钱人阁 > 上门女婿不好惹 > 第219章 坐下谈
    作为一种以飞行为最基础能力的宝物,灵翼可以说是凤毛麟角一般的存在。
  
      但这东西之所以罕见且珍贵,更多还是还是因为它的另一项特性:聚气。
  
      “如果不是这里的灵煞气确实太过稀薄,我还真不想给自己装个天线一样的玩意儿……”
  
      姜楚犹如自言自语般轻声叨念着,随后将那灵翼所幻化的十只翅膀尽皆附于了自己的背后:“怎么样,像不像随时可以起飞的天使?”
  
      “感觉像鸟人更多一些啊……”
  
      张三面色古怪地嘀咕了一句,随后才朗声向众人高叫道:“都会数数儿吧?十比八,我们赢了!”
  
      众人满脸诧异地交头接耳着,有些更是阴阳怪气道:“谁知道你们是不是使了什么诈了啊?”
  
      “就是说!谁不知道灵翼的上限就是九翼?你弄出十个来糊弄谁呢!”
  
      “我就说这种货色怎么可能赢嘛!原来是耍了见不得人的手段了!”
  
      接连而起的非议之声不断响起着,显然还是没有多少人愿意相信姜楚真的赢了张无归。
  
      “你的意思呢?”姜楚直接无视了这些嚷嚷不已的人,转头似笑非笑地看向了张无归:“要是你也觉得这里头有猫儿腻的话,咱们就再商量商量。”
  
      “我没那么下作。”
  
      张无归漠然却笃定的语气,瞬间让那些叫嚣不停的人们安静了下来:“输了就是输了,我马上按先前赌约当中的内容去安排,事后会有人联系你的。”
  
      “痛快人。”
  
      姜楚笑了笑,对眼前这个城主家的大少并不厌恶,甚至有那么一丝丝的欣赏。
  
      单是愿意豪掷百万灵币结交一个陌生人的气度,便不是寻常任谁都能有的。
  
      “有空去城主府坐坐,有事跟你单聊。”
  
      张无归淡淡说罢之后并未在此多做停留,冲着自己的人摆了摆手之后,便再度称作的那顶软榻转身离去了。
  
      “咱也走吧,总在这地方呆着实在太扎眼了。”姜楚随手将自己的灵翼重新归于了掌中的那两只小巧木翅,转头对张三提议着。
  
      “嗯。”张三也不愿在此是非之地久留:“妮子,咱们走……妮子?!”
  
      张三惊愕不已的语调,让本已转身离开的姜楚脸色顿时为之一变:“怎么了?”
  
      “妮子不见了!”张三面露慌乱地四下寻找着,却始终没能发现自己孙女的踪影。
  
      而姜楚也是此刻才意识到,打从刚才到了这座摊位前,似乎就没怎么听见妮子的声音。而之后跟一波接一波的家伙们乱起来时,就更顾不上这些了。
  
      “难道是……”张三欲言又止地看向了张无归离去的背影,脸色顿时也因此而阴沉到了极点。
  
      姜楚冷静地摇了摇头:“他不至于。”
  
      p》正b版a首)(发0
  
      “难道真的是那丫头自己走丢了吗?!”
  
      “也未必。”姜楚目光也逐渐冷了下来:“他不至于,但其他人就说不准了。”
  
      “呵呵呵呵……”一声桀桀不已的怪笑突然从一旁传了过来,而后便见彭玉满面阴森地步步逼近了姜楚:“姜先生是吧?我们老板想跟您聊聊,不知道愿不愿意赏这个脸啊?”
  
      “当啷!”
  
      伴随着一声脆响,一只不甚起眼的金属发卡被彭玉随手丢在了姜楚的脚下。
  
      “这!这是妮子…………”
  
      张三面色苍白地想要惊呼出声时,却是被姜楚面色冷然地伸手拦住了。
  
      微微俯身自地上将那发卡拾起之后,他略抬眼皮看了彭玉一眼:“前面带路吧。”
  
      “呵!”
  
      彭玉见状为之冷笑了一声,随后轰开众人大踏步地朝黑市的深处而去了。
  
      一路上姜楚都沉默而冷然地前行着,没有任何问题,也没有任何答复,任凭彭玉旁敲侧击、冷嘲热讽,连搭理他一句的意思都没有。
  
      “进去等着吧!你们最好别乱跑!”彭玉恶狠狠地瞪了姜楚一眼之后,粗鲁不已地一脚踢开了一座废弃仓库的大门,而后径自转身匆匆离开了。
  
      “怎么办?!”张三此刻已经有些六神无主了,只能以求助的目光看向了姜楚。
  
      “等。”
  
      姜楚目光微沉地迈步走入了那间仓库当中:“无论如何,我今天都会保着你们爷孙俩安全离开的。”
  
      “这……真的只是见财起意吗?”张三还没到老糊涂的年纪,稍微想想都能明白这其间的缘由。
  
      泰泽黑市在君安城之所以能做到这么大,光靠着威逼压服肯定是不够的,必定也是有能力去维持一种交易秩序的。
  
      这种为了百万灵币就自毁整片黑市的做法,无异于竭泽而渔。
  
      不过听说这里黑市的幕后老板也确实是手段残酷狠辣之极,如果他真的打定主意想要姜楚的东西乃至性命,似乎根本就不需要多此一举地再动用这种见不得光的绑架手段。
  
      “哎,人呐,真是越想偷懒麻烦事就越多,就不能让我消消停停的玩几个妞儿吧?”
  
      一个轻佻不已的男子之声突然由远及近地传进了这间废弃的仓库当中,而后便见一名年近三十岁的高大男子吊儿郎当地溜达了进来,身后还跟着包括彭玉在内的十余名手下。
  
      “你找的这是什么破地方啊!又脏又乱的。”
  
      男子一脸嫌恶地掏出随身携带的方巾来掩住了口鼻,转而直接一矮身坐在了两名手下跪趴成的人凳上:“姜楚是吧?来来来,坐下谈。”
  
      姜楚挑了挑眉:“不必了,站着挺好。”
  
      “哦?!”
  
      男子原本微带笑意的模样瞬间犹如川剧变脸般挂满了寒霜:“让你坐你不坐,那就是不给面子了?”
  
      “既然连这么点面子都不给,那也就没什么可谈的了。”
  
      “去把那小妞好好洗洗,洗干净点,晚上老子准备好好跟她玩玩。”
  
      “玩到死。”
  
      男子阴翳不已的眼神,让姜楚在强烈的恶心之余更生出了一种深深的忌惮。
  
      这绝对是只有疯狂到极点的人才能有的眼神。
  
      “好的泰爷!我这就去准备!”
  
      彭玉阴笑不已地看了姜楚一眼,随后更是刻意将语调提高了不少,大踏步地转身便要离去。
  
      然而他只是刚刚走了一步时,面前却是已经多了一只坚硬而有力的拳头。
  
      “嘭!”
  
      一声闷响过后,彭玉顿时便人事不省地栽倒在了地上。
  
      “你想坐着谈,那就坐着谈吧。”
  
      姜楚冷漠不已地直接坐在了昏倒在地的彭玉身上:“但我把话给你放在这儿,你这一坐,怕是下半辈子都没法再站起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