钱人阁 > 鬼道 > 第一百二十五章 魔界通道 祝大家圣诞快乐!


    连着两场大胜,并且损失很少,消息传开,全国上下一片欢腾,军队和民众对的我支持率达到了空前的高度。

    我不可能让每一个人都真心支持我,有些人怀疑我的能力不如前任鬼王,有些人怕我的变革会损害他们的利益,有些人不赞同我收编断头谷的军队……这两次大胜,改变了许多人的看法,胜利的喜悦也掩盖了六铢衣出现引起的怀疑和怨恨。

    不久后有些逃散的前朝旧臣来投,其中包括了我认识的太宰朱天卫,我收下了他们,并作为储备干部,视其能力再任用。这具有很大的意义,说明我得到了最顽固派的认可。

    血虎鬼王算是个爽快人,大战后不到半个月就开始赔付战败赔款,财物源源不断运到我国,堆积如山,等他付清时,我就会把他的兵器给他。实际上他输了并不可耻,因为我在鬼王中排名第一,他排名第五,输了正常,就算不是为了赎回兵器,爽快赔款还是会得到大家的尊重。

    多恶鬼王就难缠多了,不停派使者来谈判,要求归还他的王旗和座骑,却又不想付出太大代价,谈了一个多月我还没拿到一分钱。我的要求很简单,就按他之前索要的财物来赎王旗和坐骑,少一个铜板都免谈。这不能怪我得势不饶人,实在是他野心太大了,想要一口吃成大胖子,现在吃不进去了吐也吐不出来。反正他急我不急,把他的王旗和坐骑放在王宫门口展览,让所有人免费参观不收门票,不给钱就一直让人参观。

    血虎鬼王的赔款,让我的仓库满盈起来。有钱有粮有物质,办起事情来就容易,大势城的重建脚步快了很多。国富还要民强,把粮食放在仓库喂老鼠是没有意义的,我大多分发给之前受兵灾严重的诸侯,让他们更快走上正轨。

    此时已经是无量国的秋季,二十多年中难得一两年不冷也不热的季节,秋高气爽,风调雨顺。断头谷之乱,化解了长期积累的怨气,并死了大量穷凶极恶之人,犯罪率和失业率大幅下降。经过逐步改革,贫富差距不那么严重了,平民和奴隶的生活得到很大改善,全国稳定,民心凝聚。

    各种因素促成了无量国几十万年来没有出现过的繁荣稳定,大臣们开始唠叨要给我加封号、立功德碑之类。还有散殃鬼王、飞身鬼王、三目鬼王、主耗鬼王、主祸鬼王、主疾鬼王先后派使者来表示臣服,尊我为大恶毒鬼王;主食鬼王、主财鬼王、主产鬼王、主命鬼王等也派来使者表示友好,我在鬼王之中名气越来越大。

    一切都在往好的方向发展,看来我真是时来运转了,不过我不会因此懈怠,每天都坚持上朝,解决大臣们提出的一个个难题。

    这一天上朝,大臣们又给了出了个难题,现在国家稳定了,太平盛世了,大王您只有一个王后,这有失体统。我说一个就够了,他们却说这丢的不是我一个人的脸,而是整个国家的脸,泱泱大国,恶鬼界首席大恶毒鬼王,难道连个妃子都养不起?说得我都无话可答了。

    其实我知道他们的心思,我不纳几十个妃子,他们怎敢娶三妻四妾?饱暖思淫欲,武官不打仗了,文官没什么事情做了,现在夜晚开始变长变冷,漫漫长夜不抱美人还能干什么?他们想要**,就得先把我**。

    我还没开始批斗他们,许多大臣已经开始点名了,有的说六铢衣端庄尊贵,文能安邦武能定国,是西宫不二人选;有的说萌萌天生丽质,娴雅淑德,有贵妃之质;还有的说干脆两个一齐纳了,来一次史无前例的举国大庆……最先提出这一点的当然是胖子,竟然有超过一半人赞同叫好。

    大臣们闹得正欢,突然地面一阵震动,门外屋檐上一大片砖瓦掉落下来,砸在地上发出一声巨响。

    所有人都大吃一惊,安静下来。这是地震了么?震动并不是很剧烈,怎会把屋檐给震塌了?而且王宫与地脉灵气相通,相关国运,难道是出什么问题了?

    我闭上眼睛,凝神感应,脑海中浮现一幅画面:险峻群山之中,是我熟悉的巴氏铁矿,但所有矿洞和我们筑的新城已经消失了,地面到处是巨大的龟裂纹,通红的岩浆喷涌而出。在原本是地下城的地方出现一个可怕巨洞,,浓烟滚滚,岩浆间歇性往外喷,冲上百米高空。还有些巨石火球喷射到更高的地方,成弧线往下掉,宛如陨石天降。天地间一片黑暗,只有浓烟、火焰和熔岩,越来越多岩浆填满山谷,缓满但不可阻挡地往外扩散。

    这是火山爆发了吗?我莫名其妙想到了刘一鸣,接着看到了黑暗的土地和通红的岩浆、火焰,组成了一张狰狞邪恶的恶魔之脸……

    我不由自主地一颤,所有幻象消失,睁开眼睛回到现实中,还是一阵阵心悸。文武百将都一脸不安地望着我,等着我给他们消息和指示,我感应到左边有人在看着我,转头一看,却是六铢衣。她站在布幔后别人看不到的地方,表情凝重,眼神深沉。

    我心里一咯噔,不是我的错觉,刘一鸣来找我报仇了!六铢衣早就警告过我,我努力治国,强国富民,也是在为了这个做准备。

    “是他来了?”我以意念问六铢衣。

    六铢衣也以意念回答:“通往魔界的通道已经被打开。”

    “你还知道些什么?”

    “我对魔界并不了解。”

    “你之前怎么知道刘一鸣要找我报仇?”

    六铢衣道:“有一个人来恶鬼界之前,曾在人间遇到一个魔族后裔,那魔族后裔在打听你的下落,刘一鸣出了重赏。”

    我的心情更加沉重,刘一鸣肯定在各界打听我的下落,随着我在恶鬼界名声雀起,他找到了我,并且打开了通道,这已经毫无疑问,很快它就会来了!

    我心神不宁:“魔到底是什么东西?”

    六铢衣道:“魔是一个统称,一切黑暗、怪异、邪恶的东西都可以称之为魔,防碍人们修炼、向善的念头也可以称之为魔,在别人眼中看来我就是魔。而你的仇人,是一个有悠久历史和高度文明的种族,人间文明得以进步,还是它们推动的。”

    “啊?”我有些惊讶。

    六铢衣道:“众所周知,圣人皆无父,感天而生。华胥氏‘履巨人之迹,意有所动,虹且绕立,因而始娠’,生下了伏羲和女娲;任姒‘游华阳,有神龙首感,生炎帝;附宝‘见大电绕北斗枢星,光照效野,感而怀孕’,经过二十四个月生下黄帝;‘瑶光之星贯月如虹,感女枢于幽房之宫’而生颛顼;尧则是庆都见龙卷风如赤龙,梦中交感,历十四月才出生,禹的母亲见流星贯昴,梦接意感,既而吞神珠……类似的记截还有很多,三皇五帝,各朝各代超凡绝伦之人大多没有父亲。同样道理,那些祸乱天下的凶神恶煞,也大多没有父亲,他们就是魔族与人间少女所生。”

    我更加惊讶:“这么说来,人类就是神、魔繁衍下来的?”

    “是的,人间文明始于神、魔与母猿的交配,历朝历代都有神魔与人类交配生下杰出之人,既是祸乱之根源,也促进了文明的发展。其实用你最容易理解的话来说,神、魔就是外星人,流星坠地、虹光、电光、龙等等,就是外星人飞船降落的景象。”

    我心里暗骂一声,**,那我不是要跟外星人斗?不过再一想也没什么大不了,恶鬼界说不定在银河系之外,我现在也是外星人。道教说的三十六天,佛教说的极乐世界,离人间远得无法丈量,不也是外星球么?

    以前萌萌也跟我说过有关神、魔的话题,先天神打败了先天魔,魔族被赶到了黑暗世界,神和魔本身很难繁衍,需要跟人类结合来繁衍后代,与六铢衣的说法是一致的。所以归结起来,魔族就是邪恶的一方,躲藏在黑暗中的外星人。因为多维空间乱七八糟的关系,魔族可能不是从天空降落,而是从地下钻出来,所以要把地底弄出一个大洞,我得早做准备。

    我跟六铢衣虽然交流了很多信息,其实只有很短时间,我很快回过头来对众臣道:“南方丙寅侯境内巴氏铁矿地火喷发,灾害严重,可能还有地底怪物出现。大司马抽调三分之一禁卫军和三分之二飞虎队,分批赶往巴氏铁矿。通知丙寅侯、戊辰侯、壬戌侯派出精兵,四面包围,严密监视,小心防备,勿使怪物流蹿各地。其他诸侯也要做好战斗准备,听候调遣,不得有误!”

    “是!”

    众臣回答虽然响亮整齐,每个人脸上都有不以为然之色,不就是火山喷发嘛,用得着这么大惊小怪?包括车追命都有些疑惑,但所有人都立即开始忙碌起来了。

    “我也去探查一下。”六铢衣的声音在我脑海中响起,我转过头去时她已经不在那儿了。

    我稍放心了一些,我不能轻易离开王城,有她去看看,一般的问题都能解决吧?

    (第二卷完)

Ps:书友们,我是四不相,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