钱人阁 > 重生之论主角是如何倒掉的 > 第一百五十七章 最终一战 上

  时间悄无声息地流逝着,距离他们遇见吃人鬼已经过了好几个时辰,连那漆黑一片的苍穹也逐渐开始出现了一丝亮光。
  游月在徐元等人的帮助下尚算顺利地设置好了结界,虽然比不上姚伟那正儿八经科班教学的,但在最关键的那一刻勉强维系住倒是足够的。
  决战的时刻原本就只有短短一刻——若他们聚集的灵力能够烧尽一切则生,不然在场留在殿后的所有人都插翅难逃。
  不知为何,游月的心头始终萦绕着一丝挥之不去的担忧,说不上从何而来,但就是无法置之不理。
  左子堂留意到她的表情,询问道:“怎么了?”
  “你们觉得吃人鬼到底是什么?”
  “不知道,大概是一种变异的怪物?三界中不知名的妖兽之类的有很多,也不尽然每一种都能被人发现的。”
  “可它是从地底下爬出来的,地底下也能生活怪物吗?”
  徐元被她问到了,皱眉道:“或许吧,我们在地面上生活久了,对地下的世界也是一无所知的。”
  “可我总觉得……这些吃人鬼,不像是你们口里那中类型的妖兽,它好像更像是——”
  游月歪着脑袋思索了一会儿,似乎连自己都觉得这个比喻实在是很离奇,不怎么确定地开口道,“种子?”
  “种子?”
  游月点了点头:“我觉得它们很像撒进泥土里的种子之类的,在阴暗潮湿的地底下汲取养分,然后等待一个时机破土而出。”
  “破土而出……”左子堂不由得缩了缩脖子,感到一阵恶寒,“你说那些怪物啃食人的血肉作为种子的养分么?那么养分又去供应谁了呢?他们那破破烂烂的身体?”
  如果它们真能杀死猎物来汲取其中的养分,也不仅仅是现在这样丑陋而笨拙的样子了。
  想象一下所有被杀死掠夺走的力量都注入进某一个躯体里,那起码也得是毁灭三界的程度。
  游月老老实实地承认:“这我也不知道,只是一种感觉而已。”
  徐元盯着她漆黑的眼珠看了半天,揉了揉她的脑袋,安慰道:“行了,别想太多。毕竟……”
  他没有将心中所想的话说完,毕竟今夜以后能不能活下去还是未知的呢。
  游月闷闷应了声,随手又结下一个结界,太阳穴忽的跳得很快。
  吃人鬼为什么会从地下爬出来?
  被它们夺取的灵力又去了哪里?
  如果她想错了,她和尉昊扬他们都想错了,吸取能量的通道并不是通往吃人鬼本身,而是另一块遥远而神秘的,能够容纳一切的“土壤”,那该怎么办?!
  尉雪靖远远眺望了一眼西南方向道:“看来那边的准备快结束了。”
  所有人都将自己的灵力汇成一股,即将沿着面前这道没有退路的河流孤注一掷。
  命运最终会带着他们流向何处,在终结之前谁也无法得知。
  “……”
  游月忽然猛地转过身来,吓了她背后的徐元一大跳:“又怎么了?”
  她摇着头,用只有自己能听见的声调神神叨叨道:“不对,不对,不是这样……”
  “不是什么?”
  “灵能之河可以倒流的,可以倒流的……我亲眼见过它倒流!”
  她亲眼见过它倒流!
  徐元也急了:“你说什么?!”
  她的瞳孔在那一瞬间恢复了往常的清明,只留下一句:“我得去尉昊扬那边,你们帮我先看着点儿!”
  然后转身没命似的向西南方向狂奔起来。
  成琴雪正忙着处理扑来的吃人鬼,忽然发现游月一路狂奔的身影,惊道:“她去做什么?!”
  左子堂摇了摇头:“她说她得去尉昊扬……殿下那里,谁知道呢?”
  “那你们怎么不拦着她?!”
  徐元望着她离去的方向,若有所思道:“既然她都这样说了,那应当是要紧的事罢。我们留下来就好好填补起她的空缺来,总归……”
  不知这种莫名的错觉从何而起,他总觉得这个用谎话掩饰着满身疑团的少女,说不定真能改变什么呢?
  ————————————————————
  尉昊扬沉着脸对面前的众人确认了最后一遍,藏在身体背后的拳头几乎要捏破指骨。
  虽然此前浪费了大量时间作准备,众人已经按他所想的安排完毕,吃人鬼的包围圈也逐渐缩小,离他们近在咫尺,再也不存在能够从中全身而退的可能。
  成败在此一搏。
  他从前在宫中学兵法,在逍遥宗中学修道,全天下最珍惜的机会莫过于此,人人道他天生英才,不应当输给任何人才是。
  在生死决断的时刻,那个梦魇般的念头却又反复出现在他的脑海里。
  他其实并不信游月所说的那番话,他怎么可能相信一个满口胡话的讨厌骗子?
  然而倘若一定要坚持这个方法,他就必须反复将自己洗脑认为那毫无错处——这是他作出的首次决断。
  万人之上的三皇子在人生中首次决断生死,连他自己的性命也包括在内。
  “三殿下!”
  他心里一惊,不远处一个纤细的身影狂奔而来,着急得连呼吸都无法平复,大口大口喘着粗气道:“让,让我也加入你们……”
  他看清她的脸,下意识怒道:“你怎么会来这里?!”
  游月心知这个倒霉皇子定然又要将分配给她的任务拿出来说教责怪她一顿,忙趁他还未开口抢先解释道:“结界……我安排好了,加上凌云阁的弟子也在,能坚持到那时候。”
  他的眉头仍然紧皱:“那你来这做什么?”
  她头一回不屑于露给他任何别的虚假神色,只是定定地直视着他的双眼,眸中两点漆光闪烁:“我来汇集灵力。”
  然而都到了这时候,旁人的力量怎样也无所谓了。
  尉昊扬也没有心情再计较是否多一个或是少一个——事实上他在意的从来都是自己的断决是否正确,在他看来成败只与此有关。
  “……”
  他拂袖而去,“随你的便。”
  游月像尾滑溜溜的鱼钻入了人群中一个毫不起眼的角落,忽然感到掌心一阵灼热的刺痛。
  她低头看了看自己的双手,那肌肤洁白而细腻,上面什么也没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