳定,而六铢衣则代表了动荡、杀戮、死亡,站在她一边我有可能众叛亲离,被天下人唾弃。可是如果我连自己的爱人都不能保护,我又怎能先顾天下人?公与私,善与恶在我心里激烈交战。

    大恶毒鬼王给我的命令是讯雕送来的,只有我一个人看到内容,我不敢让别人知道,暂时按兵不动,能拖一个小时算一个小时。

    就在这一天晚上,发生了惊人的变化,形势急转直下。大量能显现法相的高手突然出现在大势城主城内,城内陷入混战,火光冲天,到凌晨时到处都竖起了骷髅大旗,大势城沦陷了!

    谁都没想到从来没有被破过的大势城,会在短短一夜之间被攻陷,所有人包括我在内,都忽略了六铢衣的另一股力量——在断头谷内复活的人!六铢衣隐藏得非常好,外界几乎没人知道她拥有“人类”部队,我虽然知道存在,却不知道数量有多少,一直以为鬼兵才是断头谷的主力。

    断头谷鬼兵杀掠四方,表面上是在扩张势力,增加鬼兵数量,实际上隐藏着一个巨大的阴谋:数以亿计的人死亡,会导致大量有潜力的人在断头谷复活,变成能显现法相的人成为六铢衣属下!哪怕一万个人当中只有一个能复活,死亡一亿就有一万个人复活,这段时间死亡的人何止一亿?而且还有几千年甚至上万年来积累的高手,数量之多难以计数。

    这几天鬼兵长驱直入,大恶毒鬼王连续从大势城抽调精英奔赴前线,大势城已经空虚。六铢衣趁此机会在大势城暗设了一个传送门,把断头谷隐藏的高手直接传送到了大势城,轻轻松松就拿下了,一切尽在她算计之中!

    我暗自庆幸,幸好昨天下午没有发兵攻击鬼兵,否则现在我就变成六铢衣的敌人了!

    各个渠道的消息不停传来,但没有一个能确定大恶毒鬼王是死是活,也不知道王宫内的情况。目前只能确定大势城主城被断头谷全面控制,十二个副城没有失陷,正在出兵攻打主城,外围的王师也纷纷向主城靠拢。但随时王师后退,鬼兵一步步逼近大势城,不用多久就能形成全面合围,只要六铢衣能守住主城一段时间就必定胜利。

    大毒恶鬼王的死活我已经不关心了,我只想知道王宫有没有被攻破,宋玉瓷是否安全。这必须我亲自去看看,但诸侯们已经不约而同来找我,挤满一堂,我想走也走不成了。

    大部分诸侯的意思都是要我立即出兵,杀向大势城救驾,一部分没有主意,一部分唯我马首是瞻。正在纷乱之际,外面走进来一个人,走到中间大声道:“诸位请安静一下,我有话说!”

    众人纷纷望向他,安静了下来,此人赫然是六铢衣派给我的助手金不沉!跟随我之后,他帮我远程传递消息,行事低调只管跑腿,与断头谷没怎么联系,绝大多数人都不知道他的来历。

    金不沉昂首挺胸,不慌不忙道:“我代表断头谷女王六铢衣,有几句话要对诸位说……”

    “原来他是奸细!”有几个脾气火暴的诸侯立即冲向金不沉,还有许多人拔出了刀剑。

    “住手!”我大喝一声,“两国交兵,不斩来使,且听他说什么。”

    诸侯们暂停了动作,恶狠狠盯着金不沉。金不沉道:“多谢赵总管,其实我只是个传话筒,杀了我没什么用。断头谷女王的意思是:当今大恶毒鬼王老迈昏庸,刚腹自用,因循守旧,霸占至尊之位毫无建树,致使贫富悬殊,贪官污史横行,民众处于水深火热,天怒人怨。她兴兵讨伐鬼王,手段虽然狠毒了一些,却是在以毒攻毒,推翻暴政,然她并无取而代之的意思。如今鬼王已如风中之残烛,灭亡只在旦夕,当选一贤能之人接任,革除弊习以安天下。纵观当今天下,唯赵铭志大总管年轻有为,德才兼备,举世共钦,且屡次天呈异象,实乃天命所归。断头谷愿奉赵铭志为新任鬼王,不论何地何人,只要插上他的旗号,断头谷兵马绕道而行,秋毫不犯。不遵他号令者,乃是旧鬼王余孽,斩尽杀绝,寸草不留!”

    众人哗然,我也愣住了,眼看断头谷就要获得全面胜利,六铢衣却把成果全部让给我?最初她这样跟我约定时,我就不太相信,后来随着宋玉瓷变成人质,六铢衣通过梦境威胁我,我更不把这个约定当一回事了。我以为六铢衣打败大恶毒鬼王之后会自己当鬼王,最多让我和朋友们离开这个世界,甚至有可能把我们全部消灭,可是现在她兑现了她的承诺,让我当新的鬼王!

    诸侯们情绪激动,议论纷纷,混乱之中丙寅侯大声道:“我支持赵总管当新鬼王,除了他没有别人能胜任了!”

    “对,只有赵总管才能救天下苍生于倒悬,从他在火炉城祈雨大会上引来天雷,降下甘霖,就已经注定了他是新一代鬼王,我无条件支持他!”名义上已经是癸酉侯的金立秋说。

    戊子侯吼道:“这里轮得到你来说话吗?你算什么东西?”

    车追命和金立秋同时出剑,快如闪电,一个剑尖顶在戊子侯喉咙,一个从后面把剑架在他脖子上。两人眼光一样冰冷,不说话却比说话更管用,大堂内突然安静下来了。

    我不得不说话了,扫视所有人一眼:“我没有窃居高位的意思,但如果我能庇护你们,一定不遗余力。”

    “我也同意奉赵总管为新的鬼王!”甲申侯说。

    “我也赞同!”

    “我也赞同……”

    壬戌侯、戊辰侯等五六个诸侯跟着表态,赞成的诸侯还不到到十个。我在心里苦笑,看来我的威望还是远远不够啊!

    我挥了挥手:“大家都散了吧,联盟到此结束,我也不想当什么鬼王。如果我的旗能避免断头谷鬼兵攻击,随便你们怎么插,用不着向我宣誓效忠。”

    众诸侯面面相觑,没有一个人走,我再次挥手:“放了他。”

    车追命和金立秋收了剑,戊子侯定下神来,又指着我大骂:“用不着假惺惺装好人,要杀便杀,你与断头谷妖妇勾搭成奸唱双簧,我早就看出来了!在座诸位君侯,难道你们看不出来么?”

    没人回应他,但有几个诸侯露出了愤怒的表情。赞同我当新鬼王的诸侯是少数,反对的也是少数,大多数诸侯都还在犹豫之中。他们对大恶毒鬼王还有一点信心,就这样向我效忠有些不甘心,但没有我主持的联盟,以及我的旗号,他和他们的臣民活不过三天。

    我知道现在不宜逼迫,否则适得其反,端起了案上的茶杯:“要走的人趁早走,我不挽留。不走还想骂人的,奉劝一句,我的涵养有限,惹火了我恐怕就走不了了。”

    戊子侯率先往外走,边走边说:“天下悠悠之口,不是一只手可以遮得住的,本侯必定宣告天下,揭破你的阴谋!”

    接着己丑侯、戊申侯等五个诸侯也走了,但没有骂人。

    一向惜字如金的车追命开口了:“既然各位君侯留下,那就是支持赵总管当新任鬼王了,当务之急是统一旗号,保卫疆界不受断头谷鬼兵攻击。”

    这一句话说得非常巧妙,后面半句不容否定,想反对的人也不好开口,于是连带前面半句也成立了。没人反对,车追命又说:“现有的飞虎帅旗乃是军旗,不宜作为统一旗号,我建议略作修改,把飞虎图案改成貔貅,其余不变。”

    设立新的“国旗”,那就代表我是新的鬼王了,但车追命并没有明确说出来,诸侯们想要保命,又是不能反对,大家都装糊涂。

    “既然诸位都没意见,立即找画师来,画好图样,分头制旗。”

    甲申侯道:“不必找画师,在坐有好几位君侯擅长丹青,不如各画一张,从中挑出一张最好的。”

    我点了点头,甲申侯先拿过桌上的纸笔开始画起来,另有七八个诸侯也跟着开始画。能当上诸侯的人都有些水平,敢拿起笔的更是有高水准,不过几分钟时间就纷纷递交给我。

    所有人画的都是简化后的貔貅,潦潦数笔,古意盈然,但貔貅的威猛霸气已显露无余,看起来都不错。我挑了一张最满意的,举起展示给众人看,众人纷纷点头赞好,于是就决定用这张了。

    其实诸侯们不在乎谁当鬼王,绝大多数人只要能保住自己的一亩三分地就很满意了,但他们怕大恶毒鬼王能够成功逆袭,抓他们问罪。现在我没有逼他们宣誓效忠,而实际上他们已经与我站到了一起,我的目的已经达到了。

    其实这不是我想要的,而是六铢衣想要的……

Ps:书友们,我是四不相,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