钱人阁 > 鬼道 > 第三十章 夫人的救兵


    我在高空望着魔兵从传送门涌出,吴铭之骑着一只魔兽飞过来,也望着那边,脸色非常难看。

    “打,还是撤?”我问。

    吴铭之道:“我从来没有不打先撤的例子,打不过了再撤!”

    我很想问打不过的时候,你的僵尸兵怎么办,但最终没有说出口,无论如何我们站在同一战线上,我不能打击他。

    从传送门出来的魔兵分成天空和地面两部分,同时向断藕城推进,最后出来的几个一身光环带着翅膀,果然是罗侯家族的魔王。大略估计,魔兵的数量约五千,不算是很多,但明显实力很强。

    吴铭之的僵尸兵全部涌上了地面,在离桥头不远的地方排阵整齐,并且铁桥也升起来了,看起来不像是要开仗,更像是列阵相迎。

    我可不想被魔王看到,先成了炮灰,所以落下地面,站在僵尸兵之中。六铢衣不知从哪里出来了,也站在我旁边。

    不到十分钟,魔族在对岸摆开了阵势,共有六个具有罗侯家族特征的魔王站在前列。我敢肯定他们之中有些人参与了上次围堵追杀我,有的可能是罗侯查多克的兄弟,有的可能是他的长辈。

    吴铭之按兵不动,我和六铢衣躲在僵尸兵之中也不出面,貔貅身上没有冒出火焰,混杂在队伍之中并不明显。

    从表面上看,断藕城跟以前差不多,如果已经失陷了不可能还有这么多魔兵“列队迎接”。对方的魔王们弄不清情况,疑神疑鬼,但自恃强大,还是带着魔兵沿着铁桥走过来,飞行魔兵则散开成包抄之势逼近。

    我有些疑惑,吴铭之这是在干什么,开门揖盗还是准备投降?不过现在他是主人,我是客人,还是看他表演。

    桥头附近留了一片空地,六个魔王和一些地面部队过了桥,天空的飞行魔兵也很靠近了,用箭已经可以射到。

    魔王们在吴铭之前面一排停下,地面魔兵还在继续沿着桥过来,居中的一个魔王问:“是谁杀了吾儿,占他城池,速来受死!”

    吴铭之左看看,右看看,慢腾腾道:“你们弄错了,我是罗侯查多克的老朋友,我来这儿的时候,他已经不在了,所以我就代替他管理一下。”

    右数第二个魔王怒喝:“胡说,谎话,他与那鬼王是一伙的!”

    吴铭之道:“我不管你们怎么说怎么想,总之现在这里是属于我的,你们无权过问,我也不欢迎你们,马上离开!”

    众魔王大怒,居中的魔王喝道:“好大你的狗胆,吾若是不走呢?”

    “那我只好关门打狗了!”

    吴铭之说完猛地发出一声长啸,众僵尸兵跟着一齐嚎叫,凄厉的声音似乎从耳朵一直钻入到脑海。

    天空突然变暗了,像一口大铁锅倒扣下来,空气似乎在以某种频率高速振荡,狂风像刀刃一样乱卷。飞在天空的魔兵一个个像是折断了翅膀往下掉,城外四周都是熔岩湖,魔兵魔兽虽然都有些抗火能力,摔进熔岩湖中也没一个能再飞起来,挣扎几下就不见了。

    同一时间铁桥也开始快速下降,还在桥上的魔兵慌了神,靠近两岸的还好,拼命往岸边跑,在中部的不知该往哪一边跑才好。不论他们往哪一边跑,结果都一样,跟着桥沉入熔岩湖中。

    吴铭之和众多僵尸兵嚎叫着,呈半包围向六个魔王和魔兵杀去,那种凶厉迅猛气势,连精锐的魔兵都要为之胆寒。六个魔王急忙冲天飞起,其他有翼、翅的魔兵魔兽扑腾着却飞不起来。

    原来断藕城具有限飞的功能,开启这个功能之后一般魔兽就飞不起来,魔王之辈因为能力特别强,还能飞起。但他们飞起,地面的魔兵就挡不住吴铭之和僵尸兵,转眼之间就倒下了一大半。

    说来话长,其实只是很短的时间,敌人的飞行部队几乎全灭,从铁桥掉下去的有五六百,进了城被杀的也有几百,损失已经过半,剩下的只能在对岸干瞪眼。吴铭之这一招太漂亮了。

    可惜好景不长,暴怒的六个魔王居高临下,对僵尸兵展开了无情屠杀,任何一个魔王每一次出手,必定有一大片僵尸兵倒下。僵尸兵比魔兵更强悍,但比起魔王来还是巨大的差距,不堪一击。

    我若是现身,必定被六个魔王围攻,就算吴铭之和六铢衣能各拖住一个,我也对付不了四个。但不出手,僵尸兵很快就会被杀光,我还是会被发现。

    我正准备出剑,六铢衣在旁边说:“你立即逃走,我飞不起来了,但不用担心,我会躲起来,稍后再去找你。”

    我一想也对,魔王们的目标是我,不会太注意六铢衣,她没什么危险,以她的能力自保还是没问题的。这时吴铭之被一个魔王用圆桌般大的巨锤击中,抛飞出数十米外,爬起来立即往地下孔洞中跳。

    如果我把六个魔王引走,吴铭之和剩下的僵尸兵或许能逃过一劫,六铢衣也不会有危险。我对六铢衣说了一声保重,貔貅身上冒出火焰,放出光翅,四足一跃,拍打着光翅腾空而起。它是高阶魔兽转化成的,能力超强,震荡波和狂乱气流影响不了它。

    我一腾空,六个魔王立即盯上我了,一齐向我冲来,大老远就用闪电、火焰、黑气之类向我招呼。还好我身上有天机珠护体,能挡住大部分能量攻击,貔貅的速度又非常快,距离迅速拉远,他们的下一波攻击就很难打到我了。

    果然六个魔王都跟着追来,眨眼就过了熔岩湖,不再受到振荡波影响,他们的速度有所加快,不跑个几千里别想完全丢下他们。

    很快接近了盆地边沿,高山后方突然出现几道长长的亮光,就像是流星划过天际。我刚好是迎着那几道亮光前进,两边速度都快,瞬间就到眼前,却是几个人站在剑上御剑飞行。

    我着实有些震惊,虽然我知道像吕洞宾那样的仙人御剑飞行轻而易举,但这却是第一次看到,而且是好几个人一起来,相当豪华的阵容啊!我不敢停留,错开他们继续往前飞,一闪而过之际,并没有看到熟悉的容貌。

    “来者可是大恶毒鬼王?”一个声音逆风送到我耳朵里,清楚得就像是在耳边说话。

    凭直觉这些人是友非敌,所以我吼了一声:“是!”

    总共是五个御剑飞行的人,都减速拐弯,但六个魔王紧跟着追到了。五个剑道高手都朝着魔王出剑,刹时剑光耀眼,剑气纵横,让人眼花缭乱。六个魔王或躲避,或以武器挡格,有的魔王中了剑,但却没受什么伤。他们都有强悍的身体,穿着防护力极好的铠甲,有的魔王还有护体法宝,这五个高手的剑法虽然漂亮,却无法对他们造成致命伤害。

    我刚想要调过头来去助战,刚才的声音又在耳边响起:“我们先撤,后面还有大批援兵!”

    太好了,我很久没有听到这么好的消息了,可是哪来的大批援兵呢?

    五个剑道高手攻了几招,略一阻挡魔王们,便调头踏剑朝我这边飞,六个魔王大怒,鼓动双翼继续追赶。

    “多谢五位援手,不知你们从哪里来?”

    还是那个声音说:“从你家里来的,我们是你夫人请来的救兵。”

    我真有些怀疑我听错了,宋玉瓷哪有这样的能量,能请到这样的救兵?

    不一会儿就过了几百里,我看到了前面有好几团光芒,有的白的有绿,像是在地面扣了一堆罩子。再往前一些,我看到了光罩之下全是人,而且有的很眼熟,那个骑着巨象的不是多恶鬼王吗?还有那一团保护着许多人的淡淡绿光,没看错的话应该是萌萌发出的。

    下一秒钟,我就能肯定三十三个鬼王都来了,总人数没有一万也有八千。许多鬼王带着高手腾空飞起,向着我们这边迎来,场面相当壮观。

    后面六个魔王停止了前进,我们也减速,与自己人会合,现在变成我们兵强马壮人多势众,六个魔王看起来有些孤单了。

    我在人群中看到了宋玉瓷,甄歌站在她旁边,我恍然大悟,甄歌是剑道传人,当然能请到剑道中的高手。吴铭之也说过甄歌的师父有些朋友能力很强,在人间时就与魔族屡次交手,他们不仅是来救我,也是来找魔族算账。人间的高手,以及他们背后的神族靠山,再加上恶鬼界三十四国,绝对能让魔族头痛得睡不着了。

    为首的魔王声音如闷雷般传来:“尔等大胆,竟敢大举入侵魔界,欺吾魔族无人么?”

    甄歌旁边一个斯斯文文的年轻人发出了同样响亮的清朗声音:“欲加之罪,何患无词!是你们先入侵无量国,挑起战乱,还劫掠囚禁人间少女,包庇祸乱三界的魔族恐怖分子。识相的,立即释放所有人质,绑了饕餮来请罪,做出合理赔偿,否则爆发三界大战,量你这小小的低阶魔王也担当不起责任。”

    连恐怖分子都说出来了,我差点笑起来。不过此人说话相当有水平,换了是我可能最后一句会说否则扫平魔界、叫你们死无葬身之地等等威胁的话,而不是把责任推到对方身上。

    在宋玉瓷和甄歌旁边,站着好几个我没见过的人,有的美如天仙,有的英武帅气,有的正气凛然,个个都是气度不凡。看来宋玉瓷请的救兵,相当有分量啊。

Ps:书友们,我是四不相,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