钱人阁 > 返祖成龙:绝世大小姐 > 第1026章大喘气

  任何家族,还任何势力,为了自己手中的权力和利益都是你争我夺,杀得那叫一个刀刀见骨,但是没有例外的情况,季冬阳和上官沁就是个例外。
  两人是听风楼的前后任楼主,本来应该是前浪推后浪的关系,每任听风楼楼主的接替,无一不是掀起一场腥风血雨,野心勃勃的现任楼主干掉大不如前的前任楼主。
  但是,上官沁和季冬阳有过争执不少争执,但那都是具体的小事,他们从来都没有起过什么冲突,听风楼大方向的决定从来都是一致。
  季冬阳一开始救了从苏家金蝉脱壳上官沁,上官沁对季冬阳至始至终都充满了感恩和信任。
  楼主之位的还是季冬阳花样百出推给上官沁的,季冬阳要前往夏国,为了提防和对抗夜帝必须积攒足够的实力,光一个情报机构哪里够。
  季冬阳作为前任楼主频频插手清风楼的事,若是换了其他的现任楼主,要自己的权利受到了压榨,估计会不顾一切的跟他拼命。
  上官沁却觉得季冬阳是个不负责任的甩手掌柜,只有在大事上才会动动嘴,听风楼这么大的势力,她管理起来那是焦头烂额,心力交瘁。
  自从季冬阳卸任了听风楼楼主,上官沁劝他回归楼主之位已经是日常性的事情,每次见面都会唠叨上几句,她日思夜想的都是作回轻松忠心的属下。
  季冬阳看着上官沁脚步轻松的离开,脸上带着一抹欣喜的笑容,苦涩却涌上了心头,他自己连努力的机会都没有。
  呼啸的寒风卷起了地上的落叶,高高落落的向远方飘去,偏僻的街道那叫一个萧索,季冬阳独立的身影寒风中站了很久,偶然的回到了府中。
  穿梭在寒风当中的上官沁丝毫不觉得冷,她觉自己浑身的血液都在沸腾,压在她心上几十年的大石头搬走了,她整个人都轻松了起来。
  上官雪的双手紧握成拳,明亮的眼眸看了一眼云府的方向,光芒更加耀眼,跃跃欲试的憧憬着未来的轰轰烈烈。
  她和自己的儿女在做同一件伟大的事,听风楼将震惊整个凌云大陆,她和自己的儿女将会被后人所铭记。
  这边上官沁摩拳擦掌都回到了听风楼准备大干一场,听风楼大震动之后,魔族和整个人界,都出现了大震动。
  另一边的苏若云他们还没有回到云府,在云府前的大街上遇到了匆匆而来的上官雪雁。
  上官雪雁人群中横冲直撞,大冬天里娃娃脸通红一片,剧烈的大喘气,口鼻间喷出大量的白气,双腿如同灌了铅一般跑不动。
  不用说她必定是疾弛而来,跑到最后没力气了,双腿都抬不起来了。
  “若,若云,我总算是见到你了……”
  上官雪雁看到苏若云他们眼睛一亮,气喘吁吁的招招手,踉跄着跑了两步,差点没跌倒。
  “你慢着点儿,跌个狗吃屎很疼的,雪雁,又出什么事儿了?看你气喘吁吁的模样,就跟有人在追杀你似的。”
  夏至抱怨的声音中透露着关心,她的动作相当迅速,几个箭步就出现在了上官雪雁的面前,伸出双手扶住她颤颤巍巍的身体。
  “雪雁,你这么急急忙忙的赶回云府找我们,是不是找到了那位妖族强者?”
  苏若云反应同样迅速,身影化作一道残影,闪电一般的来到上官雪雁的面前,眼底光芒流转,心中已然有了猜测。
  周围的众人发出了一道道的惊呼,如今的平城早就不同以往,他们也见识到了不少实力强悍的修士,但是速度快成这样,他们也是第一次见到。
  快到他们看不清她们移动的过程,上一秒消失在原地,下一秒就出现在百米之外,不过瞬息之间就穿过人来人往的百余米距离。
  苏若云和夏至对周围人的惊讶完全没有察觉,两人目光灼灼的落在了上官雪雁的身上。
  风以辰、苏若冰和玄昭雪慢了一步,如闪电一般赶了过来,他们等了这么久,终于等到了妖族强者的消息,同样一瞬不瞬的看着上官雪雁。
  “是,我们,我们,终于找到了那家伙,他就在,就在平城外的河边……”
  上官雪雁说得上气不接下气,苏若云几人听得双眼放光,欣喜的眼眸中还带着一抹肃杀之气。
  妖族强者一直没什么线索,就跟人间蒸发了似的,除了那两个受害修士,根本就没有人见过他,如今终于可以一起干掉他了。
  就在苏若云和风以辰他们杀气腾腾,纷纷凌空而起,准备追到城外的河边时,大喘气的上官雪雁又补了一句。
  “不过,那家伙已经走,袭击了,袭击了我手下的一个兄弟,又消失得无影无踪了,就跟,就跟幽灵似的。当时我就在旁边,只听到了一声惨叫,然后人就不见了,我们周围几个人连那家伙的鬼影子都没见。”
  上官雪雁痛心疾首,说得那叫一个义愤填膺,精致的娃娃脸都有些狰狞了。
  那可是她手下朝夕相处的兄弟,一转眼的功夫就这么没了,记得他差点没喷出一口老血来。
  半空中的苏若云等人听得头的黑线,浑身的肃杀之气消退了下来,默默的落到了地上。
  这个大喘气的上官雪雁,妖族强者出现又消失了,早点说清楚,害得他们白激动一场。
  看上官雪雁伤心得眼睛里都是泪花,苏若云他们也不好怪罪她的大喘气,有禁卫军遇害,几人的脸色同样不好看,狂风暴雨在心中酝酿。
  “那家伙根本就不是人,不对,他本来就不是人,他是妖,若云,你一定要为我的兄弟报仇,最好是将那家伙大卸八块,要不然我的兄弟死了都不得安宁。”
  上官雪雁紧紧的抓住苏若云的手,很是激动的说道,娃娃脸上满是愤怒和怨恨。
  她对苏若云有着超乎寻常的信任,上官雪雁知道自己不是妖族强者的对手,根本就报不了仇,怒极攻心的她第一反应就是来找苏若云救援。
  苏若云用力的点了点头,用另一只手拍了拍上官雪雁的肩膀,漆黑的眼眸中带着一抹无奈之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