钱人阁 > 正侧侍君宠 > 478沐浴

  
  吃过晚饭,外面忽然开始刮风,仿佛要把空气当中的寒意全部都吹进人的骨肉当中。
  长久去了方润的院子,原本方润还因为冷风不断的往衣衫当中灌,抖了抖身子,但身后从屋子当中走出来的长久拥住方润的身子,他一瞬间就感觉自己有了依靠,好像灌进衣衫当中的风也没有那么冷了。
  李季和巫马思吉看着长久和方润正夫离开屋子,两个人都低下头没有看彼此。
  桌子上面摆放的茶水是刚才吃完饭后送上来消食的茶水,长久夸了一句味道不错,李季和巫马思吉多尝了两口,现在再喝,忽然觉得口中发苦。
  在女尊男卑的世界当中,在三夫四侍的民风之下,能一生一世一双人真的很少。
  他们羡慕宿儒公子,羡慕巫马星霜,可也只能羡慕。
  谁让他们喜欢的人是长久,他们的妻主是长久。
  李季喝巫马思吉坐着喝了一会茶水,回了各自的院子,树上的叶子到已经落尽,有一些早发芽的树已经在努力往外发新得枝桠。
  方润伺候长久沐浴,温热的水包裹着长久的周身,他给长久擦背。
  “明日宿儒公子想去皇恩寺,我能陪着去吗?”
  方润拿着手中的巾帕给长久擦背,从肩膀往下,一节一节的骨头清晰的感觉到。
  “去皇恩寺?”,因为水温事宜,长久泡的都有些困了。
  “是去见无慧师太吗?”,长久皱眉,开口问道。
  站在她身后的方润往长久身上撩了一些温水:“是啊!宿儒公子是无慧师太的有缘人,我看这天底下也只有宿儒公子能让无慧师太等着了。”
  方润开口道,说话的语气待着几分羡慕。
  长久沉思片刻,微微眯了眯眼:“准备去几日?”
  宿儒是不是无慧师太的而有缘人她不知道,但是她知道无慧师太是知道宿儒真实身份的,至于无慧师太为什么不告诉宿儒,她想不明白。
  “宿儒公子没有说去几日,你允我最多留几日?”,擦完后背,继续帮长久擦胳膊。
  “他想去,你陪着一起去玩几日便是了,南历去了边境,他可能一下子习惯不了。你之前又天天给他针灸,也劳累了,正好去皇恩寺玩几日。”
  长久说完话抬头去看方润,不知道是因为浴桶当中水波的缘故,还是因为屋子当中灯光温软,方润眼中满是氤氲水光,显得整个人热切又痴-缠。
  方润正给长久擦胳膊,长久伸手拉住方润,方润心中正想,我不想去皇恩寺玩,我就想呆在你身边,待在你身边就是最好的休息。
  可没料到,自己的嘴唇忽然一凉,然后一暖。
  长久的唇是凉的,这是方润被长久亲吻的第一反应。
  然后才反应过来长久正在亲吻自己,还从浴桶当中站了起来。
  方润在长久怀中挣扎,长久身上什么都没有穿,浴桶当中的水温热,现在站在空气当中很冷,他想去给长久拿衣衫,可长久怎么可能放手。
  她的手已经在亲吻的时候摸到了方润的下身,那处早已经傲-然-挺-立。
  “不好好给我洗澡,想什么了?”
  长久凑到方润的耳边,低哑着声音开口说道,那语气浅浅含笑,待着几分玩味。
  方润只觉得自己半边身子都酥-麻了,腿脚有些发软,在地上有些站不住了。
  “想我了,是吗?”,长久的手掌放在那处轻轻的揉着,另一只手揽着方润的腰身,此刻两个人也顾不得身上的水珠,顾不得会不会着凉,只觉得自己越来越热,越来越软。
  “是不是想我了?”
  长久追问,方润听长久说话,眼神躲闪着,不敢看她。
  长久的手中不轻不重的揉着,极有技巧,惹得方润发出耐人寻味的声音。
  “嗯~”
  长久却没有其他的动作,从浴桶当中跨步走了出来,揽着方润的腰身,轻轻的揉捏那处,也不往床榻旁边走。
  方润已经洗漱,换了寝衣,现在身上的寝衣擦干了长久身上的水珠,变得微微潮湿。
  睫毛轻颤,贝齿咬着下嘴唇,要是这样的动作躺在床上还要,可偏偏现在站在浴桶旁边。
  “别忍着。”
  长久在方润的耳边呼气,方润现在根本听不得长久用这样的语气跟自己说话,抬手捏着长久的胳膊,长久的胳膊上面都是肌肉,捏的他手指都发酸。
  刚刚长久在他耳边说拿三个字的时候,他差点就松懈了,若是刚才松懈了,怕是今天晚上长久就该找巫马思吉或者李季去灭火了。
  他不想长久去,他希望自己就可以满足长久。
  “去床上,好吗?”,方润开口,语调楚楚可怜,微微拧着眉头,很是难受。
  “好。”,长久把手掌从方润那处拿开,在方润的耳垂上面轻轻捏了捏,方润抖了抖身子,他真的快要忍不住了。
  明白长久刚才说的别忍着是在说别忍者叫声,而不是别忍着不释放。
  上床以后,长久的亲吻炙热而粗暴,甚至待了几分野蛮。
  方润能感觉的到,长久这不是在发-泄,她今天心情很好。
  但最后方润没来得及知道长久今天为什么心情很好,就已经沉沉睡去。
  一场大战之后,酣畅淋漓。长久看着在自己身旁沉睡的方润,把他往自己怀里揽了揽,吻了吻他的额头。
  第二天方润醒来的时候,长久还在睡,他有些惊讶,平常长久跟自己睡的时候,基本上都是长久醒来的比自己要早些。
  方润盯着长久的侧颜,目光深情。
  他也不知道他盯着长久看了多久,长久忽然睁开眼睛,黑亮的眼眸当中似乎藏着某种笑意:“盯着我做什么?昨天晚上没玩够?”
  因为昨天长久心情好的缘故,长久在床上跟方润玩了不少花样,折腾的方润现在腰酸背痛,根本不想起床。
  但是想一想自己答应了宿儒今天要陪他去皇恩寺。
  “你说,你到皇恩寺的时候,佛祖知不知道你身上的这些痕迹?”
  长久把头埋在方润的胸前,开口说道。
  因为两个人的身子紧紧地贴在一起,几乎在方润那处有反应的时候,长久就感觉到了。
  方润往后面缩了缩身子,长久刚才说的话,自己居然羞-耻的有了反应。
  现在天气这么冷,皇恩寺更冷,自己去的时候穿那么厚的一衣服,佛祖怎么可能会知道。
  昨晚一场大战,今天早晨若是再来一次,方润今天就真的没办法再出门了。
  李季和巫马思吉在饭厅房中等长久和方润正夫用饭,等的饭菜都冷了,两个人还是没来,管家把饭菜热了一遍,劝着季侍和思吉公子先吃。
  长久主子的府宅当中没有那么多的规矩,在主母去世以后,老一辈的规矩更是没人遵守了,不过长久主子对这些事情也不在意。
  许是方润昨晚真的卖力了,长久今天亲自送方润到南历府宅这边。
  “想什么呢?”
  长久伸手在方润的额头上面轻轻弹了弹。
  “在想你昨天心情为什么那么好。”,方润惦记这件事情,但昨晚累的实在是没有心思再多问。
  “过来。”,长久像方润招手。
  车厢不大,两个人的距离本来就近,方润往长久身边靠了靠,更是亲密无间。长久伸手把方润揽到怀里,低头亲了亲方润的红唇,因为要去皇恩寺的缘故,方润并没有抹胭脂水粉,但天生的唇红齿白,哪里能让人奈何。
  方润想推开长久,娇嗔一句“别闹”。又想让马车调转方向,回到府宅,跟长久在床上温香软玉。
  “想要了?”,长久伸手摸到方润下身那处,引得方润浑身一僵,现在是在马车当中,不是在家里。
  “冰糖葫芦!”
  “猪肉馄饨!”
  “石锅嫩豆腐!”
  “……!”
  ……
  外面街道上叫卖小吃的声音甚至能清晰的传进马车当中,方润感觉自己浑身上下的毛孔全部都张开,被长久的气息侵袭,被外面叫卖的声音侵袭,僵硬无比。
  “放轻松。”
  长久低头,用薄唇轻-捻-着方润的耳垂,引得方润浑身战栗,泛起细细密密的鸡皮疙瘩。
  长久都这样了,他怎么可能放轻松。
  “还想要知道我昨天为什么心情好吗?”
  长久的手不轻不重的按着,让方润想要更多。
  方润听都没有听清楚长久说的什么,现在整个大脑都被欲-望支配。
  “想要……”,方润在长久怀里轻哼。
  若是方润现在有半分清醒,就能发现长久现在满目清醒,没有半分动-欲的模样。
  “你知道岑宁有一个从小一起长大的青梅竹马叫夜崆吗?”
  长久自然明白方润说的想要跟她问的问题没有什么关系,她可没有准备在马车上面真刀实枪的来一次。
  “嗯?”,方润浑身发软,大脑有没有反应过来长久现在说的什么。
  “她到都城来了,是冲着岑宁来了,为了知道岑宁的事情找上了我。”
  长久继续说道,也不管方润现在能不能听明白她说的这些。
  “你说卓青和夜崆我要帮哪一个?”
  长久在方润的耳边吐气如兰,方润现在浑身的发烫,泛着浅浅的粉红色。
  他不知道长久要帮哪一个,他只知道长久现在帮帮他,不然他要死了。
  不知道长久是不是明白他的想法,伸手探进了他的衣衫当中,握着那处时快时慢的动着。
  方润贝齿咬着下唇,也不知是舒服还是不舒服。
  良久之后,长久另一只手轻轻按压方润的眉头,在方润的耳边用低沉的声音开口:“别忍着了,允你释-放。”
  长久这句话说完,手掌一阵湿润。
  一直到释-放完,方润才反应过来自己做了什么,急忙起身,也顾不得收拾自己,拿了手帕给长久擦手,手上的东西擦干净,却还带着他的味道。
  长久伸手捏着方润的下巴,方润微微张嘴,不明白她要做什么。长久直接把刚才碰过方润那处的手指放进了方润唇中,两个手指绕着方润的舌-头打转。
  方润往后缩了一下身子,想要躲开,可长久那里会让他躲开,伸手把他搂在怀里。
  “你自己闯的祸,自己吃干净。”
  长久说的话让方润想直接挖洞把自己藏起来,下面那处凉飕飕的,自己还没有给自己处理,现在换衣服都没有地方换衣服,这马车是往南历将军府宅去的,自己却在马车上面跟长久做了这样的事情。
  长久凯酷吩咐车夫到前面的成衣店中买两件男子的衣衫,车夫领命,很快办好。
  马车停下的时间,格外的煎熬,方润微微仰着头,看长久的脸颊,长久对自己而言就像让人动情的春-药,可长久现在还对自己做着这样的事情,虽然刚才自己才释-放过一次,可现在竟又有了渐渐抬头的趋势。
  方润换了一个姿-势,想要掩盖下身的不堪。
  长久轻笑,方润的动作她看的一清二楚。
  车夫在外面说把衣服买回来的时候,长久的手指才从方润的口中拿出,方润感觉自己的唇瓣都已经麻了。
  长久掀起帘子,亲自接过衣衫。
  “是我给你换,还是你自己换?”
  长久把两件衣衫放在方润身旁。
  “我……我自己换。”,方润开口道,若是让长久给自己换衣服,自己今天怕是要死在马车上面了。
  “那脱吧。”
  长久的目光把方润从头到脚打量了一番,然后轻笑着开口说道。
  方润抖了抖身子,自己下身那副样子,怎么能让长久看到。
  方润转身背对长久,慢慢脱掉衣衫,长久也没有强求让他转身面对自己。
  马车缓缓行进,不知是不是压倒了小石子,微微晃了晃,方润现在在车厢当中跪坐着脱衣服,一个不稳,差点栽倒。
  他感觉自己腰间一暖,转头便对上长久那微微泛红的目光。
  方润紧了紧身子,不知道自己现在该怎么办。
  “快穿衣服吧,一会着凉了。”
  长久的手离开方润的腰肢,温暖的手掌离开,腰间的皮肤被冰凉的空气侵袭,方润的心也有些凉。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手机请访问:.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