钱人阁 > 盛唐特种兵 > 第100章分析

  
      此时的薛万彻双臂发麻,自征战以来他还是第一次遇到这麽强劲的对手,以前虽然总是和罗艺在一起过招,虽然不敌可以不至于如此形态。
  
      想起传说龙飞宇可以在两百步外射中对面的目标,这样的身手能力罗艺是绝对没有的。难怪他可以逼死罗艺这个一代枭雄。薛万彻几乎可以想到下一场比拼自己就会被扫落马下,随之而来的将会是无穷无尽的奚落,这里是夏州城,龙飞宇在这里的名气原本就极盛,如今自己贸然向龙飞宇发起
  
      挑战,如果输了肯定会成为整个夏州城茶余饭后的笑谈。届时自己的声望将会一败涂地。
  
      不管薛万彻如何想,此时已经箭在弦上不得不发了。自己是以勇武著称的,如果失败他将以和面目面对世人。
  
      正在他纠结之时,龙飞宇却忽然朗声笑道:“薛先锋果然神力惊人,不愧为大唐有名的武将,这场比试到此结束如何啊?”
  
      薛万彻还没有说话,不远处的薛万钧忙插言到:“如此正好,龙元帅旅途劳顿正好可以下去歇歇。”
  
      薛万钧话音刚落,薛万彻就接口道:“作为军人岂能半途而废,龙将军有甚么后招尽管使出来就行。”
  
      龙飞宇笑道:“突厥人逼近五原,我想请薛先锋,随我前去五原御敌如何啊?”
  
      薛万彻愤慨道:“突厥欺我大唐无人,岂能让他们如愿,若是将军有命末将自然愿往。”
  
      龙飞宇点头道:“好,有薛先锋这句话,也不枉我们比试一场。大壮把我包里的盔甲拿给薛先锋。”
  
      大壮疑惑的扫了放下武器的龙飞宇一眼,急忙道:“将军,你又没有输,为何要把宝甲相赠?”
  
      龙飞宇把手中的长枪扔给了大个,笑道:“宝甲赠英雄,况且以我的体格,如何穿得上陛下的这件宝甲,薛先锋和陛下身材相仿穿起这件宝甲肯定威风凛凛。”龙飞宇的话语,众人自然是不信的,不过他这样说了,也这样做了,这不仅让薛万彻自己迷惑,就连在一旁观战的柴绍和薛万钧一伙人也摸不着头脑,不知道龙飞宇这是
  
      何意。良久薛万彻从马上跳了下来对着龙飞宇拱手行礼道:“龙元帅,你的本领卑职心服口服,此次比斗是我输了,按照之前的约定卑职自当追随元帅一年,可这件宝甲卑职是万
  
      万不敢收的。”
  
      宝甲虽贵却也有价,何况这乃是当今陛下所赐。薛万彻自称还没有实力拥有这件宝甲。龙飞宇满不在乎的道:“薛先锋这是何意?这件盔甲的存在是一种感激,而非权力。以鄂国公的性格都能把此盔甲想让,如今有薛先锋这样的猛将,你穿上他让他侵染敌人
  
      的鲜血,让敢于侵占我大唐的敌人颤抖才是王道,不要管它来自何处,我们只需要对得起这件盔甲,对得起它的主人就行。”
  
      听着龙飞宇的话,薛万彻还想拒绝,可想到此宝甲的来历,他就一阵眼馋,左思右想还是把宝甲留了下来。
  
      这场声势浩大的比斗,就这样虎头蛇尾的结束了。不过这并不影响一伙人的兴致,能看到两位当世名将在一起比武这原本就是一件幸事。
  
      武将之间没有文人那种弯弯绕,一场比斗让龙飞宇在这些人的眼中立刻变得高大起来。不过对于这种变化龙飞宇却不怎么在意。来到夏州他也不过是路过而已,既然来了不来拜见柴国公自然是说不过去的,如今见了人比斗也已经完毕,龙飞宇觉得自己没有必要在这里继续呆着了,于是就朝着柴国
  
      公走来,在距离他几步之遥时,行礼道:“柴国公,在下在河朔还有公务要处理,就不在这里叨扰了。还请元帅见谅。”
  
      柴国公呵呵笑道:“龙元帅好不容易来我夏州一趟怎么也得吃顿饭再走吧?急也不急于一时啊。”
  
      正说话间一个士兵跑了进来,对着几人行礼道:“元帅,朔方斥候来报突厥人五万大军忽然南下如今齐聚朔方城,好像要攻占此地。”
  
      听到突厥大军前来,柴绍忽然抚掌道:“好,突厥人终觉是坐不住了,传令各军紧守城池,张远你和薛先锋见机行事,随时准备出击。”
  
      “是”
  
      柴绍说着,转身朝着龙飞宇看去,不等他说话,龙飞宇就笑道:“元帅不必担忧,有我在朔方,如果还要夏州防备那就说明我已经战死了。前方军务紧急恕末将无礼了。”
  
      龙飞宇说完对着不远处的大壮两人喊道:“走回朔方。”
  
      说着龙飞宇转身朝着破虏走去,一个翻身上了马,对着几人拱手示意过后策马绝尘而去。
  
      看着龙飞宇远去,张远忙到:“元帅,突厥五万大军来袭,我们若不做出表示恐怕令将士们寒心啊。”
  
      柴绍叹了口气道:“到底是少年心性,血气方刚,和我年轻的时候有一拼。这突厥人也不是易于之辈,传令各军随时做好出击准备。”
  
      “是”草原深处,梁月儿逃离了龙飞宇,不时的回头看去,希望龙飞宇可以追击而来,实际上她并不在乎可以逃多远。因为她知道自己的马匹根本无法和龙飞宇胯下的宝马相比
  
      ,用不了多久就会被追上。逃跑只是让自己可以更加心安理得的待在龙飞宇身边,给自己一个借口,不是我心中没有梁国,只是力不从心,逃脱不了敌人的手掌。可此时此刻,并没有人前来追击,这让她多多少少有一点失落,自己回去这是不可能的。唯有硬着头皮在草原上乱转了,不过一向自以为有大将之风的她进入了草原就成
  
      了无头的苍蝇,如今依然分不清东西了。只能无奈的在这荒无人烟的地方乱窜。
  
      不远处一匹快马疾驰而来,身后一个男子紧追不舍,眼看前面的男子就要逃走,身后之人忽然弯弓搭箭一箭把男子射到在地。射翻了奔逃的男子,身后紧随而来的男子一眼就看到了不远处的梁月儿,纵马朝着她跑来。看到那人朝着自己袭来,梁月儿并没有动,此时的她早已经迷失了方向,此人
  
      来的正好,自己刚好可以抓住他让他带路。
  
      想到这里梁月儿就从马上拿下了佩剑,准备出击。还不等她冲出去,对面来人忽然喊道:“梁小姐,真的是你?能在这里见到你真是太好了。”这熟悉的声音,梁月儿如何听不出来,正是突厥大将莫克的声音。听到这个声音,梁月儿神情一松就把宝剑放了回去,看着奔来的莫克,好奇的道:“莫将军你怎么在这里
  
      啊?”莫克在距离梁月儿几步之遥的时候勒住了马匹,叹了口气道:“我们还是大意了,现在想想那龙飞宇肯定知道我们前去梁国迎亲的事。只不过迎击一群迎亲的人会让他大失
  
      言面,所以才有了浮桥袭击的那一幕。现在想想可汗还是不懂汉人啊,若是没有这五千人的迎接也许我们就可以度过浮桥了。”梁月儿悲凉一笑道:“莫将军难道不知突厥和梁国和亲乃是大事吗?你我只不过是两国政治上的牺牲品而已,若是死了无疑让梁国和突厥更加憎恨唐朝而已。可搭上了一个
  
      王子,这是颉利可汗唯一的子嗣,他是不可能放弃的。”莫克无奈一叹,感慨道:“他若是死了未必是什么坏事,唐朝目前如日中天,而我突厥却每况愈下,如今更是后辈凋零,让一个龙飞宇打的溃不成军。也许换了人就好了。
  
      ”
  
      “换人?换谁啊?纵观你突厥王族也就颉利称得上是一个枭雄,突利不过是一个有头无脑的傻瓜而已,傻到龙飞宇都不忍杀他。”
  
      莫克失望的道:“是啊,如此无用的人对于敌人来说才是最大的幸事。对了梁姑娘我找到了一条可以过河的路径,我们过河去吧。”
  
      “过河?到哪里啊?”听到过河梁月儿本能的就有一些慌乱,她从心底还是不愿离开这里的。和龙飞宇几天的接触,不得不说,龙飞宇的个人魅力是别人无法比拟的,他的影子此时已然悄无声
  
      息的刻进了梁月儿的脑中,提到离开,总是让梁月儿不经意间的想起。
  
      莫克不知道梁月儿想什么,但还是解释道:“刚才我在黄河边找到了一个浅水湾,从哪里可以直接渡过黄河,回到朔方去。”
  
      “朔方?我们去朔方干什么?”
  
      莫克呵呵笑道:“可汗派出了五万大军围攻朔方城,如今我们正好回到朔方,和他们一起拿下朔方城,也为王子积攒一点威望。”
  
      “王子?他不是跑了吗?”
  
      说到王子,莫克尴尬一笑道:“我已经找到王子了,我们这就和他一起过河吧。”
  
      梁月儿虽然很不情愿,可也没有说什么只能默默地随着莫克朝着草原深处走去。
  
      朔方城要塞之下,李旭和刘震北一伙人此时全部聚集在了这里,刘震北略带焦急的道:“李将军,龙元帅去了哪里,找到了没有?”
  
      李旭皱了皱眉道:“找是找到了,也许此时已经在回来的路上了。”
  
      刘震北焦急道:“突厥人眼看就要发起进攻了,这可怎么办啊?”
  
      李旭劝道:“刘将军不必担忧,区区五万突厥士兵,只要我们举止得当还是不成问题的。”正说话间,军帐被掀开,一个卫兵走了进来,对着一伙人拱手道:“将军斥候来报浅水滩发现突厥王子行踪,他们几经拦截,可那突厥将领勇猛无比,被他们逃脱了,看样
  
      子他们是准备从浅水湾过河,刘队长希望我们派一营精兵前去拦截。”
  
      李旭点头道:“好,肖军你带一营精兵去拦吧。”
  
      “不可”
  
      听到这个声音,众人忙起身朝着帐外看去,只见龙飞宇风尘仆仆的走了进来,朗声道:“传令刘队长让他象征性的追击一下,让突厥王子过河。”
  
      听到龙飞宇的话,李旭几人略带疑问的道:“元帅,我们只要抓住了突厥王子突厥人毕竟投鼠忌器,这对我们此战有这事半功倍之效啊。”龙飞宇摆手道:“突厥之所以动用五万大军就是因为这个王子之故,如今突厥内乱,加上接二连三的被我们打击,他们兵无战心,神情涣散。我们抓了他们和亲的王子,无疑让他们涣散的军心加以凝聚,若是我们突厥王子返回,他们在内乱的情况下想的肯定不是战争,而是撤退,那时的突厥人才是最容易击溃的,只要击溃了突厥大军突厥王子可以再次被我们抓来。现在抓了我们的军队将会损失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