钱人阁 > 薄先生,情不由己 > 第2272章 肚皮要被撑破了!
实验室的结论,一周才出。
  
  包裹中寄来的药物,的确是导致顾淮一上瘾的药物。
  
  但是解药,还不清楚。
  
  在动物身上的实验,并不是短时间内就能出结果的,但也不敢随便就往顾淮一的身试。
  
  一个月后。
  
  第一批动物实验的结果出来,这种解药在做实验的哺乳动物身上,确实有效。
  
  但是能不能对顾淮一起效,还很难说。
  
  选择权交给顾淮一。
  
  “不是说没那么快研究出来吗?”顾淮一问。
  
  薄司擎道:“现在只是初步的试验品,并不确定能否起效,因为没有别人可以来试药,只有你。愿不愿意用,你自己决定。”
  
  “这有什么。”
  
  顾淮一笑了,“死马当活马医吧,试,怎么不试,一次不行就再改进,总有一天能够成功的。试药吧。”
  
  薄司擎微微点头,“确实也没有别的选择。”
  
  顾淮一这几个月,一直被医生用各种药物压制着体内那种药物带来的影响,这种压制不是化解,只是在压缩,而现在已经要到了极限了,顾淮一已经在崩溃的边缘,如果没有解药,他被压缩到极点之后,也是会爆发的。
  
  只是谁都不知道,他这种爆发的后果,会是什么。
  
  解药的剂量也不清楚,只能一点一点摸索着来。
  
  毕竟解药就只有那么一点点,尽量节省一点的话,就能够给实验室留更多可供研究的样品。
  
  ……
  
  顾淮一的事情,交给专业人士去做,薄司擎不关心过程,只关心结果。
  
  他现在确实没有那么多的精力。
  
  云画的情况,就够他头疼的了。
  
  画画的肚子像是吹气球一样,大得吓人。
  
  更可怕的是,她自己瘦得吓人。
  
  每天吃了那么多,好像吃进去的都是空气一般。
  
  才四个月。
  
  就算双胞胎很难足月,后面至少还有五个月。
  
  薄司擎真是担心得要命。
  
  他整夜整夜得睡不着觉,每次看着云画的肚子,他眼睛就绿得吓人。
  
  “你别盯着我看!”
  
  云画都觉得无语,“你这眼神儿,会吓到宝宝的!”
  
  薄司擎幽幽地抬头,看着云画,“可以不生了吗?”
  
  “……啊?”
  
  “我担心你肚皮会撑破。”薄司擎说。
  
  云画简直哭笑不得,“你见过哪个孕妇肚皮撑破的?”
  
  薄司擎抿唇。
  
  云画又看了他一眼,“肚皮当然不会撑破,但是皮肤和脂肪层会被撑裂……会形成十分难看的妊娠纹……怀嘟嘟的时候留下的妊娠纹,一直都没有完全消除掉呢。”
  
  薄司擎抱着她,轻声说道,“画画,我真的特别特别后悔,你当初多辛苦,我却不在你身边。”
  
  云画抱着他的脖子,额头蹭了蹭他的额头,“别这么说嘛,无论是幸福还是苦难,都是人生的一个过程。至少现在,我们很好很好……”
  
  “我心疼。”
  
  薄司擎捧着她的脸,微微叹气,“想一次我就心疼一次……”
  
  云画轻笑一声,“心疼也好呀,心疼了以后就不会嫌弃我的妊娠纹丑了,而且不光是妊娠纹,还有妊娠斑……怀着嘟嘟的时候我岁数小,现在都快三十了,身体都很难恢复好了呢。要是我不漂亮了怎么办?”
  
  她说着,就忍不住撅嘴,不高兴了:“岁月对于你们男人来说,实在是太优待了,女人生了孩子就会留下各种东西,说好听点是母性,说难听点就是黄脸婆,但是男人根本不会,甚至越大越有味道……”
  
  “……”薄司擎失笑,“画画,你也会不自信吗?”
  
  “哼。”
  
  “放心,你任何样子,我都喜欢。”薄司擎的声音很低,“你在我眼中,最美。”
  
  心花怒放,就是此刻云画的心情。
  
  女人啊,果然都爱听各种甜言蜜语。
  
  任何年龄的女人都不例外。
  
  ……
  
  一周后。
  
  研究中心给了薄司擎反馈。
  
  “解药确实有效,但应该是药量不够,我们正准备加大剂量!”
  
  薄司擎点头,“这些事情不用跟我说,你们是专业的,我相信你们。”
  
  “好的。”
  
  研究员点头,“另外……薄组长,我建议您太太最好再做些检查,她的情况看起来好像……”
  
  “怎么了?”
  
  薄司擎的脸色骤变,“你说清楚。”
  
  研究员被他这忽然变脸的举动给吓了一跳,赶紧说,“我就是觉得好像有些不太对劲,但我只是怀疑,您别太担心了,再做些检查吧。”
  
  “哪方面让你觉得不太对劲?”薄司擎问。
  
  “就是……她上回的血液检查数据,有一点点的小问题,但都在正常范围之内……”研究员不好直说。
  
  薄司擎看着他,脸色绷紧,“我知道了,谢谢。”
  
  “不客气。”研究员赶紧说道。
  
  从研究中心回去的一路上,薄司擎的脸色都不好看。
  
  回到家了之后,云画正躺在沙发上,已经睡着。
  
  她的样子看起来很疲累。
  
  薄司擎走过去,伸手轻轻地撩开她的头发,近距离看着她。
  
  怎么看都看不够。
  
  他的手放在她隆起的腹部,这里面装着两个孩子。
  
  她太辛苦了。
  
  她的手腕已经瘦得只剩下一层皮,身上几乎都没有什么肉。
  
  薄司擎的眼神有些冷。
  
  如果……
  
  如果孩子的存在,威胁到她的生命,他宁愿不要。
  
  对他来说,孩子从来都不是必须品,他最最在乎,也是绝对无法承受失去的人,从来都只有她一个!
  
  ……
  
  云画睡醒之后,外面的天色已经暗了,床边坐了一个人,雕像一般。
  
  她吓了一跳。
  
  “阿擎,你怎么坐这儿啊……”
  
  云画揉了揉眼睛,想要坐起来。
  
  但她身体太笨重了,现在想要活动自如都不行。
  
  他赶紧扶着她,把她扶起来,“饿了吗?”
  
  “有点。”
  
  云画打了个哈欠,“几点了呀,我又睡到天黑了……”
  
  “八点多,不算晚。”他说着,就缓缓地抱她下床,给她穿好鞋子,扶着她去电梯那边,坐电梯下楼。
  
  阿姨见他们下来,立刻把准备好的菜肴端上来。
  
  吃饭的时候,云画有些奇怪地看着薄司擎,“你今天不是去研究中心了吗?顾淮一的情况怎么样了?解药有用吗?”
  
  “有用。”薄司擎说。
  
  云画微微皱眉,“那你怎么这幅表情?不知道的话,看你这幅表情还以为解药没用呢。”
  
  薄司擎看她一眼,微微一笑,“我只是在想,肚子里的宝宝到底是男是女。”
  
  “好奇了?”
  
  “对,十分好奇。”薄司擎笑着握住她的手,“我们明天去检查一下吧,顺便把剩下的那些筛查也都给做了。”
  
  “好。”云画眨眼,“要不你猜猜,是男是女?”
  
  “我猜……一男一女。”
  
  “没劲。”云画瞪了他一眼。
  
  “反正男孩女孩都一样。”薄司擎垂眸,敛去眼底的所有担心。
  
  ……
  
  次日,薄司擎带云画去做检查。
  
  “怎么来这边呀,研究中心这边那么忙,你好意思把人家当成妇产科吗?”云画无奈。
  
  薄司擎道,“他们也没那么忙。况且,你的生物样本都不能流落在外。”
  
  “……我现在的血液中有效成分已经趋近于无了。”云画说。
  
  “那也不是完全没有。”
  
  “行行行,你说了算!”云画知道薄司擎太过紧张,就索性顺着他的意了,免得他更紧张。
  
  有时候,她不知道到底是她怀孕呢,还是他怀孕!
  
  他实在是过于紧张了。
  
  双胞胎虽然是有些艰难,但人家还有三胞胎四胞胎呢!
  
  女人在怀孕的时候最脆弱,但在怀孕的时候也最坚强。
  
  ……
  
  检查的项目很多。
  
  云画很快就困了,后来的某些项目,都是在她睡着的情况下进行的。
  
  “胎儿成长速度很快,发育良好。”
  
  医生说道,“目前来看,胎儿的发育甚至有些超前,四个月的胎儿,就已经有些像人家五个月的胎儿了!”
  
  “这会不会对母体有影响?”薄司擎问,这是他唯一关心的问题。
  
  医生说,“肯定是会有影响的。胎儿发育朝前,很有可能跟她NF的那段经历有关,她的血液中有那种神秘物质,哪怕只有一点点,也足以改变很多东西……众所周知,人类一直都在不断进化当中,只不过进化的速度太慢太慢,而人的一生又太过短暂,所以很多人是不可能感受到进化的。但我觉得,她让我们看到了进化。虽然只有一丁点儿。”
  
  薄司擎的脸色一点儿都没有好转,“这些我不管,我只要她安安全全。”
  
  “刚才说了胎儿的发育有些超前,这对母体肯定是有影响的。”
  
  医生说道,“比如说,胎儿需要摄取更多的营养物质,母体提供营养的速度,赶不上胎儿吸收的速度,这就导致了现在的问题,你看她越来越瘦……”
  
  “她会有危险的,是不是?”薄司擎问。
  
  医生迟疑了一下,还是点头,“肯定是会有危险,目前来说,我们并不能准确判断这种危险的程度。但我建议,让她住院,进行长期监控,一旦她的身体有被拖垮的趋势……就必须考虑,终止妊娠了。”
  
  薄司擎攥紧了拳头。
  
  “如果不舍得胎儿的话,按照目前胎儿的成长速度,其实只要再在母体待一个月到两个月,胎儿就可以取出,放在保温箱里人工喂养了。”
  
  医生道,“再过一两个月,她就怀孕六个月了,但是这对特殊的胎儿则有可能发育到正常胎儿7个月甚至8个月的水平,养活的难度不大。不过我们也不敢跟你打包票,毕竟你也知道,这对孩子有多特殊。”
  
  薄司擎看着医生,声音十分坚定,“胎儿能不能活,我不在乎。我只在乎她。你先给我解释一下,什么叫做胎儿有拖垮母体的趋势,这个趋势怎么判断,以什么为标准判断?”
  
  “这个标准就是,母体器官的功能一旦下降,就是有被拖垮的趋势了。”
  
  医生想了想说,“真要等到肉眼可见的垮,那就已经到终点,无可挽回了!”
  
  薄司擎的心口像是压了一块大石头。
  
  他当然一百万个同意医生的意见,让她住院,时刻监控。
  
  但是……
  
  怎么跟她解释?
  
  她绝对不会同意随便拿掉孩子,她甚至不会同意让孩子早产。
  
  可是她自己的身体怎么办?
  
  薄司擎并没有考虑太久,他看着医生说道:“监控她身体情况的仪器,给我列个清单,另外,你,或者是你给我找个可靠的医生,去我家里,在我家里每天对她进行身体监控。”
  
  “……”医生迟疑,“仪器购买的话,也需要时间。”
  
  “我从其他医院调取。”薄司擎说。
  
  医生也只能点头,“整个流程不算麻烦,如果您实在是需要的话,我可以帮忙。”
  
  “多谢。”
  
  “您不必跟我客气。您太太的事情,我也很同情。”医生说。
  
  薄司擎深吸口气,揉了揉自己的眉心,看着医生说:“今天我们的谈话,我不希望她知道。”
  
  “可以的。”
  
  “她心思敏锐,如果让她住院,她肯定会多想。”薄司擎说,“在家里更方便一点。但我要你们研究中心这边,也时刻做好准备。”
  
  “您放心。”
  
  ……
  
  云画醒来的时候,已经在回家的车子上了。
  
  她哈欠连天,“这么快就做完了?”
  
  薄司擎点头。
  
  云画无奈一笑,“看样子是我又睡着了,而且这次睡得时间还不短。”
  
  “真能睡。”薄司擎笑。
  
  云画哼了一声,又抱着薄司擎的胳膊问,“对了阿擎,检查完了宝宝是男是女?”
  
  薄司擎:“……”
  
  他给……忘记问了!
  
  这会儿可要怎么回答?
  
  薄司擎抿了抿唇,“我让医生把彩超发过来,你自己看能不能看得出来。”
  
  “好啊好啊!”
  
  云画立刻就兴奋起来,“这算是我们宝宝的第二张照片哎!”
  
  “第一张呢?”薄司擎问。
  
  云画眨眼,“当然是我最开始做B超确认的时候,B超照片上那个圆圆白白的小东西啊……
  
  薄司擎无奈了。
  
  他一边让医生把图片传过来,一边提前问医生,到底是是男是女。
  
  医生很快回复,“一男一女。”
  
  果然是龙凤胎!
  
  /a/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