钱人阁 > 鬼道 > 第二十六章 吕祖授剑


    我和吴铭之回头,果然是吕洞宾在后面,正贴地飞掠而来。我大喜过望,他肯定不会无缘无故追来,一定是有好消息要告诉我们。

    吕洞宾在我面前停下:“方才我说了要暗中助你们一臂之力,不能言而无信,也不能让你白谢我了。”

    我急忙拱手作揖:“那真是太感谢了。晚辈对吕真人闻名已久,心向往之,这次有缘相遇真是三生有幸,若能得到吕真人指点一二,那就更是不胜荣幸了。”

    千穿万穿,马屁不穿,况且我语出真心,吕洞宾听了很高兴,摸着胡须道:“我看你倒也顺眼,况且有些剑道基础了,就传你三剑,能不能领会,就看你自己的悟性和造化了。”

    想起在海市他出现时的剑光,简直就是时间停止,日月无光,惊天地泣鬼神,别说三剑,就是教我一剑也受用不尽。我大喜欲狂,急忙俯身下拜,吕洞宾却一甩拂尘托住了我:“慢着,我授你剑诀,只是看你顺眼,许诺助你一臂之力,却不是收你为徒,所以不能拜我,也不许宣称是我传人。”

    “是!”我恭敬应了一声。

    吕洞宾道:“以你目前的成就已在我之上,所以也不必对我执晚辈之礼,我们平辈论交。我授你这三剑,威力可大可小,在你恶鬼界发动,或有诛神杀魔之威;若是在你修为受限制的地方发动,剑法威力就有限了。这是因为剑即是道,道即是剑,内修丹道,外显锋芒。铸剑之道,采无极至精,合先天之元气,假乾坤之炉鼎,运元始之钳键,慧火炼成,灵泉磨利。以太极为环,刚中为柄,美利为刃,清静为匣,虚白灿烂,纯粹坚刚,运造化之机,乘秉威之令……”

    吕洞宾念了一段口诀,每一个字都深深印入我脑海中。许多以前我想不通的地方,还有北山居士教我,我似懂非懂的地方都霍然贯通,恍然大悟,就像是推开了一扇窗户,看清了猜测无数遍的窗外景物。

    吴铭之也在旁边听着,却像母鸭听打雷,听得一愣一愣的,完全不知所云。这是因为他没有学过剑道,没有基础,比如“慧火”、“灵泉”他根本不知道指的是什么。

    接着吕洞宾以意念交流,告诉了我一些用剑的方法。他说教我三剑,不是指三招,而是三种不同的用剑方法,事实上他一招都没有教,也等于教了无数招。

    简单地说,第一剑可称为法剑,主要是把自身修为附在剑上,包括用一些法诀咒语来加强威力;第二剑可称为道剑,乃是聚集自然界的能量加强攻击威力;第三剑称为心剑,无形无色,运用的是智慧之力,意志之力。这三剑虽然有区别,却不是独立的,也不是递进关系。比如心剑之中包含对道的感悟和对法剑的运用,法剑之中也融合了心剑的力量。

    我喜不自胜,心花怒放,恨不得立即试一试剑法威力。吕洞宾道:“学无止境,你自己慢慢琢磨吧,我先走了。”

    我有些不舍,但也没有理由拉着不放,心里有些惆怅。吕洞宾说走就走,一甩拂尘飘然而去。我突然想起一件事:“吕真人,海市的主人到底是哪一路神仙?”

    “哈哈,既然她没有告诉你们,我也不好说。”吕洞宾没有停下也没有回头,但用手指了一下天空。

    用手指天空是什么意思?是说她从天上来的,还是说她的名号中有一个“天”字?

    吕洞宾很快看不到影子了,我还在琢磨娘娘真名是什么,吴铭之“哼”了一声,脸色很难看。自始至终,吕洞宾没有对他说过一个字,更不要说传授功法了,难怪他要不高兴。

    吕洞宾没有指点吴铭之是有原因的,吴铭之算是特殊的僵尸,属于阴邪生物,心性也不算正大光明,以吕洞宾嫉恶如仇的性格,没有一剑斩了他就算给面子了,怎么可能传他法诀?以前北山居士也说过,剑道中人,绝对不会把正宗剑诀教给非人类。

    我讪讪道:“可能是因为你没有剑道基础,所以他没有指点你。”

    吴铭之撇了撇嘴:“没关系,我习惯了,这些自命不凡的人一向都不把我放在眼里。况且他也没什么了不起,在海市他的剑法厉害,那是娘娘给了他特权,在这里他未必是我对手。”

    这个问题真不好回答,我含糊应了一声:“我们走吧。”

    吴铭之道:“娘娘才是真正的高人,她就没有瞧不起我的意思,她指点我练功的方法,还说我‘天赋异禀,前程远大’。”

    我笑了笑:“她当然是真正的高人,所以眼光与世俗不同。”

    走了几步,吴铭之道:“你也算是对我另眼相看的人,你的眼光也与世俗不同啊,哈哈。”

    我暗叫惭愧,之前我并没有真心待他,还在暗中提防他。但经历了许多事,相处久了,发现他本性并不算邪恶,行为狠毒一点也没什么,还可以算是朋友。

    我一边慢慢走,一边思考着吕洞宾说的剑诀。“采无极至精”,无极以道门的说法就是道,以佛门说法就是空,无极不是真的无,空也不是真空,而是宇宙中最元始也是最终极的力量。它看不见摸不着,无法用现今的科学来测量,却无处不在。以无极之力作为铸剑的主体材料,加入自己的先天元气,往小了说自己的身体是火炉,往大了说整个宇宙都是火炉……

    在我思考的同时,身体里面同步产生了变化。关于炼剑之法,我刚到阴阳界时就琢磨了很久,后来得到北山居士指点又进了一步。可惜到了恶鬼界,我无法控制躲在身体里面的灭魂剑了,但我的经历,我的能力提高都没有白费,就像把钱存在银行里。现在得到吕洞宾的指点,所有经验和财富都提取出来,以全新的观念开始铸造,一柄形状差不多,但质量有天壤之别的新剑在我身体里面渐渐显现。

    我沉醉于思考中,不知自己什么时候停下了,也不知道外界发生了什么,过了多少时间。等到我清醒过来时,发现身边数十米的岩石、怪树、奇草尽皆被摧毁,就像是经历了一场无坚不摧的风暴。吴铭之、貔貅和风生兽都在远远望着我,惊惧不安的样子。

    我向吴铭之走去:“怎么了,发生了什么事?”

    吴铭之直瞪眼睛:“你自己不知道吗?”

    “额,我刚才有点走神了,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吴铭之心有余悸的样子:“走着走着,你身上开始发光,那也不是真的光,好像是……那种感觉就像是宝剑在水面之下映着阳光闪动,后来剑气越来越强,起了风暴,天地变色,附近的东西都被你发出的光或者气摧毁了。我都不知道该怎么形容,总之很吓人,我以为你要爆炸了。”

    我也有些骇然,真没想到心里动几个念头,外面会发生这么强烈的变化,看来我终于从量的积累,达到了质的飞跃。

    吴铭之道:“虽然没看到你出剑,我敢说你已经比吕洞宾更厉害了。”我笑道:“没这么夸张吧。”

    吴铭之正色道:“我是说真的,你是没看到你刚才发出的剑气有多吓人,他只是个小散仙,你是一界之主,你的能力发挥出来绝对比他强。”

    吴铭之显然是对吕洞宾怀恨在心,有意贬低他,剑道的领悟与职业并没有必然联系。我不便与他争这个,笑了笑,随他怎么想。

    灭魂剑已经全新锻炼成,以前是有形之剑,现在是无形之剑,不用时在身体里面没有任何痕迹,要用时心念一动便成形。说它无形,它却又有形,可以拿在手中战斗,也可以放飞斩人。

    举一个最简单的例子,以前灭魂剑只能从我手中飞出,经过一定的轨迹碰触到敌人。现在它可以突破空间的影响,跨越距离直接攻击到敌人,可以随我心意变成多柄剑,变成任意形状。虽然还没有实战测试,我想信威力也有天壤之别,刘一鸣的护甲未必能再挡得住了。

    吴铭之问:“现在去哪儿?”

    从他的眼神中,我已经知道他的想法:“当然是去找老罗试剑。”

    “哈哈,我也是这么想的,这回他要倒大霉了!”

    吴铭之比我还心急,一改之前不肯飞空的怪癖,发出长啸召来一群各种各样的蝙蝠类野生魔兽,挑了其中一只骑上。他的速度虽然远远比不上貔貅,但比走路不知道要快多少倍了。

    在这黑暗无边的魔界,除了黑石头就是红岩浆,说实话我已经分不清断藕城在哪个方向了。还好貔貅有方向感能识路,毫不迟疑往前飞,不过一个小时,断藕城的高塔已经在望了。

    魔兵早已被惊动,有许多飞行魔兵正在聚集,这时吴铭之靠近了我:“你正面杀过去,能杀了老罗和小罗最好,杀不了也要好好教训他们一顿。你明我暗,我悄悄摸进去,看看有没有机会救你朋友。”

    吴铭之说完就往地面俯冲,还没到达地面先跳了下去,着地几个翻滚,遁入黑暗中不见了。

    我觉得他不是为了救六铢衣自告奋勇,而是别有目的,但不管他是去干什么,我相信只要有机会他会救出六铢衣的。况且他已经先跑了,我想提意见也来不及了。

Ps:书友们,我是四不相,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