钱人阁 > 羽化不为仙 > 第17章 流血事件

  第二天,为期半个月的军训正式开始。
  江华大学做为华夏最优秀的大学之一,分配过来教官都是各大军区的精英,因此相对于其他学校,军训更为正式,更为严格。
  羽涅穿着迷彩军装,站在操场练习立正,一站就是近半个时辰,然而教官并没有下休息的命令,而身旁不断有医务人员经过,在杂乱的方阵中熟练的来回穿梭,将一个又一个昏倒的新生抬走。
  不得不说当今大学生体质羸弱,连着简单的站军姿都坚持不了;科技的进步让人类生活更加方便,同时也让人类自身更加退化。
  其实军训很无聊的,至少羽涅是这么想的,还不如玉璧空间锤炼灵魂来的实在。
  就在这时,一股异常冰冷甚至阴寒的气息突然出现。
  什么情况?
  羽涅心头暗暗吃惊,下意识的将灵魂之力释放,以自己为中心向四周扫描,试图寻找那阴冷气息的根源。
  当再次感应时,发现不远处空中竟漂浮着一个肉眼不可见的虚幻灵魂体!
  那灵魂体面无表情,在方阵中左右徘徊,似乎是在寻找什么。
  自从遇到白哥,羽涅已经了解不少修仙界独有的事,比如僵尸、吸血鬼、鬼魂等灵异的东西。可是突然看见这灵魂体,依旧让他头皮发麻;就像明知道看的是鬼片,心里还是会害怕是一个道理。
  要知道灵魂是不能离肉身太远,否则就是无根之木,不能长存于世;只有成功晋级为神魂,方可在天地间行走。
  眼前这个显然不是神魂,那究竟是什么?羽涅脑海里下意识闪过一个词——鬼物!
  可惜白哥已经闭关,不然以它的阅历,定能知晓眼前这灵魂体的来历。
  忽然,那虚幻灵魂体动了。
  它似乎发现了什么,猛的朝人群中的一名女生身上扑去,而那个被附身的女生却没有丝毫察觉,此刻正在原地练习着立正姿势。
  从羽涅的角度其实只能看到那名女生的侧脸,虽然他一直关注着那灵魂体,可有意无意的还是扫了她一眼,惊鸿一瞥间脑海里闪出一句话:
  手如柔荑,肤如凝脂,领如蝤蛴,齿如瓠犀,螓首蛾眉,巧笑倩兮,美目眇兮!
  尽管如此,羽涅的目光并没有在她身上停留多久,他的注意力都集中在那灵魂体上。
  那道灵魂体似乎察觉到羽涅的窥探,面无表情的脸上划出一道诡异的微笑。
  突然,一股堪比白哥的神识凭空出现,瞬间席卷操场,激起阵阵轻风,刮在草坪上,荡起了一排排绿色的浪花。
  神秘灵魂体连忙缩到那女生体内,而羽涅惊愕间慢了一拍,灵魂之力来不及全撤回。
  下一刻,羽涅只觉脑袋一阵刺痛,嘴里伴着闷哼,一丝鲜血从嘴角和鼻子溢出。
  好强大的神识,这至少也得是辟谷境的大修士,甚至更高!
  江华大学果然藏龙卧虎!
  羽涅心中暗暗惊骇,若不是借助养魂珠凝聚出魂核,单单丢失部分灵魂之力,就足以让他重伤昏迷,甚至变成傻子。
  那道神识似乎没有发现什么异常,在江华大学范围内来回扫荡几次,片刻又凭空消失。
  然而此时羽涅却不知道,自己的的奇葩举动,已经引起了周围同学的注意。
  只见他一脸紧张和激动的样子,注视着一个方向长达一两分钟,而且还不带眨眼的。
  更奇葩的是,随后鼻子和嘴角居然还莫名的流血!
  大家都觉得有些莫名奇妙,自然而然的就顺着他的目光看了过去,于是一群人一起看着一个方向,引起更多人的兴趣。
  不到三分钟,整个军训训练场成百上千的目光都集中到那个女生身上。
  “咻——”尖锐的口哨声响起,“稍息!”
  那女生丝毫没有注意到自己已经成为众人的焦点,自顾自的踢了踢腿,舒展了一下有些酸痛的身体。
  “落葵!”旁边的室友碰了碰她,小心翼翼的说道,“你后面!”
  “怎么了?”叶落葵不解的回头,只见黑压压的目光看向自己,顿时被吓了一跳,她下意识的捂着小脸蛋,“你们都看我干嘛?”
  看她的新生也觉得莫名奇妙,但是不少男生却是心头一喜,眼前一亮。
  好漂亮的妹纸!哪个系哪个班的,不知道有没有机会认识认识!
  “怎么回事,叫你们稍息而不是休息!”教官见方阵中人群散乱,不由大声喝道。
  “报告教官,这里有人看妹纸看得流鼻血了!”人群里不免有好事者,起哄的说道。
  周围的同学哄然大笑,所有目光都聚到羽涅身上。
  啥,看妹纸?还看得流鼻血!
  羽涅一脸茫然,刚刚为了躲避那霸道的神识,仓促间丢失部分灵魂之力,使得灵魂受到反噬。等他清醒过来,却感知到无数目光看向自己,耳边还听到有人说,自己在看妹纸看的流鼻血!
  我擦,这画风变得也忒快了吧!
  好事者的声音甚是响亮,半个操场都能听到,无数人看向羽涅。那个极其漂亮的女生,也是睁圆了那双惊艳的杏目,好奇的打量着这个‘偷窥’自己的男生。
  教官走到羽涅面前:“你,出列!报上名字,说说刚才什么情况。”
  “报告教官,学员羽涅出列!不是他们说的那样,我也不知道什么情况!”羽涅搞清楚了事情的来龙去脉,顺手抹掉鼻子和嘴角上的血迹,苦笑道。
  笑话,当然不能承认了,即使是真的也不能承认,这要传出去自己还怎么混!
  教官显然不相信羽涅的话,他抬头看了看那女生,眼睛一亮,挤眉弄眼的笑道:“这有什么不好意思的,年轻人血气方刚嘛,有某些方面的冲动也是正常的!”
  “哈哈!”
  一时间整个方阵传来笑声,显然教官也认定了好事者的看法。
  在他看来,年轻人血气方刚流鼻血是很正常,只不过羽涅的表现有些夸张而已,因此也就没有惩罚他。
  “归队!”教官低声喝道,同时拍了拍羽涅说道,“小子,别不好意思,教官也是过来人。”
  羽涅顿时无语,这教官想象力倒是挺丰富的。。
  “咻——”
  突然,教官营帐中传来嘹亮的口哨声:“紧急集合!今天的军训到此为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