钱人阁 > 大魏霸主 > 第904章危难自有英才出
    
  
      其实申钟也不了解其中内情,只是隐隐约约有点风闻。这是其中涉及了冉闵的辛秘,魏国朝廷也皆闭口不谈。冉闵与苏林相识是在昌黎大战后。当时石越北征燕国,结果被久攻不克,石虎退兵,这个时候少年出场的慕容恪率领燕军两千骑兵,追杀后赵军千里,斩首三万余级,后赵军诸军皆溃败,唯有冉闵部三千人独全。冉闵也因此从游击将军官升北中郎将。不过,冉闵在此战中,虽然没有受伤却得了病,得遇火云圣女,同时还有苏林。因为冉闵所部虽然保全了三千人,不过行至中山时,全军陷入弹尽粮绝的境地。当时中山豪强苏林资助冉闵,让冉闵渡过了难关。
  
      后来冉闵举兵反赵,这个苏林更是破家响应冉闵。不过随后冉闵帝位渐稳,苏林却自动请辞。按说这极不正常。如果苏林是和冉闵闹了什么矛盾,以冉闵的性子肯定会不会再重用苏氏一系的人马,可是冉闵不仅重用苏林,还封苏林为东武公。并且在中山驻住三万余兵马,朝廷未少其一丝补给。
  
      这是一个极为不正常的现象,当谢道韫无助的时候,董太后道:“先帝言苏林可信!那苏林就可信。”
  
      有苏林这三万余精锐兵马,况且他距离邺城只有六百余里,即使步兵,六天之内可抵达邺城城下。
  
      冉智出兵攻打邺城,逼迫冉明调整战略部署,晋国就可以出现柳暗花明。但是这最关键的地方就是冉智可以打下邺城,或是有直接威胁邺城的能力。由于消息传递困难,魏国皇家特卫又展开了对晋国细作的清洗,这样萧乐子能得到的情报非常有限。
  
      不知道冉明会不会撤军回援邺城,可是调走多少部队,萧乐子都不知道,让这他很难采取相应的策略。随着冉明的三策政策颁布实施,晋朝士族门阀抵抗魏军的勇气一下子被抽光了。所谓的忠诚,那是因为背叛的筹码不够。晋朝或许能给不少好处,但是相利相较取其重,两害两较取其轻这是士族门阀生存的根本。在国家危难面前,可以舍弃下家,成全国家的人太少了。
  
      从京口到晋陵的无数抗魏义军突然间消失了,石越没有了后顾之忧,就对无锡展开了疯狂的进攻。
  
      无锡根本不是什么战略要地,也没有什么特别险峻的关隘,这给魏军火力打击部队发挥了舞台。石越军中的火箭弹、弩炮、八牛弩以及燃烧弹,全部像不要钱一样的向晋军阵地上倾泄着怒火。
  
      晋朝的形势非常紧张,这场阻击战是实力的对抗,萧乐子虽然多谋,可是一时间也无计可施。在这个时候,其实萧乐子也不是没有办法,不过这个办法他说不出口。因为这必须让司马聃出面,只有他,这个晋朝皇帝才能激励起萎靡不振的士气。
  
      或许是心有灵犀,又或许是司马聃有了破罐子破摔的念头,居然要亲自上阵。武陵王司马晞、宁州刺史、振武将军周仲孙、卫将军谢石、尚书令王述、散骑常侍、中书郎王坦之,吏部尚书韩康伯、五兵尚书陆纳、度支尚书朱延之、著和郎吴隐之以及史官邓粲等文武诸将皆没有人出言反对。
  
      萧乐子默默为司马聃披甲执锐,等司马聃全身戎装来到大营时,虎贲校尉米利也作好了准备。虎贲军八千余甲士早已准备完毕,就连虎贲军的辅兵、伙夫、马夫或者医官、工匠也默默穿上了伤兵的甲胄,拿起了阵亡或中伤士兵的兵刃,全军仅剩一万一千三百余人,全部列阵而立。
  
      辅兵虽然有自己的建制,但是辅兵却没有制式兵刃和甲胄,这些辅兵杂役穿的甲胄不仅有晋军伤兵的,也有从战场上魏国阵亡士兵尸体上扯下来的,这样以来,三千余辅兵、杂役的装备就显得零乱,五花八门,什么样式都有。
  
      “诸位将士,大晋已经到了最危险的时刻!”司马聃提高了声音:“大晋还有退路,还有宁州、广州、交州三州之地。可是朕却不想再跑了,朕意已决,死战不退。无锡太湖湖畔,就是朕的埋骨之地。”
  
      米利突然示意一个心腹,那名心腹赶紧扯着嗓子大吼道:“誓死追随陛下,死战到底!”
  
      这人刚刚喊完,虎贲军一万一千三百将士也跟着大吼起来“誓死追随陛下,死战到底!”
  
      看到这一幕,哪怕司马聃不是领兵大将,也知道军心可用。
  
      司马聃也慢慢成熟起来了,国事艰难,他的成熟速度还是非常快的。司马聃双臂张开,伸手往下一压,虎贲军全军将士马上就安静了下来。
  
      司马聃一指北方,大吼道:“那里是什么地方,那里是我们大晋的故土,是生我等养活我等的地方,人离乡贱、落叶归根,要死朕就死在建康!”
  
      皇权在这个时代是非常神圣的,普通百姓基本上一辈子都不可能见过皇帝。对于那些高高在上的皇帝,能和他们这些升斗小民同生共死,对于这些普通百姓出身的士兵来说,这简直就是不可能的事情。然而这种根本不可能发生的事情,偏偏发生了。
  
      米利趁机大吼道:“跟北伧拼了!”
  
      “跟北伧拼了!”
  
      北伧就是北地的野蛮人,这是三吴士族对北方人的蔑称,吴郡、吴兴、吴会合称三吴,是孙权吴国的故地,六十多年前大批北方晋人为避战乱来到三吴之地定居,南渡人口前后近百万,占了江东人口的六分之一,江东人认为北方人南下,占了他们的地盘,损害了他们的利益,所以很不满。一般也是非常歧视性的语言,就好比后世上海话“小赤佬”一样,这是一个污蔑性的称呼。
  
      司马聃又压了压手,接着将士又立刻安静下来,显然这支军马纪律非常好。司马聃道:“北人悍勇,你们敢不敢跟着一起去死!”
  
      “敢敢敢!”声音响彻云霄。
  
      就在司马聃训话完毕,米利又道:“今日一战,事关我大晋国运,事关陛下安危,事关我虎贲军的生死,本将愿与诸君浴血奋战,谁愿与我同生共死?”
  
      “我!我!”除了那八千名甲士以外,三千多名辅兵也叫了起来,群情激奋,昂昂然不能自已。
  
      “属下斗胆,请命随米将军出战!”就在这时,民夫阵中突然冲出来一个人,这个人莫约二三十岁,身材高大壮硕,络腮胡须,显得非常威武。他到了米利面前单膝下跪,行参见之礼。
  
      米利眉毛轻轻一挑,参见是军礼,有着严格的标准和规范,一般的辅兵都做不好,就像后世解放军的军礼一样,新兵敬礼的时候,总是没有老兵那股的潇洒劲,这个民夫的参见之礼却干净利落,一看就不是普通的老百姓出身。
  
      米利道:“你叫什么名字?”
  
      “属下姓何,单名一个谦字!”何谦手中一举手中的扁担,微微一震,扁担应声而断。何谦道:“属下乃大集流民帅,自幼熟读兵书战策,弓马娴熟,属下还有八百壮勇,愿随米将军杀敌建功。”
  
      所谓时势造英雄,英雄造时势正是如此,这个何谦在历史上也不是默默无闻之辈,他是谢玄组建北府军时的一军之将,与刘牢之、诸葛侃、孙无忌等并列齐名。我们后世总以为北府军是招募的北方流民,事实上却并非如此,北府军谢玄招募的只是将,而不是兵。北府八将实际上都是活动于江淮以南拥有一定武装力量的流民帅,纳入北府系统后,只需授予军号或刺史名义,或补充一定兵员,和装备就能作战。但这绝不是说就没有招募兵丁。
  
      几乎和历史上一样,何谦也进入了历史的舞台。他比历史上八年出仕,阴差阳错,历史上他上来就任正六品行军司马,可惜在这个错乱的时空,他仅仅获得了米利授授的伙头军军候。
  
      随着何谦所部也被临时整编,米利所部共一万两千余人出无锡向惠山魏晋战场前线开赴而去。
  
      此时惠山战斗局势已经非常危急了,如果不是因为有着司马晞暗中训练的精锐充作军队骨干,这些士兵恐怕已经溃败了。司马晞所部是从淮安之败、扬州之败一路逃亡而来的,这些士兵士气早已降至冰点。魏军每一次进攻,都是需要督战队拿着战刀、弓箭硬逼着上阵的。效果可想而知。最可气的是战损比例居然快接近了督战队斩杀的人数,司马晞作为东晋最知兵的王爷,此时有种想哭的冲动。他的部曲已经隐隐有了一种怨气,甚至只要有一人敢出面鼓动,弄不好就会全军哗变。
  
      惠山晋军大营前后布置了七道防线,最外围的五道防线,事实上已经弃守。营垒之前的两道内线,拥有着完整的拒马、鹿柴和壕沟,一时间魏军无法突破。当司马聃率领着一万两千余虎贲军赶紧战场时,战场上正在酣战。
  
      惠山大营的布置,有点像后世《亮剑》里的李家坡。晋军左营主力背靠惠山,而前线第一道防线就建立在半山腰的一处大梯坡上。按照司马晞的布置,第一道防线距离半山坡边缘一百二十余步,山底下的魏军看不到上面的情况,只要他们一露头,就会遭遇到晋军的疯狂射击,只是非常可惜,第一道防线被魏军的弩炮打击损失惨重,而且石越也是一个狠人,冒着已方将士被弩炮轰击的威胁,居然派出劲卒抬着“百虎齐奔”火箭冲锋,那些被弩炮轰得七昏八素,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晋军看到魏军出现,再想反击时,他们迎接的却是魏军上百架“百虎齐奔”火箭,一百多具火箭发射架,在不足十息的时间内发射完毕,一万多支火箭组成了张严密的死亡之网,把晋军第一道防线内的三千多名士兵,几乎射杀过半。
  
      余下皆溃,甚至连第二道防线也被溃败的士兵冲散,魏军趁势发起进攻,结果夺取了第二道防线。石越命令部队马拉人扛,把重型的弩炮、八牛弩和火箭弹搬上了半山坡,魏军建立的远程打击阵地,直接可以覆盖晋军三里左右纵深的大部防线,这直接导致五道防线易手。
  
      随着魏军重型火力武器前移,此时魏军的弩炮甚至可以够到晋军的大营壕沟了,这让司马晞非常无奈。司马晞想组织部队夜袭,想夺回半山坡的阵地,结果反而被早已有准备的魏军杀得大败,魏军驱使着晋军溃卒,差点就夺营成功,若非司马晞下令无差别打击,很可能连大营也丢了。
  
      司马聃看到的情况,其实是内线第六道防线的争夺战。
  
      战争都是一个相互学习的过程,像陷马坑、平面拒马枪这样技术难度低的东西,晋军也学会了,拿来对付魏军。不过非常可惜,参与攻击的是魏军步兵,陷马坑也好,平面拒马也罢,使用的观点就是一个,讲究突然性。战马飞奔起来的速度惊人,想要停止下来根本不可能,可是人却不同,步兵冲锋的时候速度并不快,明有地上有坑,没有人会傻得往里踩。还有平面拒马枪,由于人冲锋的速度慢,形不成强大的惯性,轻轻用盾牌一挡,就可以避免被伤害。
  
      魏军阵中的重斧手缓缓上前,用斧三下五除二的砍碎了支撑架,平面拒马枪就算废了。
  
      近战搏杀,那是魏军的强项,特别是三角阵形合击之术的配合下,更是如虎添翼。可是在白刃交战的过程中,后面的魏军在将领的一声令下,一只响箭射住了阵角,一千五百余魏军弩射手向支援战场的晋军抛射箭雨。
  
      所谓的射住阵角,是因为古代战争时,将领在射击过程的指挥方位,古代战争中由于没有钟表,也没有所谓几点钟方向,直接用响箭确定目标,然后其他士兵跟着射击就行了。一千余气势汹汹想要支援战场的晋军被一轮箭雨射倒百余人,仅接近就是第二轮,第三轮。短短五轮箭雨过后,一千余晋军援军也只剩下一小半了。
  
      就在这时,正在交战中的魏军开始掩护着后退,新锐换下了疲惫之师,继续战斗。司马聃看着战场,脸色有点变了,他尽管努力的向冉明学习,可是好多东西,他都学得不伦不类,这就是实在的差距。
  
      一千五百余魏军士兵,压制四千余人打。这个时候担任战场火力压制的弩射手,收起弩机,拿着兵刃开始进入战场。而同时在后方的一千五百余人则接替弓弩手的位置,继续保持火力压制。而本阵五百余名士兵,恐怕还是机动支援军队。
  
      魏国骁勇,甲坚兵利,当世劲敌。
  
      交战仅仅持续了一刻钟。全面落入下风的晋军开始有了溃败的迹象,后面的督战队已经杀了上百名溃败的士兵。前锋被魏军已经突破,这是魏军的常规战法,先是突破,再是分割,分割之后,就是围剿。可惜能让魏军围剿的机会不多,通常情况下,只要完成分割战术,晋军就会崩溃了。
  
      司马晞心疼的道:“撤下来吧,撤下来!”
  
      没有办法,这是实力上的差距,晋军伤亡已经超过三成半,按照以往的惯例,这已经是百战精锐才能勉强维持不败的局面了。由于战场狭窄,魏国一个主力步兵营五千人马根本无法施展开,但是晋军占据着主场地利优势,倒是可以全面展开,在以多打少的情况下,仍快速战败,让司马晞沮丧之情胜与言表。
  
      司马聃的旌旗之下,是米利的亲卫护卫,这些成员都是虎贲军中以一挡十的好手,身着重甲,保护着司马聃。作为领军将军米利正欲亲自率军参战。
  
      这个时候在后面跟着的何谦突然道:“将军,让属下试试吧!”
  
      “如此也好!”米利没有经过考虑就同意了何谦的请求。没有办法战场的局面太糟糕了,第六道防线上的晋军守军已经摇摇欲坠,如果此时下令他们有百分之九十的可能会发现崩溃。
  
      何谦所部八百丁壮,除了何谦获得一副札甲之外,其他士兵皆不着甲胄,武器也是五花八门,不过以枪兵居多,其次就是戈兵,刀盾牌手只有二百,弓箭甚至不足百张。这些都是非常廉价的装备。
  
      何谦道:“儿郎们,机会来了,好好打,二爷我定有重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