钱人阁 > 小刀杨欢 > 八十五章奇帮意派

  天阴惨惨的,吹着狂风,风里夹着的黄沙正迎面扑来。
  杨欢身背长剑骑着快马进入一片苍翠繁茂的树林中。行至大约半个时辰时眼前映入一座豪华宽敞的庄园。抬头细视,那红色的门楣下挂着一副黑色牌匾,上面写着三个金色的大字:华阴派。
  “嗬!”杨欢笑着嘀咕了一句,“名字还真不简单,岂料正是一伙附逆之贼在此落帮。”
  “几位小哥真是辛苦啦!”杨欢牵着马突然冒在两位守门汉的面前,微笑着,用一种朗朗的口音。
  “来者何人?”一位身着彩袍周身长得浑圆的汉子抽刀便问,并伸出硕大的脑袋把杨欢凝视着,眼珠里崩出惊喜的光。
  杨欢抬手指着牌匾对二位正色道:“见你家掌门人!”
  “奉上银子一百两我便为你传音去。否则,于此等待侯见!”另一位瘦汉收了刀,撇着嘴摊出一只手来要银子。一张老长的脸瞧着天,说话时,额头上的皱纹伸伸展展。
  瘦汉等了半晌也未见来人送上银子,正欲发火时岂料杨欢抽出长剑在二位的肚上几晃,随即二位被拍晕了过去。
  杨欢唤醒二位命朝庄园里走,二位醒来依次照办来,老老实实地跟着。
  垂着头,二位跟着杨欢走,面孔已经扭曲成了怪状。
  进了一间堂屋,大案上正坐着一位身着花袍的老先生。
  听见步响,抬起尖脑袋一瞅,见一位头戴斗笠的人像是用绳索牵着两位弟子。近了再瞧,两位弟子已经吓得面如鼠色,步伐颤悠。再凝眸细视,乃是一位头戴斗笠的少年,“真是胆大包天!”
  老先生刚一探手,“天啦!”那位老先生突然惊嚷了起来,脸上布着惊骇之色,还没明白过来怎么回事?便被杨欢斩掉双手。
  老先生在地上翻滚着,吼叫着。用惊恐的眼神瞅着自己的双手,那血液正泊泊的流。
  所有的花袍弟子听见叫声皆手持兵器出来,一瞅,见掌门正瘫在地上,双手不见了。
  一弟子持剑朝杨欢刺来,杨欢一抬手,一把小刀正中那人的**。
  那人丢了剑,双手抱着自己的裤裆再原地跳着,闹着。脸上变换着不同的神态。
  一弟子持刀又要上来,杨欢猛地一蹿将他拉到一案上,手起剑落,一颗头颅斩了下来。随后两马颗头颅朝那几位彩衣弟子砸了过去。
  两头相碰,四分五裂,脑浆顿时溢出一地。
  “尔等若不想是同样的下场便脱下衣衫来!”
  一听杨欢的厉声,花袍弟子便开始脱衣。
  一位长相儒雅之人不肯脱衣,而是横眉冷眼的竖在原地,一动不动地瞅着杨欢。
  “大概你就是十三鹰中的一位了。”杨欢把长剑竖着,用厉眼盯着剑声,吹了吹上面的血迹。
  “不错!”身材宽厚的儒雅之人扬起一张椭圆脸,把杨欢蔑视着,用一种高傲的声音对杨欢回道:“我便是十三鹰中的土鹰。”
  “土鹰?”杨欢视剑笑道,“那魏老賊还是玩得老花样!”
  “杨欢鼠儿!”土鹰怒道,“休得侮辱千岁大人,我视他如再生父母。若不然我定会将你碎尸万段!”
  杨欢不再搭话于他,持剑而去。
  二人打在一起,土鹰终究是一只鹰,功夫不错。手中的长剑耍得天花乱坠,瞅得众人无不称赞,仿佛把他当成了一颗救星。
  在一位花三弟子刚要上场助攻时,土鹰缺倒了下去。
  一瞅,四肢寸断,上半截身子间着脑袋匍匐在地。血如泉涌,断肢已难以撑立。
  “你,”杨欢从身上摸出一锭硕大的银子对那位刚才想助攻对花袍弟子道:“你过来将此银塞进那厮的嘴中,用一根大棍子把银子顺着他的咽喉叉进肚腹中。”
  马位花袍弟子丢了剑,颤抖着接了银子去。蹲下对土鹰颤音道:“对不住了土鹰兄,我也是不得已而为之!”
  土鹰正欲吐话骂杨欢,花袍弟子便把银子塞进他的嘴中。为表诚意,用剑把将银子叉进土鹰的喉咙。没下肚腹,又找来一根长铁棍伸入口中,顺着喉咙朝肚腹里叉。
  土鹰嘴里的血液喷了出来,如细线,如飙枪。
  银子下肚,土鹰惨吼了起来,惨叫的声音拖得老长,在场之人对此音无不惊恐。
  “这便是贪财之人的下场!”杨欢说完又朝“华阴派”的掌门人走了过去,手起剑落将人头砍去,一摔手,那人头被墙撞成肉渣。
  “将此庄烧掉,尔等分了财务散去。如若不从,”杨欢话还没说完,众人立即趴身道:“我等依杨少侠说出得办就是。”
  杨欢骑着快马刚行至林外便瞧见了“华阴派”火光冲天,浓烟滚滚。
  在后来的半月连除四帮三派也才除掉一个土鹰。
  一日,在一酒店吃了饭骑着快马奔往华山而去。
  行至一山冈时,突然瞧见冈中有几座茅草屋。
  牵着马借着茂物的掩饰便悄悄地朝那里走去。来到跟前一瞅,土墙四周悬挂着白生生骷髅。
  将马儿拴好后来到那些茅草屋的正面,见一伙穿着兽皮的披头散发的人正围成一团。
  杨欢飞到一棵树上再朝下一瞅,他们正围着一口冒烟的大锅。
  锅里煮着一具被砍成几截的野兽,毛茸茸的在滚水中一上一下的滚动。其中一人用把断刀挑起一块煮透了的兽肉喂进嘴中。边嚼边嚷道,用一种猴叫似的尖音:“熟透了熟透了!”
  其中一人像是等不及了,抓起锅里的兽肉便啃了起来。
  几人正吃线,突然冒出来一位老道。到了锅便朝那些人一施礼,说道:“各位大原始这几日甚是辛苦,我这便又抓了些人来。都是些村子里的嫩仔。”说完拍了拍手,掌声刚落,闪出一路人来。三三两两地抬着一些笼子。到了锅边,放出笼子里的一个细皮嫩肉的童儿来。
  老道又道:“只要各位孝顺千岁大人,别说吃些奇珍异兽,就是食仙肉龙肉也能办到。”
  老道说完朝那些抬笼子的人一挥手,示意将那童儿抛进大锅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