钱人阁 > 麦尔德拉 > 无形之人

  广袤的大漠,死寂的沙海。
  几只骆驼,两、三节车厢——商队在黄沙与绿洲之间穿行。
  方方正正的沙石房屋,中央广场的小水池……
  每天清晨,阿汗多都会亲自打开王宫大门,呼吸着微凉,然后静静地等待城市的苏醒。
  商贩的摊子摆了出来;小酒馆的伙计们拉开门帘,开始准备食材……
  每天,一定要拉开窗帘,让清晨的阳光照进房间。它可以给你带来活力与动力,让你从心里不由自主地感叹:“啊,世界真是美好。”
  不过,这一次要说的,可不是南方领主阿汗多。
  ……
  “小贼,站住别跑!”
  随着城市的苏醒,街角巷口也开始热闹起来。偶尔会有那么一两个偷拿水果蔬菜的小贼在事先规划好的路线上“飞檐走壁”,“受害者”追出去一段距离,看着对方侠客般的身手,最后也望而却步。
  在南方人口中,“小贼”这个词汇更多的是“打闹”的意味。没有人会因为被偷了东西而真正的生气——都是调皮的孩子,大一些的也不过是十多岁的少年。所谓的“偷”,严格来说,不过就是光明正大,突如其然地拿。
  说实话,如果没有这些“恼人”的小贼,很多人大清早的还真是无所事事。
  “维迦纳斯,别跑!”两名中年男人在后面气喘吁吁地跑着,追赶着前面的一名十七岁出头的青年。
  “别让我们抓到你!”
  维迦纳斯熟练地翻过一个围栏,跳进某家人的羊圈,那两名中年男人加快速度从围栏外围追赶。
  毕竟曲线追赶比在羊圈中直行的路程要长。
  一路上,受惊的羊乱跑乱叫。
  维迦纳斯右手抓住围栏顶端,右脚踩进石围栏中的凹槽向下一蹬同时双臂发力,然后用腰部的力量让下肢也跨上了围栏。
  坐在围栏上,看着后面几十米处依然在跑的那两名中年男人,维迦纳斯把手中的香瓜抛到空中又接住,等着那两名中年男人赶到。
  “喏。”维迦纳斯把手中的香瓜扔给他们,然后打开背包,又取出两个,也一并交还。
  “还有一个呢?”
  “拜托,跑了这么远,给我留一个补充体力不过分吧?”
  “你呀!”其中一个男人指着维迦纳斯,一脸无可奈何,然后拍了拍他的兄弟,“走了!”
  二人走出十多米远,听见维迦纳斯在身后喊道:“你们这回比上一次快了三秒,我觉得应该到极限了;下一次我准备换个‘赛道’。”
  两个中年男人伸出双手,竖起大拇指,然后翻转向下。
  “祝你们一路顺风啊!”维迦纳斯坐在围栏上与那两个中年男人挥手道别。
  “维迦纳斯,你又拿人家东西了?”一个妇人提着两个箩筐走到羊圈门前。
  维迦纳斯顽皮地点点头,然后从围栏上跳下来:“我来帮你。”
  “你呀,品性又不坏,好好学点儿东西不行吗?”说着,妇人递给他一个箩筐。
  给羊添完饲料,二人走出圈子并把门锁好。
  “我回家啦!”
  “去吧。”妇人笑着。
  ……
  跑了也有十多分钟,走回去所画的时间更长。
  维迦纳斯天生好动,就算走在路上,眼睛也是四处张望。
  沙鹰部落自战争结束,大力发展商业,如今,沙鹰部落的资金收入百分之七十都来自于交易。
  这里集结着从大陆各地而来的商人,其中甚至不乏精灵。
  而大陆外,沙鹰部落也小有名气——在这里也可以看见从其他大陆来的奇奇怪怪的种族。
  同样,来自不同地区的人,衣着打扮也略有不同。因为沙漠地区的气候,外来人大多“入乡随俗”,穿着本地的服装,但也不乏那些依旧保持原本装束的商人。
  这一片街区有一座著名建筑——沙鹰商会。为了适应各族、各地区商人的需要,阿汗多特意建造了这家商会,收集各种族、各地区人民喜闻乐见的食物,为商人们提供衣食住行方面的服务。商人聚集在一起,交易也变得便捷了许多。
  每次,维迦纳斯都会从这条街回家。他喜欢看那些长相奇异的种族。
  黑衣人倒是很少见。
  商会周围,随处可见在谈生意的商人。
  人群中有两名黑衣人。他们就是站在墙后的阴影中,看着人来人往。怕热很正常,很多外地人都恨不得天上的太阳消失。
  黑衣人打量着在他们面前往来的商人,然后目光到了这里。
  那一瞬间,维迦纳斯心中没来由地一惊。
  黑衣人还在看着自己。斗篷下的面孔完全隐藏在阴影中,不知道确实是在看着自己,还是在看别处。
  然后,那两名黑衣人动身了。
  维迦纳斯站在原地看着,愕然发现他们竟然在向自己走来!
  黑衣人身上的那种神秘感、压迫感让维迦纳斯呼吸急促,他快步着几乎小跑着向家的方向走去。
  各条小胡同是他最熟悉的路线——他不知道在这些路上往返“逃跑”了多少次。
  两名黑衣人穷追不舍,他们的目光仿佛可以穿透墙壁,无论维迦纳斯怎样在胡同中穿行,他们总是能准确地走进正确的岔路。
  “完了!死胡同!”维迦纳斯心里大叫不好。一直以来,他自认为这些路通向哪里他都心知肚明,事实也的确如此。但在真正惊慌时,他没有想到他居然会失误!
  这面墙太高了,他翻不过去。
  两个隐藏在黑斗篷下的人拐了进来。
  维迦纳斯缩在墙角,恐惧让他不停颤抖。
  他们是什么人?为什么要追自己?!
  那两人站在胡同中,左顾右盼,甚至还向墙的顶端望了望。然后他们竟然发出了失望的叹气声!
  怎么回事?他们没有看见自己吗?!维迦纳斯看了看四周,确认他没有被任何物品遮挡——他就这样暴露在黑衣人的视野之中。
  “无形者。”其中一个黑衣人对他的同伴点了点头,对方同样点头表示同意。
  两人再次环顾四周,没有什么发现,然后便离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