钱人阁 > 永不下车 > 第五七六章 草芥
    回收……
  
      RECYCLE,多么寻常的词汇,却仿佛一阵恶魔的狞笑,令人不寒而栗。
  
      从建筑物,到其中的公共设施,再到每一天消耗的各种物资、能源,甚至苟活其中的血肉之躯;
  
      在强人工智能看来,只是一些有待回收的资源,仅此而已。
  
      惊悚吗,的确如此,但方然同样清醒的意识到,这并非是强AI对人类怀有什么恶毒的敌意。
  
      面对繁茂的森林,人类,岂非也只将其视为资源的宝库,在动用油锯、伐倒树木时,又何尝会认为这其实是一场残暴的屠杀。
  
      AI眼里的人,与人眼里的人,并非是同一种概念,身为阿达民必须习惯这差异。
  
      但,要遵循“盘古”的建议,立即“回收”全部定居点,方然完全能想象这将会是一副怎样的场景:
  
      建筑物被废弃,公共设施被分类送进APOS再造,提供生活所需资料的系统、设备被拆走挪用,至于人类,在定居点内生活的一万名男女老幼,全都将不复为“人”,而被剥个精光塞进“造饭机”——
  
      哦,人都不被允许存在,也根本不会再有什么“造饭机”。
  
      那就是焚烧发电,还是,生物降解制备友机材料呢,类似的场面,在NEP大区的庞大“全产机”体系里,恐怕还真的会存在。
  
      念及至此,方然只觉一阵胸闷欲呕。
  
      场面固然血腥可怖,但,令他反胃的,并非这些血淋淋的残忍现实,而是一旦真的这样做,偌大NEP大区内,人,很快便将只剩自己这一个。
  
      既然有强人工智能,那么,研发机构里的科研人员,也没必要存在。
  
      不知NEP_774、或者791等机构里的白大褂们,是否有意识到这一点,又或者是,他们即便意识到,也无能为力:
  
      但凡拒绝工作,轻则被遣返定居点,重则因为各种安全威胁而被干掉。
  
      “盘古”的计划中,一再提到“回收”全部定居点,这并非对人类有多么强烈的恶意,而是出于节约资源、增强实力的动机,继而,倘若其经过分析,认为自己这样的强AI能够胜任一切科技研发任务,接下来建议“回收”全部研发机构,也是很有可能的。
  
      消灭同类,为不惜一切争取胜利,方然曾在脑海中摹想过很多次的抉择,就在西历1500年的7月20降临。
  
      那究竟该怎样做,应该放手,让“盘古”去铲平定居点吗;
  
      一千万人,生死悬于一线,理智早已假人工智能之手发出告诫,方然却举棋不定。
  
      杀戮,不是目的,却是一种重要的手段。
  
      回首过去,方然完全能确定,自己并非一个嗜血的杀人狂,多少年来在荆棘路上艰难跋涉,却已经实实在在的犯下太多这样的罪行。
  
      托马斯*安生,被夺取了名义上的身份,是第一个受害者。
  
      在那之后,根据ASA的历史记录,自己并未主观上安排、或进行过任何一次类似的行为,但是在北大陆的全面内战中,麾下的“天堂军”,在执行任务时,不论枪决竞争者,还是消灭负隅顽抗的游击队,都难免会这么做。
  
      最新的统计数字,截至西历1500年1月1日,NEP大区之武装力量的杀戮数字,有据可查的数字是106,792。
  
      这一数字,对照几次盖亚大战,简直少的不像话。
  
      然而考虑到第三次盖亚大战,及其后的全面内战,几乎完全是一种无人化的战争,人在战争中的因素已微不足道,杀戮数字超过十万,又的确很惊人。
  
      这其中的百分之九十,都是在NEP大区边境基本稳定后,历次对内行动中所累积。
  
      从掌控NEP至今,一共消灭了十万出头的同类,数字很高吗,那得看与什么时代相比:从西历1489年8月19日全面核战,到西历1491年战火熄灭,单北大陆就至少有两亿人死于非命。
  
      性命,在这样一个时代,如同草芥,方然并未难以释怀。
  
      相反他还在想,这100,000的死亡数字,是否应该一并记到身为管理员的自己头上。
  
      应该,还是不应该,现在纠结根本也没意义,不论外界持何种观点,都不会有人因为这100,000的数字而登门问罪。
  
      东北太平洋大区的“上帝”,是什么意思,这就是很典型的体现。
  
      但是……出于自身利益,出于维持NEP大区而进行这一切,消灭十万同类,是一回事,现在为同样的诉求而,而消灭一千万同类,准确地讲,是将控制区内的人类彻底灭绝,那又是另一回事。
  
      灭绝,从此一人独存,相比10,000,000的数字,更令方然心惊肉跳。
  
      为什么会这样,按理说,即便在今天的东北太平洋大区,自己还不是孑然一身、躲在地下掩蔽所里运筹帷幄。
  
      身边除Alice、Sara等生化仿真人外,根本没有同类。
  
      但方然知道,即便自己长期不去、甚至永远不去接触这些同类,凭借“替身”,乃至于遍布NEP大区的监控网络,自己仍与残存的人类文明保持起码的联系,而不是文明彻底消亡后,漫无目的游荡在大地上的孑遗。
  
      活着,一直活下去,为此而不惜一切代价,这是无法违抗的客观规律。
  
      但,倘若真的下达命令,铲除NEP大区的所有苟活之人,将残留文明连根拔起,这便意味着——
  
      其他大区的管理员,会不会也有一样的考虑,进而,也会做同样的事。
  
      这,才是隐藏在直觉之后,令人不安的实质。
  
      之所以心生忧虑,方然并不认为,当今世界的所有割据势力,都已经研发出了划时代的“强人工智能”,进而彻底摆脱对“人”这一物种的依赖。
  
      而是他敏锐的意识到,照现在的大形势,用不了多久,世界就会完全落入手握强AI的割据者之手。
  
      没有掌握“强人工智能”的割据势力,不论幅员、资源、战力如何,迟早都将被效率更高的强人工智能一方击败。
  
      到那时,取得阶段性胜利强AI割据者们,将会决一死战;
  
      为了集中力量击败对手,消灭势力范围内的人类,节省资源,是最终决战之任何一方的必然选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