钱人阁 > 剑神在此 > 悠闲的调酒生活 三十八

  一栋楼硬生生的被挤塌了,这是谁也没有想到的事情。众人呆呆的站在原地,一时之间都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塌……塌了?”
  乔一剑几人好不容易挤到了门边,然后眼睁睁的看着那大楼离自己远去,轰然一声倒在地上。
  好在能够挤到酒吧门口的人,都是些武修,有一定的修为,看见酒吧大楼倒下去,都快速的躲开了。躲得慢的,凭借那身体的强度,任由那砖木砸在自己的身上,却也没有性命之忧。
  “这楼就这么挤塌了,酒吧的老板不会找咱们负责吧?”
  乔一剑几人面面相觑,决定先走为妙。几个人快速离开那个是非之地,然后另外找了一间酒吧,钻进去喝酒去了。当一群人从酒吧出来的时候,已经月明星稀夜深人静了。
  “兄弟几个,喝开心了没有?没喝开心,那就是我照顾不周!”
  “开心了开心了,麻痹,我都喝得分不清东西南北了!”
  “不要说,刚才那两个妞真是正点,那身材,当真是上好的炮架,要不是你们拦着我,我早冲上去让她们见识见识咱男人的雄风了!”
  “哈哈哈,老墨真是喝醉了!我们拦着你是给你面子,若不是我们拦着你,你真敢当着所有人的面脱衣服脱裤子?”
  “敢!怎么不敢?!不是吹的,我现在就脱给你们看!”
  “脱!脱!脱!”
  一阵起哄的声音。
  老墨真的开始脱裤子。
  大街上全是乔一剑几人欢笑的声音。
  几个人也没有真的喝醉,都还认得路,到了要分别的岔路口,各自都挥了挥手,相约明天晚上继续不醉不归。
  到了长宁街,乔一剑向还陪着自己的两个兄弟挥了挥手:“两位,咱们得在这里分别了。”
  “老乔,你行不行?走不回去的话,咱们两个送你回去!”
  乔一剑说道:“我的酒量你们还不了解吗?那一点酒,喝不醉的。你们两个慢走,你们别送我,我也别送你们了,要不然咱们送来送去,今天晚上也别想睡觉了!”
  “好勒!”
  那两个学生也不再多做姿态。
  乔一剑和他们正式分开。
  走了两步,乔一剑突然对两个同学喊了一声:“两位!”
  两个同学回头。
  乔一剑抱拳高声喊道:“两位兄台,咱们江湖路远——”
  那两位同学立马也抱拳回道:“后会无期!”
  “呸,是后会有期!”
  三个人哈哈一声大笑。
  乔一剑最后一次向两个人挥了挥手,这一次是真的告别了。乔一剑目送着两个同学离开,直到他们消失在街道的远方。他这才转过头,向自己住的那个方向走去。
  月光清凉的洒在地上。
  乔一剑脸上的笑容收了起来,他抬头看了一眼天空中的月亮,突然有些惆怅的叹了一口气。
  和朋友相聚的日子固然是痛快的,不过分离之后,孤寂来得越加的猛烈。他一个人来到这座陌生的城市求学,已经很长时间没有回家了。而那租住的房子更是寂寞得可怜,可怜到他每每想起自己要回到那个地方,都忍不住一阵心疼。
  昏沉沉的向前走了一会儿,乔一剑突然被什么东西拌了一下,他酿酿跄跄的向前冲了几步,这才站稳身子。
  “什么东西?”
  乔一剑回过头,在昏黄的路灯下面,他看见一个绝美的姑娘坐在地上,正在痛苦的揉着脚。姑娘的那一只脚白白嫩嫩的,即便灯光非常的昏暗,也可以看到她的脚非常的好看。她的鞋子不知道怎么回事,落在了距离她一两米远的地方。她想尝试着站起来去拿鞋,但是那脚好像有些疼,她才刚有动作,眉头马上就皱了起来。
  “那只鞋,应该是我碰飞出去的吧?”
  看见那姑娘痛苦的样子,乔一剑觉得异常的愧疚。
  “对……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乔一剑向那个姑娘弯了一下腰,不知道是不是喝酒把舌头喝麻了,他向那个姑娘道歉的时候,竟然有些结巴。
  那个姑娘皱着眉头看了乔一剑一眼,轻声说道:“小哥哥,能够麻烦你给我把鞋捡过来么?我现在脚好疼,走不过去了。”
  姑娘的声音非常的好听,落在耳朵里面,酥酥麻麻的,直叫人心醉。
  “可……可以。”
  乔一剑咽了一口口水,脚下有些不稳,酿酿跄跄的向那只鞋走去。
  “不好意思,我……我今天和朋友喝了一些酒……本来我平时是不喝酒的……但是今天高兴……”
  乔一剑嘴里说着话,已经走到了那只鞋边,他蹲下去把鞋握在手里,竟然发现那鞋上有一股莫名的香味,闻上去让人陶醉。他抬眼看了看那个姑娘,发现那个姑娘有些戒备的看着她。
  “小哥哥,你……你能把鞋还给我吗?”
  姑娘轻声的问道。
  “可……可以。”
  乔一剑心里不知道怎么的,突然窜出一股勇气出来,驱使着他快步向那个姑娘走去。
  乔一剑今年十七岁了,还没有交过女朋友。此刻看到坐在前面的那个姑娘,在酒精的刺激下,他竟然有些……
  乔一剑来到姑娘的身旁,蹲了下去。
  美人就在眼前。
  那个姑娘不知道喷了什么香水,方才鞋子之上的那种香味此刻更浓了。
  “小哥哥,可以把鞋子给我吗?”
  姑娘伸出手去拿鞋子。
  乔一剑又咽了一口口水,鬼使神差的说道:“姑娘,你现在行动不便,我来给你穿鞋吧。”说着,也不管那姑娘同不同意,他拿着鞋子向那姑娘的脚套去。
  乔一剑的手碰到了姑娘的脚。
  姑娘的脚向后缩了缩。
  乔一剑的目光重新落到姑娘的脸上,他看到那个姑娘只是有些戒备的看着自己,并没有露出十分反感的表情,也没有要喊叫的意思。
  “姑娘,让我给你穿吧。”
  乔一剑更加大胆了,一只手拿着鞋子,一只手握住了那个姑娘的脚。
  姑娘的脚软软的,凉凉的,握上去异常的舒服。
  乔一剑握着那姑娘的脚的手有些颤抖,他急忙把手中的鞋给姑娘穿上。
  “疼!你轻一点!”
  姑娘的眉头紧锁。
  “好,我……我会尽量轻一些的。”
  不知道是喝醉了酒的缘故,还是乔一剑此刻内心异常的激动,他给那姑娘穿了几次鞋,鞋都没有穿进去。
  “哎哟!”
  随着乔一剑的手一抖,那个姑娘实在疼得受不了了,一下子扑到乔一剑的身上,两只手紧紧的拉着乔一剑的手臂。
  “你……能不能轻一点……”
  姑娘的头抵住乔一剑的肩膀上,眼泪流了出来。
  乔一剑被那姑娘突然抓住自己的举动弄得有些手足无措,说道把“我……我会小心的……”
  姑娘身上的香味更浓了。转过头看见那姑娘满头的青丝,那青丝下面的颈脖,乔一剑有一些不敢动弹了,身体变得异常的僵硬。他从来没有和那个姑娘这么近的距离解除过,完全乱了方寸。他过来给那个姑娘穿鞋,是仗着喝了点酒胆子肥了一些,趁机占一些小便宜。真要让他往下面发展,他还真有些不敢。尽管喝了酒,他依然不敢。
  那姑娘流了一会儿眼泪,缓了一会儿之后,这才把头抬了起来,不过,她的双手依然紧紧的抓着乔一剑。
  随着那姑娘的头从肩膀挪开,绝美的容颜近在咫尺,乔一剑变得有些不能呼吸。
  “你现在可以给我把鞋穿上了吗?”
  姑娘楚楚可怜的问道。她说话的时候,呼吸出来的气轻轻的喷在乔一剑的脸上,痒痒的。
  “可以。”
  姑娘轻轻的哼了一声。
  乔一剑感觉整个灵魂都抖了一下。
  “能给我穿鞋了吗,小哥哥?”
  姑娘的脸红了起来,娇羞的问道。
  “可……可以……”
  乔一剑不停的咽着口水,这一次,终于把鞋给那个姑娘穿进去了。
  乔一剑慢慢抬起头,看着眼前那张绝美的面庞,竟然有些痴了。
  “你……你小小年纪不学好……”
  那个姑娘嗔怒的瞪了乔一剑一眼。
  乔一剑有些不好意思的收回目光,他发觉自己在这样的一个美女面前,竟然有些不好意思,有些自惭形愧。
  面前这个姑娘,真不像人间来的,美得像一个仙女一样。
  姑娘问道:“小哥哥,你能扶我起来吗?”
  乔一剑感觉站起身,把那个姑娘扶了起来。那个姑娘瘸着脚站了起来。乔一剑发现,那个姑娘站起来后,竟然比自己还要高一些。乔一剑吞了一口口水之后,竟然有些自卑了。
  姑娘紧紧的拉着乔一剑的手臂,尝试着向前走了一步。她受伤的那一只脚刚探出去,马上收了回来,表情非常的痛苦。
  “嘤……好疼!”
  姑娘拉着乔一剑的手更紧了。
  乔一剑认定了这个姑娘的伤就是刚才自己那一脚给踢的,赶紧道歉道:“对不起对不起,都是我不好,都怪我刚才走路不长眼睛!我平时都不这样的,只是今天喝了点酒,眼睛有一些看不清楚路,所以无意间冒犯了姑娘。这……这下该如何是好啊!”
  姑娘的眼泪又从眼眶中溢了出来,她怒视着乔一剑嗔怪道:“都是你,都是你!我现在脚这么疼,家也回不去了!也这么深,前前后后又没什么行人,我一个姑娘,脚受了伤,路也走不动了……我该怎么办啊!”
  说到这里,姑娘重重的掐了乔一剑一下,愤愤的说道:“要是我在这里碰到了坏人怎么办?你……你要对我负责!”
  手臂上传来一阵疼痛,乔一剑的心里面却有一种说不清的快感。看见眼前这个姑娘这么信任自己、依赖自己,乔一剑拍了拍胸膛说道:“姑娘,请你放心,有我在这里,绝对不允许坏人伤害到你!你家在哪里,我送你回去!”
  乔一剑自责的说道:“这事都是我的错,我绝对不会丢你在这里不管的!”
  “真的?你真的愿意送我回家?”听了乔一剑的话,姑娘破涕为笑,“这话可是你自己说好的,你可不能骗我!”
  乔一剑重重的点了点头说道:“嗯,这话是我说的!”
  姑娘双手合十,一把搂住乔一剑的脖子说道:“那么,你现在可以抱我回去吗?我的脚现在疼得完全走不了路。”
  乔一剑呆了一呆,有些不敢置信的问道:“抱……抱你回去?”
  姑娘问道:“你不抱我回去,那怎么回去?”
  乔一剑有些语无伦次的说道:“你……你应该有些朋友吧?要不……我去把你的朋友找来?”
  姑娘呆呆的看着乔一剑,有些生气的问道:“你怎么去找他们?把我一个人扔在这里?你明明刚刚才说的,绝对不会把我一个人扔在这里!”
  看见那姑娘生气的样子,乔一剑心都化了,表面上勉为其难、其实心里面早就乐开了花,说道:“好,姑娘要去哪里,我就抱你去哪里。”
  姑娘凑近乔一剑的耳朵说道:“那你还不抱我起来?”
  乔一剑脚下一软,差点没有站稳。
  “好……好,我这就把你抱起来。”
  乔一剑把那个姑娘横着抱了起来,出乎意料的,那个姑娘竟然出奇的轻,几乎没有废多大的力气。
  姑娘横在乔一剑的面前,那张绝美的脸,足以让任何一个男人疯狂。
  “咕噜……”
  咽口水的声音异常的响亮,乔一剑一阵尴尬,急忙问道:“姑娘,我们应该往哪里走?”
  姑娘指了一个方向说道:“那边。”
  乔一剑向前走了两步。
  ……
  乔一剑感觉把那姑娘的身子向上面抬了一些,尴尬得说道:“那……那是我随身携带的匕首,防……防身用的。”
  乔一剑从来没有像今天晚上这样感觉好过,气息特别的绵长,手上有使不完的劲。他的脚下生风,随便一步可是迈出几丈来远,这是他平时从来没有做到过的,更不要说他现在怀里还抱着一个人。
  街道迅速的向身后移动,不时有被惊动了的狗吠声传来。
  “姑娘,我……我可以知道你叫什么名字么?”乔一剑被夜风一吹,酒醒了一些,觉得自己就这么抱着一个大姑娘一句话也不说,气氛未免显得非常的尴尬,“我的名字叫做乔一剑,一剑就是一把剑的意思,我是一所武修学院的学生。”
  姑娘搂着乔一剑的脖子,似乎被夜风吹得有些凉,脑袋稍微向乔一剑的肩膀靠了靠,轻轻说道:“我叫小菏,荷是荷花的荷。你闻,我的身上是不是有一股荷花的香味?”
  小菏把头凑到了陆闲的嘴边。
  一阵清香扑鼻。
  乔一剑心中一荡,有些不太敢看小菏。
  “原来荷花的香味是这个样子的,我从来都不知道。我以为荷花是没有香味的。”
  乔一剑强忍着低下头亲一下小菏的冲动,没话找话的说道。
  小菏的嘴距离乔一剑真的是非常的近了。
  “荷花的香味香不香?”
  小菏看见乔一剑这个样子,轻笑了一下。
  “咕噜……”
  乔一剑的喉结动了一下。
  “香……荷花的香味真香,我从来没有想到,荷花的香味竟然这般好闻。”
  乔一剑完全迷醉了。
  小菏伸出一只手,摸了摸乔一剑的喉结。
  “你是不是饿了?”
  小菏轻轻摸着乔一剑的喉结,温柔的问道。
  乔一剑被小菏的手触碰到了之后,浑身上下直起鸡皮疙瘩。
  “风太大了,有些冷。”
  小菏缩着头,像一只倦怠的小猫咪。
  乔一剑问道:“那么,要不要我放慢一些速度?”
  “不要。”小菏摇了摇头说道,“这么晚了,人家想早点回家。”
  由于乔一剑的速度出奇的快向,没用多长的时间,他们已经来到了西城边上一条僻静的街巷。
  小菏指了指前面说道:“乔一剑小哥哥,我家就在前面了。今天害你跑了这么远,我真是于心有愧……”
  乔一剑赶紧打断了小菏说道:“说起来,今天都是我不好,喝了点酒,走路不看路,不小心弄伤了小菏姑娘。送你回来,是我应该做到,而且,能够送姑娘回家是我的荣幸。”
  前方,一个巨大的院子出现在眼前。那高高的长长的围墙,一看就是了不得的大户人家。
  小菏指了指那个大宅院说道:“小哥哥,那就是我的住宅。”
  乔一剑带着小菏来到了那朱红色的大门前。大门顶上写着“胡宅”两个字,门前挂着一对硕大的灯笼,灯笼里面的油灯很旺。灯笼下面,大门两侧,是一对一人来高的石狮子,看上去威武雄壮,气势非凡。
  乔一剑轻轻的放下了小菏,看着这气派非凡的大门,感叹的说道:“小菏姑娘,想不到你竟然出身于这样的大户人家。对了,咱们西城里面的这个地方有这么大的一所宅子么?以前倒是没有注意到。”
  小菏神色有些伤感,说道:“咱们胡宅早已经落魄多年了,连带着这一条街也跟着荒废了,这边,平时都很少有人来的,小哥哥不记得有这么一个地方也是正常。一个落魄的人家,又有多少人能够记得呢?”
  乔一剑知道自己说错话了,急忙道歉道:“小菏姑娘,我不是那个意思。”
  小菏叹了一口气说道:“小哥哥,这不怪你,只是世态炎凉,人心如此罢了。”
  乔一剑转移话题道:“小菏姑娘,既然已经到家了,要不要我去叫下人来扶你进去?”
  “下人?哪里还有什么下人。”小菏神色黯然的说道,“我自己进去吧。”
  她松开乔一剑的手,向前走了一步,随后站立不稳向一边倒去。
  乔一剑早看出小菏状态不对了,一步上前接住了小菏,说道:“小菏姑娘,我送你进去吧。”说完,也没有经过小菏的同意,乔一剑一把把小菏抱了起来。
  小菏伸手挽住了乔一剑的脖子:“我就知道你不会丢下我的。”
  乔一剑抱着小菏来到门边,轻轻一推,那朱红色的大门便打开了。大门里面,是一个硕大邪恶院子,院子里面有假山水池,假山后面,则是长长的走廊,走廊后面有很多房子。无论是走廊上,还是那些房子前面,都挂着等,整栋宅院看起来根本不像落败的样子。
  乔一剑问道:“小菏姑娘,你的房间在哪里,我送你过去?”
  小菏红着脸看着乔一剑,轻轻的问道:“小哥哥,你……你要去我的房间?”
  “啊?”乔一剑慌忙解释道,“小菏姑娘,你不要误会,我……我不是那个意思。”
  小菏把头埋在乔一剑的肩上,指着一个方向说道:“穿过那条走廊,后面有一片荷池,我的房间就在荷池的后面。”
  乔一剑咽了一口口水问道:“小菏姑娘,你这里真的没有其它的下人了么?”
  小菏说道:“你自己看呐。”
  乔一剑抱起小菏向胡宅深处走去,左右看了看,真的没有看见什么人影。挂着的那些灯倒是有些意思,和普通的灯不同,那些灯芯都是绿幽幽,仿佛有着生命力一般。
  乔一剑疑惑的问道:“既然这个宅子里面没有其他的人,为什么还要点这么多灯?”
  小菏说道:“人家怕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