钱人阁 > 我本帝王 > 第四十九章 决心闯一闯

  野九鹤听罢,也不吱声,但见他摘下一朵火凤凰花,随手向水塘掷去。
  火凤凰花旋转着,慢慢向水塘的中间飘去。
  随后,野九鹤接连又掷出去八朵火凤凰花。一时间,水塘的面上,九朵火凤凰花翩翩飘动,宛若花仙子,在碧池上跳舞。
  “嗨!嗨!嗨!”
  就在这时,野九鹤突然向水塘上连推三掌,只见三波淡淡的气息卷向火凤凰花,被火凤凰花慢慢吸收。片刻间,火凤凰花像吃饱了似的,立刻呼啸着旋转起来。
  “嗨!嗨!嗨!”
  野九鹤接着又连推三掌。顿时,水塘上面狂风大作,崖上崖下草木飞扬,四周壁岩纷纷断落。
  不知道什么时候,九朵火凤凰花无影无踪。
  包尔绵看见火凤凰消失,心中突然想起,九鹤,九朵火凤凰,难道之间有何干系?如果凤凰前面去掉个火字,只剩下凤凰二字,岂不是凤凰是鹤?鹤也是凤凰?
  凤凰与鹤,两种飞禽,外形与灵气十分近似。
  野九鹤这个名字,应该深藏玄机。不然,火凤凰花怎么成了他手中的宝物呢?
  九朵火凤凰,原来又是一件宝器,是一件不得了的宝器。
  “嗨!”
  就在包尔绵想入非非之时,野九鹤用尽全身力气唬出一声。只见水塘的中间,瞬间形成一道黑色气柱。在这道气柱中,隐藏着一条龙的影子。若隐若现。
  “蛟龙?”
  “不,是真龙。”
  说话间,只见气柱中龙的影子突然一动,像在沉睡中突然苏醒过来。
  “这个野九鹤,一会儿火凤凰,一会儿真龙,到底使的是哪门子招术?”包尔绵自言自语道。
  “合二为一。”山林瓜子接着包尔绵的话道:“先有火凤凰,再有真龙,气柱因火凤凰而成,真龙因气柱而生,一前一后,但两者合一。这个野九鹤!真是个奇怪的人!不可小觑!”
  石生通过血气回元术,很快化解了身上的瘀痛,身体恢复到了原来状态。此时,他正一边看野九鹤的招术,一边听师父二人交谈,心中更在默想:“百变魔笛能凝聚天地自然力量,可变换出雷、电、风等各种天能。倘若百变魔笛能把堰塞打开,从而导流泄水。这样,去火窟门岂不是……”
  就在这时候,气柱里的龙影突然活跃起来。只见它的眼睛眨了眨,然后突然冲破气柱,一头扎进了水塘里。
  “真金龙!”
  “没错儿,是真金龙!”
  真金龙随即又窜出水面,它依附在气柱上,順着气柱旋转,速度极快。刹那间,就与气柱混为一体,不可分辨。
  之前漫天飞舞的草木因消失而使天空变得明净。但是,这种纯净,很快又被旋风带起来的水搅得浑浊不清。
  风,旋转得越来越快。
  气柱,旋转得越来越大。
  水随风起,气柱变成水柱,刹那间,明净的天空又变得异常昏暗,响声惊天,气势磅礴,不可阻挡。
  不到半个时辰,偌大的水塘变成了深渊,如一个巨大的漏斗,深不可测。
  “好了,我把水弄干了,能否到火窟门去就看你们的了!”
  野九鹤边整理自己的破衣裳,边对石生三人道。
  这么大的水塘,竟然一下子把水弄干,实在厉害。这个野九鹤,到底是个什么人?他的招术,倘若在九霄大陆颇有名气,怎么会名不见经传,道上丝毫没有传说呢?
  千年仙道,头一回遇到这样奇怪的人,山林瓜子已经够奇怪了,这个野九鹤比他更奇怪!
  “九鹤老先生,请问你这是叫什么来着?又是火凤凰,又是真金龙,实在厉害。老夫三千年仙道也不曾见过,能否告诉老夫,叫老夫也开开眼界?”包尔绵沉默片刻后,还是把心中疑惑说出来。
  野九鹤愣了一下,道:“让大家见笑了!哪有什么门派!老夫行走天彤,向来独来独往。我这一身破衣裳,难道还看不出来吗?”
  “九鹤老先生真会开玩笑,有道是人不可貌相。虽然老先生一介布衣,老夫我和山林兄三个不也是?都是彼此彼此,都是一介布衣之人嘛!”
  “话虽这么说,到底还是不一样,你们有门有派,身尊命贵。老夫就不同喽!无依无靠呀!”野九鹤摇了摇头道。
  石生在水塘的几个角落里跳来跳去,想看看干涸了的水塘下面到底有什么。
  水塘其实是个巨大的深洞,下面黑乎乎的,简直深不可测。不过在石生的眼里,所有的东西都不可遁形。
  这是个魔窟!
  石生看见,花花绿绿的鱼虾,大多数已经死掉,只有少数还在奄奄一息。水蜘蛛,水蟑螂,水蝎子因没了水,只能在石壁上爬来爬去。
  兹……
  突然一道红光闪亮。
  石生弹出一指,红色火光顿时射向水塘下面,接着从下面升起来一股黑烟。
  “怎么了,石生?”包尔绵问道。
  “青水蛭。”
  “又是青水蛭?”
  “洞穴下面有许多青水蛭,现在水没了,估计它们也跟着完了。”
  石生想起在洞穴下面时,亲手撕开了一条青水蛭的圆盆大嘴,鲜血引起其它水蛭的疯狂争抢。
  这些水蛭不单吸血,而且还会吃人。石生幸好吃过火凤丹和山林丹,身体随心念发出一种与鲜血截然相反的味道,青水蛭闻之而不敢靠近,让石生有机会浮出水面,躲过青水蛭的伤害。
  “年轻人,到我这来。”野九鹤朝石生招了招手。
  野九鹤的神奇之处,石生早已叹服,他想:“要是闯火窟门不死,日后一定找机会向他请教。如今野九鹤叫自己过去,是接触他老人家的好机会,如果日后他能收自己为徒,对自己修炼必定大有好处。”
  虽然刚刚认识,但野九鹤对石生颇有好感。他非常欣赏这个年轻人,不但因为他“头顶生烟”,与生俱来的过人天赋,关键是水帘把他砸入深渊,居然能活着上来,光是这一点,已经非比寻常。
  所以他决定会会这个年轻人。
  “九鹤师父,有何指教?”石生行礼道。
  野九鹤端祥着石生,然后微笑点头道:“不错的小子,叫什么来着?为什么要闯火窟门呀?”
  近看野九鹤,石生觉得,这位老先生虽是一身褴褛,却慈眉善目,又对自己颇有好感,于是心中欣喜道:“弟子名叫石生,不久前随包尔绵师父和山林师父修炼仙道,三进魔门,三闯魔关,如今就剩下火窟门这一关!”
  “据老夫所知,那是地狱之火,生死之门!没有谁敢进去过,就算是魔界的魔魂,仙界的混元大罗金仙也不敢贸然进去。你一个小小年纪,初入仙道之人,怕只会如烈焰之草木。我劝你还是改变初衷,珍惜生命罢了!”
  石生道:“在闯断头门、百曽门时,同样有人这样劝说我,说是九死一生,但我还是闯过来了!火窟门也许同样九死一生,可是我还是决心闯一闯。”
  “你有没有想过,那是没法回头的独木桥,走上去只有一个结果,非生即死。”
  本书首发来自,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