钱人阁 > 赝太子 > 第一百八十二章 有妖介入
    巨鹰吓傻了一样,没有立刻躲闪,就在箭终于射到眼前时,它以一个极高难度的翻转,直接闪过箭,下一刻,就像是挑衅,更用爪子一伸,将这支箭腾空抓住,仰天发出了一声鸣叫。
  
      接着目光,直接转到了苏子籍的身上。
  
      苏子籍遥遥相对,见巨鹰抓箭飞到上空盘旋,似乎在观察自己,不由皱眉,又拾起一箭,对准了巨鹰。
  
      大概觉得苏子籍有威胁,巨鹰没再靠近,而转了几圈,抓着箭直接飞走了。
  
      野道人这时才从惊讶中醒过神来,忍不住嘿了一声“这只畜生倒还有些眼力。”
  
      知道什么人能惹,什么人不能惹。
  
      又看向已奔到跟前,狼狈的小狐狸,叹“也不知该说你运气好,还是该说你运气差了。”
  
      前两日都没进山,今天刚跟过来,就遇到了难得天敌,这运气也是没谁了。
  
      “唧唧!”小狐狸愤怒叫着,还时不时看向苏子籍,用爪子指着天空,这是在告状。
  
      “我看看?”仔细看了看小狐狸,是抓伤了点,不过不严重。
  
      “走,我们回去再说。”苏子籍觉得附近有一种不太舒服的感觉,说着。
  
      二人往下走,因野道人伪装成商人,又跟着马队送货物到营地,跟别人也有交流,就算远远有人看到也不会惊讶。
  
      而到营地附近时,就再次停下来。
  
      这里背风,又挡住了别人视线,野道人将一份人名单,从怀中取出,递给苏子籍。
  
      “公子,您让我在钦差处、秦部钱部中找些脾气爆炸、地位敏感,又品级不高的人,我已找了几个。”
  
      “这份名单上的都是,不过要使他们火拼,怕是不容易。”野道人已猜出了计划“他们虽品级不高,但大多是从小兵起步,有军纪约束,出格的事,怕再有脾气,也不敢去碰。”
  
      苏子籍看了下名单,手指轻弹了一下,笑“这事很容易,全部交给我好了。”
  
      说完,就看了看天色,见雪有了要下大的趋势,让野道人回去。
  
      “唧唧!”小狐狸不愿意跟着野道人走,焦急叫了起来。
  
      苏子籍见了,立刻想到刚才的事,意识到小狐狸有情报要告诉自己。
  
      这时,看到不远处有巡逻的队伍过来,虽与野道人见面,以买货的借口,但让小狐狸异样泄露,是个麻烦。
  
      对小狐狸说“我这就回去,你从地洞过去,到帐篷里找我。”
  
      “唧唧。”小狐狸耳朵动了下,点了点首,就一步三回头跟着野道人走了。
  
      等苏子籍回到帐篷,小狐狸已到了,只不过一直藏在地洞里,见苏子籍进来才冒头。
  
      “过来。”苏子籍往椅子上一座,微微俯身,朝小狐狸勾勾。
  
      它这才跳出来,不像往常迈着优雅步伐不紧不慢,而一窜就到,还焦急的划拉着。
  
      “你想说什么?”见狐狸爪子根本划不出能让人看明白的字,苏子籍想了下起身,将不远处的游记取来,铺在膝盖上。
  
      小狐狸一跃跳到了苏子籍怀里,蜷缩小身子,任由苏子籍翻着,看到某个字时,才会伸出爪子指一下。
  
      将它所指的字一个个连贯起来,苏子籍轻轻念“有、动、物、支、持、山、寨?”
  
      “有动物支持山寨?”见小狐狸先点首,又直摇,苏子籍想了想,灵光一闪,却是懂了。
  
      “妖字没翻到,你其实是想说,有妖支持山寨?”
  
      一次,小狐狸连连点首。
  
      “原来如此!”苏子籍始终没办法理解的结,一下子就解开了。
  
      这下全部都想通了,为什么山寨屡次情报这样准,是因有妖支持山寨,别的不说,单是这鹰在天空巡查,一举一动就能看在眼中。
  
      而小狐狸开始时小打小闹,就没有被注意,而大概这次山寨大败,怀疑了,小狐狸在山中就被注意,被猎杀了。
  
      “难怪方才感觉不舒服,应该有妖眼遥遥锁住,试图窥探,有妖掺和,支持敌酋,剩下的山寨到底是降是战,就有变数了。”
  
      山寨的困境,是人力难以摆脱,可有妖介入,情况或会不同,原本觉得此计必可平定西南的苏子籍,此时也有些不确定了。
  
      “有妖参与,战争复杂了许多呀!”可苏子籍转眼一想“哼,就算有妖,也变不出粮草,无非就是有着妖眼窥探——看情况是翼妖。”
  
      “只要变不出粮食,就算有翼妖又怎么样,难不成还可以不吃饭?”
  
      就在这时,帐篷外天空,有一黑点盘旋着,一个猛子扎下来,在苏子籍所在的帐篷附近上空盘旋,不断发出鹰鸣。
  
      呼啸之声,尖锐刺耳,原本卧在苏子籍怀里的小狐狸,顿时瑟瑟发抖。
  
      “别怕!”苏子籍阴沉着脸安抚,知道这是一种本能,来自食物链的压制。
  
      鹰鸣让苏子籍听得厌烦,更重要的是,这种跟过来盘旋鸣叫不止的做法,显然是示威。
  
      “没想到这畜生胆子大,竟跟到了军营,虽不敢落下,但被它盯着,始终是个麻烦。”
  
      苏子籍手下丧命的妖怪不止一个,别说巨鹰可能并不是妖,就算是妖,苏子籍也真不惧。
  
      而且这也不是怕就能躲过的事。
  
      妖既支持山寨,而他是跟着钦差来的随员,迟早会对上。
  
      想到这里,苏子籍对小狐狸说“这几日,你就躲在军营下的地洞里,就算是妖,一般也不敢进入军营,这会遏制实力,对妖来说风险很大。”
  
      “就算妖要杀你,甚至是杀我,也必引我出去,所以你只要躲在下面不出来,就不会有事,无需害怕。”
  
      又说“放心,不会亏待你,过会我就让人送来十只鸡腿,到时给你放进洞口,不会让你挨饿。”
  
      “唧唧!”但显然,小狐狸对此很不满意,它指了指伤口,又用爪子指着天空,坚持要告状。
  
      “行,我必想办法猎杀它,给你出口恶气,来,先把伤口包扎了再说。”苏子籍先用雪水给它洗净,又包扎起来,心中沉思。
  
      “古代打仗,其实一半以上死于伤口感染,狐狸或不怕,也有些风险,所谓的旧创复发,其实就是有感染埋在了疤痕内,一旦爆发,就死路一条了。”
  
      “我记得有种廉价的万能药,是可以杜绝外伤感染,就是医用酒精,可怎么制成的就忘记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