钱人阁 > 冷妻撩夫模式 > 第一百一十六章 拜寿 寿礼
两个老爷子之间的斗争,是其他任何人都插不上嘴的。
  
  孙男弟女默不作声的坐在一边。不过看似都规规矩矩的坐着,实则都在用眼神传达着自己想要表达的意思。
  
  总体所要表达的意思只有一个,每次都这样,两位老爷子是不是太有好心情了?
  
  二爷爷处在退休状态中,闲点儿也能理解。可是大爷爷呢?这闲心是不是有点多?
  
  帝国那么多的大事需要他掌控全局,不愁心吗,怎么还能有斗嘴的心情?
  
  想想都只是想想,表面上这些人都是一本正经神情。小动作自然都是小心翼翼,可不敢被发现了。
  
  要是被战火波及,烧到自己身上,那热闹可就大了。
  
  可是这两人怎么吵着吵着劲头不仅没落,反而有越高的趋势,这可怎么好?
  
  老六沐灏德瞥了眼身边的四哥,'四哥平时就你注意多,想想办法啊!这么下去,大家都会遭殃的。'眼神唰唰的摔,着急之意明显。
  
  不只是他,其余几个兄弟也都是一个心态。以前就有被殃及池鱼的时候,还不止一次,这让他们无论如何都不能可着两老在斗下去。
  
  看着老六递过来的眼神,沐灏黎回以他也无法。'这个时候弄出动静,那是找死的行为好不好?我可不想集体阵亡。'
  
  不过沐灏黎眼睛转了转,看向了大哥沐灏渊。
  
  其他几个兄弟没多大指望,但是大哥可不一定。几人中大哥最沉稳,心思也最深沉,常能想到别人所想不到的。
  
  沐灏渊视线扫过一众兄弟姊妹,最后将目光投向了慕尚情这个妹妹,还有人身边的阎宸。
  
  “七妹,我看你和妹婿来时礼盒竟拿了两份,这是何意?不会是觉得带一份寿礼不够压我们一头,所以就多加了一份吧?”
  
  沐灏渊的话音中满是狐疑,语气又透着三分玩笑,不过他的心中也确实有着几分不解。
  
  三家叔的弟、妹,各拿各的寿礼这很正常,可七妹自己却拿着两份礼,这就很奇怪了。
  
  来的时候他就注意了一眼,但却但没有想要为什么。现在却不同了,正好借这件事为由头,来转移老爷子的注意力。
  
  这个办法果真是好用。
  
  不仅将上位坐着的两位老人的目光吸引了过来,连其他兄弟们的视线也一并引了过来。
  
  好奇心可是谁都有的,这会儿所以人都奇怪着这个妹妹的用意。
  
  “大哥玩笑了,尚情怎么会和哥哥们攀比这个。这盒子里的东西,一件是早就备下来的寿礼,只是我觉得贵重有余却不是那么合心意。
  
  另一件也是我和阿宸一起去寻的。不过看着没什么华美,但我们觉得它欣赏起来有着另一番韵味。觉得挺有趣的,所以就一同带过来了。”
  
  慕尚情当然知道这位大哥是什么意思,对于几人的经历她也是有耳闻的。
  
  对于可以解围这件事,她倒是乐意效劳。东西反正早晚都要拿出来,顺便还能帮把手,何乐而不为。
  
  “你这说的倒是让大哥更好奇了。到底是什么,能让七妹将其和贵重的东西一齐带过来。”
  
  “是啊是啊,到底是什么?就算不打开让我们见,可让我们听听总是可以的吧!大家说是不是!”
  
  “对对!七妹带了好东西给大爷做寿礼,我们不求多,只想知道是什么就满足了!”
  
  有沐灏渊起头,沐灏黎顺势往下接,沐灏德气氛往上推。几人话中有着笑闹,更是将气氛带动了起来。
  
  其他兄弟纷纷表态,强烈要求慕尚情给大家介绍介绍后备的寿礼到底是什么。
  
  不过这强烈有几分真,几分顺势而为,就他们自己知道了。
  
  “哦,尚情拿了两份东西过来?是什么?二弟,你可有事先知道?”
  
  听见这群小辈们的讨论,沐承沣停下了和慕承东的争斗,将话移到寿礼上面。
  
  不过即便是如此,可在嘴上却还是不饶人。
  
  “哼,既然是特意为大哥准备的寿礼,我又怎么可能提前知道。情丫头说了,这东西拿来,可是特意要让大哥您来鉴赏掌眼的。”
  
  慕承东在说话时尽量不去看这个大哥,就仿佛是在说,看你小气的。
  
  二弟传出的神情意思,沐承沣可是不在意。反正我就是高兴,你能怎样。
  
  “既然都不知道是什么,又都想知道是什么,那就打开来让我们一起看看吧!”
  
  “好的大爷爷。如此的话,那我和阿宸两人就先其他人一步,给您拜寿了。
  
  尚情祝大爷爷:如月之恒,如日之升,如南山之寿,不骞不崩。如松柏之茂,无不尔或承。”
  
  “阿宸祝大爷爷:如日月昌明,松鹤长青,笑口常开,天人永乐。”
  
  “愿您,”
  
  “愿您,”
  
  “福寿安康。”
  
  在贺词之后,两人同时跪地行了个大礼,这也是沐家的规矩。
  
  这不是思想不够开明,而是保留下来的规矩,这种需要对长者的敬爱之意,是大家族必须要存留的。
  
  “好好好!哈哈哈,都是好孩子,快快都快起来。”
  
  人丁兴盛和睦,作为大家长的,他是最开心的。
  
  “大爷爷,这是福鹤青松,寓意为鹤寿松龄。是我和阎宸两人花了很大力气和心思,才寻来的。祝愿大爷您青松不老,极寿无疆。”
  
  慕尚情打开递上来的盒子,里面是一尊上等的翡翠摆件。东西大约有2.5公斤重,约20公分高,30公分长,整体以苍翠和润白为主,以朱红、墨、和浅黄为点缀。
  
  青松苍翠生机盎然,白鹤灵动,栩栩如生。
  
  无论是用料还是做工,都是上上之佳。品相如此之好的东西,都是不多见的。
  
  “七妹,你这心思费的可是不小啊,这么质地上乘的翡翠可不多见。看这成色,这剔透感,这细腻度……啧啧,你是在哪里为大爷淘来的寿礼啊,哪天我也要去看看。”
  
  老九沐灏诚一看到这姐姐拿出的东西,差点直接扑上去猛瞧。
  
  他最是喜欢这些了,如今看见如此好的,又怎能不双眼放光。
  
  “那怕是要让九弟失望了,这是我们在老石场自己淘出的石头雕琢的。我们就是因为对看到的成品都不甚满意,所以才亲自去动手淘的。
  
  只是没想到运气这么好,或许是因为老天都在帮忙吧,竟淘到了这么一块上成的料子。”
  
  慕尚情拿来的这两件寿礼,还真的都是运气使然。偌大的原石市场,赌石的人多,可能开出上等料子的机会,并不是每段时间都有的。
  
  而从其中发现能符合心意的石头就更不多了,慕尚情的运气可以说是真的很好。
  
  “为什么七姐能有这样的运气,而我却没有呢?那地方我去了没有百次也有几十次,可每一次不陪到就已经是赚了。真是人比人气死人哦。”
  
  一听说慕尚情的东西居然是从赌石中切出的料子,沐灏诚便仰天长叹。
  
  “行了行了老九,你赶快一边去吧。我们还要等着看七妹送给大爷的另一件贺礼呢,你就别在这碍事了。”
  
  说话的时候,老六沐灏德已经走到了近前,伸手薅着沐灏诚的手腕往一边走去。
  
  哪里着急不知道?还在那儿一个劲儿的磨叽。
  
  怎么就这么没有眼力见呢?
  
  “我说六哥你这话就不对了啊,我喜欢多看两眼怎么了?大爷爷的寿礼我不能拿,还不能看吗?”
  
  “看,怎么就不让你看!等没什么事的时候,你自己过来随便看,看个够,相信大爷爷不会不让的。”
  
  说话的沐灏德忍不住咬牙。猪一样的队友是什么样的感觉?真想咬死他。
  
  “你……”
  
  “怎么!”
  
  “没没事。”
  
  还想开口,但看见六哥那有些臭臭的脸色还是忍住了。
  
  不过嘴上没说,沐灏诚的心中却忍不住开始吐槽。
  
  ‘这群兄弟也太不讲究了,自己不就是爱好这个多问了一点吗?犯得着火急火燎的上前,将自己拉到一边去。
  
  就为了满足你们的好奇心,就不顾兄弟我的心情了吗?’
  
  但是拉着他的沐灏德可不管他的心情如何。边走手上暗暗用力,甚至还瞪了人一眼。
  
  后知后觉的沐灏诚开始还有些莫名,可随后一点点想起了被遗忘的事情。
  
  ‘啊!犯蠢了!他们的目的是为了让大爷爷心情愉悦,别一时情绪不好让所有人来一次即兴操练。怎么就都忘了呢?真是美玉误人啊!’
  
  终于想起来重要事情的沐灏诚,乖乖的被六哥拽到了一旁。
  
  心中庆幸,幸好没打断大爷爷的兴致。
  
  “哈哈哈,你六哥他们也是着急想看你七姐拿来的另一样东西。至于这福鹤青松,会放在书房,你以后随时来,随时都可以看。”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爱好,对于沐灏诚喜爱美玉的心情,沐承沣还是很能理解的。
  
  有点喜好是正常的,只要不痴迷就好。
  
  “……好的大爷爷,以后灏诚可是有眼福了。”
  
  主动去书房,开什么玩笑?好在反应迅速,没让表情出现什么破绽,开口的话音也很正常。
  
  其他人听着忍俊。
  
  看来这玉和自家老九缘分甚浅啊,连看一眼都不甚容易呢!
  
  大家一笑而过。
  
  接下来却是都将目光投向了慕尚情和阎宸两人。
  
  小两口都不是废话之人。
  
  “其实也不是什么太特别的东西,只是当时一眼相中了,甚是喜爱,便带过来了。”
  
  在慕尚情说话时,站在她一侧的阎宸走了过来,手中拿着的正是准备的另一件寿礼。
  
  看见那礼盒的形状,有几个兄弟的眼神都跟着亮了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