钱人阁 > 豪门暖婚:宠妻上瘾 > 第179章 下雨了

  深吸一口气,她这才睁眼的看了一眼王明,本来也没有想到自己会遇见这个家伙,只是当时觉得声音有点耳熟,没想到居然真的是他,看看他现在的样子,又不由的想起他之前的样子,再一次爆笑了出来。
  “哈哈哈哈,王明,没有想到,你的胆子居然那么小,三两下就把你给吓成这样了。”叶锦韵夸张的捂着自己的肚子,哎呀不行!笑的肚子疼!实在是太逗了!
  不知道笑了多久,反正叶锦韵是完全没了形象,笑的无法自拔,完全控制不住体内的洪荒之力,红红火火恍恍惚惚。
  强迫自己冷静了下来,叶锦韵理了理思绪,这才回答王明的话,可是一看到王明那一张还惊魂未定的脸蛋,又忍不住笑了出来。
  “妈呀笑死我了,你家这宿舍门根本不需要钥匙,好么?”
  王明看着眼前的叶锦韵在嘲笑着他,“你明知道这是大晚上的,你还放这首歌,还是从床底下放出来的,你好意思恶搞我吗?我真的要提醒室友,这宿舍的大门一定要关了,每次出门上课都要关门了。”
  “搞的我真的差点被你吓出心脏病来,还有,你在男生宿舍里,躲在我的床底下,你还好意思笑,躲在男生宿舍,你这不是等于违犯学校校规了,你赶紧的走走走!回自己宿舍,别再来了,这好好的睡觉时间,被你全给搅了,你赶紧的。”
  说完话,王明就把叶锦韵推出去,让她回自己宿舍,嘴巴还是唠唠叨叨的念,远看着她走远了,才安心的继续睡觉。
  “下次必须提醒室友,出门真的要关门了,免得像今天晚上这么悲剧。希望她不要把我的丑事给说出去,不然我在学校里的面子往哪里放,在学校面子很重要的。”
  “叮铃铃……叮铃铃……叮铃铃……”随着下课铃声的响起,天空中下起了淅淅沥沥的小雨点,不断的掉落在大地上,砸在学校的草地上……
  此时,教室里,叶锦韵拿着手机发送着短信,过了一会短信发送完毕,便把手机放在自己的口袋中。
  双手抱在胸前,站在走廊的栏杆上,从上往下看着学校里,一对对情侣成双成对的,打着雨伞走在校园,脸上虽然面无表情,但心里还是有一些落寞。
  这时,手机在叶锦韵的口袋里震动了一下,她拿出手机看了一眼,便回到教室整理好书本,便背着书包连忙走下楼梯,快步向着自家弟弟的合租公寓跑去。
  不过一会,她便跑到合租公寓门口,见门口掩住一条缝,便拉开门把,走了进去,把门关上,把鞋子脱在门口,看到沙发上放着干净的衣服,便把书包放在沙发上,拿起衣服走进卫生间洗头洗澡。
  蓝逸染看着教学楼外面的倾盆大雨:“见鬼,竟然下雨了!”
  下课铃响的时候,他就看到窗外淅淅沥沥的雨,不出所料的又没有带伞,不喜家中的贵族架子,也不想叫佣人来接送,毕竟早就搬出来和叶家少爷叶冰澈在学校边上租了一个还不错的小公寓,叶锦韵在武汉市第一中学上高一,叶冰澈在武汉一初慧泉中学上初三。两个学校倒是隔得很近。
  看着淅淅沥沥的大雨,没法子,蓝逸染只好淋雨回去了。这样想着,随手掏出了一本书,背着包顶着书就往外面跑。
  到公寓之后第一件事就是洗澡,扔下包,换下湿衣服,披上浴袍,在柜子里收拾了衣服摞到了沙发上。走进浴室却瞟见角落里的垃圾桶扔着个沐浴露空瓶。
  “哦,对,没沐浴露了……”蓝逸染嘟囔着,只得拿了手机钥匙钱包去买沐浴露。
  过了一会,叶锦韵穿着白色衬衫,一边用毛巾擦拭着湿漉漉的头发,一边从卫生间走出来,时不时看了看自己身上的白色衬衫,撇了撇嘴,自言自语道:“老弟什么时候有白色衬衫?还是这么大一件的?”
  言落,便走到沙发并且坐下,用毛巾轻轻擦拭着湿漉漉的头发。
  过了一会儿,她见湿漉漉的头发干了一半,便走进卫生间翻出了电吹风,拿了出来,又从书包里翻出总裁文小说,一边吹着电吹风,一边翻阅着自己从朋友那里借来的小说。
  上课的时候当然是一丝不苟,下课了当然要好好放松一下。
  蓝逸染跑到小区公寓超市门口,却发现老板关门旅游去了,没有办法,只好开车去市中心兜了一圈,把宿舍里快用尽的日用品也一并都买了,连带着叶冰澈那一份。
  他回到公寓已经是一个小时之后的事情了:“这雨倒是越下越大了,打了伞也白搭,又淋湿一件衣服。”把伞收了放到门口的篓子里,掏出钥匙准备开门。
  过了一会,叶锦韵头发快吹干了,她放下电吹风,走到窗边拉开窗帘,双手抱在胸前看着窗外的雨势越来越大,丝毫没有减弱的情况。
  看到这雨势,叶锦韵只能摇了摇头,拿起放在原来衣服口袋的手机,发了一条短信给老弟,问他什么时候回来,不过一会,自家老弟便发来一条短信,让她没停雨之前就待在公寓避雨,不许出去。
  看到这短信,叶锦韵回到沙发上坐着,却听到门外用钥匙开门的声音,还以为是自家老弟,便连忙从沙发上站起来,冲门口叫道:“臭木木,你终于回来了。”
  门打开叶锦韵才发现自己叫错人了,咳了一声愣在原地,有些不知所措。
  蓝逸染一开门就听见一句娇嗔的话语,手还握着门把,人却一愣,朝客厅看去更是微惊,叶锦韵木木地站在沙发前,穿着蓝逸染原本放在沙发上的衬衫,头发还带着微微湿气,一看便是刚沐浴过。
  她好似也知道自己叫错了人,白白的小脚丫踩在地毯上,两只脚互相踩来踩去,透露着内心的不安。
  那句臭木木还在耳边回响着,蓝逸染轻笑一声,在她的注视下走了过去,扔下一袋子东西,坐在了沙发上。
  叶锦韵看见开门的人才想起来,老弟在家中跟她经常提起跟自己合租的室友,一直没有透露姓名,原来竟然是蓝逸染。想到这里,叶锦韵便下意识的挪了一下自己的位置,打着赤脚的继续踩在地毯上,有些不安以及紧张。
  可叶锦韵目光依旧停留在他身上,见蓝逸染放下袋子,径直朝着沙发方向走过来,只见那人坐在沙发上,才没有继续犯着花痴。
  “我的衬衫穿在你身上,倒是别有一番风味。”叶锦韵这样一副木讷的表情,让蓝逸染起了玩味之心。
  “你穿了我的衣服,我穿什么呢?”
  叶锦韵不知道的是,洗完澡出来只穿着一件不合尺寸的衬衫,在男人面前是多么大的诱惑。
  听到蓝逸染的话,叶锦韵看了一眼正穿在自己身上穿的衣服,再看了一眼那人身上的衣服,才发现自己的衣服拿错了,尴尬的咳了一声,低下头把玩着自己的手指,小小声的说道:“我还以为是我那臭老弟的衣服。”
  见蓝逸染没有反应,继续言道:“要不然等雨停了,我换一套衣服再还给你怎么样?而且你不是有衣服穿了嘛。”
  蓝逸染揉了揉额头,憋住笑,一副高深莫测的样子盯着叶锦韵:“我是有衣服穿了,可叶副部,我的清白可是被你毁了,你去打听一下我蓝逸染,是不是这么轻易善罢甘休的人。”
  叶锦韵低着头玩弄着自己的手指头,只听见那人的话,抬起头对视上那人的目光,“我看到沙发上放着得衣服还以为是老弟留下的……”说到这叶锦韵语气渐渐小声了许多。
  听到蓝逸染的话,叶锦韵连忙又说道,“我毁了你的清白,我我我……也不知道啊,不知者无罪。”
  蓝逸染见叶锦韵不安地低着头搅着手指,小脸绯红,自然也发现不了他一脸玩味地看着她,然而他的声音却仍然正儿八经:“你弟可都没穿过我的衣服。”说罢,扭头望了望浴室,看到了悬在毛巾架上的湿毛巾,脑海里不由得闪现了一些画面。
  “我的毛巾,你也用了?”说完,蓝逸染倒觉得有些呼吸急促,解了袖扣和领扣,可心中依然是压不住的调笑她的欲望。
  见蓝逸染扭头望向浴室,叶锦韵自己也看了一眼湿漉漉的毛巾才反应过来,她不仅穿错了衣服,还用错了毛巾,只得乖巧得坐下点了点头:“我……我……我……用了。”
  蓝逸染忽又想起了什么,又加了一句:“我记得衬衫和毛巾中间还夹着条……裤子,你弄到哪里去了?”加重了裤子二字,想必她也知道是什么了。
  见蓝逸染揉了揉额头,叶锦韵不禁有点虚,虽然知道蓝逸染为人正直,作风端正,但是听他说话,不知道为什么,叶锦韵还是有点怂。
  又听见那人话,想起了那个裤子,叶锦韵托腮思考着:“那个裤子,好像被我丢到我弟的床铺上了。”
  蓝逸染见她怂了下去,也没再搭腔,乖巧的样子就像一只小猫,紧张到有点小结巴的时候,也是可爱极了。整个空间连空气都十分尴尬以及……暧昧,他果然受不住了。
  叶锦韵不等蓝逸染接着回答自己的话,手机的铃声突然响起,她拿起手机接起电话,对蓝逸染做了一个嘘,示意安静的手势。
  过了一会便挂断电话,走进自家老弟的房间,拿走了一套不知道什么时候就放在自家老弟那边的衣服,便走进卫生间换衣服。
  蓝逸染笑眯眯看着她,又是接电话,又是回房间找衣服,又是换衣服的,如同一只受惊的小兔子想迈着小短腿落荒而逃,他没有拦着,也没有说话,真的吓坏她了,肯定少不了叶冰澈一番数落。
  不过一会儿,叶锦韵换好衣服从卫生间走出来,整理着自己的书包边对蓝逸染说道:“我临时有点事,就麻烦你跟我弟说一下,他的雨伞我拿走了,如果有事的话,到学校找我,那个衣服我会带回家洗,然后让老弟给你的。”
  整理完书包,叶锦韵走到门口拿起雨伞,撑着向学校走去,外面的雨还在下着……
  蓝逸染起身目送她撑伞离开,正准备收拾一套干净衣服洗澡,却忽然想到什么。
  “见鬼,那把伞怎么那么眼熟,那不是我新买的吗?!”叹了口气,算了,送她了。
  这个秋高气爽的夜晚,武汉一中难得放了三天假,可以轻松一下了。
  依旧是如此的美轮美奂,有微风轻轻吹过拂过几缕发丝,灯光下的声影被逐渐的拉长,芊芊细指在手机屏幕上滑动着。
  叶锦韵端起一旁,刚刚出来不久的冰镇饮料,紫色的液体在灯光下泛着莹莹的碎光,一张小口宛如半月下的新荷娇嫩迷人,轻抿一口杯子液体,水果味弥漫在贝齿之内,叫嚣着独有的韵味。
  手机屏幕灯光一闪突然出现在视线里的一个帖子,学校山洞鬼屋事件,琉璃般的凤眸半眯着让人捉摸不透。
  翻开联系人找到了向少华拨打了过去,声音不高不低带着几分玩味:“小华华,你看到那个后山鬼洞的帖子了么?看起来好像有几分意思。”
  画风一转:“你陪我去吧?”
  “我现在从家里出发,在学校后山等你,快点。”话题转了一个方向,并没有给男子开口说话的机会,便把电话给挂断了,一口将手中的冰镇果汁喝个干净,纤细的左手揉了揉太阳穴的位置。
  叶锦韵回到房间迅速的换了一套休闲的衣服,白色的T恤上,有着蝴蝶的花纹,粉红色蝴蝶的旁边是零零碎碎的小叶子,一条蓝色牛仔短裤露出修长白皙的腿,微微弯下身脚下是一双白色凉鞋,处处彰显乖巧和可爱。
  蹦蹦跳跳的下了楼,看了一眼时间,才八点半,也不晚。去鬼洞玩一圈,然后回来刚刚好。
  刚下楼便看到了管家的身影,嘱咐一声后,偷偷的取了钥匙便跑了,要是让管家知道了,估计又是各种唠叨各种的不行。
  踩下了油门,朝学校后山的方向开去。
  向少华永远一成不变的短袖校服,穿在身上,左手懒懒散散的架在脑后,微微杨头显露出这个人的自傲,插在黑色发丝里的手指,随意的挠了挠头。
  “……”刚刚接起电话,还没来得及说一句话,便被一连串的信息轰炸懵了,随即回了神。
  他摇了摇头,却是先回了宿舍。拿了手电和水,躲过宿管大叔后,慢吞吞的在学校里走着。
  “恩,八点五十多,锦韵也该到了吧?”向少华拿出手机,看了下时间自己轻声说道。
  片刻看着面前走来的女孩打了个招呼,“锦韵。”
  蓝逸染外穿牛仔衣,并没有扣上扣子,内穿着白色衬衫,搭配了一条黑色的休闲裤以及的黑白色板鞋。黑色的短发被风轻轻吹抚着,额前细碎的刘海刚刚垂到眼睛上方。
  夜晚照亮了整个商业街道,蓝逸染本想打电话叫叶冰澈出来玩的。
  但叶冰澈在电话中说他在学校后山洞里,正觉得奇怪,突然怎么要去后山洞了,这不是学校议论纷纷说的后山洞闹鬼事件吗。
  难道真有鬼?在电话里说不清楚,叶冰澈也挂着电话,蓝逸染正犹豫到底去不去,算了还是去吧,万一真有鬼那就好玩了。
  好奇心重的他准备走去学校后山洞,眼看着时间表上已经八点半了,夜晚如此的黑漆的,学校的后山洞也没有灯照亮。
  蓝逸染从口袋拿着手机着这周围的地方,如此的蒙黑,也看不到前面的路是什么样子的,小声叫着叶冰澈的名字,正怀疑他是不是不在学校后山洞这边,用手机照亮着眼前的路,一路前行。
  叶锦韵车内放着音乐,毛不易的不染,是目前她最喜欢的一首歌,她有一个习惯,喜欢上一首歌,就会疯狂的听直到厌烦,这个习惯她也维持了很多年,并没有觉得什么不好。
  不愿染是与非,怎料事与愿违。
  心中的花枯萎,时光它去不回。
  但愿洗去浮华,掸去一身尘灰。
  再与你一壶清酒,话一世沉醉。
  不愿染是与非,怎料事与愿违。
  心中的花枯萎,时光它去不回。
  回忆辗转来回,痛不过这心扉。
  愿只愿余生无悔,随花香远飞。
  跟着曲调,叶锦韵也开始哼了起来,对于那些歌词也早就烂熟于心,车窗户被打开一小细缝口,有歌曲流淌了出去,也有微风轻吹了进来,虽然是轻风,却也吹乱了额前的几缕刘海,前面是红绿灯,便停了下来,拿起手机对着镜子里的自己整理着那几缕乱发。
  车子停在了学校的车库里,取下钥匙放在了口袋里,沿着手机上别人描绘出来的路线,找到了学校后山的鬼洞,对于学校后山,她也是第一次来,如果没有路线的话,身为路痴的她可是会迷路的。
  虽然在某个分叉路口开始了小公鸡点法,但最后还是百般曲折的来到了学校后山的鬼洞,远远的便看见向少华的身影,叶锦韵快步的走上前,拍了拍他的肩膀。
  “走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