钱人阁 > 禁忌的人生 > 第二章酒吧

  “小姨,你都二十八了,这么多年来,难道就没有一个你看上眼的?”
  “没有,你又不是不知道,我从国外留学回来,就进了医院工作,哪认识什么人啊。你外公外婆倒是让我相了两次亲,不过我觉得不合适。”
  王佳欣有些不自然的说道。
  咦,不对呀,小姨的表情有问题啊,不会是有意中人了吧,难道是她医院的同事?
  要真是这样,凭小姨的傲娇,即便是真有意也不会开口,他这次来柳城流估计还得干上媒婆这个光荣的职业。
  “算了,不说这些了,你先好好休息一下,晚上小姨领你去领略一下柳城的夜生活。”
  ——————————
  新天地是柳城有名的慢摇吧,王佳欣早就预订了一个小卡,坐下后马上有服务员拿着酒单过来。
  “来瓶芝华士12,加冰,零钱不用找了。”
  拿出钱递给服务员。
  “小姨,现在才有点王家大小姐的派头,对了,你一个人喝一瓶,是不是有点多了?”
  辛晓宇取笑着小姨。
  “什么叫我一个人喝,不是还有你吗?别告诉我你不会喝酒,不会喝也得喝。”
  王佳欣不容置疑的说道。
  “还有,你瞅瞅你,浑身上下穿的行头都超不过二千块钱,装穷么,也不知你怎么想的?”
  同样笑着挖苦自己的外甥。
  辛晓宇耸耸肩,再没有吱声。
  虽然这一世,他还没进过酒吧,可在前世做黑拳手的时候,多烈的酒也喝过,自然不会被区区的威士忌吓倒。
  酒上来后,倒入盛着冰块的杯中,嗅着那特有柔软甜味的花果、烟草香味,喝入口中,酒精在味蕾上起舞,冰凉在口腔中流转,他满足地长吁一口气,靠在沙发上。
  在喧嚣的环境中,两人惬意的交谈着,间或碰着杯,一瓶酒慢慢地见了底。
  “OK,这里是新天地酒吧,欢迎所有的好朋友同一时间来到如此火暴的现场,现在来自DJ送给你们最流行的音乐music,请现场所有的好朋友跟着节奏跳起来。”
  MC开始喊麦,动感的节奏响彻了全场。
  “走吧。”
  王佳欣拽着辛晓宇步入了舞池。
  舞池里,形形色色的人们疯狂的摇摆着自己的身躯,宣泄着内心的情绪。
  不乏有被酒精和欲望冲昏头脑的男子,挤到美女身边吹着口哨,以及用言语撩拨。
  “流氓!”
  舞池里传来女人的怒斥声及响亮的巴掌声。
  听到是小姨的声音,辛晓宇赶快挤到她身边。
  “什么事?”
  “他非礼我。”
  王佳欣怒视着面前的男子。
  田春亮没想到,自己不过是摸了一下这个漂亮女人的屁股,居然挨了一巴掌,这更激起他心中邪恶的念头。
  “小妞,脾气挺辣呀,不过爷就喜欢你这个辣味。打我一巴掌,你说怎么办?”
  “谁让你耍流氓,活该。”
  王佳欣的大小姐脾气上来,不客气的骂道,不过也知道酒吧本身就是容易发生事端的地方,准备拉辛晓宇走人。
  “臭娘们,打了老子,你以为还走的了么!告诉你,今晚不陪好老子,你哪都别想去。”
  田春亮恶狠狠的说完,一挥手,四五个男子围了上来。
  舞池里的人们早已停止了扭动,纷纷避让在一旁,唯恐遭受池鱼之灾。
  “哪儿都不能去,你以为是你是谁呀?瞅你那张恶心的大饼子脸,你爸当初不是把你射墙上了吧?”
  辛晓宇可见不得自己的亲人受辱,尤其是在占理的情况下,言语刻薄的辱骂着的这个嚣张的家伙。
  “TMD,从哪儿蹦出来的小兔崽子,给我狠狠地打。”
  田春亮暴跳如雷,恶狠狠地说道。
  “啪啪啪”几记响亮的耳光声中,扑过来的几名男子,无一例外的被扇倒在了地上。
  辛晓宇走到田春亮面前,狠狠的一拳击在他腹部,痛得他跪伏在地上。
  “下回要是再管不住你的手,我帮你把它废了。”
  辛晓宇冷冷地说道。
  “都给我出手。”随着声音,一个面相凶悍的中年男子,带着十几个人,排开人群走过来。
  “小兄弟,身手不错呀,这是我的场子,看在我的面子上,今天的事就算了吧?”
  中年男子阴测测的说道。
  “你以为你是谁?你说算了就算了,那我多没面子。”
  辛晓宇不客气的回应道。
  刚才发送冲突时,你怎么不过来说算了?现在自已占了上风,你就跳出来,明显和刚才那几个人是一伙的,既然这样,他为什么要给他面子?
  “忠哥”
  田春亮艰难的挣扎起身。
  黄庆忠摆摆手。
  “小子,奉劝你一句,做人留一线,不要太嚣张,否则会死的很难看的。”
  若不是顾虑新天地就是自己开的,如果事情闹得太大,以后就没有客人敢来玩儿了,他真的想好好收拾一下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
  作为柳城极有名气的道上人物,还真的没几个人,敢这么跟他说话。
  “嘭”辛晓宇又是一脚将田春亮踹倒在地,这回加了几分力。
  “我让你起来了吗?”
  田春亮这回真的是彻底爬不起身了,被疼晕了。
  你们刚开始不是很嚣张吗?那我就比你更嚣张。如果不服,我就打到你们服为止。
  他已经做好了将这十几个人,也再收拾一顿的准备。
  “小子,山不转水转,希望下次见面时,你还是这么活蹦乱跳。”
  黄庆忠制止住蠢蠢欲动的手下,能在柳城道上屹立这么多年不倒,那是因为他清楚,有些人能碰,有些人,是他不能招惹的。
  面前这个小子,不光身手好,而且一副有恃无恐的样子,也让他心生忌惮。所以,在未查清这小子底细之前,他强忍下这口怒气。
  没想到这个所谓的忠哥,面对自己如此挑衅,居然还能忍得住,估计是在大庭广众之下,也不好做的太过,应该是想使用什么阴招。。
  “你最好是祈祷我们不要再见面,下一次我不会这么好说话。”
  辛晓宇留下一句意味深长的话,希望这个忠哥不要再来招惹他,否则自已不介意给他们一个难忘的教训,拉着王佳欣离开酒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