钱人阁 > 我本帝王 > 第二十二章 总管怠工

  两位首辅与包尔绵的分歧都极大,包尔绵想,石生虽然年龄尚小,但天资聪颖,修炼已到金丹阶段,如果主持万寿峰,其名可以既不叫门主,也不为首辅。安邦,定制,民生,通事,贸易,疆土安全方面,可以按火凤门现有门法执行,无须另外。最重要的是,石生可是大檀的血脉,又正豆蔻年华,多加培养正是时候。这次火凤门得到封疆扩土,他可是立下汗马功劳。因此,无论从人才培养,还是个人奖赏,都是应该。
  包尔绵陈述了上述想法,门主达布干听后心里出现强烈共鸣,他道:“包老所言句句有理,正合我意,就让石生主持万寿峰,职位火凤门首辅,排名第八,俸禄按首辅供给。但石生尚为年幼,安邦,定制,民生,通事,贸易,疆土安全诸事,就按火凤门现行门法执行,无须另外。包大人,辅助石生的事,就由你负责。”
  包尔绵一听,高兴道:“包某多谢门主!柔然复兴有望!火凤门复仇有望!”
  这下,石生可是天彤帝国出了名的人物。石生,何许人也,各路门派纷纷派人打听。
  “据说是个二十出头的男孩,包尔绵的门生,至今修炼还不足一年。”
  九霄门门主拓跋焘,面对着众门辅、副门辅、大总管、总管以及仙人以上参事,二三百人,急得如热锅蚂蚁,坐立不安,在台上来回走动。
  几天前,他派出三个特事,一路去了天彤帝国,一路渗入火凤门,另一路去了天龙洞,刺探情报。可是三路人马回来,只带回上面这点消息,拓跋焘破口大骂一顿之后,对火凤门,他越想越感到害怕。
  “封疆扩土三千余里,火凤门岂不比我九霄门还要大出五分之一?”
  “所谓知己知彼,连一个石生是谁,都没有搞清楚,九霄门今后如何在天彤帝国立足?”拓跋焘越说越生气。
  众人里,站在前排的科大阍大汗淋漓,他擦汗的举动被旁边同为门辅的阬厼看见:“科大人,你是不是有话要禀报门主?”
  科大阍赶忙用手肘顶了阬厼一下:“别瞎猜。老夫不同你,多管闲事。”
  “两位嘀咕什么?”
  拓跋焘正愁没人说话,看见科大阍和阬厼在议论什么,问道:“科门辅怎么满头大汗?是不是隐瞒了什么事情?说吧!”
  科大阍一听更加紧张,门主都问话了,他无奈只好呑呑吐吐道:“大概半年前,包尔绵在火凤山外一座陡峭的山峰上借天露,当时有一个年轻人在一旁打坐入境,这个年轻人不是别人,是石生。”
  拓跋焘一凛,道:“噢!怎么回来没见你禀报?”
  “因为……”科大阍欲言又止。
  “包尔绵只是个散仙,当年渡劫不成,如果不是门主达布干拯力扶助,他只能做个游仙。”拓跋焘道。
  科大阍接过话道:“虽然身为散仙,可是他的法力却是金仙等级,论法力却在我之上。”
  阬厼也站出来道:“火凤门从门主到首辅,每个人都拥有百变魔笛道器,而且还可以借助门主法力,远在千里也能以一当二,非常厉害。”
  见阬厼所言正中下怀,科大阍沉吟片刻,道:“那天我立功心切,没想到他借助达布干的法力,把我的天神魔剑拦住了,接天露用的金碗根本没办法接触,就是我的天神魔剑也不行,想斩杀石生又被包尔绵的阴阳飞线给挡住。由于无颜面对门主,所以回来之后一直没敢向门主禀报,实在该死。”
  拓跋焘听后立时一脸凛冽,道:“三路人马各增加一半人手,凡见石生,斩。”
  斩杀千年睡曽,立功受奖,而且晋升为万寿峰主事,一夜之间,石生就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门派大官。
  二十啷当岁,就做了门派首辅,而且主事一方,荣誉和权力,连门派里的资深首辅都望尘莫及。
  这也引起过去同为门生、弟子等众多的妒嫉。首先第一个站出来与石生抬杠的,就是万寿峰副总管付林山。
  这天,石生与一众副主事巡察到紫薇轩,见一众人不司职责,聚在一起嘻嘻哈哈,玩笑取闹。石生见了,问其中一个奴才:“你们的总管呢?”
  “总管在这。”奴才指了指一头的房子。
  这时候付林山大摇大摆从房子里走出来,他一见众主事齐刷刷站在外面,而且包尔绵首辅也在当场,立刻就笑脸迎了过来。
  他笑容满面的向主事们问过好后,立刻冲一个年轻人吼道:“小犬子,主事巡察来了,怎么不进来报我一声?”
  小犬子感到怨屈,立马弯腰行礼道:“小犬子寡闻,又从没见过主事,所以……”
  石生道:“小犬子,与你无关,去忙你的吧。”
  本以为拿小犬子做个替死鬼,没想到见石生对小犬子客客气气,立刻脸色一沉。
  “付总管,万寿峰乃火凤门新域,幅员辽阔三千余里,虽然土地肥沃,阡陌无边,瓜果飘香,资源得天独厚,但也百事待举,许多事儿正等着我们去做。你身为副总管,理应带好头,做榜样,争取立功受奖。”
  “哼,立功受奖?斩杀千年睡曽,我可是差点送了小命,可是奖赏呢,却与别人天壤之别……”
  “大胆,付林山,竟敢如此放肆。”站在石生后面的侍卫***前一步,厉声喝道。
  包尔绵马上制止,低声对石生道:“付林山是火凤门资历最老的飞天真人之一,加上前一段时间在天龙洞任总管,侍候过上上下下,对你的修炼确实有功,斩杀千年睡曽也功不可没,这人只是目光短浅,小鸡心肠,别与他计较。”
  “付总管,我知道,你对我的立功受奖心有不服。可是,这是门派的旨意,对我疾妒有何用?”石生耐心说道。
  侍卫道:“主事,这种人天生小鸡心肠,目光短浅,好好说话没用,让我教训教训他,否则这种人不咽这口气,早晚是个祸害。”
  石生看了包尔绵一眼,见包尔绵也点了点头,表示认同。
  付林山一听,立刻抽出佩剑,把剑鞘丢在一边。
  侍卫见状,也抽剑跳到前来,但未等他的双脚着地,一道寒光已到眼前。侍卫急忙举剑迎上,挡住了当头劈下的凌空剑法。
  本书首发来自,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