钱人阁 > 我真没想出名啊 > 第八百四十章 见证历史的震撼 上!

  八月份华夏电影终归还是没能扛得住好莱坞电影的肆虐,整个华夏影坛除了《战血3》和《外星生物》这两部电影还算能打点以外,其余全部全军覆没。
  沈连杰默默地看着自己那部仅仅上映了十天就被提前下画的《星球战甲》以后整个人抑郁到了极点。
  《星球战甲》是一部投资非常大的电影,而且这是沈连杰唯一一部独立执导的大投资电影,虽然剧本在沈连杰看起来不怎么样,而且投资的大部分钱都花在了演员的片酬上,但沈连杰多多少少还是抱着一点希望的。
  他拍得很认真。
  至少……
  总能回点本吧?
  但是……
  《星球战甲》的票房真心不好看,第一天的票房还算能接受以外,接下来的持续几天里一直都在骂声和降票房之中度过,甚至诸多媒体把沈连杰看成是整个华夏的“烂片之王”“烂片导演”“垃圾电影制造机”……
  回本?
  拿什么回本?
  虽然沈连杰已经不是华金那边的人,而且这部电影也不是沈连杰愿意接受的剧本题材,出现这种情况并不是他的问题,这部电影的成绩好坏也不会影响到他的收入,但心里面的难受感却无与伦比,挫败感甚至比之前被魏胖子碾压的时候更强烈。
  毕竟,没有比较就没有伤害啊!
  他为什么会输?
  输成了这样?
  他出道拍电影比魏胖子足足还要早一年啊!
  在他已经在导演圈崭露头角,拍了一部卖座还算不错的电影,被评为华夏新锐导演中最有天赋的年轻的时候,魏胖子还落魄地在横店瞎混,没有任何一部代表作品。
  但是现在呢?
  魏胖子已经是华夏的最佳导演,已经堪比李明瑞这样的大导演了!
  票房和口碑齐飞不说甚至还成为华夏为数不多的十亿导演,受各界媒体的各种吹捧与赞誉,名扬国内外……
  而他?
  他又悲剧地扑街了一部电影!
  经过多次扑街,他终于被称为电影圈的一个“烂片导演”。
  这差距,实在是太大,已经完全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了。
  你这让他如何能够接受?
  沈连杰幽幽地叹了一口气,默默看着剪辑完毕的《超人》成片。
  这一刻,信心满满的他突然就开始灰心丧气了。
  虽然剧本不错,同时各方面的因素,投资的特效也都是一流的,但是,沈连杰仍旧没有信心。
  这种感觉就像摇滚天王陈锋千方百计想冲击娱乐圈头条,但最终却失败的感觉。
  他也有这种感觉!
  甚至,他想如果《超人》再扑街的话,那他是不是真的要考虑转行了?
  导演?
  或许真的不适合他了。
  ………………………………
  好莱坞又是赢家。
  华夏虽然进步不少,但仍旧是输家。
  当然,八月份的华夏电影圈虽然面临着再次被好莱坞肆虐得体无完肤的境况,沈连杰被骂得狗血淋头,贾克斯坑爹操作令各方面好莱坞电影热度爆炸,但娱乐圈里的头条却被另外一条来自远在奥地利的消息所刷屏。
  甚至,新闻联播也播报了这条消息。
  那条消息很简单。
  那就是原计划八月十五在维也纳开一场世界殿堂级演奏会的决定推迟了。
  至于推迟多少天?
  只有四个字,那就是另行通知!
  门票方面有两个选择一个选择是给予退回凭身份证世界范围内只要有销售网点的地方都可以退,而另一个选择就给予改期,改到殿堂级演奏会确定的日期。
  实际上,当奥地利官方宣布这条消息以后,不但华夏接到这条消息以后所有人震惊,甚至世界范围内所有人都感到震惊。
  为什么?
  维也纳这场演奏会代表着什么?
  代表着权威,代表着世界范围内的音乐艺术最高殿堂,代表着无与伦比,足以载入音乐历史的伟大的存在。
  这样的演奏会除了出现战争或者不可避免的天灾人祸以外否则不可能出现这类放鸽子的情况,而且,如果真的要认真说的话,就算在整个维也纳历史上也从来都没有发生过这种事情!
  而这一次,突然宣布推迟,而且什么时候举行日期还不定?
  这是怎么了?
  就在所有人震惊的时候,他们又听到了奥地利那边的消息。
  陆远灵感爆棚,又创作了一首曲子,然后,这这首曲子把整个维也纳在场的所有音乐家都拉过去帮忙了。
  听到这条消息以后,所有人从震惊又变得难以置信,又从不可思议变成了复杂与释然。
  还是熟悉的配方,原来的味道。
  二狗子跑到哪里,哪里就推迟,现在连维也纳这种地方也被沾上了二狗子的拖延症病毒,然后被感染了?
  ……………………………………
  我要死了吗?
  躺在床上的布兰多挣扎了一下,随后又这么问着自己。
  随后……
  没有任何人回答他。
  早上陆远的态度让老头子气得喘不过气来,本来想倔强地跟陆远理论,觉得陆远不尊重自己,看不起自己,甚至想严厉地痛斥整个钢琴圈的人都排斥自己,但张开口还没说几句,最终却因为体力不支而直接晕在了当场。
  他晕过去的时候,耳畔传来陆远的紧张大叫声音,以及医疗人员的脚步声……
  医疗人员把他抬到了旁边的休息间各种抢救,大概过了两个多小时,等到他醒来以后,他才茫然地看着天花板,终于幽幽地叹了一口气。
  他不再生气了。
  因为,他意识到他真的快不行了!
  虽然之前被抢救过来,但身体机能已经退化到一个极不理想的程度,再也不能再支持他做一些其他重要的事情,甚至他连向往常一样平静地弹一首钢琴曲都不行。
  他如同即将落山的夕阳,最终散发着余辉……
  “哎……”
  他又叹了一口气
  但愿……
  上帝再给我一点时间!
  ………………………………
  王矜雪很舒服地睡了一觉。
  睡醒以后来到金色大厅,看到陆远依旧和所有人在忙忙碌碌着。
  陆远眼睛依旧散着血丝,头发显得有些凌乱,但精神头却和之前一样非常充足、
  王矜雪想说什么提醒一下陆远,可是话到嘴边了又咽了下去。
  她感觉这个时候还是不要去打扰陆远。
  在金色大厅里看了一阵以后,她又接到了一个电话,随后她来到休息间看到躺在床上的布兰多。
  布兰多整个人已经睡过去了,但嘴角却不断地在小声地嘟囔着什么东西。
  王矜雪凑近了听了听。
  她听到了布兰多在祷告,在祈求上帝再给他宽限几天之类的话。
  王矜雪沉默地看了看布兰多。
  自己这位老师已经不能像之前那样,教自己弹钢琴了,也无法再说一些钢琴之类的知识了。
  此时此刻的他,更像是靠一股意志力坚持着。
  “矜雪小姐。”
  “嗯?”
  “布兰多先生的身体状况真的差不多到极限了,各方面的器官老化真的……”
  “能好好治疗吗?”
  “矜雪小姐,我们可以治病,如果是心脏病之类的话,或许我们还能想办法延续一下,甚至可以换个人造心脏,这些都不是问题,但是,这并不是病是寿命,矜雪小姐你明白吗?”
  “我明白,他还能支撑多久?”
  “我也不知道,因为布兰多先生能活到现在,甚至之前的下路走动,这在我们所有人看来都是不可能的奇迹,他早上的时候不该过去的,好好呆着休息,或许能活得长一点。”
  “……”
  医生小心翼翼地把王矜雪带到了一旁,用一种非常悲凉的声音跟王矜雪说着一些关于布兰多的身体情况。
  王矜雪听完以后,只觉得心中很难受,却一时间也不知道该说什么。
  她下意识地看着陆远的方向……
  从来都不信神,都不相信有上帝存在的王矜雪这一刻竟然也开始祈祷了起来。
  希望……
  再给这位老爷子一点时间!
  一点点,就够了!
  ……………………………………
  八月十四日。
  这一天匆匆过去了。
  八月十五日,这个原本是殿堂级音乐会表演的时间,但此时此刻却继续变成了排练时间。
  排练的并不是《命运交响曲》而是《蓝色多瑙河》。
  除了世界十大钢琴家以外,世界上顶尖的一些音乐家也陆陆续续来了。
  他们本来是下面的观众,但是现在他们来维也纳的第一件事就是自发地帮陆远一起整理《蓝色多瑙河》的谱子,帮着做一些自己能做的事情。
  这是整个音乐史上都极为少见的情况。
  纪录片导演帕科看着镜头的时候,整个身体都在颤抖。
  金色大厅里,一个个在国际上响当当的音乐演奏家们都在走进走出忙忙碌碌,而陆远穿行在这些人之间,时不时地走上高台,和乐团的所有人们一起指挥着一次又一次的演奏。
  失败,再继续,再失败,再继续……
  一天时间,不知道已经持续多少次了。
  但是,在场的所有人当中竟没有一个人感觉到疲惫,甚至懈怠,更没有抱怨。
  他们都在用自己的方式配合着陆远。
  所有人都知道有些伟大的东西即将诞生,而同时布兰多也将不久于人世。
  整个国际音乐界,所有人都希望让布兰多有一个完美的结局,而不是在病床上,怀着绝望的遗憾离开这个世界。
  这无疑是极为残忍的事情。
  所以,这一幕就出现了。
  帕科深深呼了一口气,实在是无法压抑心中的激动与血液之中的沸腾。
  帕科知道,自己的这段纪录片,将会产生无与伦比的轰动!
  此时此刻,他经历看到的每一样东西,经历的每一件事情都是在见证着历史的诞生!
  拍完这一部纪录片以后,帕科觉得自己完全可以功成身退了。
  ………………………………
  连续两天时间,都在一直失败之中度过。
  到了第三天傍晚,也就是十八日的时候,当陆远终于挥了一下指挥棒,血红的眼睛透露着无尽的光芒,宣布着《蓝色多瑙河》完成以后,整个金色大厅突然响起了无与伦比的掌声与欢呼声。
  高台上陆远低下头,茫然地看了看自己正在颤抖的手。
  然后他深深地呼了一口气。
  “贝纳先生!明天,开始吧!”
  “什么?”
  “明天开始吧!”
  “您的《命运交响曲》还没……”
  “我突然意识到,这些都不重要,我感觉,这一切似乎都没关系……”
  “啊?”
  贝纳抬头看着陆远。
  他看到陆远的眼神之中似乎散发着奇怪的火焰。。
  他说的每一个字,似乎都带着不容抗拒的味道。
  贝纳终于点点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