钱人阁 > 魔火传 > 第两百零五回 绝地强行

  自从以走兽之姿潜行突进后,孙火就再也没遇上踩陷沙子的状况,从一开始有些生涩迟缓,到了后面已然可以轻松地和急奔的木鑫比肩而行。比对起凡人甚至修仙者,孙火毫不怀疑自身体力的强悍,他能感觉到,若是自己愿意全力以赴的话,此时直接将其远远抛下甩掉也不是什么问题。
  能够如此快地顺应环境固然是一件好事,但是这种不登大雅之堂的姿态却成了孙火心中的疙瘩,实在想不明白人族之身的自己,为何会这般诡异地掌握和使出兽步之举。人性的排斥和本能的接纳,在他的心中矛盾地交织着。
  只是眼下,另一件迫在眉睫的事情摆在眼前亟待抉择,让其无法继续纠结。
  随着绿洲逐渐靠近,孙火突然惊悟过来,从一开始就涌上心头的躁动欲=望不是别的,正是自己面对魔气时的反应,而且这一次的感觉与先前大不相同。
  在面对魔石和葬骨沼泽中的遗迹时,他对魔气的感觉就仅仅是一样死物。安稳,平静,不带半点生机。
  但此时他所能感应到的魔气聚=集物,竟然像是有生命一般,十分活跃地鼓动着。除此之外,这些东西的数量也相当惊人,有将近二十个之多,远近不一地分散着,而且似乎还在来回不停的移动着。
  更为重要的是,在二十来个魔气聚=集物中,有一个规模远超其他的存在,从始至终地呆在中=心处不曾移动过,但是它传递给孙火的鼓动感是那样剧烈的起伏不定,仿佛某种“凶物”正在酝酿诞生。
  细细地体会了片刻脑海中的感应,孙火的心头一沉,大惊失色地想要急停下来。不留神下没掌握住平衡,顿时一头栽在了沙地上连滚了好几圈。
  乍然见到奔行的孙火暴露出身形在沙地上翻滚,满腹心事的木鑫也是大吃一惊,当即也顾不得继续隐匿行踪,连忙急冲了上去。几个闪身之下便已来到跟前,二话不说地将右手中预先扣夹着紫菁符的往孙火身上拍去。
  此时他的心中只有必须护得兄弟周全的念头,全然不考虑紫菁符本身是一张高阶符箓,其功效对于练气修士而言甚至可以做到续断骨生新肌。如此稀罕的保命符箓,也仅仅从湘夫人那里缴获了两张。
  看着孙火在以走兽之姿和自己同行后畅通无阻,木鑫是一路强忍着难过不去管问。虽然不知道是怎么学来的这种“偏门歪道”,但若不是自己想要追查后续任务好能免责保命,也不会逼得自己这位结义兄弟做出这种不堪入目的低下举动来配合。尽管避开了松软沙坑,但眼下出事的状况,必然是不习惯的双手着地扭到,或者没有防护地遭到沙子底下毒虫的袭击,怎么不能是自己作为所谓兄长的过错。
  “木兄,你怎么随便就给用上救命的符箓了。我都没有受伤呢!”孙火翻坐起身,一边呸呸地往外吐着嘴里的沙子,一边用神念传音道。
  在听到这般发话后,刚蹲下身抓着孙火的肩膀,正要询问伤到哪里是否严重的木鑫顿时一怔,连忙缩回了双手讪讪地回复道:“沙子下面随时都可能藏着毒虫毒兽,万一不小心蛰刺到,大哥我怎能不担心呢。你的手掌怎么样了,没伤损到吧?”
  听到木鑫如此紧张在意自己,孙火是心头一暖,第=一次感受到了来自所谓兄长的关照。作为孙家的独子,也因为体格生猛给人以强势感,他从未体验过这样的感觉,现在所感受到是那样的新鲜。触心起念间他抬起双手拢上木鑫的脸颊,然后轻轻往下一滑。
  “我这是劳命的手,不会轻易伤损的啦。”
  木鑫噌的一下就站了起来,条件反射地就要向前狠狠地踢上一脚作为报复,却随即被理智强压了下去。他从未留意到孙火的手竟然是如此的粗糙,尽是厚茧和硬皮,实在不是一个二十出头的修仙者应该有的手掌。他甚至在怀疑,此刻普天下的修仙者是否还能找出第=二个这样的人来。虽然只是孙火一时的玩笑之举,但在这一瞬间,微微刺痛到的不仅仅是木鑫的脸皮。
  “胡闹,这是开玩笑的时候吗?”“没事的话就赶紧起来,我们任务的成败就在当下了!”木鑫把脸一板,毫不客气地用神念朝着孙火呵斥道。说完此话他抬手开始掐诀,就要再次隐匿起身形。
  对于孙火表现出来的态度,木鑫感到很是无奈,为其过往经历觉得心疼是不假,但这种分不清场合缓急的轻佻浮躁也同样令人=大为恼火,他是怎么也没有想到自己这个兄弟在熟稔之后竟会是这般模样,明明外表看起来还是蛮沉稳实在的一个家伙。
  见到自己的大哥在对前方异常情况一无所知的情况下还要继续前行出发,孙火一个激灵地蹦了起来,迅捷地握住木鑫的双手阻止他继续掐诀下去。
  “大哥,我们撤退吧。前面太过危险了,这不是我们两个人可以应付得来的。”
  听到孙火的传音罕见地带着哀求的语气,木鑫心中一动,把到嘴边怒骂的话语硬咽了下去。在这种关头胆怯或是开玩笑,那实在是自己看错人了。微微仰起头对上了孙火发绿的双目,木鑫没有出声,等待着一个解释。
  突然而来的沉默,让孙火觉得心慌。他不知道该怎么向木鑫解释自己脑海中的感觉,更何况这是一个还没有经过证实确切的能力,连自己也不敢百分百的肯定,说出来根本无法让人信服啊。
  等了好一会也不见孙火回应,木鑫收回了目光微微颔首,心中感到一阵失望,终究还是太年轻了。
  “我能感应到魔气的存在。如果这里就是天煞宗的目标,那么此时应该是还有二十来名魔修聚=集于此未曾离开。我们再往前的话就是羊入虎口,有去无回了。”感觉到大哥在发力想甩开自己的手,孙火再也顾不得许多,急急地传音道。
  二十来名魔修?木鑫被狠狠地吓了一大跳,他做梦也想不到此趟任务的结果竟会凶险至此。如果孙火所言属实的话,这些人能够暗中侵入他宗领域,肯定不会是什么简单的小角色。莫说被其围=攻,就是一对一斗法的话也不见得能够必胜。现下还能安然无恙地站在这里商量,那么也是全赖于孙火这种感应能力已经超出了对方的警戒探测距离吧。
  在见到孙火一次又一次地做出大异常人的举动后,木鑫对于自己的兄弟竟然还能够远距离感应魔气这件事也就不觉得有啥大惊小怪了。
  在木鑫看来,目前这个能力用于克敌先机是发挥了大作用,但若放在平时就是个鸡肋了。毕竟这是修仙界,即使作为魔修也是通过转化灵气进行修=炼。除了魔修和法器,根本没多少蕴含魔气的存在可以用来发挥这个能力,对于修行可以说毫无助益,更何况孙火也没有修=炼魔功。只是眼下事态如此严重,已然顾不得弄清楚兄弟会拥有此能力的具体缘由了。
  木鑫愿意相信孙火是为了两个人的安危考虑才有这番撤退远避的提议,但是回到宗门却是无法交待的,不可能仅靠他这个新人的一面之词就能被采纳免去此次任务失败的责任。
  抬头看了看天色,此时天空是那样的深沉漆黑,已然是将近黎明时分,再过不久就要破晓天亮了。木鑫狠心咬了咬牙,做出了一个艰难的决断。
  “大哥相信你不是在胆怯说谎,但我们还是得继续深入,不能这样平白无故地撤退,返回宗门后是没法交差的。再过不久就要天亮了,接下去由你来带路。在确保不暴露的前提下,看能不能用镜影术记录下能够作为证明的影像,成功的话我们就可以尽快撤退了。”木鑫使了不小的劲才抽回双手,然后故作镇定地拍了拍孙火的肩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