钱人阁 > 全民女神:重生腹黑千金 > 174:男人三十而立,我今天才二十八
    语落,刘若华朝空气中喊了一句,“小李!你过来一下!”
  
      身穿蓝色卫衣的小李立即从那边跑过来,“副导。”
  
      刘若华接着道:“你去把你的滑板拿过来,借给穆小姐用一下。”
  
      “啊?”小李惊讶的看着穆青璃。
  
      似是没没想到穆青璃还会滑滑板。
  
      赵晓琪瞪了小李一眼,“看什么看啊!不信我女神啊?再看就打爆你的狗头!”
  
      妈呀!
  
      这女的也太凶了!
  
      这么凶,她以后肯定嫁不出去!
  
      吓得小李立即收回视线,点点头道:“好的,我这就去。”
  
      小李走后,刘若华看向穆青璃,笑着道:“璃璃,你用别人的滑板应该不会用不惯吧?”
  
      穆青璃微微摇头,“不会。”
  
      刘若华点点头,“那就好。”
  
      很快,小李便拿着滑板过来了,“女神,我这个是专业的整板,可能有些不太好控制,你到时候稍微注意一下。”他这个滑板是专为男生打造的,说不好控制只是委婉之词,实际上普通人根本就无法上手。
  
      穆青璃伸手接过滑板,微微点头道:“好的,谢谢你。”
  
      她笑起来的样子眸子里仿若的盛满星光,让本就明媚的五官,此时变得更加炫目起来。
  
      小李脸色微红的道:“没、没关系。”
  
      脸红之后,他才反应过来,穆青璃拿着这块滑板的时候,居然半点不适的表情都没有,他这块滑板有二十斤左右,拿在手里沉甸甸的,哪怕是他,都要用双手抱着。
  
      可穆青璃居然单手拿着,而且看起来还轻飘飘的,就好像没什么重量一样。
  
      天哪
  
      女神的力气有这么大的吗?
  
      难道他一个大男人,还不如一个小女生?
  
      小李咽了咽喉咙,眼底满是震惊。
  
      刘若华接着道:“好了,现在滑板也拿到了,我们开始开拍吧。”
  
      “嗯。”穆青璃点点头,抱着滑板往片场走。
  
      这场戏前半场都是穆青璃练武的镜头,虽然剪辑出来之后,只有短短的几分钟而已,但拍摄起来,却要很长一段时间。
  
      “3、2、1、action!”
  
      随着这句action,穆青璃拿起长剑,以最快的速度入戏。
  
      原著中,关于这段武打的描述描写得非常美,几乎震撼人心。
  
      穆青璃手指长剑,红衣翩飞,青丝在空气中划出完美的弧度,每一个动作,都足以让人看得心神一滞。
  
      当她足尖轻点,踏上地上那块滑板时,众人的心都狠狠地提了起来。
  
      生怕她下一个动作就摔个狗吃屎。
  
      小李更是害怕的捂住了双眼,以穆青璃这个力道,如果摔下来的话,恐怕会摔个骨折。
  
      现场除了费胤和见识过她的功底的刘若华之外,其他人皆是吓得不清。
  
      可是。
  
      想象中的尖叫声并没有传来。
  
      取而代之的是一阵倒吸凉气的声音。
  
      小李疑惑的移开蒙在眼睛上的手,这一刻,他几乎以为自己这是出现了幻觉。
  
      只见,穆青璃不但没有摔下来,反而滑得非常帅气!
  
      她的足尖不断转换着,给人一种御剑飞行的错觉。
  
      最重要的是,她不止是在滑行,她的手中还舞着长剑,剑指江山,落英缤纷,每一个动作,都标准无比,完美无瑕。
  
      滑板与武学完美的融合在一起,场面及其震撼!
  
      赵晓琪是原著粉,此刻,她只感觉书中的文字好像活了过来,是穆青璃唤醒了那些文字。
  
      此时,穆青璃就是那个剑指江山的君九歌。
  
      那个霸气无比的君九歌。
  
      “好帅啊!”
  
      “天哪!这也太美了吧!”
  
      “这是一场无与伦比的视觉盛宴!”
  
      惊叹声此起彼伏。
  
      恍惚之间,赵晓琪拿起手机,将这一幕录制了下来。
  
      从那边走过来的周北城看到这一幕,也不自觉的停下脚步。
  
      就在这时,他的手机突然响了下。
  
      他看了眼手机屏幕,嘴角勾起一抹不明其意的弧度,随后解锁,开始回复消息。
  
      半场戏之后,轮到周北城上场了,周北城随手将手机丢给助理,拿起边上的长剑,转身往台上走去。
  
      这是君九歌逆袭之后,和上官云苏的第一场打戏。
  
      不过现在君九歌蒙着面,所以上官云苏并没有认出她。
  
      周北城是个老演员了,正常情况下,他是用不上替身的,但今天这场戏,却让他感到无比吃力,他根本跟不上穆青璃的节奏。
  
      此时的他已经看不见穆青璃了,他只能看见那个染血而归的君九歌。
  
      以前那个只知道围着上官云苏屁股后头打转的小丫头早已消失不见,现在的君九歌就好像一个陌生人,在动手的时候招招毙命,没有半分半毫的手软。
  
      “啪嗒!”
  
      上官云苏的手上的长剑被挑落至地上,对面那人手指长剑,对准他的喉咙,只要轻轻一刺,她就能了结了他的性命。
  
      君九歌分明一句话也没说,但周身却爆发出一股睥睨天下的气场,就好像,站在她对面的那人不是上官云苏,而是一个不堪入目的蝼蚁一般,压的人几乎喘不过气来。
  
      她身上的气场真是太强大了,就连修炼多年的周影帝都没有这样的气场,这无形中也对周北城形成了一种碾压,他根本就招架不住这样的穆青璃,额头上冒出一层虚汗。
  
      “卡!”费胤面色不悦的道:“北城你怎么回事啊?忘台词了吗?”
  
      周北城迅速的反应过来,擦了擦额头道:“费导,我突然有些不舒服,让武替上场吧。”
  
      周北城总不能说,他是被穆青璃的气势吓到了!
  
      费胤看周北城的额头上都冒出一层汗了,点点头道:“行吧,那边替身过来一下。”
  
      替身马上跑过来。
  
      周北城的替身是嵩山少林毕业的学生,也是知名武替,一些打斗镜头由他代替周北城和穆青璃打,一旦到了露脸镜头就让周北城本人上场。
  
      替身毕竟是有武学底子的,穆青璃在跟他打的时候,整个人感觉轻松了不少,周北城虽然是个影帝,但在武学上到底是一窍不通,要照顾上周北城的假动作,所以有很多时候,穆青璃都觉得自己伸展不开。
  
      有了替身存在,周北城也觉得自己轻松了不少,最起码,他不用面对穆青璃身上那股强大的气场了!
  
      一场戏拍完,穆青璃下台休息,却看见迎面走过来的颜姝。
  
      “颜颜!”穆青璃看到颜姝的时候,还以为自己这是看花眼了。
  
      “大美璃。”在童师师的影响下,颜姝现在已经不叫她璃璃了,而是叫大美璃。
  
      “真的是你啊,”穆青璃笑着走过去,“我还以为我看花眼了呢。”
  
      “大美璃,我给你带了酸梅汤,是我亲手熬的。”颜姝拿出一个漂亮的杯子递给穆青璃,目光却若有若无朝穆青璃的身后望去。
  
      穆青璃接过酸梅汤,打趣道:“颜颜,你在看哪个帅哥呢?”
  
      “啊、没看什么。”颜姝立即收回视线。
  
      “啧啧啧,”穆青璃身后勾住颜姝的颈脖,戏谑道:“看你这少女怀春样儿,还想骗我呢。”
  
      “真没有!”颜姝眼神闪烁,耳根有些微红。
  
      “颜姝。”两人的身后突然传来一道好听的声音。
  
      穆青璃微微回眸,只见来人是周北城。
  
      颜姝抬了下头,又飞快的低下头,声音低低的,“周影帝”
  
      周北城笑道:“不是说给我带了礼物吗?”
  
      “啊?”颜姝疑惑了下,旋即又快速的反应过来,双手奉上酸梅汤,“对,周影帝,我给你带了可以消暑的酸梅汤,希望你不要嫌弃。”
  
      “谢谢。”周北城伸手接过酸梅汤,“我还有点事要处理,先过去了。”
  
      “嗯嗯。”颜姝点点头。
  
      穆青璃看着周北城的背影,红唇轻启,“颜颜,你跟周北城,你们私底下联系过?”
  
      倒不是她想窥探颜姝的隐私,而是周北城的眼神太不对劲了,他在看颜姝的时候,就像在看一个猎物,周北城的生活作风乱一塌糊涂,穆青璃怕颜姝真的成为他的猎物。
  
      颜姝接着点头,“嗯,其实周影帝私底下很平易近人,我很喜欢他!”
  
      穆青璃不着痕迹地蹙眉,“颜颜,其实有很多明星在荧幕前和在私底下都是不一样的,他们都有一个标准的任何,比如林雨欣走的是甜美的少女人设,萧爱走的是高冷御姐人设,而周北城走的就是高冷专一的男神人设,他在平时的日常生活中,可能没有你想象的那么完美。”
  
      颜姝笑着道:“没关系,我又没有要跟他生活在一起,我只是单纯的喜欢荧幕上的他而已。”
  
      穆青璃点点头,“你能分得清二次元和三次元就行,在悄悄告诉你一句,”说到这里,穆青璃刻意压低了声音,“周北城还有点渣男体质,崇拜归崇拜,但是千万不要盲目的崇拜。”
  
      颜姝毕竟是她的好朋友,为了避免颜姝上当受骗,有些话该说清楚的还是要说清楚的,这些年,偶像睡粉丝的事情不在少数。
  
      闻言,颜姝惊讶的道:“啊?!不会吧,我觉得周影帝这个人还挺好的呀。”
  
      穆青璃接着道:“拿他当偶像可以,但是找男朋友千万不要找这种人。”
  
      “噗!”颜姝直接笑出了声,“男朋友?大美璃,你不是在跟我开玩笑吧?”她虽然很喜欢也很崇拜周北城,但是还从来往这方面想过。
  
      穆青璃拍拍颜姝的肩膀,“嗯,你心里有数就行。”
  
      “大美璃,自从认识你以后我就越来越激灵了,放心,我是不会被人骗的。”颜姝也不是傻子,她自然听出来了穆青璃这番话另一层意思。
  
      下午的戏全部拍完,临近收工的时候,已经是6点多了。
  
      夏天的6点,天还没有全黑,太阳依旧热烈。
  
      穆青璃和颜姝一起走出影视城。
  
      傅兰深的车已经停在外面等着了。
  
      这些天,傅兰深偶尔不忙的时候,就会过来接穆青璃。
  
      “颜颜,你跟我一起走吧,我让七叔顺路送你回去。”
  
      “不用了,”颜姝笑着道:“我家就在附近,我走路回去刚好锻炼下身体,大美璃你先回去吧。”
  
      “那我先走了,你路上注意安全。”穆青璃朝她挥手。
  
      颜姝点点头,“嗯,你也是。”
  
      穆青璃拉开副驾驶车门的时候,傅兰深正靠在驾驶座的椅背上,姿态有些慵懒,薄唇间衔着跟香烟,朦胧的烟雾充斥着整个车厢,将他的五官映的若隐若现,让人忍不住想伸手拂开烟雾,一睹天人之姿。
  
      穆青璃从未见过这般慵懒的他的,在她眼中,他一直都是禁欲清冷,高高在上,睥睨天下,这样的他,多了几分烟火气息,也充满着致命的诱惑力。
  
      美色这种东西,真的能误人。
  
      听见动静声,傅兰深微微侧头,见到穆青璃上车,他立即摁灭烟头,降下车窗,“今天收工这么早?”
  
      许是烟抽得太久,他的嗓音又低又哑,听起来分外迷人。
  
      “今天晚上没有夜戏。”穆青璃将安全带系好,然后随手打开车载冰箱。
  
      小小的冰箱里塞满了各种小零食,而且都是穆青璃爱吃的。
  
      不一会儿,车厢里就满是‘咔擦咔擦’嚼薯片的声音。
  
      两人虽然谁也没有说话,但气氛却格外的温馨。
  
      就在这时,车厢内响起一道急促的手机铃声。
  
      傅兰深目不斜视的看着前方,“璃璃帮我接下电话,就说我现在在开车,没空接电话,让他20分钟后在打过来。”
  
      “好的。”穆青璃腾出手拿起电话,“喂。”
  
      可能是没想到接电话的是一个年轻的小姑娘,屏幕那头的人楞了几秒钟,随后道:“您好,请问傅总在吗?”
  
      穆青璃接着道:“他现在在开车,没空接电话,你20分钟后在打过来。”
  
      “好的,打扰您了。”
  
      挂完电话后,穆青璃接着吃薯片,淡定如斯。
  
      可电话那头的人却不能淡定了,激动得像个五百斤的孩子,当下就忍不住“啊啊啊”的尖叫起来。
  
      “媛媛,你这是中五百万大奖了?”秘书室里另外一个秘书忍不住调侃。
  
      周媛媛激动的道:“五百万大奖算什么!我这件事比火星撞地球还要稀奇!”
  
      此言一出,其他秘书皆是好奇的围了过来,“什么事?说来听听。”
  
      枯燥的办公室生活,让大家都有一颗八卦的心。
  
      周媛媛一脸神秘的道:“我这件事说出来,一定吓你们一跳!”
  
      “什么事快说啊,你就别卖关子了。”
  
      “对啊!我都快急死了!”
  
      “快说!快说!”
  
      大家都一脸好奇的看着周媛媛。
  
      在众人期待的眼神下,周媛媛接着道:“咱们总裁有女朋友了!”
  
      闻言,众人皆是一脸不敢置信的表情。
  
      要知道,傅兰深可是出了名的禁欲。
  
      而且,他还当众宣布过终身不娶。
  
      外界都在猜测他其实是个gay,这样男人怎么可能有女朋友?
  
      “媛媛,你跟我们开玩笑吧?”
  
      “就是就是,咱们总裁怎么可能找女朋友!”
  
      “我感觉没人能配得上咱们总裁!”
  
      “我也觉得!”
  
      “所以他才会当众宣布终身不娶啊!”
  
      还有人感叹道:“高处不胜寒,无敌是多么寂寞!太优秀了也不是什么好事,你看咱们总裁,连个女朋友都找不到!其实有时候我还挺同情咱们总裁的”
  
      “醒醒吧,总裁他富可敌国,根本不需要你来同情!”
  
      见大家你一言我一语就是没人相信她,周媛媛急了,她接着道:“埃你们别不相信,我说的都是真的,咱们总裁真的有女朋友了!”
  
      见周媛媛这么一副煞有其事的样子,众人安静下来,转眸朝周媛媛看过去。
  
      周媛媛接着道:“刚刚我给总裁打电话的时候,你们猜怎么着了?”
  
      “怎么着了?”
  
      “说话别说一半啊!急死人了!”
  
      周媛媛笑了下,然后道:“接总裁的电话的人竟然是个女人!她还告诉我总裁正在开车,没空接电话,你们想想啊,咱们总裁那么高冷的一个人,他什么时候给人当过司机?”
  
      李雪惊讶的道:“卧槽!真的假的?”要知道,傅兰深出行都有专职司机接送,他什么时候给被人充当过司机?
  
      周媛媛忙不迭地点头,“当然是真的!我亲耳听到的还能有假吗?我真是太羡慕那个女孩子了,居然能让总裁给她当司机!这简直就是现实版霸道总裁啊!苏死了!”
  
      说到最后一句话,周媛媛冒出星星眼,一脸的向往。
  
      “天哪,我实在是想象不出来,究竟是什么样的女孩子,才能入得了咱们总裁大人的法眼。”
  
      “一般通话中的灰姑娘都拥有着惊世美貌,放心,这个女孩子长得一定很好看。”
  
      “又是灰姑娘和王子的故事吗?看来脸真是个好东西,唉,我妈怎么就没给我生出一张漂亮的脸蛋呢?”
  
      聊着聊着,空气中就出现一股酸酸额的味道。
  
      周媛媛微微皱眉道:“你们又没见过咱们未来的总裁夫人,怎么就那么肯定人家是个灰姑娘呢?说不定人是个有能力的白富美呢?”
  
      “现实生活中哪里有那么多白富美?”
  
      “就是就是,上帝为你打开一扇门,就会为你关上一扇窗,有能力的人长得不好看,长得好看的人没能力,要不然怎么会有‘草包美人’这一说呢!再说,这八字都还没有一撇呢,你怎么知道她就一定能成为咱们的总裁夫人?万一总裁只是玩玩而已呢?”
  
      “我觉得絮絮说得对!上流社会的圈子不就是这样的吗?他们的生活看似光鲜亮丽,其实背地里却腐朽不已,他们根本就不会对谁产生真感情。”
  
      周媛媛接着道:“那可不一定,咱们总裁根本就不是你们说的那种花花公子!”
  
      林絮立即反驳道:“你又不是总裁肚子里的蛔虫,你怎么知道总裁没有花花公子的潜质?我告诉你,有钱人就没一个好东西。”
  
      周媛媛心平气和的道:“絮絮,你这句话说得太以偏概全了,还是说,你曾经被有钱人骗过?”
  
      “那倒没有,”林絮接着道:“我就是觉得上流社会的圈子比较乱。”其实这种心理也可以理解为‘仇富’,拥有仇富心理的人不一定是坏人,他们只是见不得别人过得比自己好而已。
  
      周媛媛接着道:“既然没有,那就不要随便乱说,更不要以己度人,咱们谁都不了解总裁和他的女朋友,所以就不要随意的去猜测他们,当心隔墙有耳。”
  
      随便议论上司的个人私事,而且还是有意诋毁的那种,这可是职场上的大忌!
  
      闻言,林絮立即闭上嘴巴,不再多说些什么,其他人也都回到各自的办公桌。
  
      穆青璃并不知道一通电话会带来这样风波,此时,她正坐在车子里翘着二郎腿喝着酸奶,看起来好不悠哉。
  
      车速很快,没一会儿,就到达了傅家别墅。
  
      穆青璃刚下车,胖熊就一蹦一跳冲了上来,两条狗腿搭在穆青璃肩膀上,摇头摆尾,好不热情,那样子活像三百年没见过穆青璃一样。
  
      “汪汪汪!”
  
      穆青璃伸手拥抱住胖熊的狗头,将脸埋在胖熊的毛茸茸的脑袋里,“熊熊啊,爸爸可想死你了!”
  
      毛茸茸的东西带着神奇的治愈效果,拥抱住胖熊之后,穆青璃感觉自己疲惫感一下子就消失不见了。
  
      “喵喵喵!”酸奶踩着优雅的步伐,准确无误的跳到穆青璃的肩膀上,成功的挤走了胖熊。
  
      相比撸狗,穆青璃更喜欢吸猫。
  
      尤其是酸奶长得像个大雪球,吸起来就更有感觉了。
  
      伤心的胖熊走到傅兰深身边,蹭了蹭傅兰深的手求安慰。
  
      傅兰深:“”所以,他这是成了备胎吗?
  
      胖熊:不,不是备胎,是同病相怜!我们都是被人抛弃的跟狗子!
  
      穆青璃一边吸猫一边道:“酸奶啊,你好像又长胖了!你在这样下去的话,我就抱不动你了。”
  
      “酸奶长胖了吗?”傅兰深偏头看她。
  
      夜色下的小姑娘抱着一只雪白的猫儿,眼眸璀璨狡黠,比天上的群星还要耀眼,一颦一笑皆可入画,白皙的肌肤映在雪白色的猫儿中间,竟然比那猫儿还要白,猫儿本就是极具灵气的动物,一般的人在猫儿面前多多少少都会失去灵气,可她抱着猫的时候,不但没有失去任何灵气,反而叫人下意识忽略了猫的存在。
  
      傅兰深怔了怔,差点就把持不住陷了进去。
  
      穆青璃点点头,“酸奶胖了不少,我估计现在最起码有二十斤了!不信的话您抱抱。”说着,穆青璃就将酸奶递到傅兰深面前。
  
      傅兰深接过酸奶,拿在手里掂了掂,“二十一斤八两。”
  
      “这您都能称的出来?”穆青璃有些惊讶。
  
      “这个很难吗?”傅兰深会回眸看她。
  
      穆青璃耸耸肩,“反正我不会。”
  
      傅兰深接着道:“你不会没关系,这种事情,有一个人会就行了。”
  
      穆青璃微微挑眉,她怎么感觉,这句话有些不对劲呢?
  
      什么叫有一个人会就行了?
  
      说得他们像两口子似的。
  
      两口子?
  
      想到这个词语,穆青璃的耳根有些发烫。
  
      天哪。
  
      她这是在乱想什么?
  
      穆青璃偷偷的瞄了眼傅兰深,然后伸手拍了拍脸,让自己冷静下来。
  
      傅兰深此时正在沉迷撸猫不可自拔,也没注意到穆青璃的异常。
  
      猫身上本没有味道,但被某人抱过之后,就有了一股特别好闻的味道,好闻到让傅兰深几乎舍不得松手。
  
      酸奶这只猫平时高傲的很,除了穆青璃和他之外,从不让任何人碰一下。
  
      两人各怀心思的往屋里走着。
  
      福嫂已经准备好晚饭了。
  
      晚餐很丰盛,穆青璃还是一如既往的挑食。
  
      此时正认真的挑着碗里的胡萝卜粒和玉米粒,她挑完之后也不浪费,直接就放到了对面傅兰深的碗里。
  
      傅兰深也不介意,很自然将她挑出来的东西吃得一干二净。
  
      如果这一幕让外人看见的话,一定会觉得自己眼瞎了!
  
      堂堂傅家七爷,居然吃别人的残渣剩饭
  
      这要是放在以前的话,福嫂一定会非常惊讶,现在她已经见多不怪了,但是让福嫂感到奇怪的是,傅兰深明明知道穆青璃不喜欢吃胡萝卜和玉米粒这些东西,他每次还偏偏嘱咐自己在炒饭的时候,一定要加这些
  
      哪有这么追女孩子的?
  
      还是说,傅兰深就是喜欢吃别人剩下来的东西?
  
      福嫂不解的皱眉。
  
      傅兰深喝了口汤,嘴角蕴着一抹淡淡的笑意,“璃璃,你这么挑食会影响发育,长不高的。”
  
      穆青璃头也不抬的道:“没关系,我现在已经够高了,不需要再次发育了。”她现在身高一米七五,应该也不算太矮吧?
  
      闻言,傅兰深抬眸看了眼穆青璃。
  
      17岁的小姑娘,不但五官出落得国色倾城,身材也是标准的s曲线,胸前更是鼓鼓囊囊的一片,虽然没有亲手丈量过,但目测尺寸应该不会太小。
  
      傅兰深的眸色沉了沉。
  
      就在这时,穆青璃突然抬眸对上傅兰深的眼神,“七叔,您看什么呢?”
  
      傅兰深面色坦然,“看你长得漂亮。”
  
      穆青璃微微一笑,毫不谦虚的道:“您眼光真好,我也觉得我长得挺漂亮的。”
  
      傅兰深微微颔首,赞同的道:“我也觉得我眼光挺好的。”
  
      穆青璃轻嗤了声,“自恋,哪有人这么夸自己的。”
  
      傅兰深的嘴角勾起一抹淡淡的弧度,“彼此彼此。”
  
      自恋。
  
      想到这个词语,穆青璃的脑海中突然浮现起[璃爷身后的男人]的id。
  
      她突然有种奇怪的感觉,那个自称她老公还到处散财的微博id,会不会就是傅兰深的马甲呢?
  
      穆青璃就这么看着傅兰深,眸底满是思绪。
  
      傅兰深轻咳一声,“璃璃,你看着我做什么?”
  
      穆青璃迅速的反应过来,笑着道:“我看您长得老呀。”
  
      长、长得老?
  
      确定不是长得帅?
  
      傅兰深差点气到当场去世。
  
      “男人三十而立,我今天才二十八。”虽然被气得不轻,但傅兰深依旧保持风度。
  
      “哦。”穆青璃语调平静,“十八岁成年,我今天才十七。”
  
      傅兰深:“”
  
      穆青璃继续补刀,“按照三岁一个代沟这样的说法来推算,嗯,咱们之间应该隔了一条银河系那么远。”
  
      傅兰深抽出一张纸巾擦了擦嘴,优雅的道:“站在银河系对面的分别是牛郎织女,难道你对我有非分之想?”
  
      最后一句话,磁性又迷人就像带着钩子似的,钩得穆青璃差点就神使鬼差般的点了头,但她还是及时的清醒了过来,毫不留情的嘲笑道:“呵呵,这个笑话好冷,我一个拥有盛世美颜的青春美少女,怎么可能会看上您这种上了年纪的老!人!家!”
  
      穆青璃特地咬重了老人家那三个字。
  
      傅兰深:“”他觉得他现在就可以当场去世了!
  
      语落,穆青璃伸手拍了拍傅兰深的肩膀,安慰道:“不过七叔您也别太伤心了,虽然您已经上了年纪,但总会有眼瞎了人看上您的。”
  
      在说这句话的时候,穆青璃绝对没有想到,不久之后,她就成了那个眼瞎的人。
  
      吃完饭,两人回了各自的房间。
  
      回到房间,穆青璃突然发现上次买回来给唐玲养魂的帝王绿玉石还剩下一小块。
  
      玉石的成色非常好,灯光下,散发着通透耀眼的光。
  
      看着这块玉石,穆青璃突然想到可以用这块玉石给傅兰深雕刻一串玉石手串。
  
      毕竟,傅兰深曾送过她一块天价手表,来而不往非礼也。
  
      穆青璃向来就是说干就干性子,当下就拿起玉石细细研究起来。
  
      “小巴巴,有没有那种加工手串的工具让我兑换下?”她刚结算过片酬,所以现在不差钱。
  
      小巴巴点点头,接着道:
  
      穆青璃微微蹙眉,“五万这么贵?有没有便宜点的?”
  
      小巴巴摇摇头。
  
      犹豫了下,穆青璃接着道:“行吧行吧,五万就五万,我要兑换。”
  
      小巴巴的话音刚落,空气中就出现一套精巧的打磨工具。
  
      穆青璃研究了会儿说明书,然后便动起手来。
  
      画图、测量、切割、打磨等每一个动作,她都做的非常认真。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转眼间便已月上中梢,但她还是在全神贯注的制作手链。
  
      一直到了群星淡去天微明的时候,一串精致的手串才出现在穆青璃的手中。
  
      经过打磨的玉石,此时更显湛亮通透。
  
      一共十八颗珠子,每一颗都珠圆玉润。
  
      穆青璃试戴了下,手串戴在她手上大了半圈不止,不过这个尺寸戴在傅兰深的手腕上应该刚好合适。
  
      现在已经清晨6点多了,她平时7点就起床,明天虽然没戏拍,但却要去司徒家一趟,给司徒景良做最后一次复查。
  
      她跟司徒景良约好的时间是上午九点,也就是说,她只能睡两个小时了!
  
      穆青璃稍微收拾了下,连脸都没洗,就爬上了床。
  
      早上八点半,她准时起床。
  
      虽然熬了一晚上的夜,但是穆青璃看起来仍旧精神饱满,如玉般的脸上看不到半点疲倦,她今天扎的是丸子头,搭配着白t恤和牛仔热裤,看上去更显青春洋溢。
  
      傅兰深看着从楼上走下来的穆青璃,突然意识到,他可能真的是老了,当傅兰深看到那双又细又长并且还裸着的大长腿时,眸子里的神色不着痕迹的黯了黯。
  
      这
  
      穿的也太露了!
  
      在家里这样也就算了,反正也没外人,如果穿成这样走出去,岂不是要被外面的那群狗男人占便宜?
  
      穆青璃径直走到餐桌前坐下,拿起一块抹了果酱的面包啃着。
  
      傅兰深抬眸看了她一眼,随口问道:“福嫂磨了豆浆,你要不要喝?”
  
      “要。”穆青璃点点头。
  
      “我去给你拿。”傅兰深抬脚往厨房走去。
  
      不一会儿,他端着一杯浓郁的豆浆走过来。
  
      “谢谢七叔。”穆青璃伸手接过。
  
      就在那只手快要触碰到杯子时,傅兰深一个不小心,一杯豆浆全部都洒到穆青璃身上去了。
  
      “璃璃你没事吧?”傅兰深满脸歉意地拿起餐巾纸弯腰帮她擦拭。
  
      粗粝的指腹触碰在腿部肌肤上,有些微痒,穆青璃立即站起来道:“没事没事,豆浆是温的,一点都不烫,就是裤子湿了,我先上楼换一条裤子。”
  
      傅兰深道:“没事就好,不过今天太阳有些大,你最好换一条长裤,要不然会晒黑的。”
  
      穆青璃点点头。
  
      如果不是傅兰深的态度很诚恳,面上也是坦然的一片的话,穆青璃几乎都要怀疑他是故意的了。
  
      五分钟后,穆青璃换好裤子从楼上走下来。
  
      傅兰深轻轻抬眸,瞥见她换了一条黑色的长裤,这才稍稍安了心。
  
      吃完早饭,由傅兰深开车送她去司徒家。
  
      坐上车,系好安全带,穆青璃转眸看向傅兰深,“七叔,我有礼物要送给你。”
  
      傅兰深先是愣了下,然后道:“什么礼物?”
  
      穆青璃神秘的道:“你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