钱人阁 > 苍穹十二灵 > 第一百零五章 毒龙造访求战

  高兴,开心,林鸿恢复往日言谈举止,一副玩世不恭,吊儿郎当的模样,这才是他的本来面目?
  说了句令林云天差点没揍他的话:“还以为能直接突破半神呢!真不随意,可惜了,白白浪费时间。”
  林云天一巴掌轻轻的拍在林鸿后脑勺:“你小子怎么这么不知好歹,这已经是奇迹,老子当年创造出来时也不曾如此,你小子还真是狂啊!不过看你这个样子,还真有点老子当年的痕迹,不愧是老子的后人,哈哈哈。”
  林鸿笑了起来,心里嘀咕:没想到,威严的先祖也一口一个老子的,看来这是我们林家的传统啊!
  林鸿成功了,林云天最后嘱咐林鸿以后切记不要张扬,不得以实力欺压他人,要懂得谦卑,懂得真情在。林鸿对此极为赞同,即使先祖不说,也不会专横跋扈。
  林云天拿过日月神剑在手中轻轻抚摸,细细观看。喜爱之情情溢于言表:“日月神剑,当年你我一同成为天下间王者,是你成就了我的辉煌,我感谢你。虽然我带着你征战四方,但我知道我们只是朋友,相互对等的关系,从来不是主仆。因为我没有资格做你的主人,今天看到你找到真正的主人,我为你高兴,希望你帮助我的后人成就无尚的荣耀。”
  一席话毕,日月神剑嗡嗡做响,早已与神剑心仪相同的林鸿感受到日月神剑的执着,此时的嗡嗡之声代表着永远会为主人战斗的意志。最后在林云天又交代了如何让后代前来接受传承的办法后,林鸿拜别回到阴间大地。映入眼帘的还是那充满哀嚎,悲惨的十八层地狱。
  “殿下阁下,您回来啦!”
  不知从何处传来薛判的声音。
  “恩,回来了,还请大人接我回去。”
  薛判语气转变:“殿下想回来当然可以,不过本官希望能够答应我一件事情。”
  林鸿顿时有种被胁迫的感觉:混账,这算什么,有事偏偏在这个时候说,吓唬老子!
  可此时不是发火的时候,自己没有逃出地狱的本领:“大人有什么吩咐尽管说。”
  薛判道:“首先我希望殿下答应,将当初二十年之约改为十年,原因很简单,本官已经等不了那么长的时间。其次希望殿下将灭魂旗还给我,至于原因和刚才所说的差不多,本官需要力量保护自己。在没有判官笔和灭魂旗的帮助下,很难做到对赤木的优势。”
  我靠,这算什么,算不算趁火打劫,灭魂旗老子当初还你,你不要,现在又要了,还是不是判官,说话能不能讲些信誉。这如果是当初,林鸿肯定会答应,毕竟那时候薛判并没有准确的说将灭魂旗赠予自己,而且那个时候的林鸿也没有对灭魂旗亲切感。可此时不同,你薛判已经明确说出赠予的话,现在又如此厚颜无耻的取回,再说想要的话可以好好说,在这种情况下算怎么回事?逼迫吗?
  林鸿道:“大人的意思是我如果不答应,就离不开这十八层地狱是吗?”
  “哈哈,那倒不至于,不过多待些日子还是要的。”
  从此刻开始林鸿彻底对鬼神失去信心,自从见证薛判几次行事后已经对鬼神有些的好感发生转变,鬼神永远是鬼神,与生灵完全不同,没有信义可言。即使是大如判官的鬼神也是如此。好汉不吃眼前亏,林鸿还没有傻到因为一件本不属于自己的法宝和一个时间期限而去以命相搏。
  林鸿道:“既然大人这么说,我答应便是。”
  取出灭魂旗往空中抛出去。
  薛判道:“好,殿下果然爽快,本官这就接你回来。”
  回到阴间大殿,此时曾经的半个朋友已经不在。眼前的薛判虽说还是一脸笑意,但在林鸿眼中却是讨厌至极。
  “大人,既然已经完成你的要求,我便告退,至于判官笔之事我一定会去寻找。”
  “好吧,殿下要走,本官不便多留,希望你说到做到,以后到阴间有事尽管开口。”
  “呵呵,好,告辞。”
  林鸿一刻都不想待在这不属于生灵的世界,心中打定注意,不全力帮助薛判找判官笔。原因有二,第一:薛判是个没有信义的人,当然他也不是人,是鬼神。和这种人守信义没有必要。第二:林鸿决定从此再不入阴间,既然自己不入阴间,薛判又能怎么样呢?还敢来阳间找自己算账吗?这不现实,如果他能够来到阳间,早已自己寻找判官笔,还用请人帮忙吗?
  正所谓人鬼殊途,不可共同生活在一个屋檐之下,否则必生祸乱。
  林鸿深明此理,决定斩断这本来就有些不随心愿的关系。自此以后与薛判毫无友情可言。
  看着远去的背影,鬼将囚浑问道:“不知大人为何收回灭魂旗以致此人心生怨恨。”
  “今日见他提高如此之快,将来必定不凡,我要未雨绸缪,收回灭魂旗,否则万一哪一天我们对立,他手持灭魂旗我们鬼族可就遭殃啦!”
  林鸿去阴间接受传承的时间仅不到七天。可正是这短短的七天时间刚刚建立起的帝国却发生动荡。动荡有二,一个来自于外部,一个来自于内部。
  首先来说说来自于外部的动荡,此事对整个国家直接影响不大,但间接影响却不小,处理不当,后果严重。
  此事发生在黄龙关,一个平常再不能平常的一天,身为黄龙关守将的芈天耀忽然得报,来自百里外归属死敌叶心的冰水关守将毒龙突然造访。这可是大事,黄龙关和冰水关各自为两个政权最前沿的战略要地。两关守将自然也是君皇心腹之人。
  芈天耀之前并没收到叶心进犯黄龙的任何情报,甚至没有得知叶心发兵的迹象。毒龙突然拜关呢寓意何为呢?
  “来了多少军团,可还有其它大将?”
  黄龙城自从更改为黄龙关之后,芈天耀奉命统领三万军团驻守,以防叶心来犯。此关距离冰水关仅有百里之遥,骑兵进犯朝发夕至,战略位置极其重要。一旦黄龙关破,叶心便可直导日月城。同样的道理,冰水关被破,傲天城也将失去最为保障的关口。
  “不见兵将,只有一人一骑。”
  芈天耀不解:一人一骑拜关,难道毒龙是来投奔的?不,毒龙绝非买主求荣之徒。那又会是为什么呢?再问:“他说了什么,目的何在??”
  “毒龙只说要见将军,其它不知。”
  “走”
  芈天耀来到关前查看,毒龙正手持雌雄双鞭,骑着一匹白灵马立在城关之下,十分威武。芈天耀与毒龙相识,在与霍东起义战败后曾在帝都与此人有过几面之缘。城下的毒龙此时没有身着作战铠甲,而是一身白袍,干干净净,一尘不染。此人长像及其标准,凤眼善目,高鼻梁,脸骨外阔,身材雄壮。
  芈天耀询问:“将军来此何意?
  毒龙道:“芈将军,你我数年不见,将军可好。”
  纵然知道对方到来不是善意,正所谓伸手不打笑脸人,何况还是故交。
  “呵呵,你我虽不是经常来往,只有数面之缘,但我钦佩将军,本将奉命镇守黄龙关,生活无忧。”
  两个都是聪明人,芈天耀说的也的确不是恭维的话,他确实从里敬佩毒龙。因为毒龙和其它武将不同,极具韬略,并不是一般的战斗武将。同样毒龙在心里也佩服芈天耀,佩服芈天耀的忠贞与本领和谋略。所以虽是敌对双方,但见面先以友善相对。
  客气话语完毕,毒龙表露真意,道出原因:“将军,今日我来一不为攻城,二不为掠地,将军是我敬佩的人,有勇有谋,今日只是特来与阁下讨教几招,以解烦闷而已。”
  毒龙有一定的实力,以三十岁的年纪实属不易,是个战斗狂人。但对象难寻,经过翻来覆去的考虑,想到芈天耀。因为芈天耀对于此时的他来说绝对是练兵的好对手,原因有二:其一,二人实力相当,其二,双方是对手,交战之时必定全力以赴。于是便来到黄龙关挑战,顺便还刺探一下军情。可谓是一石二鸟。
  :狂徒,有病!!
  芈天耀反问:“将军可真是好兴质啊!驱马奔驰百里,不计后果来与我过招,我不知是荣幸还是将军糊涂。”
  毒龙道:“难道不可吗?你不敢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