钱人阁 > 我本帝王 > 第十九章 终是意难忘

  袭娘把手中的檀木递给淑嫣,道:“淑嫣,咱们也拿一点回去吧!咱们整天闻着花粉的味道,我都感到厌烦了!今后,我的寝室,就燃烧这檀木。包大人,您老没意见吧?”
  包尔绵哼哼一笑,道:“袭娘不必客气,想要多少,尽管吩咐手下取就是。不过,老夫有一点不懂。”
  “哦,包老还有什么不懂吗?”袭娘用余光瞟了包尔绵一眼。
  “檀香木,花无岭生长最多,而且都是万年檀香木,难道袭娘从没焚香?”
  “伐木是男人的力气活,我这花无岭,都是些女子,手无缚鸡之力,如何砍伐檀香!”
  这时候淑嫣应道:“袭娘,人家包大人还没答应,你就当自家人似的,一点都不客气。”
  包尔绵接话道:“袭娘把包某当作自己人,包某深感荣幸。”他转头对石生道:“石生,把这些檀香木分给袭娘一半。”石生应了一声,就和淑嫣给袭娘准备檀香木。
  袭娘长叹一声,道:“千年梨花香,只怕没蝴蝶!”
  淑嫣一听,心领神会,朝袭娘点了点头。
  袭娘又道:“终是意难忘,天不老,情难绝。心似双丝网,中有千千结。”
  等包尔绵和袭娘一众人走到洞口,淑嫣突然叉开五个手指,猛的一把抓向石生的胸口。石生顿时感到一阵疼痛,像被一个铁爪子深深扎进肉体里,几乎眼泪都流了出来。随着淑嫣的手一收,石生的胸脯多了一只彩***的印子。
  冰封扣梁,给包尔绵又增加了一份压力,虽然扣梁在仙界名声不好,但毕竟是九霄门的人,而且是玄仙等级的人,如果拓跋焘知道扣梁是败在包尔绵手下,一定又给包尔绵罪加一等。
  前面有飞天真人六兄弟,还有科大阍,现在又多了一个扣梁和他的飞天真人,拓跋焘本就小心眼,常常损兵折将,哪会受得了!
  不过包尔绵这回并没准备要扣梁的命,只是把他冰封起来。包尔绵打算,九霄门何时知道此事就何时破冰解封,那怕十年,二十年,甚至三五十年。
  “大总管,回去的时候一定要多加小心。”
  九霄门将多卒多,门派管理松懈,飞天真人私闯他门门域的事屡见不鲜。
  大总管手下除了火凤凰能在关键时刻帮忙之外,其他几个都是干苦力活的人,真遇到九霄门的人,就靠大总管一个人了!
  包尔绵反复琢磨,心里始终有些不安。
  “包大人,你就放心吧!虽然我只是个大总管,没有你们做首辅的神通和懂得运用法术,但我沟通天地的本事还是有的,如果真遇到九霄门的人,天地都能助我一臂之力。”
  “那包某就放心了!”包尔绵似有些依依不舍,倒不如说他放心不下,但只好笑脸相送。他道:“大总管,这里的状况,还请您代我向门主禀报。最重要的,还是要代我感谢门主,请门主放心,石生也很争气,是个可以承载火凤门期望之人。”
  一个大雨滂沱的早晨,石生坐在洞口,面朝洞外。一旁的香台上,正焚烧着一柱檀香木,青烟袅袅。
  这是石生在天龙洞打坐的第一百八十六天。
  这天,向来被吃呑天龙洞里的檀烟,突然飘向洞外,不断不散,一段接着一段,一丝连着一丝,每一段每一丝,它的烟尾巴都是摇摆着,斜斜的飞上天空。
  石生像感应到了什么,猛的睁开了眼睛。
  “我不是飞出去了吗?怎么还坐在这?”
  在他的眼前,是一种全新的景象。
  天空似乎比平日亮白了好多倍,洞外本来烟雨朦胧,却像晌午时分丽日清晰,十里外的崇山峻岭,草木,仿佛突然长大了一百倍。
  在他的脑海里,自己原来的样子也迷糊了!一个若即若离、似是如非的形象飘忽不定。
  “师父,我感觉我飞了!”
  石生相信自己刚刚完成了一次跳跃,是修炼进程中的一次飞跃,真正开始步入修真的最后阶段。
  “据传,在此阶段,符咒已经颇惧灵验,能够幻化形体,可以展现万千幻想,法术等威力大涨,永驻容颜,甚至百年不变。”
  “这一阶段至关重要,是遥遥修真路的一个拐点,走好这一段,前程阳光明媚,否则修真梦破灭。”
  包尔绵早就洞察石生的变化,石生的表现,证明了当初的判断:石生身上流淌的是可汗大檀的血脉,帝王一样的个性、血性,修炼必定非同寻常,能够达到常人难以达到的境界。
  因此,只有石生,今后的火凤门才可以与九霄门抗衡。
  “石生,走完这一段,你才是真正进入金丹境界。过去只有金丹期才有的感觉、迹象,都是不同境界之间,过渡期出现的假象。”
  “还记得扣梁嘲笑你的话吗?”包尔绵忍不住露出了笑意。
  “当然记得。”
  “软绵绵,像蛇一样。这就是过渡中出现的一种假象。境界越高,法力越强,法器道器威力就越大。所谓来无影,去无踪,过似风。这都是境界和法力的作用。”
  “到了金丹期,你才算是真正的修真者,才能够御剑飞行。刚才你不是告诉过我,说感觉自己要飞吗?这就像报梦一样,确实很快会飞。因为下一步就是金丹期,金丹期就是法力大涨,能够御剑飞行。”
  心如水,是順利过渡到金丹期的关键。此时的石生,岂止心如水,简直可以安静得不泛丝毫涟漪。
  他手摸着百变魔笛,想起达布干门主的话:“报此仇,雪此恨,这个重任就寄托在你身上了!因为只有你,才有可能修炼到跟九宵门混元大罗金仙拓拨瑟一样级别,甚至比他更高的修为,到那时候,即使级别相同,但你比他年轻,战胜他是肯定的。”
  “报千年仇,雪千年恨!”
  石生觉得自己的修炼还可以快些,但基础必须更加扎实一些。
  “师父,连续打坐最长多少天?”
  “三十天。”
  “我要连续打坐一百天。”
  “不吃,不喝,不睡?”包尔绵惊讶道。
  这是不可思议的事情,人,总得要吃喝拉撒睡吧?连续打坐一百天,这样等于自残,搞不好弄巧成拙。
  本书首发来自,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