钱人阁 > 跃马大明 > 第205章 一水姑娘
    吉时快到了,可还有几个正主没来,几个老鸨子都快急疯了。
      这么重要的人物不来,万一让今晚的仪式出了差错,坏了大事,她们几条命都不够挨的啊。
      但很快,有人来到她们身边,低声说了几句,这几个花枝招展的老鸨子顿时原地满血复活,直接进入了厅内。
      就如同后世的拍卖会一样,这种头牌出阁,也需要几个清倌人先暖场,只不过具体过程比拍卖会要复杂许多。
      徐长青这时也明了,包括自己在内,该来的人,应该都到了。
      整个大局,皆在幕后之人的掌控之中。
      徐长青也隐隐有些摸到了朱由棷的线,这死胖子,心思还真非是常人所能及。
      戌时整,仪式正式开始。
      首先登场的是个十六岁的清倌人,身材倒还不错,可惜看不到相貌,她穿着新娘袍,戴着红盖头,施施然坐在那里。
      不过想来容貌肯定不会差了。
      然而想拔得这位清倌人的头筹,仅仅有钱还不行,还需要考校,基本是以诗词为主,难度都不太大。
      锦绣阁显然是考虑到了一些土豪的文化底蕴。
      因为已经知道一水姑娘他们是没可能了,徐长青身边的慕白兄几人对这个清倌人很主动,那张兄很快花了五百多两银子,拔得了头筹,几人顿时弹冠相庆。
      也将厅内的气氛逐渐烘托起来。
      徐长青还是第一次见到这种场面,饶有兴致的看着,感觉倒还不错,心中却是开始琢磨,该怎么搞,才能搞一个一样的产业呢?
      ……
      就在锦绣阁这边如火如荼,逐渐进入节奏的时候。
      城中,衡王府客堂。
      朱由棷正陪着一个皮肤白净、很是富态的中年人喝着小酒。
      桌上菜并不多,却是个顶个的精致,旁边的纱幔里,还有几个乐师在演奏着曲调。
      “王爷,您这,还真是稳坐钓鱼台啊。怎么,就不能破例一回,照顾一下我们家三儿?王爷,三儿这孩子你也见过,无论人品还是才学,都是没的说的。也不算辱没了一水姑娘吧?”
      中年人跟朱由棷碰了下杯,喝掉了杯中酒,看似揶揄,实则却是有几分郑重的笑道。
      朱由棷也喝掉了杯中酒,却是苦笑:“懋甲兄,你可别难为孤咯。孤倒是也想。可~,那丫头自幼便流落在外,性子跟她娘一样犟,这是她定的规矩,孤也实在不好更改啊。”
      “王爷,这事儿,就,真不能通融了?”
      中年人心中略有不愉,看向朱由棷的眼睛。
      别人不知道这其中的内情,他早在十几年前便与朱由棷有着往来,自然是知道的。
      这位一水姑娘虽是没有王府的名分,更未在宗人府造册,但是,却是朱由棷还没有继承王位之前,便是相濡以沫的一个宠妾所出。
      而随着一水姑娘出生,这个宠妾却是难产而死。
      这是朱由棷的长女。
      在一水姑娘小的时候,朱由棷真的是把她当成了一切,捧在手里怕摔着,含在嘴里怕化了,父女俩的感情非常好。
      然而,很多事情并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天上掉馅饼也尚未可知。
      就在一水姑娘七岁,刚刚懂事的时候,一个天大的馅饼,砸到了朱由棷的头上。
      他这区区庶子,排行第三位的存在,居然得到了继承王位的机会!
      朱由棷虽然疼爱女儿,但在这种等级的选择面前,自然也不难寻到答案了。
      为了得到王位,消除以前的劣迹,他把女儿送走了。
      几年之后,当他稳定了王位,再想把女儿接回来的时候,女儿却早已经懂事了,并且与他产生了深深的隔阂。
      朱由棷无奈,痛苦,却也只能强忍着,毕竟是他先对不起他的女儿。
      后来,阴差阳错之间,他的宝贝女儿进了锦绣阁,他索性直接把锦绣阁买下来,让女儿得到最好的呵护和教育。
      不要以为进入青楼就一定会低贱,的确大部分如此,但也有许多例外,尤其是青楼对女孩子的教育水准是极高的,跟后世的明星有些类似。
      当然,除非是迫不得已,谁也不会选择把女儿送到那种地方。
      此时,眼见眼前的中年人有点动怒的意思了,朱由棷忙笑着解释:“懋甲兄,哎,这事情,说到头是孤对不起一水啊。
      如果,这种关乎一水一生幸福的事情,孤再不能让一水做出选择,那~,就算到了地下,孤又有何颜面去见她的娘亲?
      懋甲兄,你要体谅孤啊。
      不过,三公子英俊倜傥,文采斐然,还是有很大机会的。到时候,一水的嫁妆,孤绝不含糊。青州这边的好地,随便挑。”
      中年人此时已经摸到了朱由棷的底线,虽是有点不满,但,他对他的这个侄儿还是很有信心的。
      笑道:“哎,可怜天下父母心那。王爷,我想过几年,一水大了,有了孩子,肯定能理解你的苦心的。来,王爷,我敬你一杯。”
      ……
      锦绣阁大堂。
      随着第八名清倌人尘埃落定,终于,也到了今晚的最大头,一水姑娘出场了。
      场内的气氛此时已经完全活跃了,所有人都瞪大了眼睛,等待着一水姑娘的出场。
      徐长青也有些好奇起来,这位一水姑娘,跟昨晚上那画像相比,到底如何?
      很快,在几个老鸨子唾沫星子横飞的激情介绍下,一个一身白衣的窈窕女子,在一个伶俐的小丫鬟陪同下,悄然走到了阁楼的楼台。
      正是一水姑娘。
      与之前那些清倌人不同的是,一水姑娘并没有戴红盖头,而是在俏脸上蒙上了一层薄纱。
      而且,她这是二楼的楼台,与之前那些清倌人在一楼的楼台完全不同。
      此时一水姑娘虽是蒙着面,让人看不清她的真容,但只看到她婀娜的身材,尤其是那种高高在上的气质,许多人已经忍不住的开始躁动了。
      徐长青旁边慕白兄那三人,已经拍到了两个清倌人,却没有一个离去,都在等着今晚的这最重头。
      徐长青心中也是暗暗点头。
      即便看不清一水姑娘的真正容貌,但结合昨天看到的画像,徐长青也是有了判断,这个女孩子,不逊色与李幼薇!
      尤其是她比李幼薇大一点,恐怕此时比李幼薇还要更强。
      徐长青也是刻意看过孔公子、刘公子、左公子他们,他们比寻常人还要更激动。
      尤其是那孔公子,眼睛都有点发红了。
      别人不知道这位一水姑娘的底子,孔公子却是知道的。
      他们孔家世代荣华,某种程度上,大明的藩王都比不上。
      孔家早在上上一代衡王时,便是在青州买了不少地,孔公子的大伯,这一代的衍圣公孔胤植,早在十几年前便是与朱由棷有着接触,自然也是知道诸多的核心秘密。
      一想到这位一水姑娘的身份,以及那根本不可言说的嫁妆,尤其是之后会带来的影响力,孔公子真想把在场所有的男性都给宰了!
      刘公子和左公子这边知道的不如孔公子详细,但却也是隐隐知道一些,此时,也都有些呼吸急促。
      至于当地豪强子弟,那就更不消说了。
      谁若能攀附上这位一水姑娘,那,跟鲤鱼跃龙门也没啥差别了,以后在这青州,横着走都没问题。
      徐长青此时也猜到了多半,不过,徐长青并不着急。
      他这时已经看出来,这一水姑娘有很大的自主权。
      而且,徐长青此时女人已经不少了,如果能选择,他也不愿意再招惹这位背景复杂的少女。
      须知,玫瑰虽美,但吃下去可都是带刺的。
      这位衡王爷本就有点天马行空,谁知道他以后还会出什么幺蛾子,与他有了这种关系,麻烦事是肯定少不了的。
      “肃静。”
      这时,流程基本上走完了,一水姑娘身边那伶俐的小丫头,顿时扯着嗓子来了一句。
      声音虽略显稚嫩,但是威严却是极足。
      场内顿时开始安静下来。
      一水姑娘这时对众人施施然一个万福,淡淡的道:“诸位贵宾,今天的规矩,诸位贵宾想必已经清楚了。现在,就开始进行第一项吧。各位,可以以情以景,随意赋诗一首。”
      场内瞬时一片躁动。
      但几位主要人物来之前便是得到了提示,都有准备。
      孔公子扫视刘公子和左公子等人一眼,率先起身道:“一水姑娘厚爱,不才曲阜孔维斌,愿意先来。”
      一水姑娘明亮的美眸顿时看向孔公子。
      孔公子精神顿时一振,深深一揖。
      “孔公子厚爱了,一水受宠若惊,那,便由孔公子先来吧!”
      孔公子紧握手中玉佩,整个人的气势顿时为之一变,意气风发道的吟唱起来。
      毕竟是圣人的后裔,才学肯定是被仔细打磨过的,就算徐长青在诗歌鉴赏方面不深,却也能听出来,孔公子这首诗,用心很深。
      “好!”
      “不愧是孔公子啊,今日头筹,恐怕非孔公子莫属。”
      “孔公子大才啊。”
      周围人群顿时传来一阵马屁声。
      刘公子和左公子的脸色很快都有些不好看起来。
      但他们也没办法。
      在场豪强虽多,但读书人更多,身为读书人,谁又不愿意交好圣人的嫡系后裔?
      孔公子吟完诗也有些意气昂扬,充满攻击性的看向一水姑娘,成竹在胸的笑道:“一水姑娘,小生这首《菩萨蛮》如何?”
      一水姑娘缓缓点了点头,美眸却没有几分波动,淡淡道:“孔公子大才,这第一关,孔公子过了。”
      “谢一水姑娘!”
      孔公子顿时更为得意,犹如展示羽毛后获得了认可的公孔雀,冷笑着看向他的主要竞争对手,刘公子、左公子等人。
      刘公子、左公子等人也知道,比诗词肯定是比不过底子深厚的孔公子的,就算不爽也只能先忍着。
      但他们精心准备的诗也不差,纷纷开始吟唱出来。
      不多时,场内过了这第一关者,已经有了八人。
      其中,还有两个坐在后排,书生打扮,身上却明显有着一些彪悍之气的年轻人。
      俨然,那些不能摆在台面上的人也出场了。
      “呵呵,已经八人了,还有最后两个名额,还有没有人要参与?还有哪位公子想要参与?再不参与可就没有机会咯。”
      这时,一个三十出头,身条相貌都很不错的老鸨子,开始出来暖场。
      场内顿时一阵议论。
      许多读书人倒是想参与,然而,有人文采不够,有人就算有些文采,却是胜不过孔公子等人的精心准备。
      而有人就算能胜过孔公子几人,此时却不好出头。
      这可不是开玩笑的。
      身为读书人,得罪了方丈你还想有好?
      “没有人了吗?”
      “没有人那这第一关可就要结束咯?”
      老鸨子再次开始控场。
      徐长青扫视一圈,见火候差不多了,笑着站起身来,“慢着!我来试试!”
      顿时,场内无数的目光,全都看向了徐长青的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