钱人阁 > 逆袭从大唐开始 > 第387章 为鄂王求情

  皇宫。
  御书房外。
  此刻,刘清风抱着双手,静静的守在御书房外。
  今日,是大年初十,文武百官都还在休假,李隆基却还在批审奏折,审理皇宫内外的大小事务,都要其亲自过目。
  不多时,御书房的大门微微打开了一扇,高公公踱步从里面走出,直径走到了刘清风的身前。
  “侯爷,皇上有请。”随即,便听见高公公朝刘清风说道。
  “嗯。”后者闻言轻轻点头,然后跟着高公公的身后,走进了御书房。
  “微臣刘清风参见皇上,皇上万岁万岁万万岁。”刘清风走到殿前,便朝李隆基跪拜了下去。
  “平身吧。”李隆基微微抬起头看了一眼刘清风,然后又低着头继续批审其奏折,轻轻的说一句。
  “谢皇上。”刘清风随即起身。
  “刘侯,你不在家好好陪家人,来皇宫找朕有什么事?”过了一会,李隆基才停下手中的动作,缓慢的抬起头看向了刘清风。
  “禀皇上,微臣今日前来是有两件事要向皇上汇报。”刘清风看了一眼李隆基随即说道。
  “何事。”
  “第一件事是葛氏严如玉抓到了。”
  “很好,高公公。”李隆基闻言一喜,随即便朝身旁的高公公说道。
  “皇上。”高公公闻言走了上前。
  “立即传朕口谕,让于震将葛氏严如玉带到皇后来,朕要亲自提审。”
  “奴才遵命。”高公公闻言立即点了点头,随即便准备离开。
  “高公公且慢。”一旁,刘清风闻言立即开口阻止了高公公。
  高公公疑惑的看了一眼刘清风,随即又扭头看向李隆基。
  李隆基皱着眉头,看了一眼刘清风,道:“刘侯你这是何意思?”
  “禀皇上,微臣所说的第一件还未说完了。”刘清风笑道。
  “还未说完。”李隆基闻言一愣,下一秒惊讶的看着刘清风,道:“莫非这个严如玉也被人灭口了。”
  “那到没有,不过严如玉的确受了些伤。”刘清风轻轻说道。
  “所以,你的意思是?”
  “禀皇上,微臣的意思是瞪严如玉的伤好一些后再提审她,这样也能以证皇上的仁德。”刘清风随即说道。
  “你说的也有道理,那好吧,朕就等着严如玉伤势好了再提审吧,不过你们可得把这最后的线索给朕保护好了,要是再出了什么问题,朕决不轻饶。”李隆基点了点头,随即又严肃的叮嘱道。
  “请皇上放心,京兆府的衙役为全力保护葛氏的安全,于大人也会亲自看守。”
  “那就好。”李隆基点了点头。
  过了一会,李隆基突然问道:“你不是说你今日有两件事来朕吗?这才说了一件事,还有一件呢?”
  “禀皇上,这第二件事是受人所托,只是不知当讲还是不当讲。”刘清风突然犹豫了起来。
  “都已经说到这个份上了,还有什么当讲不当讲,朕让你讲。”李隆基瞪了一眼刘清风,说道。
  “那好,不过皇上,微臣说了,不管最后的结果如何,你可一定不能怪罪微臣。”刘清风试探性的说道。
  “听你这么一说,好像还不是什么简单的事情,那这件事朕就得好好想想了。”李隆基闻言笑道。
  “别啊皇上。”
  “说吧。”
  “那皇上可别怪罪微臣。”刘清风看了一眼李隆基,轻轻说道:“今日清晨,鄂王殿下道侯府找微臣了。”说完这句话,刘清风忍不住抬头偷偷看了一眼李隆基,时刻观察这李隆基的表情变化。
  他这话一出,他便看见李隆基脸色顿时变得阴沉了起来。
  完了。
  看来皇上是真的生气了,鄂王啊鄂王,不是我不想救你,而是我真的无能为力啊。
  刘清风心中暗暗摇头苦笑道。
  “你是来替鄂王求情的?”李隆基随即抬头盯着刘清风,语气极为平淡的说道。
  “也不全是,其实我与鄂王殿下的关系并不是很好,只不过鄂王殿下前来求我帮忙,我一时心软就答应了,所以就跟皇上您提了一嘴,如果皇上觉得不妥,就当没听见微臣刚刚的话就行了。”刘清风咽了咽了口水,弱弱的说道。
  “哼,那个逆子惹出这么大的事情,竟然还好意思让你来求情。”李隆基下一秒直接冷哼了一声,更是狠狠的一拍桌子,桌上的纸张都直接被拍落了几张。
  下面刘清风与高公公闻言都是一惊。
  “皇上息怒。”刘清风见状立即说道。
  “这件事不用说了,朕非得严厉惩罚这个逆子。”李隆基发怒的说道。
  “不知皇上之命如何处置鄂王殿下。”刘清风闻言试探的问了一句。
  “高公公,在宫中下蛊,按照大唐律法,该当何罪。”李隆基闻言,随即朝一旁的高公公问道。
  “禀皇上,按照大唐律法,宫中下蛊者,处以死刑。”
  “传朕旨令,处鄂王小妾死刑,鄂王及鄂王妃各五十大板,终生不得出鄂王府半步。”
  “奴才遵旨。”高公公闻言立即点了点头说道。
  “皇上。”
  “怎么,你还想为鄂王求情吗?”李隆基闻言看了一眼刘清风。
  “皇上,下蛊之人虽然是鄂王的小妾,但是鄂王也并不知情,微臣觉得,皇上这样处罚鄂王会不会太狠了,毕竟鄂王是皇上您的亲儿子。”
  “朕不杀了他就已经不错了。”
  “皇上,微臣觉得,应该将鄂王殿下发配边关,一来可以给鄂王一次戴罪立功的机会,二来也可以锻炼鄂王,除了这些外,还能向天下的百姓彰显皇上的仁义宽厚之德。”刘清风沉思了数秒,然后说道。
  “皇上,奴才觉得刘侯说的不无道理,不如......”高公公闻言也随声附和道。
  闻言,李隆基沉思了起来,过了许久才缓缓开口:“你说的的确有几分道理,鄂王虽然犯了错,但毕竟是朕的血肉,这样处罚他,朕的心里其实也不好受,高公公。”
  “奴才在。”
  “就按照刘侯的意思去办吧。”李隆基微微叹了一口气,脸上闪过一抹悲伤之意。
  “奴才遵旨。”高公公随即点头,这次刘清风没有再阻止高公公。。
  “皇上,微臣也告辞了。”等高公公离开,刘清风也随即朝李隆基告退了。
  “去吧。”李隆基轻轻点头,语气带着几分悲意,这一瞬间,他整个人都仿佛老了几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