钱人阁 > 我家先生爱吃醋 > 438章谁的影子

  韩小暖慢慢转过身来,看见Shadow站在她的身后,手里提着一双玉白色的一字带高跟鞋。
  看到换上华美衣裙,描绘着精致妆容的韩小暖,他的神色微微一怔,却没有再说话。
  在她面前蹲下身,Shadow慢慢地托起她的脚,给她穿上鞋子。眼眸低垂,很认真的模样。
  望着面前这个陌生的男人,韩小暖忽然想起了许家默。
  他经常会给她穿鞋,穿好鞋后,会笑着看她。那双漆黑的眼眸里满是星辰,一闪一闪,直闪到她的心里面去。
  而她有时会调皮地在他额头上落下一吻,说是奖赏……
  在韩小暖这一闪神的功夫里,Shadow已经把鞋子穿好了。
  他静静地端详了一会,不知在思索着什么,良久,才抬头看着韩小暖,“Caitlin,你很美。”
  “……Caitlin?是什么?”
  韩小暖疑惑地反问。
  “Caitlin,单纯,美好……”Shadow轻声说道,“做你的名字,很适合你。”
  韩小暖不自在地抿了抿唇,没说话。
  他为什么要给自己另外取名字?
  是暗示她现在完全属于他,可以任由他处置吗?
  就像主人买回来的宠物一样……
  Shadow仰着脸看着她,脸上挂着淡淡的笑,漆黑的眼眸里有着期待。
  两人静默了一会,Shadow似乎等得有些久了,缓缓开口,“Caitlin,你可以亲我的额头了。”
  韩小暖愣住了,“……什么?”
  “亲一下我的额头……”Shadow的笑容带着几分冷意,“……像往常那样……”
  ……像往常那样!
  他为什么要这样说……
  韩小暖藏在蕾丝袖里的手,紧紧地握了握,尖尖的指甲深深陷入掌心的肉里,传来刺痛的感觉。
  她深呼吸了一下,颤巍巍地把唇压在他的短发上,一触即走。
  Shadow似乎很高兴,牵着韩小暖的手,站起身来。
  他的个子不高,韩小暖穿着高跟鞋,几乎和他差不多高。
  Shadow很绅士地让她挎着自己的臂弯,往门外走去。
  韩小暖身上是很西式的礼服。款式很是大方,也很保守。
  长度及地的大摆裙,随着步履稍稍摆动着,优雅美丽。
  “Caitlin,这身衣服,你这样穿很漂亮。”
  Shadow忽然开口赞美道。
  “谢谢。”
  韩小暖很僵硬地回答。
  很快,就到了餐厅。
  很西式的餐厅,很西式的餐桌。
  Shadow很绅士地给韩小暖拉了拉椅子,见她坐好了,自己才在主位坐下。
  韩小暖身子僵硬地坐着,她看了看对面空着的座椅,鼓足勇气问道,“若颀……他怎么没来?”
  听到她的问话,Shadow抬起眼眸,看向一旁的女佣,“去把若颀少爷请来。”
  女佣恭敬地应了一声,转身离开了。
  不一会,韩小暖就看到穿着一身黑色西装的许若颀走了过来。
  “若颀……”
  韩小暖见儿子来了,刚欲起身,手就被Shadow握住。
  她顿时僵住,不敢乱动。
  Shadow温和地说道,“他没事,陪我好好用餐。”
  “……好。”
  韩小暖按耐住内心翻涌的情绪,在椅子上坐稳身子。
  看着许若颀在她的对面坐下来,韩小暖没有说话,只能一直盯着他看。
  发现若颀的精神还算很好,洗了澡,换了身衣服,人也显得精神了许多,眸中并未有多少惊慌之色,着实让韩小暖放心了不少。
  可也让她无比的内疚和自责。
  他的儿子……一直都是这样让她心疼……
  “若颀少爷,还满意吗?”Shadow询问道。
  韩若颀点点头,礼貌地回答,“很好,谢谢你,Shadow先生。”
  Shadow似乎很满意,冲他点了点头。
  韩小暖发现,这个Shadow似乎对若颀很有敌意。
  尽管他说话很客气,可其中的疏离和淡漠却是毫不掩饰的。
  但是,对她却是一直都是按照情人之间的亲密来复制的,即使他复制得有些生硬,有些刻意。
  他,到底是要做什么!
  上来的是西餐,韩小暖看着自己面前餐盘里那半熟的,很鲜嫩的牛排,举着手里冰冷的刀叉,迟迟没有动手。
  牛排的内部粉红,夹杂着熟肉的浅灰和综褐色,五分熟的牛排温度口感均衡。
  韩小暖看着盘中渗有淡红色血水的牛排,喉间不适,有些反胃。
  ”Caitlin,不喜欢?“
  Shadow嚼着口中的牛排,慢慢把手放在餐桌上,细心地问道。
  韩小暖是不喜欢外国的菜。
  不管是选料广泛的法式菜肴,还是有家庭美肴之称的英式菜肴,亦或是西菜始祖意式菜肴……
  统统都很不感兴趣。
  可是现在这种情况下,她可以选择吗?
  韩小暖听到Shadow问话,迟疑了一下,没有回答。
  看着坐在自己对面,一脸忧色的若颀,她决定默不作声地顺从一切安排。想到这儿,韩小暖抬眸,勉强笑了笑,“……不是。”
  她切了块牛排,递到了口中,慢慢嚼着。
  牛排是什么味道,她丝毫没有尝出来。只觉得一阵阵恶心涌上心头,忍得很是辛苦。
  许若颀忽然放下手里的刀叉,礼貌地说道,“Shadow先生,我妈妈身体不舒服,早上还有些发烧。法式菜肴中的清汤,都是用葡萄酒来调味的。我想这道法式牛排,不适合妈妈……”
  “哦,这样……那是我疏忽了。”Shadow有些懊恼地转脸看着韩小暖,小心问道,“意式菜肴可以吗?通心粉素菜汤怎么样?Caitlin……”
  若颀的突然开口,让韩小暖又是心惊又是感动。
  目前不知道对方的意图到底是什么,也不知道他究竟会给个什么样的结果,一切还是顺从,以求稳妥。
  她微不可见地冲若颀摇摇头,才转脸看向那个男人,淡淡一笑,“……好。”
  侧眸打量了一番韩小暖的脸色,Shadow忽然手伸了过来,贴在她的额头。
  他的掌心有些凉,韩小暖不舒服地往后缩了缩,尴尬地避开他的手。
  掌心忽然落空,Shadow没有介意。
  收回手的时候,他的眉头微微皱了皱,“是有些低烧,马上让医生过来给你看看……”
  “不用了……”韩小暖摇摇头,“只是受了些凉,晚上注意点就好了。”
  Shadow深深看着她,唇边挂着优雅的笑,“好。”
  忐忑不安地吃完饭,见女佣上前,韩小暖有些慌乱地看向坐在自己对面那个小小的孩子。
  尽管他的脸上不见慌乱和惊恐,尽管很多人包括许家默都和他说过,若颀心智成熟,远超同龄人……
  可是在韩小暖的心里,她的儿子只是一个七岁的孩子。
  如今明日未卜,她只希望能在自己有限的能力下,给予他一些温暖和呵护。
  韩小暖鼓足勇气问道,“晚上可以让若颀和我一起休息吗?”
  说完,期待地看着Shadow。
  Shadow迎着她的视线,静默一会,淡淡地开口,“怎么吃这么少?是不是不合胃口?”
  他没有回答。
  韩小暖怔住,摇摇头。
  Shadow看向韩若颀,神色忽然有些严肃,就连语气都莫名带着几分严厉,“你参加过冬令营,完全可以自己照顾好自己。明天早些起床,不要让你的妈妈担心。我知道你最喜欢下象棋,明天有空,我可以陪你下一盘……”
  说完,他转脸看向站在一旁的女佣,吩咐道,“照顾好若颀少爷……“
  听Shadow这样说,韩小暖小小地松了一口气。
  最起码今晚若颀还是安全的。
  怕惹恼他,韩小暖也就没有再开口,任他吩咐女佣把若颀带了下去。
  “Caitlin,我们回房……”
  Shadow起身,伸手牵着韩小暖往回走。
  韩小暖跟在他的身旁,任由他拉着自己。
  步履缓慢,脚边繁复的衣裙漾成一朵美丽的涟漪,心头愈加的烦躁。
  她还是不明白……
  这个Shadow,为什么会对若颀有敌意?
  为什么呢?
  若颀只是一个毫无抵抗力的孩子,自小就在她身边长大,从未和那个人有过任何的交集。
  忽然,脑海中闪了一下,韩小暖被自己的想法吓了一跳。
  若颀参加过冬令营,可是,许家默小时候也参加过……
  若颀会下象棋,许家默也会。
  与象棋相比,若颀更喜欢的是下围棋。而真正喜欢,并擅长象棋的人,是许家默……
  Shadow一直都称呼若颀为“若颀少爷”,应该只是因为许家默一直都被称为“家默少爷”……
  若颀和许家默小时候的长相很是相似,这个Shadow是不是在把若颀当做小时候的许家默……
  还有他那些奇奇怪怪的话,莫名其妙的举动,包括给自己穿鞋……
  似乎都有些许家默的影子,或者说刻意模仿他的语气和举止。
  可是他很是排斥若颀,尤其很不喜欢自己对若颀表现出关切……
  刚刚用餐的时候,他对若颀还算和颜悦色,是在自己提出要和若颀在一起的时候,他才忽然变了脸色。
  可是,为什么呢?
  究竟是怎么回事……
  韩小暖的心情很是复杂,不知道接下来该怎么办?
  想了一路,脑袋里面还是乱糟糟的。
  身边的人忽然停住了脚步,韩小暖也跟着站住,一抬眸,却发现已经到了刚刚那个房间里。
  Shadow自顾自脱下外套,搭在一旁的沙发扶手上。
  韩小暖见他没走,磨磨蹭蹭地不敢去洗漱,她走到落地窗下面的藤椅上坐下。
  时间慢慢推移到了深夜,Shadow也不急,坐在一旁落地灯下,慢慢地翻看着一本厚厚的全英文书籍。
  韩小暖紧张了一天,身子又乏又累。
  撑了这么久,感觉自己精神紧绷得都快断掉了,太阳穴突突地跳着,还有肚子有着游离的酸痛,感觉很不舒服。
  正心智昏沉,疲惫地想要松懈精神的时候,坐在落地灯下的Shadow忽然站起身来。
  韩小暖吓了一跳,打起精神看着他。
  他看了她一眼,什么也没说,转身就往外面走去。
  Shadow刚走,先前照顾韩小暖的那个女佣走了进来,冲她恭恭敬敬地鞠躬,“Caitlin小姐,已经很晚了,我服侍您洗漱。”
  韩小暖点点头。
  身上的衣服一层一层束缚着四肢,真的很不舒服。她还感觉自己阵阵发冷,应该是发烧了。
  女佣的态度一直都很恭敬小心,几近卑微地服侍着。韩小暖很不习惯,匆忙卸掉妆容,简单洗漱干净。
  从浴室出来,身上清爽了许多,韩小暖穿着一件素白色的睡裙躺在床上。
  她闭上眼睛,慢慢思考着今天发生的一切。
  突如其来的绑架,华丽的房间,奇怪的女佣,彬彬有礼,温柔有加却让人不寒而栗的Shadow……
  他作风西式,他举止很怪异,他喜怒无常……
  他自称是Shadow。
  影子……
  是什么意思呢?
  如同影子一般,身不由己?
  还是说他是谁的Shadow……
  想着这些乱七八糟,毫无头绪的事情,韩小暖感觉自己的头越来越昏沉,眼皮也越来越重。
  迷迷糊糊间,忽然一旁的床塌下陷,韩小暖感觉有异,立即睁开眼睛。
  Shadow不知道什么时候回来了,穿着灰色的睡衣,在她身旁躺了下来。
  韩小暖猛地坐起身来,拽着被子,戒备地看着他,“你……”
  见她很是害怕,Shadow也跟着坐起身来,眼眸一片澄净。
  “Caitlin,不用怕,我不会碰你……”
  韩小暖摇摇头,她手脚并用地从床上下来,赤着脚站在床边,看着他,“……这里……这里你睡,我在沙发上睡就行了……”
  Shadow默默看着她,然后冲她抬起手,声音不带意思温度地命令道,“过来。”
  韩小暖心里害怕地直打颤,仍旧坚定地摇摇头。
  Shadow忽然笑了起来,凉薄寡淡,“怎么?想为许家默守身如玉?”
  他语调变冷,“真是可笑!”
  韩小暖赤脚踩在地上的毛毯上,身子僵硬着,不敢动弹,也不敢说话。
  地毯毛绒绒的,可她却感觉一股寒气慢慢从脚心处往上涌着。
  Shadow那一句冷漠的“可笑”瞬间让她如坠冰窖。
  她当真是可笑,心里已经决定屈辱地讨要一线生机,又何必做出拂逆他的事情。若是他用强,她不但守不住自己,怕是还会连累若颀。
  念头转了转,韩小暖发现自己除了妥协,也别无他法。
  她暗暗鼓足勇气,挪了挪僵硬的腿脚,慢慢回到自己刚才的位置。
  Shadow面色仍旧沉沉,“到我的身边来……”
  韩小暖乖巧地躺在他的身旁,不敢看他,始终垂着眉睫。
  Shadow靠近了一些,冰凉如水的眼眸紧紧盯着她。
  女人千面。
  不可否认,这个女人很漂亮。
  不是那种烈焰红唇,具有侵略性的美,而是清丽淡雅,如兰如菊。无声无息间,侵人心智。
  她刚沐浴过,身上还有淡淡的清香。
  细长的眉下,长长的睫毛覆住眼眸,不时颤动着。
  她很紧张,也很害怕。
  Shadow发现她白皙的脸微微泛着不正常的红晕,想起晚餐时那个小家伙的话,伸手探了探她的额头。
  果然,触手处有些烫。
  他眉头一蹙,“Caitlin,你在发烧。”
  韩小暖当然知道。
  她很不舒服,呼吸之间的气息都是很滚烫。
  Shadow起身,不一会拿着药和水回来了。
  他扶着韩小暖坐起身,喂她吃药。
  韩小暖不知道他给自己吃的是什么,脑子昏昏沉沉的,也就顺从地全都服下,然后躺在床上。
  药性很快发挥作用了,韩小暖很快就沉沉睡着了。
  Shadow在她身旁躺下,手臂伸了过来,把她搂了过来。
  韩小暖本来因为这一胎,身体孱弱了很多。
  自从她清醒过来,又一直都是处于惊惧不安的状态下。
  精神稍一松懈,病得如同排山倒海。
  烧得迷糊,身子阵阵发冷,韩小暖感觉有人安慰般地拍着她的后背。
  韩小暖把脸埋在被里,嘟囔着,“……家默……”
  带着几分依赖的呓语,Shadow听得很清楚。
  他眸光一闪,唇边的笑意意味深长。
  许家默,见过你身后的影子吗?
  它不一定会一直跟在你的身后,按照你的模式存在着。你也并非总是能压制住它……
  黑暗里,你不也是找不到它吗?
  那个你一直注意不到的影子,看起来多么可怜,多么卑微。
  可,它回来了……
  回来,取代你的一切!