钱人阁 > 快穿之狂撩男神365式 > 第097章 人生巅峰

  云浅浅:呃,那个,请问走上人生巅峰具体是做什么呢?
  系统突然咳了一声:本系统需要升级,具体升级需要多长时间未定…
  云浅浅:喂,不带这样的,那个,你好像忘记给我传送剧情了兄弟…
  再也没有声音了,系统好像真的下线了。
  “喂,小可爱,小仙女,你还在吗?”
  回复云浅浅的只有机械的声音,“系统正在升级,请勿打扰!”
  “我靠,关键时刻掉链子啊……”
  作为一个杀手,必须要有牛逼的身手和敏锐的观察力,不凡的身手,可怕的杀气,和会骗人的眼睛。
  她云浅浅都具备,但云浅浅有一个让人无语又无奈的特点,就是贪财!在云浅浅眼中,钱财第一,挡我财路者,杀无赦!她就是令人闻风丧胆的“杀神”!当然,云浅浅是她的真实名字,在杀手界,每一个杀手都要有一个代号,云浅浅给自己取的代号好听又好记——“古月”。
  要她为你卖命,很简单,给钱啊,只要钱给够了,她云浅浅赴汤蹈火,万死不辞!条件就是先给钱,要是完成了任务,你还不给钱?抱歉,老子灭你满门!在云浅浅头上动土?那么想死啊?所以,雇主们都是先给钱,再办事的。
  云浅浅在杀手界是从最底层开始做起的,独来独往,走在刀刃上,拿最少的钱,做最危险的任务。可今时不同往日了,现在的她,统治着整个杀手集团,依旧是接危险的任务,但拿的是最多的钱,是什么让她走向成功的道路?没错,就是钱!敢问路在何方,就在钱方!
  此时,云浅浅正叼着菠萝味的棒棒糖,半眯着双眼看着手上的电子表,是“杀人不要命的低调奢华,又不单调又嗜血”。集团是自己研究出来的,这个杀手集团在云浅浅接手这个集团之前,它的名字是叫做“喋血宅”的,云浅浅接手后,就改成了“不要命的低调奢华又不单调又嗜血”,对于道上人的无语和嘲笑,云浅浅选择无视,什么事都没有比她开心更重要!
  刚接手时,总有几个不要命的小看她,但对云浅浅来说,他们只不过是跳梁小丑,在关公面前耍大刀。一接手就收编了两大杀手家族。小看她?还敢笑她杀手集团的名字?找死!其实她的集团还有一个简称叫“肃杀”。
  这就是她云浅浅!看着眼前的电子表,她的“肃杀”里的科技人员不比国家级的差,这电子表是太阳能的,因为在被困的情况下,你永远不知道你的充电宝在不在身边,电源有没有。这电子表可以自动将你认识的人记录在表里,可以分析敌人的心理,这电子表有输入犯罪心理学的知识,还有很多功能,这可是她花了大价钱叫手下的人研究出来的,只有她一个人能使用,有密码,别人进不去,还有防盗功能想,这表可以变色,变透明,就像网上那些传闻什么未来的手机一样,又是透明的,她有,也只有她有,独一无二,只要她不愿意,谁也解不了这手表的密码。
  现在是北京时间晚上十二点,夜黑风高,杀人的好时机……
  咬碎口中的糖,一身黑色便服,长到膝盖那里,随风飘扬的墨发,云浅浅拿出发圈绑了起来,方便做事。
  看着前面里三层外三层的大楼,里面是刺杀的目标,一个无声手势,暗处的人悄无声息地杀死了守门的人,走!云浅浅和她的手下们小心翼翼地走向那栋大楼,从背包里拿出了飞虎爪,咬着刀子,按下上升键,让飞虎爪卡在窗户上,不用说,肃杀的人不是吃素的,都跟着云浅浅做了起来,爬到二楼,拿出针筒,向吹口处一吹,一根针飞向屋子里的人,死了!搞定!
  其他杀手已经将这里的人都杀了,OK,走人!很久没接过这么简单的任务了,对了,走之前,她还命令了手下,把这楼里值钱的东西都带走,还有他们杀的人,身上的钱全部搜出来,带走!好了,可以安心地领雇主的钱了。
  拆开一根棒棒糖又吃了起来……
  看着电子表闪了一下,她知道,钱到账了!
  数了不下二十次屏幕上出现的数字,七个零,有点少,才六百万,但这只是一个简单的任务,值了!嘴角勾起一抹笑,解下头绳,肆意地大步离去,手中玩弄着枪,这就叫做人生啊,美妙!
  哼着小调,半眯着眼,这走姿要多欠揍就有多欠揍,可有人敢吗?
  突然,一双大手捉住了云浅浅的右手,“嗖”的一声,她被拉着飞了出去,还没看清那个男人的脸呢?
  这速度,“靠!”云浅浅大叫一声,这一秒,估计已经把她拉到几千米外了!而且速度是越来越快,关键要命的是她动不了!
  “喂!……”因为速度太快了,让云浅浅很难开口说话,本来想说,“喂,大侠,你哪位?我给你钱,有话好说啊!”可她说不出来,一个喂字能叫出来,已经很不错了。
  只得闭上眼睛,云浅浅感觉到周围是一片光亮,也就是传说中的光速了,这……这不是人啊!现在的云浅浅放开那个男人的手必死无疑!只得紧紧抓着,不知跑了多久,男子拉着云浅浅跑,但云浅浅却是脚不着地的。
  后来,云浅浅感到一股浓重的困意,向她袭来,困!从未有过的困!让云浅浅睡了下来,任由男子拉着跑……
  “故人叹,故人叹,今世前缘未结,缘有千千结,结有千千丝,剪不断,理还乱……”迷糊中云浅浅听到这句话,一个女人的声音响起,但随即又晕了过去。
  只感觉身上的衣服都破了,被风刮破的!要不是男人护着,估计她早死了,这速度真的不是一般的快,身上一凉,有人帮她换了身装束。
  云浅浅用尽全身的力量,抬起手摸了摸手腕上的电子表,还好,表还在,又安心的睡了过去……
  对了,钱包和银行卡呢?云浅浅倏的一下睁开眼睛!“银行卡!钱包!”一睁眼就看到一男一女站在她旁边,心里只有钱的云浅浅又倒了下去,倒下去前,还迷迷糊糊地说了一句,“我的钱……”
  在她旁边的一男一女,相视无奈……
  云浅浅此刻意识模糊,只有手是紧握着的,仔细看的话,会发现,她的手在微微颤抖,她的钱!这两个杀千刀的,到底是什么人……
  不知过了多久,云浅浅醒了过来,“钱,钱!”云浅浅她手往背后摸,发现背包不见了,往裤兜里摸,发现这竟然是裙子,还是古装!穿越了?不不不,她的钱还没花完呢!这一穿把她的劳动成果都便宜了肃杀里那几个老头了!什么情况!
  云浅浅动怒,一拳头砸向那简陋的木板床,几条裂痕清晰可见,别让她知道那一男一女是谁,不然就算是死,也得和他们拼命!劫我云浅浅的色可以妈的,居然劫财!没人性!
  一拳过后,云浅浅又郁闷又无奈,最后抱着枕头哭了起来,不知道的,还以为是她的丈夫死了。
  哭过之后,双眼红肿,脸色苍白,泪依然在流,还有停不下的抽泣声,一副生无可恋的表情……
  “砰”的一声,门被踢开了!妈的,在这时候还敢来招惹她云浅浅,不要命了!
  进来的是一个大约十五六岁的女孩,一身粉色宫女装,当然,云浅浅并不懂什么什么装的。
  别以为你长得可爱,老娘就下不了手!云浅浅飞速上前,抓住了她的脖子,不让她立刻死去。
  “云……咳咳……云浅浅,你疯了吗?”那个女孩被掐得脸色通红,双眼凸出。
  云浅浅放轻手中的力道,“怎么?”
  “你还不到御花园扫地!”那个宫女脸色好了一点,低声道。
  云浅浅松开了手,扫地?开玩笑,她云浅浅已经十几年没碰过扫把了。
  “我问你,你还记得你叫什么名字吗?”云浅浅一脸天真地问那个宫女。
  “云浅浅,你是不是吃错药了?我也就提醒你到这了,扫不扫地是你的事!”宫女一脸气愤甩袖离去。
  云浅浅看着宫女离去的背影,并没有阻拦,御花园?那么这里是皇宫?扫地?那她不就也是宫女了?
  扫地?她是不会干的,以为她是谁,想要她干嘛她就干嘛啊?云浅浅倒头就睡,哭了半天,她累了!
  “哗啦啦……”冰凉的清水向云浅浅倒去,恰好是冬天,此时冰冷的水湿透了全身,云浅浅忍不住地发抖。
  “云浅浅,给我起来!”一个尖锐的声音响起,让人听着很不舒服,一听就是太监的声音。
  云浅浅睁开眼,幸好她的电子表防水,不然她就上去撕那个太监了!
  “干嘛?”看着眼前的太监和今天早上看见的那个宫女,云浅浅冷笑。
  “云浅浅,干嘛?居然干玩忽职守。”当下,拿出一根手臂粗细的棍子,毫不留情地朝云浅浅打去。
  “啊!”破旧的院子里传来两声尖叫声,这当然不是云浅浅的叫声了,小样,想打她,拍了两下手,看着两个离去的背影发笑。
  想了想,她还是去扫地吧,毕竟这是古代,还是皇宫里,拿起扫把,大摇大摆地走了出去,因为不认识路,而且这皇宫又大得不像话,问路问了一路,走了差不多半个时辰才到御花园。大刺刺地走进御花园,扫了起来……
  旁边的宫女看见了,都不由得抽了一口气……她怎么敢走进御花园的,要知道,她们这些宫女,扫地,只能扫门口的!发现众人异样的目光,云浅浅有点摸不着头脑,她怎么了吗?
  “皇上驾到!”一声尖锐的叫声划过天边。
  一抹明黄色的身影和淡蓝色身影,以及一推侍从向御花园走来。
  “参见皇上!”门外的宫女们起身向皇上行礼,天生的奴性啊!
  云浅浅环顾四周,才发现只有自己一个人站着,格外显眼,连忙学着刚刚那个宫女行礼的姿势跪了下去,却听到那皇帝说了一声“免礼!”
  这就有点尴尬了……
  于是云浅浅连忙站了起来,抬头看了皇上一眼,长得似乎很不错,和电视剧里面那些白胡子的皇帝完全不一样,高挺的鼻梁,修长的身躯,白皙的皮肤,双眸深邃而有神,让人看不出他在想什么,明黄色的朝服穿在身上,更显得高贵和孤傲,十足十的美男子,恰好,云浅浅面对阳光,皇上遮住了太阳,周围发出耀眼的光芒……
  皇上身边站着一个男子,穿着淡蓝色的衣衫,身上有一股遮盖不住的儒雅,但也有一种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冷漠,长得也是百里挑一的美,但是和皇上身上的那种霸王之气有所不同,两人是风格完全不同的美男子。
  “大胆!”看着云浅浅毫不掩饰的打量,朝北洛逸十分不悦,一旁的太监见此,对着云浅浅喊道。
  “啊?”云浅浅回过神,一脸懵懂,张着水灵灵的大眼睛,一副天真无邪的表情,看着开口的太监。
  “御花园岂是尔等下贱之人想进就进的!”太急大声说道。
  朝北洛逸看着站在旁边的云浅浅,厉色说道:“拖下去,二十大板!”这话从他口中说得云淡风轻的,可在云浅浅耳中,就很不是滋味了。虽然他长得帅,声音也好听,可是,这人怎么这么冷血呀!
  下贱之人,云浅浅长这么大,云浅浅长那么大,除了这个老太监就只有两个人这么说过她,而且说她的人都死了,坟头上的草都长三米高了!
  “拉下去!”朝北洛逸明显是不想个云浅浅多说,简直浪费他的时间。
  “等一下!”当侍卫上前时,云浅浅举起右手,一副有话要说的样子。但这些侍卫可不会听她的话,对她的话充耳不闻。
  “找死!”云浅浅低吼了一声,连上两个过肩摔,将想抓她的那两个侍卫给绊倒了。周身散发着杀气,就是朝北洛逸和那蓝衣男子也是心下一惊。
  好强的杀气!
  硬是把要上去的几个侍卫给吓在原地,迈不开步子。
  “愣着干什么?把她拿下啊!”朝北洛逸冷冷的开口,朝北的侍卫居然被一个宫女给吓到了!真是丢脸,而且再加上他身边那位看到,朝北洛逸恨不得把那几个侍卫都拖下去砍了!
  “弓箭手,禁卫军准备!”朝北洛逸身旁的大太监大叫道。
  云浅浅抬头,只是黑压压的一片人头,还有远处整齐而沉重的脚步声,听起来人数在两百人以上。
  云浅浅暗道不妙!
  于是大声喊道,“皇上,你不能杀我!奴婢这样做,其实都是为了您好啊!”眨巴眨巴大眼,楚楚可怜地看着朝北洛逸。
  朝北洛逸挑了挑眉,不为所动。
  “皇上身为一国明君,奴婢冒死进言,相信皇上会听奴婢一言的,对吧?”云浅浅一脸天真和坚定的样子,似乎十分崇拜朝北洛逸。
  “慢着。”朝北洛逸挥了挥手,不耐烦地说道,云浅浅这话可是抓住朝北洛逸的死穴了,朝北洛逸身边这个男子可是等着看他笑话呢。一代明君会不听良言?传出去,丢的是他的面子。
  “皇上,奴婢经过此事一看,您有危险啊!”云浅浅用袖子擦着脸上根本不存在的眼泪说道,一副悲痛的样子。
  危险?听到这两个字,朝北洛逸心中一动,暗处的人要出手了吗?朝北洛逸沉默,让云浅浅继续说下去。
  “皇上,您身边的这群侍卫用不得!奴婢一个小小的宫女,他们都不敢动我,可见,把侍卫安插在您身边的人,用心不良啊!这是奴婢这样弱小的女流之辈,就算了,如果今天不是我,而是一个居心不良的高手,您可怎么办啊……要是伤着您的半根头发,奴婢会心痛死的,呜呜呜呜……”云浅浅狠狠地掐了自己一把,眼泪花花地流了下来,一只手捂着胸口,痛心疾首的样子,就连一旁的宫人,也感动了。只是侍卫们恨得牙痒痒,当着他们面说他们坏话,也是够够的了,如果眼神可以杀人,此刻云浅浅已经死了几百次了。
  朝北洛逸气得差点吐血,弱小?在她打倒两个大汉时,怎么不见她弱小,但她说的话也不无道理。
  要知道,帝王的疑心是可怕的,也是怕死的!
  “把这群侍卫充军,给朕换一批侍卫。”朝北罗伊对禁卫军说道,挥了挥手,示意云浅浅退下。
  可云浅浅却一动不动,似是要等朝北洛逸的赏赐。
  “退下!”朝北洛逸对云浅浅的印象简直差到谷底,她说的话是没错,可这不正是间接地说明侍卫无能吗?而且她还当着外人的面说
  “皇上,奴婢进言有功,为皇上扫清了障碍,是不是应该有赏赐呀?”云浅浅抬起头,一副看着白痴的样子看着朝北洛逸。
  什么!要赏赐?这宫女也太大胆了一些吧,一旁的宫女都为她着急了,皇上不杀她就不错了,还做梦地想要赏赐,朝北洛逸身为男人的自尊心被狠狠地打了,一旁的蓝衣男子也在心里暗自偷笑,怎么同样是皇上,他朝东国就没有这样可爱的女人呢?而且他朝东悠遥已经十九岁了,怎么就没碰到这样极品的女人呢?不过他面上却面无表情,这朝东的皇帝估计要被气死了。
  “好好!赏赐!”朝北洛逸黑着脸,大手一挥说道。其实只是想快一点解决这个麻烦,然后快点走人。毕竟朝东国的皇帝还跟着一起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