兵临城下,不出门迎战的国家也有,但敌国会派人日夜在城门前辱骂,还会做极尽羞辱之能事的举动。
  夜阑国好歹也算是大国,这样只怕全国上下都会义愤填膺,大骂将士没用不敢迎战了,更何况还有夜万穆那个昏君推波助澜呢!
  “不是行军打仗的时候才关闭这五座要城的城门,而是现在立刻要下发命令,关闭城门,不许任何人进出!”血月冷冷地说道,凤眼斜挑:“否则,你就等着全城百姓感染盅毒吧!”
  阮暮天吃了一惊,随后就明白了血月的意思。
  龙腾国现在有这样的辅助力量,自然是会在龙耀玉等人回国后先用盅术来使夜阑国陷入恐慌之中的,所以当务之急就是封闭入境的五座城门,并且派重兵把守!
  “即刻去传令。”南宫澈一向是主战的,但这一次他也认同血月的隐忍战术,因为硬拼只会让夜阑国血流成河。
  如血月所说,在没有想出防止中盅的办法之前,夜阑国只能守,不能攻,更不能迎战。
  这也是没有办法之下的办法。
  “好,我这就去传令,等龙耀玉他们一出城,立刻就关闭城门!”阮暮天也明白事情的严重性了,不再以隐忍为耻,立刻点头下去传达命令了。
  阮暮天走后,血月看着南宫澈,挑眉:“还不去把鬼医找来?难道要我这个虚弱的病患亲自去见他不成?”
  南宫澈笑了笑,只看了木槿一眼,木槿立刻就出去找人了。
  这种事,还用得着他堂堂王爷亲自出马么?
  肃冷庄严的大殿内,叶倾城一身翩翩白衣,欣赏着自己美丽的手指与莹润的指甲,对周围的谈话声视而不见。
  终于,龙城莫几次皱眉之后,点叶倾城的名了:“倾城姑娘一向以足智多谋闻名,今日怎么一声不吭了?”
  眼下,龙耀玉刚刚回到龙腾国都城,而龙城莫派去的乔装人士却被拒绝在夜阑国境外!
  边塞五座城全都如此,城门紧闭,城墙上日夜有重兵巡逻,城门边缘还设有古怪的阵法,全都是一夜之间变成这样的。
  龙城莫召集众人商量对策,然而所有人都出谋划策了,唯独叶倾城没有出声,这不得不让龙城莫感到恼火。
  这叶倾城,到底在摆什么谱?
  难道就因为,之前他没有采纳她的建议么?
  叶倾城被龙城莫点名,淡淡地一抬头,轻笑道:“皇上现在来问我,我可没有什么好主意献给皇上,因为皇上现在之困,我早就料到了,只不过皇上不信而已。”
  在龙耀玉还在夜阑国境内的时候,叶倾城就两次向龙城莫建议,让龙城莫将准备的那只奇兵派入夜阑国境内,给边塞五座城的全城士兵百姓下盅,开始动手。
  不过,龙城莫却没有接纳她的建议,因为龙耀玉还在夜阑国境内,一旦龙腾国有异动,只怕龙耀玉的命就保不住了!
  这可是龙城莫最爱的儿子,又是龙腾国的皇太子,龙城莫怎么也不能让这个儿子出事。
  再者,龙城莫并不认为就迟这么半天的时间,会有什么变化。
  结果,还不说半天时间,龙耀玉前脚才刚刚出城门,城门就立刻关闭了,想进的不能进,想出的也不能出,龙腾国分布在五座城的探子都因此而几乎被杀光!
  很明显夜阑国是早就有人手持命令等候在五座城里了,龙耀玉一党一离开,立刻就宣布了命令,五座城也立刻就执行了命令。
  这就是战机,叶倾城冷笑着想道:龙城莫早晚要为他的犹豫付出代价!她跟了南宫澈那么多年,南宫澈的城府有多深,她比任何人都清楚。
  她也许能战胜陆血月,但南宫澈……恐怕很有难度。
  可惜叶倾城不知道,血月是传说中的扮猪吃老虎类型,表面看来爱玩爱闹,其实心思跟南宫澈一样深,所以她不但斗不过南宫澈,也压根斗不过血月!
  “朕……”龙城莫被叶倾城噎得哑口无言,半天之后才叹了口气,说道:“朕原本以为,只需延误半日功夫而已,不想那夜王如此步步为营。这一次,确是朕的错,倾城姑娘就再献一策可好?”
  要说龙城莫可比夜万穆懂得笼络人心多了,也不介意有谁冒犯了他的帝王威严,只要那人是有真才实学,能够帮到他、帮到龙腾国。
  叶倾城见龙城莫低下身段来,还跟她承认了错误,心里虚荣感顿时就得到了满足。
  她又是一声轻笑,说道:“皇上不愧是龙腾国的明君,既然如此,我就再给皇上献上一策。”
  龙城莫大喜,连忙说道:“倾城姑娘请说。”
  叶倾城高傲地一挑眉:“皇上明日就向夜阑国宣战,以最快的速度让大军压境,如此,或可让夜阑国内部开始溃烂。”
  “什么?”龙城莫呆住,这算什么好的策略?
  不止龙城莫这个皇帝呆住,其他参与讨论国事的皇子、臣子也都露出了不屑的表情。还以为这女子真有什么良策呢,果然头发长见识短!
  原先的计策可是,以黑暗巫术将边塞五座城给毁了,通往夜阑国的关卡自然就打开了。
  而现在这种情况,明摆着敌人有所准备,严正以待,还能贸然发兵去攻打吗?
  “倾城姑娘,你这算什么计策?”龙耀玉皱眉质疑道,估计要不是他对叶倾城有着那么一份觊觎之心,恐怕说话就不会这么客气了。
  而叶倾城说话更不客气,她直接看着龙耀玉冷笑道:“太子连这都想不明白,是怎么坐稳太子之位这么多年的?”
  一句话,呛得龙耀玉脸色大变,其他人也都脸色变了。
  因为他们也都没想明白啊,岂不是说他们也不够资格坐在现在的位子上吗?这个女人,说话未免也太嚣张了!
  “倾城姑娘不必说话夹枪带棍了,这里是龙腾国,可不是你云倾。你若有道理,直说就是!”龙耀玉一方面是因为愠怒,一方面也是给了叶倾城一个忠告,让她不要在这里乱说话,以免将来呆不下去。
  叶倾城秀眉微微一蹙,估计也是反省到自己刚刚说的话的确有些过了,便也没再和龙耀玉反驳什么。
  她看向龙城莫,说道:“皇上想必应该能够明白我说这番话的意思:就算我们大军压境,夜阑国也不会出城迎战。”
  龙城莫眼里只掠过一丝怔然,立刻就明白了叶倾城为什么有这一说了,顿时就大笑道:“朕就说倾城姑娘和朕想到一块儿去了!倾城姑娘不愧是朕的智囊军师啊!”
  叶倾城说的一点都不错,为什么他龙腾太子一离开夜阑国,夜阑国立刻就封锁了五座城?
  理由很简单,就是因为夜阑国已经知晓他们的法宝,黑暗巫术!
  封锁五座城的城门,又在城门前设置阵法,这说明夜阑国怕了!夜阑国绝对不会正面和龙腾国迎战!
  不过……龙城莫心里还是有一丝疑惑,因为叶倾城之前还说了,龙腾现在发兵,会让夜阑国从内部开始溃烂。
  这点,他真是没能想明白。
  叶倾城是故意给龙城莫一个台阶下的,她当然知道龙城莫先前也没想明白,就在心里冷笑了一声。
  从皇帝到臣子,全是一群蠢货!
  不过,她面上还是笑着说道:“皇上英明,所以龙腾即刻大军压境,没有任何损失不说,还能让夜阑国皇帝心胆俱裂。”
  夜万穆恐怕怎么也想不到,他心心念念的倾城美人,会和外敌合起伙来对付他吧?
  “就算龙腾没有损失,也总不能挥师百万就起个恐吓的作用吧?”龙耀玉既然已经被骂了一次,他索性也就问个清楚明白了,只要叶倾城的计策对龙腾国好就行了。
  而这个女人,他早晚会想办法弄到手的!
  “我不是说了?此举是让夜阑国从内部开始溃烂,到时候我们要攻打夜阑国,就容易得多了。”叶倾城淡淡一笑,压下心头的轻蔑。
  “大军压境就能让夜阑国从内部开始溃烂?”龙耀玉的神情,明显说明他不信。
  不过,龙城莫却是暗暗松了口气。毕竟这问题让他儿子问出来了,他就不用问了,保留了他身为皇帝的英明和颜面啊!
  叶倾城冷冷一笑,看了龙耀玉好一会儿,才用让龙耀玉恼羞成怒咬牙切齿的清冷之声说道:“皇太子恐怕忘了,夜阑国不是夜王一个人坐阵的,夜阑国的江山,还是皇帝夜万穆的。”
  龙耀玉一愣,难道她的意思是说,龙腾大军压境,会让皇帝夜万穆和夜王南宫澈发生内斗?
  其他人也都猜到了这一点上,纷纷看着叶倾城,等待她的深度解释。
  果然,叶倾城又一声冷笑道:“夜万穆昏庸无能,一生就与夜王争斗,偏偏又离不开夜王的骁勇善战擅于领兵。所以一旦龙腾大军压境,他会立刻慌乱地让夜王出兵,而夜王呢?”
  叶倾城一挑眉:“这次封锁五座城池的主意,难道还能是夜万穆这昏君出的?不战的策略,定然是夜王定的!如此一来,皇帝与夜王之间就会产生矛盾。”
  “好计!”一直没有开口的国师,脸上戴着一块冰冷面具,此刻不由自主发出一声赞叹!
  龙耀玉这时候也明白了,惊叹道:“倾城姑娘果然好策略,以夜万穆的性格,定会认为南宫澈是在推托,会想尽办法给南宫澈施压,让南宫澈出兵!而南宫澈不愿出兵,夜阑国内部会分成两派,一派主攻,一派主守,定然会争斗个两败俱伤!”
  想想看,龙腾国不费一兵一卒,就让夜阑国起这么大乱子,以后再攻打起来,岂不是容易得多吗?
  “倾城姑娘不被夜阑国所容,真是夜阑国之损失啊!”国师阴桀桀地笑道。
  龙城莫大笑道:“倘若夜阑国容得下倾城姑娘,朕这龙腾国岂非不幸了?”
  “恭喜皇上,贺喜皇上!”大臣们顿时跪了下来,立刻逢迎拍马。
  “好好,平身,平身。”龙城莫喜不自胜地抬手。
  等诸位大臣都起身之后,叶倾城又微微一笑,说道:“据我猜测,夜万穆会暂时占上风,夜王最终会答应出兵,因为……”
  她顿了一下,在众人的疑惑表情中,一脸傲然地道:“因为我在夜万穆身边,还放了一枚棋子,她必定会向夜万穆吹枕边风,给夜万穆出谋划策,利用夜王唯一的软肋,逼迫夜王低头、出兵!”
  众人面面相觑,但这一次却是毫不怀疑叶倾城所说话的真假了,因为这女子的心机实在太深,让他们这些男人都自愧不如。
  而叶倾城所说的棋子,其实也不过就是宫里头那位和她臭味相投的人罢了……
  边塞五座城池封锁之后的第二日,边塞就传来了消息,龙腾国百万大军压境,并且朝五座城池投放盅虫。
  如果不是五座城池门口早就摆好了阵法,投放的盅虫全部死于阵法之中,恐怕五座城池都要毁于一旦了!
  这种情况下,五座城池的城守都是心惊胆战,又对夜王府佩服得五体投地,要不是夜王府早占先机,现在他们全都得成为一具具枯骨了。
  消息传到了宫里,夜万穆急的像热锅上的蚂蚁,而大臣们又分为了两派,让他更是没了主见。
  一派认为夜王府的策略极佳,必须要以防守为主,否则夜阑国将士必然会损伤惨重。
  另一派则认为夜王府的防守策略太过懦弱,简直就是长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的行径,认为夜阑国堂堂大国,怎么能当缩头乌龟不出?
  “难不成龙腾国一辈子在城下叫骂,我们就一辈子缩着头不出去迎战?”主攻派大臣们振振有词。
  “夜王府并未说永不迎敌,现在不是在想办法解决盅术之患吗?你们这么着急,难道是已经和龙腾国通敌了,急不可耐想看我夜阑国损兵折将血流成河?”主守派大臣们也不甘示弱。
  朝堂上,两派大臣吵得不可开交,夜万穆头疼不已,只能宣告退朝,让众人递折子上来再说。
  回到御书房,夜万穆也是心惊胆战,一方面他害怕盅术,一方面他又害怕江山不保。
  这时候他的确是想到了南宫澈,但南宫澈现在的意思是不迎战,这让他有些矛盾。
  在南宫澈的事情上,夜万穆的头脑还是清醒的,南宫澈是他平生大敌,所以南宫澈这次不出战,他感觉到不同寻常。
  这第一种可能呢,很可能的确不宜出战,如果是这个原因,那倒还好了。
  最怕的就是第二种可能:南宫澈不想出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